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杀戮

    “你很聪明!”李培诚冷声道。

    “但你却很笨!”凡一扫视了一番周围蜂拥而来的青奎岛精英,然后将目光重新聚焦在李培诚身上,冷声道。

    “哦,是吗?”李培诚不屑地扫视了周围一番,当他的目光扫过金岩时,金岩情不自禁缩了一下脖子,脑子里浮现当初在大海之上,李培诚使唤起雷电如臂使指那种威风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现在不仅有师父在场,而且还有数十位青奎岛门人包围着李培诚,金岩心里还是有丝不安。

    或许是当初被李培诚揍得太狠了,也或许是李培诚表现出来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而且所为的人却仅仅只是在金岩看来无足轻重的熊妖。

    一想起熊妖,金岩急忙朝锁禁飞熊的寒潭方向发出一个信号,只是却丝毫没有回应。

    “为了区区一个熊妖孤身闯我青奎岛,你说你不是笨,难道还是聪明不成?”凡一一边讥讽,心里却也一边暗暗有些纳闷。他纳闷李培诚貌似一点伤势都没有,他更纳闷李培诚竟然真的为了区区一个熊妖杀上青奎岛,

    “有些道理,你永远是不会懂的。我的人,哪怕是一只蝼蚁,也不准任何人伤害!”李培诚把枪杆往地上一插,凛然道。

    一身气势磅礴浩然,丝毫没把眼前的凡一和把他包围住的青奎岛精英放在眼里。

    金岩等青奎岛门人情不自禁心里颤抖起来,甚至感觉自己突然变得非常渺小。

    “哈哈,大言不惭!我劝你还是乖乖把葵水精英留下,或许你我恩怨可以就此一笔勾消。”凡一仰天大笑之后。脸色猛地一沉道。只是从他的话语中不难听出他已经有些底气不足了。希望此事能和平解决。

    李培诚冷冷一笑,道:“说你聪明,其实你却十足的愚蠢。你以为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凡一真人心中猛然升起一丝不安,怒吼道:“可笑,你和我不过同样地修为,凭你能奈何得了我们?”

    金岩心里越发地不安,他已经从他师父的话语中听出了他底气不足。

    李培诚见凡一有些气急败坏,再不迟疑,火云枪笔直指向凡一。手臂如水波动,火云枪爆起团团刺眼的火焰。

    凡一瞳孔猛一收缩,他感觉到了那团团刺眼火焰地巨大威胁。

    “杀了他!”凡一手一挥,爆喝道。

    青奎岛众门人早已经蓄意待发,见岛主一声令下,立刻将法宝祭起。

    一时间只见天空流光飞彩,精光四射,满天的法宝呼啸着向李培诚攻击而去。

    凡一见到那满天的法宝流光,心里终于踏实了一点。近乎二十个金丹期修士一起全力攻击。就算凡一自己也没把握能应付得过来。既然他难应付,他相信李培诚也同样难应付。

    凡一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微笑,数十年来他招揽培养了不少人才,今日看来这个决策是完全正确的。

    眼见满天的华光当头落下,李培诚从容而镇定,就这点货色确实还远远不足与让李培诚慌张。就算这近二十人全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也不足与让李培诚紧张。因为九个元婴对近二十个金丹后期,不管怎么计算,胜利还是属于那九个元婴,更何况这近二十人有金丹后期修为地不过才三个而已。

    “来得好!”李培诚大喝一声,手起枪动。

    枪尖飘忽而诡异,一团团刺眼的火焰在黑夜里飘忽不定。如同幽灵一般。

    锵!锵!锵!

    金铁交鸣声四起。每一次相撞,就有一道光华如流星般向后划落。在这流星之后有一红光尾随,那红光红如血,瞬间掩没在一具身体里,然后一爆鸣声,那身体立刻化为灰烬。红光再现,再次如幽灵一般寻找下一个勾魂的对象。

    李培诚先习武后修真,修真之后又有幸结识由武入道的张三丰,得他赏识赠与部分修炼心得,可以说论武技李培诚有着得天独厚的机缘。现在李培诚就是把武技运用到实战中,而武技又总是在实战中不停得到淬炼和完善。李培诚每一次枪起枪回总有丝心得明悟。

    李培诚越战越勇,双手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小,可以说几乎看不到他手有什么动作,但他的枪尖却总是出人意料而又精准无比地击中对方最弱处和要害。

    直线、折线、弧线,每一枪都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没浪费一点点多余的精力。

    每条生命的逝去,李培诚都感觉到有一股能量暖流从火云枪传到手臂,然后分散全身。

    不停有能量暖流涌进来导致每一次地出击,李培诚不仅没感觉到一丝疲惫,相反他感觉自身的力量在不停地增长,体内的真元在快速地充实,紫府内的元婴也如吃了补药一般,在一个劲地长个。

    只是转眼间,还未等凡一回过神来,近二十人去了七个,每一个都是一招致命。李培诚如入无人之境,他手中的枪就如死神的镰刀,每一次出手都夺取了一条性命。

    凡一被狠狠地吓了一条,急忙祭出那乌黑地戒尺法宝,猛地就朝李培诚狠狠砸去。

    戒尺法宝在空中一阵虚幻扭动,瞬间变成黑压压一巨大的铁块呼啸着朝李培诚脑门顶落下。李培诚微微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这戒尺法宝的威力倒也不错,看来是件不错的法宝。

    李培诚把枪一晃,挑死一人后,来个横扫千军。火云枪如条火龙呼呼地摆动着强悍的身子,猛地就朝那如山的黑铁扫去。

    砰!一声巨响,那如山一般雄伟的黑铁被火云枪一扫,顿时被震得跌波不已,摇摇晃晃地就朝凡一地头上落下。

    凡一与戒尺法宝心神相连,李培诚那一招横扫千军是用了全力,那一杆打在戒尺上就如同抽在凡一地身上,凡一顿时感觉心神震荡,身上如被一火鞭给抽了一下,火辣辣得疼。喉咙忍不住就是一甜,一口精血便吐了出来。。

    只是他还来不及缓一口气,自己的法宝却从天上往他头顶落下,凡一急忙捏了法诀,才勉强把戒尺给稳住,让戒尺漂浮在他上空,虎视眈眈地盯着李培诚,生怕对方再次攻击,只是却怎么也不敢主动攻击了。

    凡一毕竟是元婴期高手,李培诚那一招虽然打得凡一立时受了伤,他自己却也有些手臂发麻,喘了一口气,也没乘机追杀凡一,在他看来凡一基本上已经逃不掉了。也是如今地他跟凡一对抗,相当于九个人合力揍一个人,除非奇迹出现,凡一今日必然无法逃生了。

    李培诚把枪一抡,又向周围的人杀去。

    凡一倒也精明,知道那些人若被李培诚先干掉,他就真的是没有一线逃生希望了。

    凡一强忍着伤势,朝戒尺喷了口精血,戒尺瞬间变得比刚才还威猛巨大,又是呼啸着向李培诚砸去。

    李培诚冷冷一笑,他却不愿意再与它硬碰硬。因为这戒尺明显是以威猛重大,硬碰硬见长,而他的火云枪却是以灵活刺杀见长。如今凡一明显是拚上命了,虽然李培诚使上全力,吃亏的仍然是凡一,但李培诚却不愿意再浪费精力。

    李培诚身子如水蛇在空中一阵扭动,以一个完美的弧度从戒尺下溜了出来。凡一见扑了个空,脸撑得通红,再次祭起法宝向李培诚砸去。

    只是此时李培诚却早已经趁戒尺一起一落,抽空又杀了一人。眼见法宝再次落下,李培诚又故技重施。凡一急得哇哇直叫,两眼赤红,却也无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门人一个个地在自己的眼前化为灰烬。

    金岩从一开始心里就很不安,进攻李培诚时一直都没用力,躲在后面,眼见自己的同门手下如同麦子一样被对方给收割掉,真是手脚冰凉,又见一直以来敬若神明的师父急得上蹿下跳却丝毫奈何不了对方。再不敢逗留,收了法宝便朝外面逃窜。

    剩余的四人见金岩逃跑,立马也丢下了岛主各自逃命去了。

    凡一见状心里拔凉,却也顾不得太多,猛地祭起戒尺法宝往李培诚砸去,在李培诚躲闪之际,竟然连法宝也不要了,身影一闪却也脚底抹油开溜了。

    李培诚一时未想到凡一竟然逃得如此干脆利落,微微一愣,立刻哈哈大笑地朝凡一追赶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