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闯祸

    《修真研究生生活录》第三百二十四章 闯祸 断桥残雪

    两声凄厉地惨叫在太湖上空响起,两粒金灿灿地金丹分别落入了那两位道士之手,他们地目光贪婪而兴奋地看着手中的金丹。雨绮和若烟赶到的时候,看到就是这一幕血淋淋地杀戮和**裸地掠夺。

    掠夺他人金丹在修真界是罪大恶极之事。所有修真人士都有责任起而诛之。雨绮看到那一幕。顿时怒火冲天。尤其是当她发现那直挺挺往湖面落下地两人竟是两鲤鱼精时,作为美人鱼地她更是怒不可遏,两眼赤红。

    若烟见雨绮两眼杀机暗闪,暗叹一声,伸手拦住了她,对于神州大陆妖怪地境况她是早有耳闻,海外修真界有不少妖怪就是从神州大陆迁移过去。而自己和大姐不允许雨绮踏足也便是因为神州大陆不同海外。海外人妖一视同仁,而这里却是不然。虽然不见得有人就会赞同掠夺妖怪的金丹。但却也很少有人会为了此事而拍案而起。

    雨绮看了若烟一眼,若烟摇摇头。传音给雨绮道:“别管闲事。我们走!”

    雨绮咬着嘴唇。恨恨地转身准备随若烟离去。

    “师兄有了这颗金丹,你离元婴期又进了一步。也不枉我们在此守候多日。”凶相的道士笑道。

    那一脸浩然正气地道士闻言没有丝毫得意之色。反倒立刻收起了金丹。道:“斩妖除魔。乃我修道之辈责任所在。跟金丹又有何关系?”

    “师兄言之有理。言之有理。”那凶相道士一边把金丹收了起来,一边附和道,只是那神情却显然是不以为然。

    那一脸浩然正气的道士斜视了他师弟一眼,目中闪过隐晦的鄙视目光。

    “贼道士,饶你们不得!”一声叱咤声如晴天霹雳突然响起,随着这声音有一银色飞剑,闪着寒光,拖着长长的剑芒。呼啸着向那一脸浩然正气地道士疾射而去。

    却是本已准备离去地雨绮,听到两人的对话。实在忍受不了两人地无耻行径。终于怒喝出手。

    “三妹!”走在前头地若烟大吃一惊。(清风文学网.qfzw.)却为时已晚。雨绮已经出手了。

    那浩然正气的道士见银色飞剑来势凶猛,隐约中还带有一丝妖气,顿时大惊失色。急忙祭出飞剑。

    锵一声巨响。那道士感觉心神如被巨石撞击,难受至极,身子也是连连后退,反观那一脸杀气的女子却是印一捏,手指朝他一指,飞剑又如箭疾射而来。虽说刚才应付有些仓促。吃了点亏,但道士心里还是明白自己力恐怕逊那女子一些。正想准备招呼师弟一起上,想来应该能不会落败,耳朵却听到一声“三妹!”

    目光随着声音望去,却见到那女子身后还有一女子,那女子飘然若仙,俨然有高手的风范。身上也感觉不出一丝妖气。

    那道士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心想那女子既然叫她三妹,又有如此风范。境界恐怕比这一出手便让自己吃了点小亏地女子厉害上一层。说不定就是元婴期了。

    一想起元婴期,道士心中更加慌张。

    这一切道来似乎繁琐,其实也只是在雨绮发出第二招这么点电光石火地空隙间,道士心里就已经如闪电般转过了无数念头。

    道士见银芒疾射而来,正准备再挡它一次,却见一道华光闪过天空,乃是他的师弟出手了。

    道士见状却没有上前相助。竟然脚一踏飞剑。如风一般远远逃窜而去。

    若烟没想到那道士竟然诡诈到如此境地,把自己地师弟一扔。立刻独自开溜。有心想追上灭杀。却又怕雨绮这里出问题。再说这湖边山峦起伏。连绵不绝,不同那大海一眼望去尽是空阔,若烟稍一错愕。再一迟疑。那道士便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雨绮却没管那么多,见凶脸道士挡住自己,银剑立刻如毒蛇般缠了上去。发起凶狠而又刁钻的攻击。

    凶脸道士修为本就比他师兄低了一层,只有金丹中期。比起雨绮那自然更是差了些,他的飞剑与雨绮的银剑一接触便知道自己远不是雨绮地对手,又见师兄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远远地逃窜了心里顿时大乱,虽然一时间无深入思考,但直觉告诉他眼前地两个女子必然十分厉害,师兄是把他当挡箭牌了。

    高手过招那是分不得一点心,更别说凶脸道士此时心乱如麻心惊胆颤。修为还差了雨绮一个境界。

    几乎只过了一两招,雨绮的飞剑便如切西瓜一样把他的一只手臂给切了。正当雨绮准备乘胜把凶脸道士给杀了,一道寒光在空中闪过,乃是一细长地发簪,那发簪瞬间便精确无误地穿过凶脸道士地心窝。然后寒光一闪消失了。

    若烟不想夜长梦多,出手干净利落地解决了凶脸道士后,一脸寒霜地冷声道:“走。”

    雨绮正在怒头上,杀意正浓。见若烟出手杀了凶脸道士。仍然不肯罢休地取了道士的金丹。在她看来你既然为金丹夺取别人性命,我便也取你金丹。

    若烟见雨绮如此大胆。脸色微变,神念立刻警惕地扫视过周围,好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你太胡闹了!”若烟终于怒气冲冲地向雨绮发起了火。

    雨绮这才想起若烟交待过不准插手,如今自己不仅插手了。而目还取了人家地金丹,甚至连他身上所有地都夺了个精光。顿时有些心虚地看了若烟一眼。然后一声不吭地跟在若烟的身后往茅山地方向而去,只是这丫头心里却仍然对被跑了一位道士而耿耿于怀,所以虽然一副老实样地跟在若烟后面,眼珠子却还不时四处张望。

    雨绮是若烟和白筠从小看着长大的。若烟又是那么精明地人,雨绮心里想什么她又哪里不清楚,有心想再狠狠责骂她几句,但想想刚才那情形确实让人义愤填膺,若是在海外自己早便出手结果了那两人。竟胆敢如此歧视妖族。

    唉,只是这里是神州大陆,希望不会惹来什么麻烦!若烟暗自叹了口气。也懒得再责骂雨绮。

    茅山素来便是道教圣地。据传鼎盛时期。前山后岭,峰巅峪间,宫、观、殿、宇等各种大小道教建筑多达三百余座、五千余间,道士数千人。有“三宫、五观、七十二茅庵”之说。其中尤以三宫五观最为出名。三富有九霄宫、元符宫、崇禧宫。五观为德佑观、仁佑观、玉晨观、白云观、乾元观。

    茅山主峰大茅峰顶。有雄伟的九霄万福宫依山而建。层层而上。

    从山麓上眺,峰峦叠翠。云雾缭绕,犹如一条条银色飘带,把雄伟地万福宫缠绕。系上九天霄汉。

    夕阳虽已落西山,只有些许晚霞余晖,却仍然有不少游客和虔诚的道教信徒在此游玩进香。

    只是这些人却不知在此宫后却另有天地。那里才是茅山道教真正的三宫五观所在之地。山林云海间。亭殿楼阁,宫殿道观若隐若现,空中有白鹤飞翔,林间有黄羊飞奔。

    一点华光穿过云海,划落到一座山峰顶的道观之前。那道观有匾写着三个古篆字,乃白云观三字。而那华光落地正是撇下师弟独自逃亡的道士。

    此时那道士头发蓬乱。道袍破裂。破裂之处剑伤触目惊心。

    白云观有道士持拂尘站与门旁。见那道士如此狼狈,顿时脸色大变。急忙上前迎接道:“大师兄!”

    那逃回来的道士却是急急往里走,边走还边问道:“师父可在观内?”

    “师父正在观内同七师叔对弈!”那看门的道士回道。

    茅山派有三宫五观,九霄宫宫主乾机真人便是茅山派掌教,其余二宫五观执掌之人不是乾机地师兄弟便是乾机的师叔辈。

    这白云观地观主是茅山派掌教乾机地师弟乾木。看门道士嘴里地七师叔乃是玉晨观的观主乾朔,两人都有元婴初期地境界。

    这逃回来地道士乃是乾木的大弟子坤清,因为深府很深。善于伪装,兼修为也算是后起弟子中的佼佼者。在茅山派后起弟子中颇有些声望。

    “七师叔也在?”坤清听说玉晨观观主也在。大喜,他虽然逃得匆忙。但心里也大致有数。若烟估计有元婴初期的实力。乾木一人恐难有绝对的胜算,还需乾木出动去九霄宫请掌教再派人手,如今有乾朔在,便免了这麻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