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打发走了小黑之后,李培诚带着金琳飞身飘落山腰间,六座岛屿中一座最为气派古雅,有些类似古代宫殿前。

    宫殿两层楼高,入口处有横匾刻着两个古篆字,乃是抱朴两字。

    这抱朴宫远看与山色融为一体,深藏林木之中,只能窥得一丝探夹在林木中的檐角。但走近方才知道,整座宫殿依山势而建,背靠山峰,占地颇广,前有草坪广场,中间有条青石路蜿蜒转悠而下。既有磅礴气势,又有灵逸宁静之意境。人立在宫殿前,不自觉便去了心浮气躁,犹如来到圣地一般,既心静平和,又心存敬畏,不敢大声喧哗。

    宫殿前,任远早已等候在那里,见李培诚与金琳一同到来,急忙上前拜见。

    李培诚在空中之时就已经把整个群岛上的布置尽收眼底,心中甚是满意。又见自己这位小徒弟虽出生豪门世家,有些劣根,但做事情却是一板一眼,没有一丝懈怠。工程已经竣工,人还留守岛上。数月不见功力突飞猛进,可见修炼也甚是用功,心下很是欣慰。虽说收他为徒卖了大师兄任逆天几分面子,但任远有此表现,却也说明当初那个决定没有错。

    李培诚赞许地点了点头,示意进宫殿内说话。

    宫殿内古朴又不失精致,布局摆设也很是讲究。可见设计师工匠师等在这座建筑上花费了很大的心力。

    可以说抱朴宫不管是从取名,还是建筑风格上,都隐约暗示着这座宫殿的不寻常之处。

    事实上别具一格的抱朴宫殿,不仅有作为葛门议事之地之用,它还是葛门千岛湖洞府的入口之处,只是这事不是门内中人,却无从知道罢了。

    入了殿,任远有条理地将事情做了汇报,李培诚都一一点头表示满意。

    “洞府之事。弟子不懂,还需师父您亲自安排了。”末了任远道。

    李培诚笑了笑,道:“为师此次与金护法前来,便是为此事。这几日为师便会与金护法安设洞府。为师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可准备好了?”

    任远回道:“都准备好了,全放在后方庭院内。”

    李培诚嗯了声,表示知晓。然后道:“从今日起,这里便真正成了葛门立根之地。你要挑些忠心耿耿,又擅交涉的精干手下在群岛周围设防,不准闲杂人员入岛。”

    “父亲已经派了十来个手下过来,都是青龙帮中忠勇精明之辈。他们跟了父亲最少都有十年之久,一生武艺都是父亲传授,说来也算是父亲的记名弟子,明日弟子便让他们开始设防。”任远回道。李培诚点了点头,道:“既然本来有些渊源关系。你可适当传他们一点深奥些的修炼方法。若是可堪造就,便挑为巡岛弟子,在岛上安排一住处给他们。”

    说完李培诚便往宫殿地后院走去。后院是一平地,种着一些花草树木,再后面便是山的岩壁了。一处空阔的平地上放着不少东西,都用箱子严严实实地打包起来。

    箱子打口后,有些装着一些名贵的玉石,有些装着檀木椅子,还有些装着一些精美古朴的石雕。清点了下物品之后,李培诚来到岩壁前。捏了几个法印,那岩壁便打了开来,露出一个大洞,大洞直通山底,也便是湖底。李培诚和金琳便把这些东西都搬到了洞府。

    一个星期之后,本是空荡荡的洞府便变得井然有序。生机盎然。

    洞府岩壁上本就有夜明珠镶嵌着,把洞府照耀得如同白昼。李培诚如今又镶嵌了些玉石进去。又做了些手脚布置。近百米高地弧线洞顶,抬头一望,繁星点点,就如穹苍。

    洞府内李培诚没有盖道观宫殿,只是种了些花草树木,竖了些石雕,铺垫了些青石路。摆了些桌椅。蒲团。如此一来简约却不显得空荡,而且那些花草树木。各种石雕,还有岩壁上的玉石等的布置,浑然天成,暗合天道。

    本是密封的圆周形围壁,如今有五个五米宽,七米高的通道。五条通道的尽头是另外五座岛屿沉浸在湖底的部分。李培诚用大法力在里面开辟出一个三十来亩大小的岩洞,那岩洞同山峰岛下的洞府一样直通地面。如此一来,便成了以山峰岛下地百多亩大洞府为中心,其他五个岩洞就如卫星一样围着它。

    李培诚还刻意在每个岩洞朝湖水开了个宽大的窗口,如此一来便如方雨华的四明山洞天一样,既可从鹁鸪岩洞出去,也能从仰天湖底出去。而且通过那窗口可以自由自在地欣赏湖底美丽的景色,当然一些必要的彰眼法,防止渗水,还有禁制阵法李培诚是一个都没有拉下。布置这些的时候,李培诚曾想,魏伯阳若知道自己的洞府有一天会深埋湖底,估计他也会这么布置。

    “暂时也只能先如此了。”,当李培诚尽最大努力把洞府布置得犹如铜墙铁壁,灵气充盈无比之后,长长地松了口气,然后对已经呈现一脸疲态的金琳说道。

    武当天柱峰乃武当山主峰,巅峰拔空峭立,犹如一根宝柱雄屹于众峰之中,又如一利剑直指穹苍。

    时值寒冬,大雪覆顶,又兼再过一日便是大年三十,平时这里游人络绎不绝,今日却只有一年轻人孤身站立天柱峰底,仰天而望。

    大部分国人在年少时都有一个武侠梦,而武当山因为武当武术或者说也是因为富有传奇色彩的张三丰而成为很多国人向往的地方。读书时李培诚也曾经梦想着有朝一日踏足武当山,寻访张三丰地足迹,期待着来个奇遇,学得飞檐走壁的武功,行侠仗义,只是随着年龄的增大,人逐渐变得现实起来,那份少年时代的梦想才渐渐远去。只是却万万没想到,有一日自己还真的踏足了神秘的武林。甚至到如今还进入了更神秘地修真界。而今天来这里不是寻访张三丰曾经留下地足迹,以缅怀这位传奇人物,而是直接登门造访这位传奇人物。。

    李培诚屹立天柱峰下,一时间思绪飞去飘来,许久才回过神来。

    神念悄无声息地铺张开来,扫视着天柱峰地每一寸岩石。在云雾缭绕的峰巅。李培诚感觉到一丝法力波动。

    李培诚两眼精光一闪,人蓦然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穿过云雾,看到一片与周围并无两样的岩壁,只是李培诚知道那只是一个彰眼之法。

    除了掩人耳目的彰眼阵法,入口处就再没布置什么阵法,要入内甚是简单,但李培诚还是对着入口道:“老哥,小弟李培诚来拜访您了。风化状的岩壁如水面被砸了一块石头,诡异地起了水波样地荡漾。

    静候片刻。却没有丝毫动静,以张三丰的修为,就算李培诚如今修到了元婴期也无法瞒过他地感应,更何况李培诚还特意传音入府,显然张三丰不在府上。

    李培诚暗暗摇头,张三丰疯疯癫癫,上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留下传信仙符就走了。而自己因为突然得遇心中一直崇拜地张三丰,一时竟然也忘了向他索要传信仙符。现在看来他老人家肯定是在外寻找翠云草和辛夷木花蕾。却不知道自己连凝烟丹都帮他炼好了。

    人既不在,李培诚只好在岩壁上做了点手脚以便张三丰回府能知道自己来寻过他。

    刚回到杭城,夏涵打来了电话,先是问寒问暖了一番,然后邀请李培诚去她家过年。

    往年这年都是在老家同爷爷一起过,爷爷如今不在。李培诚便也就把这年给忘了。再者他如今已经算是半个神仙了,这过年的情结便更淡了。

    夏涵提起。李培诚这才想起要过年了。虽说这年对他已经失去了往日地期盼,但夏涵热情的邀请还是让李培诚倍感温暖。

    李培诚心想柳芷芸那边是大家族,这年自己是不适合参加,师父老人家估计比自己早几十年就忘了何为过年,况且他如今正在一心炼丹,这年就连提也没必要向他提起了。

    这么一想,李培诚便应了下来。

    大年三十那晚。李培诚见到了许久未谋面的孙信品。

    孙信品比起以前来更加沉稳。为官者的威严也涨了不少。夏涵和孙晓萱在厨房准备大餐,李培诚和孙信品则像往常一样喝茶下棋。李培诚仍然不留痕迹地让着孙信品。

    男人间谈地事情。无外乎风花雪夜,或者经商、政事等事情。这风花雪夜,很显然两人是不适合谈的,所以两人谈得最多的还是孙信品的为政之事,偶尔也谈谈商业发展的事情。

    “有传闻说,排名第三的冯副书记明年将退居二线,张部长接任他的呼声最高,据说中央已经传出话来了,这事你知不知道?”孙信品一边拿着棋子,一边问道。

    李培诚闻言,想起当初委托三师兄凌云的事,在官场上留个有份量点的人,以后方便行事。心里暗道看来这事多半是真了,也不知道明年开春,三师兄能不能卸得了任,安心在千岛湖修炼?

    “这事多半是真的。”李培诚回道。

    孙信品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他是张永松提拔上来地人,就算他自己不承认是张永松一系的人,恐怕别人也会在他身上打上张永松的印记。孙信品自然是希望张永松的官越当越大,到时只要他在淳安好好干一番实实在在的政绩,升官基本上便有望了。

    李培诚见状,知孙信品心系官场,心想这样也好,自己帮他官场顺利,也算是了了他的心愿,却也不见得就输给带他千辛万苦地去过修真这座独木桥。

    很快酒菜便准备好了。席间四人围在一起俨然一家人地样子,气氛很是温馨融洽。吃完了饭,大家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谈笑风生,却也是惬意十足。

    过了大年三十,便是春节。春节期间,李培诚除了陪柳芷芸和孙晓萱数日,便躲在吴庄公寓修炼。

    虽然拥有九个元婴,但因为隐藏的脉络因为境界地突破又开发出了六条,如此一来算是比常人多了九条经脉。经脉多了,不仅身体强悍不少,真元充沛不少,修炼速度也是提高了不少。又兼九个元婴互相温润滋生,再加上紫氲石的相助,形势远没有李培诚以前想的那样悲观,九个元婴以较快的速度一起逐日壮大。

    春节期间,李培诚重新祭炼了一件法宝。因为李培诚在突破金丹后期时,曾吸了大量的太阳真火,再加上他本身乃至阳之体。阳者烈性也,与火属性有些相近,故特意在储物戒里找了一件火系法宝。说来也巧,仍然是一长枪。此枪通体血红,枪缨飘动如同一团火云在燃烧,故名为火云枪。

    火云枪比起银麟枪自然胜上一级,是李轩庭自己使用的法宝之一,若不是李培诚体内含有太阳真火,又是至阳之体,这法宝他目前几乎是无法发挥得了威力的。如今自然不是这样,火云枪落在李培诚手中真可以说是明珠投明主,而李培诚得了火云枪恰是如虎添翼。

    在吴庄公寓修炼一段时日后,李培诚觉得是时候该去趟美国。一方面是想借任逆天地财力势力落实岛屿地事情,另外一方面同样想借任逆天的财力势力网罗优秀地化学家和计算机专家,化学家李培诚是想用来分析研究药材的成分之用,计算机专家是想让他们通过计算机这个强大的计算工具,分析各药材成分之间的异同点,以求从中发现千丝万缕的复杂联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