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昆厉来访

    “哈哈”李培诚笑了起来,道:“什么福气不福气的,我与婉馨两次偶遇,乃是有缘之人。我既认了她做妹子,道长叫我前辈不是很合适,不若还是平辈相称,说来还是我占了便宜。”

    俞婉馨听了心想,哪有这样子说法的,你做我大哥,却又与我师父平辈相交,不过她如今知道李培诚乃非常人,心里对这位大哥是又敬又怕的,不敢把心里话讲出来。

    “李道友这话是折杀我了,我能与道友平辈相交乃是三生有幸之事,不敢当道友这便宜二字!”平云道长尽量平静谦恭地说话,但下巴雪白胡须的颤抖还是透露了他无比激动的心情。

    李培诚笑了笑,不再与平云道长客套,而是把目光转向俞婉馨,柔声道:“怎么了,是不是还在怨我刚才没答应你的求情?”

    虽然李培诚柔声跟她说话,但她对李培诚仍然还是有些隔阂,瞧了李培诚一眼,摇了摇头,低声道:“不是,我知道你那是为我好!只是,”

    李培诚微微一愣,心想这丫头还真是冰雪聪明,这么快就想通了自己的用心良苦。

    “只是你刚才打斗的时候真的好凶狠。”俞婉馨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李培诚脑子一转,随即便明白是自己一前一后反差实在太大了,害得这小丫头到现在脑子还转不过弯来。

    李培诚暗暗好笑,嘴唇轻轻动了动,传音给俞婉馨道:“你送给我的那块护身符我还一直戴在身上呢!”

    “真的!”俞婉馨两眼顿时亮了起来,惊喜地叫道,只是突然想起她师父还在旁边。急忙捂住了嘴巴。然后目光偷偷地瞄向李培诚,好似做贼生怕人发现似的。

    那一连串的动作甚是清纯可爱,就像个小女孩一样,李培诚看了感觉很是好笑,又觉得很是温馨,特意按了按胸口,意思这护身符就在这里。

    俞婉馨看了这才开心地笑了。再也不觉得眼前这位男人有什么可怕之处。

    这一切平云道长自然都看到了,不过他故作不自,心里却暗自偷着乐。有这么一位大哥疼着俞婉馨。以后还有谁敢惹他们华盖山洞天呢?

    见俞婉馨看自己地目光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清灵不染一丝尘埃,李培诚也露出了阳光灿烂般的笑容。

    又是数天过去了。门下弟子传回来的消息既没有云湖的也没有昆和四人的,不过有一点却是让昆厉越发感到不安。苍翠五岛安静如常,没有丝毫异动,亚瑟岛也一切如常,没有丝毫迹象表明他们内部有发生失去重要人物的事情。

    昆厉终于坐不住了。他需要亲自出马去打探一番。

    苍翠岛,苍浩真人表面虽然一脸微笑,心中却很是惊讶地迎接昆厉地来访。

    两人在云翠宫分宾主落坐后,苍浩道长也不问昆厉此来所为何事,只是频频请昆厉饮茶,心里却在暗暗琢磨这个老家伙平时的眼睛都是朝天看的。今日来自己这里又是干什么,莫非是为亚瑟岛之事?肯定是地,亚瑟岛如今如此繁荣,而且听说他们那边却是门口罗雀,他按耐得住才怪。

    昆厉见苍浩满面春风,一脸喜气,这茶饮得颇不是滋味。心里暗骂苍浩真人是老狐狸。

    眼看着一杯茶快饮尽。昆厉终于开口道:“贫道是无事不登宝殿,今日来此处是想打听一下云湖道长。不知道道友可知他如今身在何处?”

    苍浩真人闻言心里暗暗一个咯噔,莫非他见形势不对,想拉拢云湖不成?

    “修真之人,行踪不定。若无事先约好,实在难定其人身在何处。况且贫道与云湖道长说不上深交,又如何知道他身在何处?”苍浩真人抿了口茶,缓缓回道。

    昆厉闻言,心中火冒三丈,但人家说得也是在理,虽说自己心知他们是盟友,可又有谁见到他们深交了呢?

    只是此事事关昆厉四位师弟的生死存亡,况且他前段时间终于突破到出窍期,对苍浩真人地忌惮减弱了许多,昆厉终于还是把手中的茶杯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冷声道:“明人不做暗事,你们与云湖的关系也只能瞒瞒其他人,又如何瞒得过我。道友如此说是否决意不想告知贫道云湖的行踪了?”

    说话间出窍期高手的气势隐隐散发了出来。

    苍浩真人说来也是到了突破元婴后期那一关卡,只是一直破不了这个关卡而已,他地眼光是非常犀利的,见状心神一震,知道昆厉已经早自己一步踏入出窍期了。

    只是苍浩真人说来也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就算昆厉突破到了出窍期,他也是不会屈服与他的淫威之下的。况且他如今也到了关键的时刻,虽然机会很小,但若他现在就屈服在昆厉地威压之下,心里留下阴影,那么他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因为他的阳寿已经不多了,容不得出半点岔。

    苍浩真人脸色一沉,把茶水端了起来。

    侍立在苍浩真人身边的门人见状,立刻高唱道:“送客!”

    “哼!”昆厉冷哼一声,把袖子一甩,一脸寒意地走了。

    昆厉走后,苍浩真人阴沉着脸起身离开了苍翠岛直奔灵虬岛。

    灵虬岛的灵虬宫是五岛外加南极洞府的议事之处,南极洞府自然代表着李培诚,驻扎的人是熊天熊地。

    苍浩真人刚刚离开苍翠岛,虚空中一阵空间扭曲,隐现一婴儿状的昆厉,正是昆厉地元神,海风吹来,元神微微一扭动,瞬间又消失在空中。

    “灵虬岛!”深海之下,一路水遁而来地昆厉目中寒光闪烁。

    华盖山洞天,李培诚向两眼汪汪一副舍不得他走的俞婉馨挥了挥手,飘然离去。

    几天地时间他好好帮华盖山洞天布置了一番,又给了他们一些好处,虽然不能助俞婉馨的师父师叔等人在有生之年突破到元婴期,但突破到金丹期量来是没什么问题的。至于俞婉馨得到的好处自然是最多,李培诚也是承诺她有空便来探望她,她才依依不舍地让这位大哥哥离去。。

    离了华盖山洞天,李培诚没有回杭城,也没有回千岛湖而是直接往亚瑟岛而去。

    离伏击昆和四人说来已经有十多天了,李培诚估计昆厉也快沉不住气了,是时候回亚瑟岛一趟。只是李培诚刚到亚瑟岛却立刻被告知,苍浩五人皆在灵虬宫等着他。

    昆厉已经在灵虬岛附近的海底潜伏了两天,正当他准备放弃返回珍灵岛时,他看到了天空碧光一闪,一艘碧绿的龙舟往灵虬岛飞落,龙舟上不是别人正是李培诚。

    李培诚还在,而昆和四人迟迟未归,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昆厉心神一震,那仿若虚无,躲在大海上空的元神在云彩中也颤抖了一下,差点就要露出了原形。

    李培诚突然心生警惕,碧海龙舟猛然停在半空之中,他的目光如同出鞘的利剑,缓缓扫过四周。

    只是却一无所获。

    奇怪,最近我是不是精神出问题了,怎么老感觉有人在暗中探视我?李培诚带着一肚子的狐疑,飞落亚瑟岛。

    李培诚一走,昆厉急忙召回了元神,想起刚才李培诚凌厉的目光扫过隐藏着自己云彩的元神时,昆厉后背竟然渗出了冷汗。

    现在他有些明白为何昆和四人迟迟未归了,这个李培诚真正实力绝不像他表面上表露出来的一样。

    思索犹豫了一会儿,昆厉离开了灵虬岛。

    虽然境界到了出窍初期,昆厉仍然没把握面对如此众多的高手,尤其是在李培诚实力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情况之下。

    李培诚一踏入灵虬宫,就感到了一股凝重的气息,心里暗自一惊,莫非发生什么大事不成?应该不会呀,如今珍灵岛一下子去了四位元婴期高手,昆厉老头就算沉不住气,也会小心翼翼地出招才对。

    众人见李培诚到了,才暗暗松了口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众人已经把李培诚视为这个集团中不可或缺的顶梁柱人物之一,只是他们却没意识到而已。

    “发生什么事情了?”虽然气氛有些不对,但李培诚仍然淡然自若地找个位置坐了下来,很平静地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