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谋动

    “掌教老爷!”三人如同看到了救星,泪流满面地朝李培诚跪下。

    李培诚鼻子不禁有些发酸,虽说当初如果没有他李培诚飞熊早就丧了性命,但如今若不是因为他恐怕飞熊也不会丧了性命。

    “都起来!”李培诚叹了口气,道。

    谷雪三人起了声,本来一直哀哭的谷雪看到李培诚反倒停止了哭泣,只是两眼红红地注视着李培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也是虽说掌教老爷神通广大,但来人却也是个个神通广大,且不说那崂山派,就单单青奎岛在海外也是名声远扬,要掌教老爷为飞熊报仇,其实也是置掌教老爷与险境,更何况像自己等人在这些高高在上的高人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谷雪这话还真有些不好开口。

    “飞熊的仇,我一定会帮你们报的!”李培诚一字一顿地道,仇恨的凶光毫不掩饰地在他的眼眸里闪烁。

    谷雪三人浑身一震,感动得无以复加。

    “多谢掌教老爷,我们今生来世做牛做马也要服侍您!”三人再次跪地叩头。

    李培诚被他们这么一拜,心中却是越发的惭愧。手一抬,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他们托了起来,问道:“除了崂山派可还有其他人?”

    “还有青奎岛!”谷雪恨恨地回道“青奎岛!”李培诚的嘴里再次一个一个地蹦出让人不寒而栗的音节。

    “是的,青奎岛,他们的岛主凡一老贼亲自来了!”谷雪补充道。

    “凡一老贼!”李培诚嘴里念叨着,心里却有些苦涩有些明白,他布置的两仪四象虽然不见得最终能挡得住通明的阴阳八卦镜,但却也能抵挡得住一段时日。若不是多了位凡一,恐怕李培诚便能赶到了。

    苦涩却也只能无奈。世间地事情本来就如此。

    “那我们便先血洗青奎岛!”李培诚淡淡地道,但身上的寒气却越发的逼人,目中的杀机越发地浓重。

    谷雪三人几乎不敢相信地看着李培诚。

    青奎岛虽然远不如崂山派,但在海外那绝对是一方势力。对于谷雪三人是泰山一般不可摇撼。李培诚说要替他们报仇,他们感激万分,但却从没天真地认为马上就杀向青奎岛,崂山派。

    他们都是几百岁的人了,这报仇的事情只能徐徐图之的道理比谁都清楚。只要掌教老爷有那么一句话搁在那里,他们早就已经心满意足,感恩戴德了。

    “掌教老爷。青奎岛实力强大,凡一老贼更是元婴期的人物。还请掌教老爷三思而后动,等时机成熟我们再寻机灭了青奎岛。”悲愤异常地谷雪如今反倒冷静了下来,劝阻李培诚的话平静得让人几乎以为死的那人不是她地丈夫。

    李培诚听了却是很心酸,目前他确实不敢杀向崂山派,但青奎岛他却是不怕。若自己的门下被人给杀了。被人给毁了洞府,他明明有实力杀上一回却还龟缩不前,这男人不做也罢。

    “放心,凭青奎岛还奈何不了我!”李培诚一脸平静地说道,语气冷静得让人害怕。

    “掌教老爷!”谷雪三人再次出声,李培诚却把手一挥。阻止了他们,道:“我自有打算!”

    一阵寒风吹来,吹落了一片雪花,不远处高高的山峰上有几点红光隐闪。李培诚目中精光一闪,身子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经站到了山峰底。

    “飞熊在青奎岛!”

    那几点红光便是这几个字!

    “哈哈!”李培诚不怒反笑,笑声里充满了喜悦之情。

    谷雪三人也看到了那六个大字。先是大喜。接着便是忧心忡忡。到如今他们仍然还是不认为李培诚有本事杀向青奎岛。

    也难怪他们有这想法,一个名不经传的元婴期高手。一个是名声远扬的青奎岛一岛之主。若不是李培诚布置的两仪四象阵威力巨大,恐怕他们就连一点信心都不会有。

    尽管信心严重不足,谷雪三人还是都把目光投向了李培诚,目光带着掩饰不住地矛盾。

    刚才以为飞熊已死,只要能报得了仇,迟点早点他们并不在乎,但如今飞熊既然还在,他们自然希望能立刻把飞熊给救出来。只是要救飞熊,在他们看来就要把掌教老爷置身与危险之境。

    为一己之私,置如此仁义的掌教老爷与险境,作为门下弟子这是万万不应该的。

    李培诚却早看破了他们的心思,道:“你们不必担忧,我自有办法把飞熊救出,只是你们可知青奎岛位置吗?”

    谷雪三人闻言心中很是矛盾,但解救飞熊的诱惑力是如此之大,谷雪犹豫了一番,回道:“青奎岛在东海上,记得七十年凡一老贼刚成为元婴期高手,大开仙岛,广招门人,我与飞熊也曾前去拜见,只是却因为当初修为太低,连凡一老贼的面都没见到。”

    “既然你知道位置,那便好办。你们且在此处隐藏一日,我出去叫些人来,必让青奎岛血债血还,后悔得罪我云湖。”李培诚淡然道。

    虽然李培诚语气很是平淡,但言语中,身上隐隐散发出来地气势却是有股说不出来的冷静和自信。

    谷雪三人吃惊地看着掌教老爷,在海外说话如此狂妄的屈指可数,在他们的印象中恐怕只有到了珍灵岛昆厉岛主或者苍翠岛苍昊岛主这等级别的人才有资格放此狂言。

    李培诚却不顾他们的惊讶,向他们挥挥手,乘碧海龙舟而去。

    遥望掌教老爷消失的方向,三人肃然起敬,不知不觉中挺直了腰板,心中似乎再无畏惧,青奎岛也似乎变得渺小无足为惧。

    一日之后,天际边出现了一抹白光,那白光中又隐现红点。

    李培诚和金琳迎风站立在赤焰丹顶鹤背上,他离开北极便是叫了这两位护法。

    在回去地路上李培诚便想清楚了,他们留下飞熊一条命无非想碰碰运气而已,通明是断不会为了这么点可能性而逗留青奎岛,其实就算通明真地逗留青奎岛李培诚心中也没有丝毫惧意,相反李培诚希望通明和那个可恶的七彩仙子也会在青奎岛上。。

    因为如今他们已不再是他地对手了。

    尽管李培诚已经有必胜的把握,他还是把金琳和赤焰丹顶鹤给招了来。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金琳已是元婴期高手,赤焰丹顶鹤乃上古异兽,未成妖时与小黑联合便强悍到可以与段威抗衡,如今已化为妖,继承了上古的修炼心法,又不时有丹药进补,早便相当于金丹后期的修士,再加上它天生速度优势,小看他的人将注定要吃大亏。

    有必胜的实力,却仍然招来两得力助手,其中还有一位以速度见长的小赤,李培诚的心思便昭然若揭。

    他要全灭青奎岛,不留一点后患。

    当谷雪三人再次看到掌教老爷时,心中再也没有怀疑掌教老爷有解救飞熊的本事,因为掌教老爷带来了两个助手,只是他们却万万没想到他们的掌教老爷不是仅仅去解救飞熊,而是要灭了青奎岛。

    纯洁和妖冶完美融合的金琳,身上那股气势收敛得很隐秘,谷雪三人并发现不了什么特别,只是直觉告诉他们这女子不简单。而赤焰丹顶鹤身上隐约流露出来的悠远古老气势却让他们情不自禁有些战栗,尤其当他红宝石般的眼珠子似有若无地扫视过他们时,他们会有种赤身裸体的感觉。

    “这位是金护法,这位是赤护法!”李培诚介绍道。

    谷雪暗道,掌教老爷先提那位美丽的女子,果然她比赤护法要更厉害。

    谷雪心里猜测着,礼仪却不敢少,带着熊天熊地拜见过金琳和小赤。

    “谷雪跟我们走,熊天熊地暂时先留在此地!”李培诚言道。

    熊天熊地两兄弟闻言急了,这解救熊王的事情做手下的怎么能不前往呢?只是掌教老爷的命令他们却不敢反抗。李培诚见他们焦急的样子,有些被他们的忠心所感动,道:“谷雪去是给我们指路,你们去只能成为我们的负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