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灰衣人

    昆和就是在这个时候回到了珍灵岛。

    看到昆和回来,宫殿中的人纷纷起身向他行礼。

    昆和微微皱了下眉头,目光疑惑地投向昆厉。

    “前日浩天道长前去青奎岛,发现青奎岛竟然满门被灭,掠夺一空!”昆厉语气沉重地说道,身上的肃杀之气不知不觉中又浓上了一分。

    昆和脸色一变,脱口而出道:“灰衣人!”

    世俗中虽有法律约束,也有保证执行法律的暴力机构,但这世上还是有敢于冒着风险干杀人越货的人。修真界同样如此,绝大部分的修士都按份守己地修炼。但也有极少数穷凶极恶,想走捷径的人干着人神共愤的事情。不过这些人一旦被发现,将会被整个修真界追杀。海外修真界也曾经出现过一些这样的恶人,不过几乎没有一个落得好下场,唯一一个人是例外的,那就是昆和口中的灰衣人。之所以叫他灰衣人是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只曾经有修士见过案发之地闪过灰色影子,大家无奈只好以灰衣人称之。

    灰衣人作案的频率非常低,每数十上百年才会出动一次,而且每次动手的对象实力既不会太强,也不会太弱,青奎岛算是这类势力的代表。到目前为止,他一旦出手都是非常干净利落,不留一点尾巴。往往都是过了一段时日之后。众人才会发现,然后推断出是灰衣人所干,因为整个海外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把事情干得如此利落。

    昆厉等海外修真界威震一方地人曾经推断过灰衣人的修为,最后大家得出了一个恐怖的结论此人应该有元婴后期左右的修为,否则他不可能每次把事情做得如此干净利落。不留痕迹。而从他选择的下手对象是青奎岛一类地势力也间接证实了这个推断具有很高地可信度。因为最高实力只有金丹期的势力。元婴后期的修士估计是不屑一顾的,元婴中期以上或者拥有好几位元婴初期修士地势力,他恐怕又难以控制局势。

    昆和脱口而出报出灰衣人的时候,宫殿里实力与青奎岛差不多地修士眼里地担忧不安之色更浓了。

    昆厉两眼一眯。射出两道锐利的冷光,杀机凛然。做为威震一方的霸主。这宫殿里的修士包括青奎岛虽然不是他珍灵岛的人。但却有附属势力之实,他振臂一挥,这些人都会唯他马首是瞻。也是他珍灵岛屹立海外修真界不倒的主要原因之一。如今青奎岛被灭,最火的当然是他昆厉,而最担忧的自然是那些实力与青奎岛相差不大地修士。

    昆厉凌厉地目光缓缓扫过众人,道:“灰衣人又如何,他若再出现我必亲自击杀之!”

    一方霸主的昆厉说话地声音虽然不大,但浑厚的声音自然带有一股让人信服的威严。

    “若真人亲自出手对付。那灰衣人自然不足为虑。只是他却如同鬼魅出现。来去如风,我们若再寻不到他。恐怕悲剧又将重演。”一位手持拂尘的道姑说道。

    这道姑中年模样,长得倒也灵逸秀丽,但目光却有些冷,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这道姑法号妙音,乃是兰岛岛主,修为直逼元婴后期,在海外名声甚响,甚至还在美人岛的岛主白筠仙子之上。

    妙音所言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灰衣人修为高不高并不是问题,修为再高只要大家齐心合力总能对付。关键问题是在于此人凭借极高的修为,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而且还非常小心谨慎,一旦得手之后,会偃旗息鼓数十甚至上百年不出现,让你想找他都无处着手。

    这点昆厉知道,在座的人都知道。只是昆厉做为众人之首,总要说些稳定军心的话。不过妙音却还是把这问题给指了出来。

    权力是需要制衡的,虽然大家唯珍灵岛马首是瞻,有时候却还是得挫一挫它的威严,挑战一下它的权力,否则久而久之,其他势力就完全丧失了独立性,他们在这个势力集团里将没有什么发言权,分享不到应有的权力。

    整个珍灵岛势力集团,兰岛算是第二大势力了。不仅岛主妙音修为厉害,她手下还有三位元婴期的修士,所以她是最不愿意完全沦为珍灵岛附庸的人。这挑战珍灵岛权威的话自然有她来说。

    众人纷纷点头,心中难免想你珍灵岛自然不怕,可是我们却不是那灰衣人的对手。

    昆厉见众人似乎对自己的表态有些不满,暗自皱起了眉头,可这事说来他也没什么好办法。

    “妙音仙子所言极是。只是各位也知道那灰衣人神出鬼没,要寻他不是容易之事。好在他每次做案之后,总有数十年歇手,各位也不必过于紧张不安。在这数十年之内,我们必须广邀海外修士,共同寻找灰衣人。同时我认为关键的问题还是在于我们要团结一致,各位也知道灰衣人是专门寻实力稍弱的对象下手,我想若我们每个仙家洞府上有三位以上元婴修士,恐怕灰衣人就得有所忌惮,不敢下手了。”昆和接过妙音的话说道。

    昆厉看似长得雄伟,心却也是细得如同发丝,听昆和这么说,心中暗自称妙。众人唯珍灵岛马首是瞻,一方面是因为换购市集的巨大利润,另外一方面自然是因为珍灵岛强大的实力。不过如今昆和这么一说,昆厉却立刻意会到,灰衣人的出现其实也是个契机,让那些实力稍弱的势力,不想唯他珍灵岛马首是瞻,也得唯他珍灵岛马首是瞻。

    “昆和说得有理,灰衣人在暗,我们在明,能寻到他并杀之固然是最好,不过暂保我们这些人不受其害却是当务之急。我珍灵岛除我和昆和之外,元婴期的修士倒也有六位,我愿意派人协助各位防守家门。”昆厉义正言辞地说道,目光却缓缓扫过大殿。

    派人驻扎在别人的仙家洞府,这便如美国派兵驻扎在韩国、日本一样,难免受制与美国。当然昆厉是不知道此做法美国这个世界霸主早就开始在干了。。

    妙音脸色微微变了变,却没有再开口。她已经意会到了昆厉想干什么,不过她却很难反对,否则就成了有心跟珍灵岛过不去了。因为昆厉说得是滴水不漏,甚至还是牺牲了自己的人力和岛上的防范,这等舍己为人的精神在表面上讲却是富丽堂皇的。

    当昆厉的目光缓缓扫过众人时,众人都正襟危坐,心中却早就盘算开来了。在坐的人,基本上都是脑瓜灵光的人,细一琢磨也就知道若让珍灵岛的人一驻扎自己的仙家洞府,不仅颜面大失,恐怕久而久之下面的人心也会向着珍灵岛去了,毕竟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大树,而且灰衣人一日不除,他们就一日离不开珍灵岛,那么珍灵岛指哪,他们就得往哪了。这跟拜入珍灵岛门下已经没什么区别。

    一时间整个宫殿静得有些阴森,一些实力弱一些的修士甚至额头上隐约有细汗渗出。

    以前灰衣人虽然也出现过,但受害人却远在他方,并没有什么切肤之痛,倒也没有太多的危机感。如今平时相交甚欢的凡一真人却突然间就被杀了,而且连手下的人也一个不剩,这个时候他们才感觉到灰衣人是多么的可怕,似乎下一刻,他们就成了另外一个灭杀的对象。

    许久之后,那位发现青奎岛被灭了满门的浩天道长终于提出了珍灵岛帮忙防守的请求,青奎岛那满目苍痍,荒凉阴森的景象给他的心理冲击实在是太强烈了。

    之后又有一位叫沧海的道长也提出了请求。再后来就没有人提出请求了,毕竟辛辛苦苦到元婴期,很少有人愿意完全受他人挟制的。

    一场看似凶潮涌动的危机,转眼前却便宜了珍灵岛,那些原属于珍灵岛一方势力的人自然难免有些心寒。只是换购市集的暴利让他们舍不得离开这个团体,珍灵岛强大的实力也让他们不愿意轻易离开珍灵岛这棵大树,后一个原因就如古语言伴君如伴虎,但很多人明知这个,却还是挣破头脑伴在“老虎”的身边。

    峭崖上有一亭台临空探出,昆厉、昆和二人束手站在亭台上,登高远眺。

    “云湖?依你之见,是杀还是不杀?”昆厉问道。

    昆和目中闪过一丝杀机,回道:“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