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镇天印

    瞪大眼睛的雨绮最终还是无声地点了点头,因为李培诚所表现出的强大自信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或许他真有这本事。就算他没有这本事,此时雨绮也不会拒绝李培诚的安排,因为他是真正的勇士和朋友,可以为了她们而毅然选择与茅山派为敌,他也是她目前解救若烟的唯一希望。

    黑夜笼罩了太湖,太湖上空乌云密布,狂风肆虐。

    狂风吹散了平时太湖上空升腾而起的水雾,但却带来了更多的黑云,把月亮严严实实地遮没了。

    长列的浪头一个接一个的从黑暗中翻滚出来,咆哮着直扑湖中散落的岛屿,喷溅起高高的浪脊。

    数点华光如飞针走线般在黑云和狂风中闪动,泛起让人眼花缭乱的点点寒光。

    不时有巨大的响声随着两点华光的撞击从空中传到了远处,犹如雷声阵阵。

    曾经精干稳静,秀丽俊俏,飘然若仙的若烟此时香汗淋漓,美丽的秀发凌乱无比,有些已经成条糊状贴在了俊秀的脸庞上,已经分不清那黏结在秀发上的是汗水还是血水。雪白整洁的宫装,溅满了红得发黑的血迹,到处是划破的裂痕,透过裂痕虽然可以看到一丝春光,但更多的却是触目惊心的伤痕。

    银色的落雨仙簪来回穿插,针身在空中划过银色光芒,针尖闪烁着点点寒光,银色的光芒和寒光在若烟仙子周身三丈方圆结成了一个纵横交错的光

    前方乾木一脸寒意地握着拂尘,后方乾朔手握七彩羽扇,星眸中寒光点点,再远点坤清的身前一把飞剑如毒蛇一般吞吐着剑芒,俟机寻找攻击的机会。

    乾木和乾朔两人虽然没有受什么伤,但两人气息也有点紊乱,可见这一战他们也并不轻松。

    二对于一,再加上一位实力稍差的坤清。虽然占了绝对的上风,但若烟毕竟也是跟他们两同一级别的高手,不是说杀便能杀得了,尤其是在若烟存着视死如归的斗志情况下,除非他们两人中有一人愿意主动付出受伤地代价,否则要想杀了若烟恐怕还得耗上一段较长的时间。

    修为到了乾木乾朔这等境界,是不会轻易呈匹夫之勇,轻易受伤的。况且太湖过去不远便是茅山。在自家门口相战,他们又何须着急,该着急的是对方。

    两只老狐狸一前一后双目警惕地盯着若烟,以防若烟逃跑。一边缓缓运转真元恢复功力。

    若烟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势,逃生的希望也越来越小。这样的结局她本已料到,高手过招,功力、法宝、心态等等丝毫相差不得,而她却相差了整整一位同等级的高手和一位金丹后期地修士。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是,雨绮应该成功逃回美人岛了。

    可是突然间,若烟透过光网看到熟悉的银光在黑夜中呼啸着穿梭而来,那是雨绮的飞剑。

    只是一瞬间,若烟彻底暴怒了。绝望了,接着她又流泪了。

    落雨仙簪突然如炮弹一般炸了开来,化为无数道地寒光,犹如密密麻麻的飞矢向乾木和乾朔攻击而去。

    事既已如此,唯有完全的拚命了,就算一死,也要让对方付出点代价。

    防心既已出现破绽。胜负将快速结出。

    乾木和乾朔面露喜色,乾木将手中的拂尘一挥,漫天的银丝在空中结成了一个巨大的银网,寒光触到那网顿时化为乌有。

    乾朔则将手中的七彩羽扇一挥,说不出的潇洒倜傥,七道彩光带着呼啸的狂风,把那漫天地寒光卷席得一干二净。

    落雨仙簪飞落若烟之手,若烟一脸苍白。刚才那一击却又耗了她不少真元。

    只是仙簪在若烟手中一转,却立时一道寒芒如离弦的箭向远处正与雨绮交战在一起的坤清射出。

    在绝望之中,若烟还是期待着一线奇迹的发生。一贯的精明冷静在生死存亡的时刻赋予了她果断判断形势的睿智。

    用爆发让乾木和乾朔两人被自己吸引,然后借着这几乎一闪便逝地机会,拚全力向坤清发起进攻,希望能让雨绮再次逃走。

    哼!乾木冷哼一声,手中的拂尘犹如西游记里的蜘蛛精一样。咻地一声吐出根根如针的银丝。那银丝在空中一卷,落雨仙簪便给卷落空中。

    若烟心如被千万细丝给狠狠抽了一下。喉咙一甜,鲜血从她的樱桃小嘴上汩汩而出,染满了她的下巴。

    乾朔英俊的容貌上露出一丝狰狞的阴笑,手中地七彩羽扇高高举起,瞬间变大,异彩流离,毫光四射。

    乾朔的阴笑猛地凝固在脸上,目中凶光大涨,手中已经变得数亩方圆大的七彩羽扇当头向若烟拍下。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乾朔相信眼前的妖女再也无法逃脱这一次的攻击,他甚至已经看到了若烟在他的七彩羽扇下变成一肉饼。

    得意忘形中地乾朔并没有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悄然无声地飘来了一朵乌云。那乌云比起周围地乌云更加的乌黑,甚至乌黑得有点诡异。

    猛然间那乌云露出狰狞地面目,乃是一状似梯形印章的乌黑小山,乌黑小山下面刻着古朴的符,周身刻着稀奇古怪的字符和图像,最上面却是一八卦五行图。

    这状似梯形印章的乌黑小山正是李培诚最新亲自炼制出来的法宝。亲自炼制出来的法宝就算差一些,但因为对自己知根知底,量身定做,再加上炼制整个过程中,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中渗透进了自己的精、气、神,亲自使唤起来得心应手,威力却不会比其它稍好一点的法宝差。

    李培诚并没有把乌云金重新炼制成戒尺形状,他觉得《封神演义》一书中记载的广成子的翻天印甚是威猛厉害,一砸下去便能把人给砸成肉泥。于是便炼制成了梯形印章,美其名曰镇天印。由于是第一次亲自为自己炼制法宝,李培诚炼制得非常细心,花费了大量的心血。不惜耗大量真元夜夜用三昧真火和太阳真火淬炼乌云金,几乎把这乌云金淬炼的浑然没有一丝杂质。淬炼完之后,又在上面做了大量的手脚,为了增强镇天印的威力,在镇天印的上方还布置了个八卦五行阵。这样子,镇天印使唤起来,不仅有乌云金的重如山威力,而且还借用一丝天地五行之力压在其上,大大增加威力。。

    乾朔就是做梦也没想到黑暗中竟然还隐藏了一位几乎相当于元婴后期的高手,更没想到这样的高手竟然还会如此小心翼翼,机关尽算地来暗算他。

    乾朔只感觉头顶有恐怖到了极点的威压落下,似乎瞬间就要把他的脊梁骨压迫断掉。乾朔吓得魂飞魄散,他想逃跑,却发现周围的空间似乎被紧紧地压缩在了他的身上。无奈之下,手中的七彩羽扇一横,欲把从天而降的小山给顶住。

    若烟仙子刚才那一爆发,一冲击,又被乾木一挡击,早就没了实力再抵挡七彩羽扇,眼看着七彩羽扇往自己头顶拍下,以为自己命要休时,却没想到形势却是陡转直下。竟然有一威力惊人的巨山从天往下呼呼地朝乾朔头顶砸下,那巨山高速落下,摩擦过空气,空气似乎被点燃一般,所过之处是红红的火光。

    这时乾木也看到了这意想不到,却又让人措手不及的一幕。他来不及深思,怒喝一声,手中的银丝拂尘便猛然暴涨,如银色的匹练向镇天印席卷而去。

    绝处逢生,若烟仙子仿若被注入了兴奋剂,浑然忘了身上的重伤,怒叱一声,落雨仙簪化为满天针雨,挡住了银丝拂尘的去路。

    银丝拂尘受落雨仙簪这么一挡,就算突破得了,却再也赶不及了。

    只见镇天印夹带着巨大的威压轰然砸了下来。

    乾朔的七彩羽扇仓促应付,哪里挡得出这么威猛的蓄意一击。

    如山的镇天印狠狠落在七彩羽扇上,七彩羽扇应声脱手而落,乾朔嘴角挂着血滴,两眼流露出绝望的目光。轰,血雨纷飞。乾朔眼见无法挡得出如此威猛一击,毅然舍弃肉身。

    元婴期高手自爆肉身的威力还是相当可观的,镇天印受此一挡,终于再无威势,飘然与湖面之上,仿若浮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