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三丰授道

    前章把南极洞府写成北极洞府了,虽然章节内的错误已经改过来,不过题目发布后我无权修改,就不再修改了,特此再作下说明。

    今天两更完毕,月底了,还请各位继续月票支持。

    李培诚和张三丰飞身落在殿台的玉蒲团之上,张三丰先开口讲道。

    果然如李培诚所料,张三丰此一讲比起送给他的玉简不知道精深了多少。那天地开辟之初,阴阳太极两仪的奥秘在张三丰嘴里缓缓道来,犹如棒槌一般,一棒接一棒地敲打在李培诚的脑袋上。

    每敲打一下,李培诚心中便有所悟。

    点点明悟渐渐汇聚起来,李培诚发现自己紫府之内九大元婴的运转竟然隐隐暗合张三丰口里所说的那天地开辟之初,阴阳太极两仪的奥秘。

    顿时间,李培诚豁然开朗。将体内的小天地与张三丰口里所说的宇宙天地一一联系,印证。心中顿时犹如点了明灯似的,张三丰讲到哪里,他便领悟到哪里,竟然再无丝毫迷惑之处。

    张三丰见李培诚越听双目越是清澈深邃,在他的目光中竟找不到一丝疑惑,他越讲越是惊讶与李培诚的悟性。

    要知这天地阴阳太极两仪奥秘,乃是他一日遥望夜空,看那繁星点点,无意中福至心灵,窥到了那一点天地开辟之初的奥秘,说来是玄之又玄的机遇。到如今他都为那日的悟道感到不可思议。后接下来的数百年他便日夜穷究其中玄奥,总算有了如今一点小小地成就。

    只是这阴阳太极两仪奥秘是天地开辟之初隐藏的某些奥秘,说来是深奥无比。张三丰曾收有四大弟子,天赋都非常人能比,他授他们武道和阴阳太极两仪之道,四大弟子只能领悟些武道,却无法领悟阴阳太极两仪之道。也正因如此,四大弟子止步金丹期。竟与张三丰之前悄然过世。张三丰因为此事,黯然伤心不已,从此之后不再收徒,也未授予任何一位武当弟子修真之道,由得他们在世俗中发展。

    张三丰如今乃出窍中期,除了昆仑派的玄桓子,恐怕就算五大门派隐而未出的前辈也没有超过此境界的人,而他的弟子竟然无一人踏足元婴期,此事说来很是奇怪,其实却也是正常之事。

    要知张三丰本是白手起家。不像那些源远流长的门派,有仙家洞府,有天才地宝。也不像李培诚一样得遇渡劫期高手,凭空得了一巨大修真财富。张三丰能走到今日这步,完全是因为他武学天赋奇高。又与生俱来有极强的先天庚金之气。刚刚开始之初,那庚金之气根本不是如今这般凶猛霸道。张三丰由武入道之后,庚金之气被缓缓激发出来。五行在其主导之下,相互滋生壮大,使得张三丰依靠本身潜质一步步突破境界,说来也是个奇数。只是后来,张三丰悟得阴阳太极两仪之道,道行日益加深,境界突破飞快,那庚金之气便开始变得如同洪水猛兽,势不可挡。

    天下灵山仙洞本就不多,早被修真门派人士刮分光了。若无机缘,再难觅灵山仙洞。葛洪早张三丰千年,终身没有觅得一灵山仙洞,张三丰机遇比葛洪稍好,在武当山天柱峰那里寻得了一小小洞府。后便与弟子结庐与武当山,修炼与天柱峰。只是那洞府不过也就如天目山金灵洞一般,寻常得很。张三丰手中也没什么灵丹妙药。那四个弟子没有张三丰这般天赋和先天条件。要想在这等条件下,突破元婴期自然无异比登天还难。除非他们能领悟那太极阴阳两仪之道。此道充满玄机奥妙,隐隐暗合天地开辟之初地奥秘,若能领悟此道,他们或许能激发自身潜能,在丹田之内孕育阴阳二气,正如李培诚紫府内的九大元婴布阵孕育灵气一般,如此一来功力增长速度胜过在此等寻常洞府内修炼数倍,便也就有了突破元婴期的希望。只可惜他们终生却未得悟此道。

    此乃题外之话,从这不难知道为何武当派在世俗中有如此盛名,在修真界却毫无知名度,就连张三丰这等奇人,当初方雨华也未曾向李培诚提起的原因了。

    且说张三丰见李培诚竟然一点便悟,心中震惊之余,不禁有些黯然神伤,想起了自己的四大徒弟,心想若是他们如有李老弟一半天赋,自己如今便也就不会孤身一人了。

    张三丰却是只知李培诚紫府之内有九个元婴,不知道他那九个元婴自成天地,暗合他所说之道,使得李培诚豁然开朗,如有神助。

    李培诚听得入神,时光飞逝却不自知。

    正入神间,感到紫府之内的九个元婴蠢蠢欲动。李培诚心神一动,那九个元婴便在他的紫府之内如车水马龙般游走,玄而又玄,说不出奇妙的阵法在他们游走之间来回变更。

    九宫八卦,六合七星,五行四相,三才两仪,阴阳太极….周而复始,如水流转。似乎天地开辟之初的奥秘便在这紫府之内演变着。渐渐地元婴周身缭绕的紫气,紫府内飘逸地紫气,都纷纷没入了元婴之内。那九个元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长大起来,双眼充满了灵动和睿智。

    李培诚的心神完全沉浸在那无穷无尽的奥妙之中,入定了。

    张三丰双眸爆起团团精光,几乎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入定中地李培诚看了半天。

    他知道李培诚这次是大悟,恐怕自己的阴阳太极两仪之道,他都领悟了去了。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到时自己也可安心飞离地球了!张三丰喃喃自语一番,闭目修炼了。他修炼的乃是自创地太极两仪神功,以前他不敢修炼此功法,如今因有吸星大法,却再也没有顾忌。

    李培诚这一入定有一个星期之久,入定醒来,那原本过量、躁乱的真元早便恢复到了平静,体内的经脉在不知不觉中又添加了两条。。

    李培诚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紫府内的元婴仍然在有条不紊地演变着奇妙的世界,每一次的演变,便有一团紫氲之气产生,缭绕在紫府之内,然后又被九个元婴吸纳嘴中。体内的经脉也不知道何时起强韧宽阔了不少。

    李培诚知道自己因为这次的大悟,不仅今后修炼速度大大提高,修为也已经到突破的界点。

    虽说不久前就算李培诚几乎吸收了相当与四个元婴期高手的元婴,但在功力上讲还未到满足九个元婴一起突破地条件。只是此次悟道,李培诚的道行几乎可以用突变来形容,这种道行的突变激发了人体与生俱来的潜质,尤其像李培诚这种拥有先天一点至阳之气的人,这种激发足以让他的功力提高到突破的条件。

    李培诚大喜,知道只要自己安心修炼,再过不了多久,突破到元婴中期应该是水到渠成地事情。如今地李培诚已经如同张三丰一样窥到了一丝天地间最玄奥的真理,从道行上讲他几乎已经站到了跟张三丰同样地高度,再不复之前在金丹期时的迷漫,根本不知道破丹成婴这滩水的深浅,不敢轻易尝试。

    张三丰感觉到李培诚醒来,便停止了修炼。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李培诚,以张三丰这等修为,如此肆无忌惮地打量,自然看出来李培诚已经到了突破的界点。

    张三丰不禁既是感叹,又是忍不住想李培诚若突破到元婴中期又是一番怎样的情景,因为他身上有九个元婴啊。恐怕没有出窍期修为的修士再难奈何他了,可他却只不过才二十多岁。

    张三丰一边打量着李培诚,一时不禁想走神了。

    张三丰那目光可是犀利如剑,李培诚如今修为虽然已经到了元婴初期的巅峰,但被张三丰的目光这么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那是浑身不舒服,就如被剥光了衣服站在张三丰的面前一样。

    “老哥,你打量够了没有?”李培诚忍不住问道。

    张三丰讪讪一笑,道:“够了,够了,就是没想到老弟你的悟性是这么高。”

    李培诚闻言却是一笑,把手伸向张三丰。

    张三丰疑惑地看了李培诚一眼。

    李培诚笑道:“大哥不吝授我此等深奥天道,而我的深奥天道便都在那紫府之内,暗合大哥的阴阳太极两仪之道,大哥仔细一观便会知道。”

    张三丰闻言便把手搭了上去,神念探入李培诚的紫府之内。

    虽说自己的脚下踩着便是宇宙天地的一部分,但宇宙天地却又是如此的遥不可及,浩瀚无限。李培诚的紫府自成一小天地,有着奇妙的变化,虽然目前远不如宇宙天地那样变化万万千千,深不可测,但却是那样的一目了然。张三丰细一观查,不仅有了一份不小的收获,同时也明白过来李培诚为何如此快便领悟阴阳太极两仪之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