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棋子

    “这金丹又是怎回事?”白筠仙子指着桌上一锦布之上的四粒金丹,问道,声音平淡如常,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那四粒金丹两粒是鲤鱼精的金丹,另外两粒是坤清师兄弟两的。昨夜雨绮还惦记着坤清师兄弟杀人夺丹的事情,再加上自己两姐妹差点命丧太湖,虽然前有若烟的警告,但一怒之下还是掠取了坤清的金丹。故那锦布之上有四粒金丹。

    雨绮胆怯心虚地看了白筠仙子一眼,她知道白筠仙子素来话不多,过问的事情也不多,但却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有些事情若烟可以通融,但她那里却是万万不能。

    这掠夺金丹的事情,说起来是一报还一报,但终究雨绮也是干了夺人金丹的事情。这便如,人家杀人是不对,你却不能因为人家杀人,你杀他就成有理了。若真这样,这世间便乱套了。雨绮原也是聪明人,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只是那时实在是义愤填膺,再加上她的性格不像若烟那样冷静沉着,便做了这事。如今白筠仙子问起,她心中便发虚不已。

    若烟见白筠仙子问起这事,心知雨绮今天恐难逃一劫了。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虽说惹来仇家,以白筠仙子的性格,恐怕她并不会过多责罚雨绮,但这等犯大忌之事,白筠仙子必然不会轻饶。

    若烟与雨绮这一趟神州大陆之行,生死离别,差点便是阴阳两隔,经此一事,变得越发珍惜姐妹之情。见白筠仙子问起这事。急忙插嘴道:“大姐,这事是这样的……”

    白筠仙子看了若烟一眼,然后又把目光投向雨绮,道:“你说。”

    雨绮战战兢兢地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白筠仙子越听脸色越是阴沉。

    李培诚虽然救了雨绮两人,这一出倒是这时才知道。虽明明知道雨绮这做法有些不对,但内心底还是赞同她这样快意恩仇的做法。再想想貌似自己曾经也这样干过,把姜青的金丹夺来给了金琳。

    “无法无天!”白筠仙子只下了这四个评语,然后淡淡道:“明日你便到冰潭面壁,百年之内不准你踏出冰潭一步。”

    那冰潭乃是美人岛一艰苦之地,水寒如冰,三面峭壁,一面是寸草不生的荒地,美人岛弟子犯过一般都到那里面壁思过,不过却很少有超过十年地惩罚。没想到今次白筠仙子一开口便是百年。百年时间,对于元婴期以下的修士而言那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岁月。一些上了年纪的金丹期修士若没有突破,百年时间足以让他魂归西天了。

    雨绮闻言,顿时一脸苍白,但却不敢开口求饶。“大姐,三妹虽然有过,但这惩罚太重。还请大姐念在姐妹情份之上。罚得轻一些。”若烟无奈哀求道。

    “我便是念在姐妹情份之上,幸好云湖不是外人,若让他人知道,恐怕我们三姐妹今生再也无法团聚了。”白筠仙子言道。

    李培诚心里暗暗苦笑,相对于姐姐,自己对手下太过宽松了。小赤磕了两粒金丹,自己也只是把他狠狠训了一顿,若照姐姐的惩罚,非得把小赤全身的毛拔个精光。

    若烟还想求情。白筠仙子却摆手阻止了她。

    若烟只好一个尽地向李培诚使眼色,李培诚暗自苦笑,就算你若烟不向我使眼色,我也不能置我二哥的干姐姐不顾。万一让我那方二哥知道,他地干姐姐被打入冰潭百年不得踏出一步,那还不心疼死他。只是人家多年的姐妹求情都无用,自己这刚认了没多少天的弟弟会有用吗?

    最终李培诚还是无奈硬着头皮。道:“姐姐。我不是美人岛的人,照理而言没权力干涉你们岛内之事。只是大家做为姐弟朋友,我想向你讨个人情。这次之事说来说去还是那茅山道贼可恶,雨绮仙子年轻气盛了些,还请你饶了雨绮仙子这一次。”

    说到雨绮仙子年轻气盛时,李培诚身上忍不住冒冷汗,自己这点岁数说人家两百多岁的人年轻气盛,真是要遭雷劈的。

    若烟和雨绮听了,直翻白眼。白筠仙子做事情最讲原则,你让她罚轻点或许还有可能,但如今李培诚却狮子大开口让她直接放过雨绮一次,这不是异想天开,顺便让白筠仙子心里添堵吗?

    李培诚却不这样想,既然若烟都求不动了,自己开口其实也是死马当活马医,白筠仙子若肯卖他面子,便会大卖,若不卖恐怕也跟若烟一样。况且让雨绮在冰寒里呆个十、二十年,李培诚觉得还是难向方雨华交待。当然李培诚还早做好了最坏打算,如果白筠仙子不卖这个面子,他便以若烟和雨绮救命恩人的身份相胁,量来白筠仙子就再无法拒绝了。当然最好不要走这一步,若走了,恐怕李培诚得花些心思去哄这位老姐开心了。

    白筠仙子眼里闪过一丝谁也没有发现的异样目光,竟然一个字也没推托,开口道:“既然云湖开口求情,这次便饶了你,还不谢过云湖。”

    没想到雷声大,雨点小,不过转眼间,白筠仙子竟然就变成这样好说话的人,害得李培诚三人脑子差点就转不过弯来。好在若烟还算机灵,瞪了兀自还沉浸在不可思议和兴奋之中的雨绮一眼,雨绮立刻一个机灵,急忙向李培诚道谢李培诚也只好有模有样谦虚了一下,心里开始琢磨白筠仙子地心思用意。

    果然虽饶了雨绮,白筠仙子的神情却比刚才反倒严厉起来,看着雨绮冷声道:“别以为我饶了你是顾念你我姐妹之情,若是如此,刚才你二姐求情的时候我便饶了你了,也不要以为我偏心云湖弟弟。之所以云湖求情我饶了你,那是不得已而为之。云湖是你和若烟的救命恩人,说来你这条命已经是云湖的,你的事情真正能做主地是云湖,就算他现在要取你性命,也算是一命还一命,我也拦阻不了。如今既然他开口要我饶你一次,我也只能顺了他地意思。”。

    “搞了半天,老姐你早就把我给算计进去了。什么不顾念姐妹之情,你是怕你那三妹今后更无法无天,所以唱了这么一出戏。百年冰寒面壁,你这纯粹是吓唬人家!”李培诚愤愤不平地传音给正寒着脸继续教训雨绮的白筠仙子。

    他李培诚好歹孤儿出生,在复杂无比的世俗社会混到大的,到现在如果还不明白白筠仙子的用心,他也算是白在世俗中混了这么久。

    不过李培诚虽然愤愤不平抗议白筠仙子把他当棋子来用,内心底却更喜欢这样的白筠仙子,而不是刚才那个冷面无情的白筠仙子。

    只是白筠仙子很沉得住气,李培诚在耳朵嘀咕一阵,她愣是丝毫不受李培诚的传音干扰,仍然厉声训斥着雨绮。

    若烟仙子此时美眸内异彩连连,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有了些笑意。看来精明的她也看出了其中地玄机。唯有还在被白筠仙子给训斥,缺心眼缺心机的可怜雨绮在诚惶诚恐地点头聆听训斥。

    “这四粒金丹本是不当取之物,我是不敢取来用的。既然你的命是云湖所救,说来这金丹也当他来做主。”说着白筠仙子转向李培诚继续道:“云湖,这四粒金丹还请你收下,至于怎么处理你便看着办。”

    李培诚微微一愣,怎么自己一插嘴请求,貌似什么事情都能跟自己联系上了,搞得自己好像以救命恩人相胁似的。

    四粒金丹可不是什么寻常之物,尤其坤清都已经是金丹后期了,他的金丹就算短期内不能造就一位金丹后期修士,造就一位金丹中期还是很简单之事。这等贵重之物,白筠仙子嘴巴一抖就让给了李培诚,搞得李培诚好像救了人家一条命还要收取报酬似的,颇为不自在。尤其是雨绮为了这四粒金丹差点就要被打入冰潭,到头来她连这四粒金丹地一点甜头都没尝头,那还不冤枉死了。

    李培诚刚想摆手说自己救人那是应当地,这金丹还是姐姐来处理比较合适。却看到白筠仙子向他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话到嘴边就收了回去,心想今天看来注定要被这位看起来貌似端庄不会玩伎俩地姐姐当棋子给用着。

    于是李培诚收了那四粒金丹。

    对于李培诚收了那四粒金丹雨绮虽然觉得可惜,但心里却很明白大姐对这事反感到了极点,以后就算自己有比这更好的理由,恐怕取了金丹还是白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