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单纯的俞婉馨

    殿内地上有序地放着一排排**,上面已经坐了不少人。坐第一排的四人气势甚是过人,乃是五岳其余四岳门派的掌门人。

    再之下就没有尊卑之别了,来得早的坐在前面,来得晚的坐在后面。

    殿内熙熙攘攘倒也已经坐了不少人,众人的双目都很是佩服地看着无尘老道。虽然无尘老道摆出一代宗师高手派头,却没人觉得他有什么不妥。要知道这无尘本就是三十六小洞天领军人物之一,素来受人尊敬,当初就连方雨华这样的人物听说李培诚与华山派结怨,心中都是担忧了老半天。如今他既已突破到元婴期,众人自然更是高看他一眼,也巴不得能跟华山派结个善缘,以后说不定得他指点结个金丹,或者在金丹之上再更上一层楼。

    众人之中唯有一人目中却隐约有些不以为然的神色。那人不是别人乃是段威的弟子孙奎。此次段威不在家,他接了通知便自己来听道。孙奎以前是凝气初期的修为,如今得了李培诚不少好处,短短时间内已经是凝气中期的修为。

    孙奎倒不是瞧不起无尘老道的修为,他自己只不过是凝气中期,哪里有资格瞧不起人家,他是看不惯无尘老道俨然一代高手的作风。心想自己的师父也已是元婴期修士了,却从未见他显摆过,我家李师叔是何等厉害的人物,还不是一脸和蔼可亲,从未摆过架子。

    腹诽归腹诽,孙奎还是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等着无尘老道开讲。

    仙观外,俞婉馨的师父平云道长神色有些焦急。无尘老道开讲的时刻要到了,俞婉馨却还未到。如今俞婉馨已是先天境界的高手,虽然无法御剑飞行,但这峭壁量来还难不倒她。

    无奈之下,平云真人只好出了仙洞天。准备去落雁峰顶等俞婉馨。

    落雁峰顶风景果然独好,站在其上看群山起伏,云雾缭绕山峰,山风吹来别有一番舒爽的感觉,再加上故人偶遇,而且还是一位心地善良,一口一个李大哥的灵秀小道姑。李培诚心情自然很好。指着远近山山水水,谈笑风生。

    可怜的俞婉馨此时也是跟她师父一样着急,可是人家谈兴正浓,再说了自己登上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不是来看风景,难道还是来寻人不成?这借口还真是不好找。

    正焦急之间,却看到他师父正在不远处狠狠地瞪着她,这时她也顾不得师父目光的严厉。心中一喜,急忙对李培诚说:“李大哥我师父在等我,我得随他走了。”

    李培诚早便知道平云道长来了,闻言很是惋惜地道:“我本以为还可以像上次一样向仙子讨教养生之道,没想到相处时间却是如此短暂!”

    李培诚这么一说,俞婉馨才想起自己跟眼前这位两次都像大哥哥一样照顾自己的男子现在一别恐怕今后再也不会有这么巧地事情了。心下顿时没了见到师父时的喜悦,反倒有些黯然神伤。

    只是该走的终究要走。俞婉馨贝齿轻轻咬了下下唇,然后向李培诚挥挥手,轻声道:“李大哥。我走了,你多保重!”说完飘然离去。

    只是转身的一刹那,李培诚犀利的目光发现俞婉馨的眼角有些湿润。

    这小道姑都已经是先天人物了。却能为我流泪,可见与我一样乃是性情中人,我若真有这么一位小妹妹倒还真不错,李培诚心里暗想,不禁有些后悔跟她开这个玩笑。

    当!当!声声清脆悦耳的钟声响起,无尘老道开坛讲道地时间到了。

    仙观外正领着俞婉馨的平云道长脸色微微一变,暗呼不好。

    果然虚游的两位弟子将那仙观古朴的木门缓缓合拢。

    “道友请稍等,请稍等!”平云道长拉起俞婉馨飞似地跑到大门前。连连拱手作揖。

    只是这三十六小洞天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华山派虽然是名列小洞天,但实力其实并不逊于十大洞天里排位稍后的洞天。如今无尘老道又踏入元婴大道,那华山派的实力就更不消说了。而华盖山洞天的实力却是三十六小洞天里排名末尾几位地洞天,从贵为洞主的平云真人到如今还是凝气期便可见不是一般的逊,而华山派自掌门以下的第三代弟子竹灵却也已有金丹初期的修为,这一来一去的差别可见是多么的悬殊。

    那竹灵、竹溪两人性格本就有些傲,当初为韩子荣地缘故,就算方雨华在场对李培诚也是咄咄逼人。他见平云真人不过是凝气后期,他的徒弟更差,还停留在先天境界,心里不禁有些鄙视,暗想就你这点本事来听我家掌门师祖的道乃是前辈子修来地福气,应该早早恭敬地在殿里候着,如今可好,眼看掌门师祖讲道的时间到了,他竟然才急匆匆赶来。

    心里这么想着,竹灵两师兄弟便把脸沉了下来,道:“时辰已过,道友还是请回。”

    平云真人心里暗自有火,这钟声还在持续敲响着,这门也还没关上,怎生就不让进了。再说了大家都是小洞天的修士,自己好歹也是一洞天地洞主,你们这迎客弟子就算修为比我厉害,对我也该客客气气,怎好拉下脸来呢?

    不过对于平云道长这样凝气后期的修士,能得听一次元婴期修士的讲道那是非常不易,珍贵无比的,说不定就能助他悟了金丹大道。故他也只好憋着一口气,面带微笑,继续作揖道:“贫道因为有点事误了时辰,还请道友放贫道师徒进去。”

    正求情之间,来了位修士,乃是武夷山洞天的刘谦道长。那武夷山洞天在小洞天里算是得天独厚的一个仙家洞府,实力在小洞天内算是厉害的,这刘谦有金丹后期的修为,与福建霍林山洞天地段威齐名。

    竹灵师兄弟两见是刘谦道长来了,也不见他拦手,急忙作揖道:“道长请。”

    平云道长见刘谦进去了,心下不怒反喜,心想这下他们必不好意思拦自己,正想再求下情,好让自己进去听道,却未想到那一向温顺善良地俞婉馨却是不干了,嘴里嘀咕了一声:“不就讲个道,有什么了不起的!”然后拉着平云道长地手,道:“师父,这道咱们不听也罢。”。

    她心里还有句叫狗眼看人低,不过俞婉馨终究不是会说脏话骂人的女子,这话并没有说出

    那竹灵师兄弟放刘谦进去,心下还真有些不好意思拦住平云道长,只要他再做个揖,求个请便也就让他们进去了,偏生这时候听到了俞婉馨的话,脸色顿时陡然变了,两眼射出冰冷的目光。

    平云脸色也大变,心里暗叫糟糕。到了他这种年纪,又苦苦在凝气后期挣扎的人,在一些有实力的人面前什么脸色没看过。不过却也无奈,华盖山洞天条件有限,而他自己天赋也不是特别出众,不多多向高人求教,恐怕蹉跎一生也无缘金丹大道。

    平云道长心里是非常疼爱这位小弟子,也知道她很有灵根,今后华盖山洞天的重望恐怕就在她身上了,所以轻易是不会责骂,这么重要的论道不带大弟子也仅仅带上她。只是如今这事情非同小可,这里可是华山派。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别看这两人是华山派的后辈弟子,当相对于他华盖山洞天还是牛气烘烘,得罪不起。

    平云道长正想开口训斥俞婉馨,可惜却迟了。

    “放肆,华山派岂是尔等可以撒野的!”竹灵怒喝道。

    平云道长心里暗自哀叹,知道如今不要说是进去听道了,恐怕就算走都有些麻烦了。人家如今是何等势力,踩死自己华盖山洞天还不是跟踩蚂蚁一样。

    平云道长也顾不得训斥俞婉馨,急忙作揖道:“道长息怒,道长息怒,贫道徒弟年尚幼,不懂规矩,还请多多包涵!”

    “哼!”竹灵冷哼一声,凌厉的目光缓缓转向平云,冷声道:“我掌门祖师悲天悯人,好心开坛讲道。你们却迟迟才赶到,分明是轻慢我华山派。如今你徒弟又出此狂言,却又该当何罪?”

    平云道长闻言脸色变了变,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这修真界本就是讲实力的地方,无奈平云道长又连连道歉。

    俞婉馨见心中尊贵的师父因为自己一句话受这般羞辱,两眼不禁红了起来,眼泪直在眼眶里打滚,好几次想开口却都被平云道长给瞪了回去,无奈只好又拉起师父的手,想离开这是非傲慢之地。

    在单纯的俞婉馨看来,我走总行。

    “想走,哪有那般容易!”

    锵地一声,一寒光闪闪的飞剑拦住了两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