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发威

    李培诚那句冷冰冰的“不行”不仅吓住了俞婉馨,同时也震得竹灵两人耳朵嗡嗡作响,心里暗暗叫苦,师父,师祖你们再不过来,弟子也只有磕头道歉了。

    正叫苦间,这边的事情终于引来了华山派的其他弟子,有他们的师父虚游,还有他们的师叔,也是老熟人虚影,曾经在北高峰躲在暗处准备与虚游竹灵合力把李培诚杀掉的那个家伙,除了这两人外还有一些华山派弟子也飞奔而来。

    虚游和虚影看到李培诚,又看到跪在地上的竹灵两人,脸色都变的很难看。李培诚曾经的修为他们心里大致是有点数的,如今见竹灵两人毫无反抗能力地跪在那里,他们立刻明白恐怕这李培诚实力也跟他师父一样有了突破。

    只是其他人却没想这么多,立刻纷纷怒喝,祭起法宝向李培诚攻击而来。

    顿时间天空中刀光剑影,寒光闪闪。

    众人齐发力,此时就可以看出华山派还是有点实力的,那漫天的飞剑法宝声势甚大,俞婉馨何时见过这等架势,顿时叫了起来:“李大哥小心。”就连平云道长也是头皮发麻,手脚出汗。

    这样的架势要是攻向自己,早便成肉浆了。

    只是李培诚却冷哼一声,张嘴往空中一吐。

    顿时一道黑光从他的嘴里射了出来,那黑光瞬间变成山峰一样地黑色怪物。天空黑黑一片,那漫天飞剑法宝放出的光芒在镇天印前顿时黯然失色。

    李培诚目中寒光一闪,镇天印便呼呼地往那漫天的飞剑法宝砸了去。

    九个元婴中期集一身地人物啊。何等厉害,就算李培诚只使出九分之一的力道,也是一个元婴中期跟这些修为最高也就金丹中期的修士在打斗,就算不把镇天印这厉害法宝算计在内,也是势不可挡,威力吓人到了极点,至少对于眼前这些人而言绝对是的。====

    只听得天空一片金铁交鸣声,接着那漫天的法宝便哗啦啦地往地下落,有些差点的飞剑法宝寸寸断裂。而那些御法宝欲取李培诚性命的人就更惨了。好一点的脸色苍白。气血翻腾地远远退后,惨一点的,当场吐血落地,受了重伤。

    说来这还是李培诚手下留情,若不是他手下留情,这镇天印下去估计要收割好几条人命了。

    尽管李培诚手下留情,这种场面还是看得平云道长头皮更加发麻,全身都出冷汗了。那些华山派地弟子就更不用说了。这个凶神很显然是冲着他们华山派来地呀!

    竹灵竹溪强忍着李培诚身上的威严,盼来了师兄师弟,师父师叔。却未想到盼到是这样一番惨不忍睹,又让人魂飞魄散的可怕场面。腰板子一软,头便落在地上向俞婉馨磕头道歉了。

    仙观的门吱嘎吱嘎地打了开来,无尘老道一脸铁青地出现在大门口,两眼杀机大盛。只是当他的目光看到满地的飞剑法宝,有些已经残缺不堪,还有不少弟子个个脸色惨白,有些嘴角边还挂着未干的鲜血。个个双目流露出惊恐的眼神。绝对没有哪怕一点点地战意。

    无尘老道脸色旋即又立刻露出吃惊的神情,以他如今的修为虽然也可打败这些人。但要说转眼间就把众人打成溃不成军,残破不堪,那还差得远了。

    莫非此人比我还厉害,无尘老道两眼地杀机渐消,目光警惕地探视着李培诚,希望看出点名堂,可惜他的神念还未到李培诚周身三米处,就被轻而易举地碾成粉碎。^^^^首^^发^^

    无尘老道脸色再变,到了他这等程度的人,眼界也是水涨船高,立刻知道眼前之人自己也惹不起。

    莫非他是五大门派的人,或者昆仑仙境的人不成?无尘老道脑子快速地转动起来。

    虽然神州修真界中除了五大门派、昆仑派还有一些实力不俗的门派也有些厉害的人物,但无尘老道首先想到仍然是这六个神州大陆最强大的门派。

    一想起眼前这人有可能来自那些强大地门派,无尘老道不禁暗自打了个寒战,他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因为一个机缘才刚刚踏入元婴境界,可以多活数百上千年,追求更高地天道。他可万万不想就这样“英年早逝”。

    “请问道长如何称呼,不知我华山派弟子哪里得罪您了?”无尘老道终于收起了杀机,上前向李培诚作揖问道,连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两位徒孙。

    这无尘老道倒不失是位人物,怪不得能在短短一年内突破金丹期,可惜气势太盛,不懂得收敛,也不懂得约束门人,李培诚心理暗道。

    李培诚却也不想想,这天底下哪有像他这样地人,葛门有这样强大的实力仍然静悄悄地躲在千岛湖,闷头发展。人家无尘老道好不容易突破到元婴期那还不好好扬眉吐气一番,当然这无尘老道也有些过头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既然当着三十六小洞天修士人的面,这么客气跟自己说话,李培诚却也不想把事情做得那么绝,除非他也想像灭杀青奎岛一样把华山派满门给灭了。

    不过华山派与青奎岛毕竟不可同日而言,那青奎岛毁了李培诚的冰火岛洞府,害得飞熊四人差点丧命,而且还抓了飞熊想诱杀自己,而那时李培诚的实力也没资格让他怀妇人之仁,要杀就要杀得干净。如今华山派是无法威胁到他葛门了,华山派也没有跟他有什么生死大仇,况且还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李培诚总不好连这些人也给杀了。

    其实在来的路上,李培诚就想好了大人不记小人过,让无尘老道见识一下自己的厉害,知道得罪自己不起,由他公布取消约战便是了。

    李培诚正想开口自报家门,人群中有惊喜的声音叫道:“李师叔!”

    接着孙奎从人群中急急向李培诚走去,走近了,脚步才变得稳稳当当,神情也变得甚是恭敬,这小子心里清楚得很,别看他家师父在三人中是排行老大,但实际上真正的老大是眼前这位主。。

    “孙奎拜见李师叔!”孙奎到了李培诚面前,磕头就拜,丝毫不敢失了礼数。

    李培诚见是孙奎,笑着手一挥,一股力量把孙奎托了起来,道:“没想到你也来了,你且站到一边去。”

    孙奎闻言便规规矩矩地站到李培诚的身后去了,跟平云还有俞婉馨并排而站。

    霍林山洞天虽然人丁不旺,但段威早早便已经是金丹后期的人物,他在三十六小洞天中是排得上号,有些威名的人,故他的弟子孙奎倒也有不少人认识。众人都不禁有些好奇,只听说方雨华跟段威结为兄弟,却从未听说还有这么一号厉害人物。唯有那刚才也在关门之际才赶到的武夷山刘谦道长两眼异彩连连,怀着敬仰的心情偷偷打量李培诚。

    武夷山洞天与霍林山洞天说起来也算是隔壁邻居,他与段威素有往来,关系不错,倒也知道段威如今也已经是元婴期高手,而从段威嘴里他也隐隐听过李培诚的威名,段威每每说起他时,眼神里总流露出敬佩之意。今日一见,果然厉害,连无尘老道在家门口吃了亏,还得乖乖去询问人家来头。

    “不敢当,我便是与你定了一年之约的李培诚,至于你的门下倒不是得罪我,而是我这位妹子,他们要她给他们磕头道歉。”李培诚微微回了一礼,道。

    无尘老道听说眼前这位就是李培诚,先是一惊,接着立刻明白过来人家找上门来,恐怕早已有了必胜信念,接着他又看了一眼俞婉馨,老脸不禁很是挂不住。

    人家一个小道姑不过就先天境界,自己两位徒孙一位是金丹初期,一位是凝气后期却愣是要她磕头道歉,这又成何体统。他无尘老道虽然护短到不要脸的程度,但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他还是自觉干不出来,况且眼下还有这么多同道中人在看着呢!

    无尘老道脸色一寒,恨不得杀了这两个害得他丢尽了脸面的家伙。却不知道,华山派门下弟子之所以这般跋扈与他出了名的护短是分不开的。

    “都是贫道教导无方,让道友见笑了。”说完,无尘老道瞪了两人一眼,两人立刻灰溜溜地滚蛋了。

    两人走后,无尘老道问道:“八月十五还未到,不知道李道长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事情到了这等地步,这大人跟小孩子过招的事情也只能在众人面前做一下,好在如今无尘老道已经是元婴期高手,跟他过招倒也不是让人笑话的事情。

    “我无意再等下去,便想上门跟道长早日做个了断。”李培诚言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