第三百七十九章 南海之战(一)

    南海上空,一轮圆月高悬。

    今夜无风,南海平静得如死一样寂静。

    阴寒的月光洒在浩瀚的海面上,给寂静的南海凭添几分森冷,这是个夏日的夜晚,却让人感觉到冬天般的寒意。

    辽阔的大海上空,闪烁着寥寥可数的点点微光,那些微光分两块集中在东边。

    今晚是海外修真界新近崛起的云湖与崂山派生死决战的日子。这是场至少是元婴期以上修士的巅峰对决,甚至是以激烈的群斗形式进行。

    这样的生死决战,不需要你有丰富的想象力就可以想象其惨烈宏大的场面。翻江倒海,雷击电闪,刀光剑影……一切都将充斥着无穷的威力。不要妄想这样的时候,他们会顾及到旁观者的安危。你若敢来观战,就要做好丧命的准备。

    估计没有人愿意为了一时的好奇,一时感官上的刺激而丧掉一条性命,尤其是那些辛辛苦苦挣扎着活到现在的修真人士。所以辽阔的大海上空,只闪烁着寥寥可数的微光,那些微光都是海内外有胆子来观战或者认为自己有资格有本事来观战地人。他们都站在自己的法宝之上。神州大陆和海外修真界泾渭分明地远远分两块聚集在东方。

    从这些细微的举动上面,不难看出哪怕这些自认为有资格有本事地人,个个也是做好了一旦形势不妙。快速闪躲的准备。从他们所处的位置也可以隐约看出,几乎所有的人还是看好崂山派的,因为神州大陆的位置在东边,崂山派的位置也在东边。若云湖斗不过,要夺路逃亡,那么他逃亡的方向绝不应该是东方。$如此一来这些观战地人基本上就不会受到杀戮的冲击。要知道像这等据说有元婴后期级别也就是相当于一派掌门高手级别的可怕人物参与的决战,或许电光石火间,他们的飞剑便急刺到十数里外。他们的雷霆便转眼间轰然从天而降。若他们正挡在云湖逃跑的方向,岂不是成了攻击对象。

    众人静静地在远处等着,目光远眺。

    天际圆月的尽头,海面的地平线上两点光华急速射来。

    众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只是当那两点光华转眼间落到数里外,可看清面貌时,众人在失望地同时,不禁大大震惊。

    来者两人,其中是一位面貌清瘦阴寒,五绺长须。身材修长的老者,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李培诚杀昆和四人时,暗中窥视的那人。另外一位脸若婴孩,长长的吊眉如雪一样白,他的头发胡须也是如此,这样的老人本应该给人慈祥的感觉,但吊眉后凌厉如剑,阴冷如冰的目光,却能让人看上一眼,顿时如走进了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中。

    “太阴老怪!北溟老祖!”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暗暗惊呼。

    如果说海外有公认的顶尖高手。那么无疑这两人便是。

    这两人都是出窍期地修为,尤其是后一位北溟老祖也就是须发皆白的老者,据传说已经快要接近出窍中期的修为,是海外修真界最有希望突破到分神期的高手。

    到了他们这等境界。一般都是一门心思想地都是如何突破出窍期达到梦寐以求的分神期,不是惊天动地的事情他们是绝不会出动的。

    “没想到两位道友竟然也来凑这个热闹!”海外修真界那边,站在最面前的两人飘身上前向太阴老怪和北溟老祖打招呼。(

    这两人中一位是穿着白衣,面貌宛若少女,但偏生目光看起来却似乎早已经看透了人间悲欢离合,而且洞察秋毫,有极强的穿透力,让人不敢正视。

    另外一位是清秀儒雅的中年白衣男子。手中拿着一把扇子。自有一股逍遥自在,潇洒倜傥的味道。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海外修真界拥有与苍翠岛相当实力地南海南竹岛,兰竹仙子和北海灵逍派地逍遥真人。

    两人都有元婴后期的修为,也是众人中唯一有资格能跟太阴老怪和北溟老祖平辈打招呼地人。

    “两位道友不也来了吗?”太阴老怪和北溟老祖微微颔首,含笑反问道。

    说着两人又向来观战的海外修真界人士微微行礼示意,慌得他们个个急忙回礼。

    太阴老怪和北溟老祖向众人打过招呼,这才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神州大陆的那一边,也微微作了个揖。只是两人心里却都暗暗吃惊,因为神州大陆也来了不少厉害人物,有不少人他们两人都是认识的。

    昆仑派掌教青羽真人的师弟青木子道长,茅山派德佑观观主乾显道长,青城派长老道明,天师教的掌门侗括真人的师弟侗真道长,丹鼎宗掌教玉霞真人的师妹玉清仙子…….这些人在神州大陆无一不是跺一跺脚就能震动修真界的人物。

    “没想到这次神州大陆的大门派都来齐了,太阴兄你说他们究竟是想来看崂山派如何灭杀云湖,看我海外修真界的笑话呢?还是想看看情形,怎么在海外分一勺羹呢?”北溟老祖问道,声音里透着股寒意。虽然身外之事,甚少能打动他,但却并不意味着他就乐意看到神州大陆的修士在海外修真界呼风唤雨,耀武扬威。

    “或许两者都有!”太阴老怪回道,眼角的余光微微扫过不远处的神州大陆修真人士。

    “怎么昆厉道友不在?听说这次他们力挺崂山派,莫非他真的以为一个敢与挑战崂山派的人会觊觎区区一位女子的美色吗?”北溟老祖又问道,从他的语气中,不难听出,他对于昆厉支持崂山派甚是不满。

    兰竹仙子和逍遥真人都微微露出一丝苦笑。

    逍遥真人道:“苍浩道友不也是没来吗?或许这样更好,免得他们见面起争端,听说这件事情主要是由换购市集引起的。只是可惜了这位云湖,他却成了牺牲品,看来苍浩真人这次也是认栽了。”

    众人闻言都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接着便是无奈。谁又会料到珍灵岛会打出崂山派这一张牌呢?难道真的要在场的人因为一个换购市集的事情,把海外修真界闹得天翻地覆,血流成河吗?。

    “希望这次事情了掉后,就此风平浪静!”兰竹仙子幽幽叹了口气道。

    “其实我还不知道那位云湖究竟是何人?若不是北溟兄非把我拉来,我也不想来凑这份热闹,看来你们都是认准了那云湖必输。”太阴老怪说道。

    众人听太阴老怪如此说,丝毫不觉得奇怪,这两位海外修真界的泰山北斗,太阴老怪是独行侠,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基本上隐居在他的太阴洞府内修炼,消息闭塞那是自然。

    “亚瑟岛换购市集开张之际,我倒也去参加了。那云湖我见过一面,也曾聊了几句,说来确实应该在炼丹方面有些造诣,但要说起修为依我看来确实只有接近元婴中期的修为。至于如今传闻他是灰衣人,有元婴后期的修为,本来我是不信的,但如今他敢于挑战崂山派,我却又有些信了。不过不管信与不信,这一战他却是轻率了。崂山派是何等实力,他想胜出微乎其微,现在就只看崂山派会派什么人出战了。”逍遥真人说道,说完这话,他又叹了口气道:“或许他也是逼不得已,凌辱女子,这等骂名!”说着逍遥真人摇了摇头,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等骂名对于到了云湖这等修为的人实在很难隐忍。

    “况且崂山派还扬言此次入海乃是追杀他,以报此辱。若云湖没做过此事,就算能隐忍不出,恐怕也是心魔难去。他此次出战,想来不是求胜,乃是求仁。依我看来或许苦战之后,他便会远遁,以求清白。”兰竹仙子接着说道。

    “仙子分析得倒有些道理,只是想遁却又谈何容易。”逍遥真人说道。

    正说之间,远处又亮起数点华光。

    那些华光虽远在天际边,却已经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极是刺眼。

    转眼间光芒无限放大,照亮了半边天,星月被这些光芒辉映得黯然失色。

    强大的气势,随着利剑破空之声,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平静的大海突然狂风大起,海浪汹涌。

    剑都是好剑,每把剑都吐吞着凌厉的剑芒。五颜六色的剑芒交织在一起给人的感觉不是绚丽多彩,而是寒意喧天,杀气腾腾,一股寒意情不自禁就从腹下升腾而上。

    人更是厉害之人,站在飞剑之上,宽袍大袖随风鼓动,强悍的气势迸体而出,目光精芒电闪,脸寒冷如冰。

    顿时间杀气弥漫,气温骤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