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命大福大

    金琳没想到半路还杀出个赤焰丹顶鹤,而且人家还是直奔金丹而去。她根本就来不及阻喝,就看到赤焰丹顶鹤本来已经变为雪白的翅膀再次如火一样红,甚至有星火从他的翅膀上飞落大海。而赤焰丹顶鹤如同中了弹的飞机,在空中摇摇晃晃,似乎欲坠落大海。

    金琳一看要坏事,这家伙身体强悍没错,血统远古没错,实战能力相当与金丹后期修士也没错,但毕竟才刚化妖不久,虽然主人不时给他丹药进补,但底子毕竟还是比较薄弱,跟真正的金丹后期修士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这么一颗金丹一点准备都没有就囫囵吞枣般给咽了下去,不出问题才怪!

    其实金琳还不知道这小子之前还把金岩的金丹也给吞了,要不然她现在非直接给小赤下死亡判决书不可。

    小赤遇到这档子事情,金琳也不敢胡乱来,向正看得神魂错乱的飞熊夫妇招招手,然后一手拽着小赤火烫细长的脖子就往青奎岛急飞而去。

    入了岛却看到伟大的主人正在人家青奎岛的药圃小心翼翼地拔灵草仙药。

    谷雪还以为金琳入岛是帮助掌教老爷来着,没想到却看到了这么一幕。

    天哪!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青奎岛就这样完了!而一向在心中拥有高大形象的掌教老爷正在干着土匪的勾当!谷雪一不小心差点就要抱着飞熊一头撞上近在眼前的山峰上了。

    李培诚正在一边拔灵草仙药,一边正乐滋滋地盘算着这么多好东西可以炼制多少丹药,可以造就多少葛门弟子,又或者等换购市集开张了,可以兑换回来多少天才地宝,却没想到没有自己的命令金琳等人竟然就闯了进来。

    金琳向来对李培诚的命令不打一点折扣,李培诚一感觉到金琳的气息,就知道事情有变。心里一惊以为有人逃跑了,要是真有人逃跑走漏风声。这事情便有些麻烦了。毕竟把人家青奎岛给灭个一干二净,这消息要是传出去,虽然有威慑作用,但如此一来不仅暴露了自身的实力,而且还让李培诚在海外得了一个大大的凶名,难免就要处在风口浪尖。神州大陆已树强敌崂山派,海外这个地方李培诚还是希望能风平浪静,偷偷发点财,暗中积蓄力量好一点。就算有风浪,最好也不要波及到自己身上。

    只是李培诚这些担忧念头还没在脑子里绕一圈,他又马上发现不对了,小赤身上的真元怎么如此暴躁不安?急忙起身一回头,却看见曾经飘逸潇洒的小赤如今像只死鸟一般被金琳给拽着脖子往这边飞。

    李培诚这下比刚才还吃惊。急忙飞身接过小赤,不待李培诚开口,金琳急忙道:“小赤刚才吃了一颗金丹中期修士地金丹。”

    李培诚其实一接过小赤就有些明白这家伙肯定是吃了大补之物,如今一听金琳的话便什么都明白了。

    李培诚一探查,乖乖这家伙何止吃了一颗金丹,是两颗,而且其中一颗至少是金丹后期的。

    李培诚额头冷汗是一个劲得往外渗。就算金丹与丹药比起来算是纯天然的补药,但以赤焰丹顶鹤的底子,这样补下去没立刻爆体算是奇迹了。

    不过此时也不是着急的时候,李培诚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一边用强大的真元镇住小赤体内真元的暴动,一边用无上法力把那还未消化掉的两颗金丹给禁制起来。

    总算把小赤稍微安抚下来,李培诚再仔细一探究,抹了把额头地汗水,暗道一声万幸,幸好这两颗金丹中有一颗阴寒柔和如水。而小赤是天生火属性上古异兽。全身可以说就是一团火。这水与火相生也相克,水火交融,阴阳调和,倒也冥冥中暗合了天地至理,

    说来确实也是小赤命大福大,那金岩五行属水,修炼的也是阴寒的功法。所以他得了葵水精英后。得之相助功力大进,便把葵水精英藏了起来。不让他师父知道。

    小赤阴错阳差把金岩的金丹给吞吃了,金丹一入腹,小赤不仅没有什么不适,反倒全身舒爽,功力大增。只是坏也便坏在金岩的金丹给小赤地错误引导,以为天下的金丹都是一样的,贪欲暴涨,立马又抢了一颗。

    金岩的金丹入腹也不过才顷刻间,还只消化了一部份,水火交融,他感觉到舒爽那是自然,若小赤再循序渐进运转上古心法,安心吸收,倒也应该相安无事。但另外一颗金丹入体,那便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浪高过一浪,小赤又如何承受得起。幸好小赤乃上古异兽,肉身经脉确实强韧过人,而且金岩那颗金丹因为特殊原因没有发挥出金丹后期的劲道,才让他没有立马一命呜呼。

    李培诚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但为了给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一个教训,李培诚还是狠狠地敲了他脑袋一下,骂道:“还不给我立马精心修炼!”

    小赤如今当然知道自己是捡回了一条命,急忙乖乖地静心修炼,只是李培诚禁制了尚未消化掉的金丹,所以小赤运转心法,只是把充斥在他全身经脉内地真元给缓缓集拢并吸收进丹田。尽管如此,小赤还是发现他丹田内的真元充实得可怕,很快那些真元便如漩涡一般转动起来,渐渐地发现漩涡当中出现一粒粉尘般的颗粒,然后周围的真元以那粒粉尘为中心,不停凝聚起来。小赤暴动的真元逐渐稳定下来,火红的羽翼重新恢复成雪白,只是那雪白中却隐隐有更红的莹光在缓缓流动,李培诚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红光中所蕴含的恐怖破坏力和高温。

    李培诚知道小赤经此一劫,恐怕要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了。只是他却忧喜参半,喜得自然是小赤有惊无险地来了一次大跃进。忧的却是这吞噬金丹地事情,看似好处多多,吞噬地又是敌人的金丹没什么大不了。但一个世界往往是因为很多约束才得以平衡存在。就如法律规定不准杀人,若人人不把这条法律看在眼里,这世界恐怕就成了屠场。而修真界能存在,当然也有他们的约束条款。可以有恩怨仇杀,但却不得掠夺他人的金丹元婴便是修真界经历了无数次血的教训后才约定成俗的规定。可以想象,金丹元婴是何等珍贵无价的东西,若允许人肆意妄为地掠夺,恐怕两人一见面,强者就会立刻击杀弱者,如此一来恐怕修真界再也没人肯安心修炼,整天思想地是掠夺他人地金丹元婴,还有整天生活在被他人掠夺的惶恐不安中,修真界便也就成了屠场,最后走向灭亡。。

    当然这世界还是有黑暗地一面,这种事情在暗中还是有发生,就如周正当初想暗中杀掉方雨华,夺取他的金丹,但李培诚却不想这事在自己的手下无节制地发生。他自己有信心能控制住自己的贪欲,就算吸星大法有那等奇妙的功用,他也不会为了提高自己的功力而故意杀灭别人。但他却没把握小赤他们能控制得住自己的贪欲,尤其是尝到了如此甜头之后,会不会就此安心修炼,不去想掠夺别人的金丹元婴呢?

    古语言人心不足蛇吞象,一个人的堕落入魔往往是有心中的贪欲引动,李培诚这样担忧看似杞人忧天,其实却是智者所为。

    看来等小赤醒来后得好好立下规矩,敲下警钟,李培诚暗中下了决心之后,便又开始拔灵草仙药,还招呼金琳等人也去搜刮。

    夜仍然静悄悄,东海上空也仍然是漆黑一片,只是青奎岛却已经人亡楼空,就连那座华丽宫殿顶上的硕大夜明珠也已经没了影子,黑暗也因为夜明珠的消失重新占领了青奎岛。

    碧海龙舟上,金琳一言不发地划着浆,只是美眸不时悄悄地打量几下主人雄伟的背影。

    小赤仍然处与入定状态,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谷雪则是一脸紧张地盯着正给飞熊接经脉疗伤的李培诚。

    碧海龙舟并没有飞向杭城,杭城这个地方李培诚认为越少人知道越好,哪怕谷雪和飞熊是自己人,他还是认为目前不宜让他们知道。碧海龙舟先飞到北极接上熊天熊地,然后便直奔南极洞府。冰火岛洞府既已曝光,目前李培诚不想再重建,免得崂山派的人重新找上门来,并且因此猜出青奎岛灭门的事情是自己干的。

    冰火岛洞府没有重建,通明就算知晓了青奎岛被灭门也很难猜测到是李培诚所干,毕竟李培诚的实力他是清楚的,在他看来凭李培诚的实力要如此干净利落地消灭青奎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