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雪

    思路豁然开朗,李培诚的思绪也终于回到了现实之中。

    抬眼一望,却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北山路。纷飞的大雪已经在西湖岸堤上铺上一层浅浅的白雪,岸边的柳树花草也已经穿上淡淡的银装。

    已经有不少人赶到西湖边看雪景,不时可以听到小孩的嬉闹声,可以看到一对对年轻情侣漫步西湖,或者捏起一团雪球互相追逐着。

    看着这一切,李培诚心都陶醉了。飞天遁地,满天华光,美轮美奂的仙家洞府,在李培诚看来,还是眼前这一切让他感觉到真实,感觉到生活的美好。

    蓦然间,李培诚想起了孙晓萱和柳芷芸,心中不禁有些愧疚。前段时间一直忙于各种事情,很少抽时间陪她们,这次更是外出海外十来天才回到杭城。虽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没有朝朝暮暮又何来长久时。长久时是空头的话,只有朝朝暮暮才是实打实的。

    李培诚抬头望向西湖边的黄龙山洞,孙晓萱的家就在山那边。

    不知道这小丫头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在家?李培诚一时有些入神,脚步却早已经行云流水般朝黄龙雅苑走去。

    此时若有人细心点会发现,有位年轻人走过的雪地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淡淡的幽香在雪花里飘着,别人或许闻不出来,李培诚却嗅到了。顺着幽香的方向寻去,见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家花店。

    紫红的玫瑰,白色的百合花…….

    李培诚心一动,快步向花店走去……

    孙晓萱心不在焉地摆弄着电视遥控器。本以为寒假可以跟李培诚痛痛快快,疯狂地玩一阵,可没想到寒假刚刚开始不久就看不到他的人影了。

    孙信品在淳安县正干得热火朝天。难得回家。夏涵医院里同样很忙,就算是周末有时也会被一个急症电话给调了走。

    以前孙晓萱倒喜欢老爸老妈各忙各的去,她也落得个自由自在,但自从知道自己要跟他们走一条迥然不同的路时,却格外地希望他们在家里,他们不在家就感觉这个家特别的空荡荡。

    寒假里,跟中学时的好友唐丽她们聚了一回,柳氏山庄也去了数次。其它时间基本上不是抱着琥梦石在修炼。就是看看电视打发时间。

    也不知道哥的事情办好了没有?看着电视里男女恋人相依相拥,孙晓萱玉手托着腮帮子,出神地想着。

    黄龙雅苑就在眼前,李培诚的神念稍微一铺开,便感觉到了孙晓萱的气息。悄然走到一个角落里。嘴角不自禁勾勒起一丝别有深意的笑容,左右看了看,然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托着腮帮子,恬然文静的孙晓萱别有一番味道,李培诚悄悄地站到孙晓萱地背后,弯下腰,把嘴凑到她的耳根边。

    虽然李培诚的境界远超孙晓萱。但爱人就在身边。孙晓萱还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驿动,正怀疑自己的神经出问题时。耳边却响起了熟悉地声音。

    “小丫头,在想谁呀?”

    “哥!”孙晓萱惊喜地叫了起来,小脑袋瓜猛地往后扭。

    嘤!性感的嘴唇被李培诚封个正着。

    孙晓萱美丽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咫尺之间是那双熟悉温情的黑眸。

    当唇分开时,一簇绽放的百合出现在孙晓萱的眼前。

    “啊!”孙晓萱惊叫了起来,两手紧紧抱过百合花。

    跟李培诚谈了这么长时间地恋爱,这是第一次收到鲜花。

    看着孙晓萱激动地抱着百合花上蹿下跳地满房间找花瓶。李培诚心里有些愧疚。自己这个男朋友还真是不合格啊。

    喜滋滋地把百合花插在花瓶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床头窗前。按孙晓萱地说法,这样自己只要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这花了。

    李培诚不禁爱怜地把孙晓萱搂在怀里。

    孙晓萱性感的红唇主动地找上了李培诚地嘴巴,柔润的舌头极尽侵略性地伸入李培诚的嘴巴里,然后挑逗纠缠着。

    孙晓萱如羊脂般的光溜身子,比起以前多了丝成熟的丰韵,多了份性感的妖娆。

    今天的孙晓萱在床上比起以前更加地狂野放纵,数次地巫山云雨之后,孙晓萱洁白的玉体趴在李培诚身上,如八爪鱼般缠着李培诚,细嫩地脸蛋贴在李培诚的胸膛上。

    数次的疯狂,孙晓萱不显一点疲态,反倒精神奕奕,功力却精深了不少。

    “哥,这次好像比上几次有效多了!”孙晓萱娇声道。

    李培诚心里偷笑,这是自然,如今自己不仅功力大涨,而且对阴阳双修之道的认识也是突飞猛进,若不变得更有效,那岂不是没天理。

    “哦,真的吗?那以后我们天天这样。”李培诚一脸坏笑地说道。

    孙晓萱闻言只是用手指在李培诚结实的胸脯划着圈圈,两眼媚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小丫头就是跟芷芸不一样,心里怎么想,脸上就表现出来。这话要是让芷芸听到,心里就算真有这想法,恐怕也要“辣手摧花”一番了。

    女人的第六感是很灵敏的,李培诚不过只是偶一走神,孙晓萱却道:“想芷芸姐了?”

    当女人问起另外一个女人时,男人应对的时候是需要有智慧的,哪怕她只是随口问问。

    虽然知道她们两人如今关系已经很融洽,但李培诚还是聪明地用亲吻代替了回答。

    既不用违心地欺骗孙晓萱,也不用说出真相让女人心中醋意升腾。

    虽然明明知道李培诚刚才肯定是想起了柳芷芸,但孙晓萱还是陶醉在了李培诚深情的热吻中。

    “哥,见过芷芸姐了吗?”唇分之后,孙晓萱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但眼眸里隐藏着一点期待。

    “还没有。”李培诚老实地回答道。

    一丝窃喜在心里偷偷滋生,孙晓萱的某种期待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直以来,孙晓萱总觉得自己既没柳芷芸漂亮,也没她那么高贵优雅,更没有她那么富有,心中总难免担心李培诚会更倾心柳芷芸,现在看来自己的份量丝毫不比柳芷芸轻。。

    “芷芸姐现在肯定很想你,你等会去趟柳氏山庄。”得到满足的孙晓萱,表现出了女人的大度。

    李培诚点了点头,若不是孙晓萱的家就在西湖边,他还真不知道该选择先去见谁。如今已经见过孙晓萱,也是时候该去见柳芷芸了。

    见李培诚起身穿衣服,孙晓萱突然有些后悔,心里空落落的。

    见孙晓萱不舍的目光,李培诚想起西湖边情侣互掷雪球的情形,笑道:“你也一起去,外面下大雪,我们三人一起玩雪。”

    孙晓萱闻言就像兔子一样蹦了起来,尖声嚷道:“好呀,好久没玩雪了!”

    不过很快她兴奋的表情又黯淡了下来,不安地问道:“你不想跟芷芸姐单独相处一会吗?”

    李培诚笑了起来,道:“最多晚上我在柳氏山庄过夜!”

    孙晓萱闻言似乎想起了什么害羞的事情,白了李培诚一眼,道:“芷芸姐可不像我,你以为你想在那里过夜就能在那里过夜啊!”

    李培诚又坏坏地笑道:“别忘了我有绝技在身。”

    这回孙晓萱终于恼火了,拿起枕头就扔了过去,娇声骂道:“你这个大色狼!”

    李培诚尴尬地笑了笑,自己这回得意得过头了。

    纷飞的雪花把柳氏山庄妆饰成一个银色的童话世界,柳芷芸正跟她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在雪地上玩堆雪人。

    “姐姐这雪人好像哥哥。”柳启明童稚的声音远远传到正迈步进入柳氏山庄的李培诚和孙晓萱的耳中。

    李培诚心弦被触动了一下,心情却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两个女人都是这么深爱着自己,但自己的肩膀上还肩负着一个使命,需要去一个完全陌生的星球,一个相对于地球而言强者林立的世界。若万一自己有什么不测,她们又该怎么办?

    说实话崂山派李培诚现在并不害怕,除非崂山派为了他出动古董级的高手,否则就算邝虚真人亲临,李培诚都认为自己有保命的希望。况且来日方长,到时鹿死谁手谁也不知道。但月游星呢,却连渡劫期的李轩庭都要落荒而亡,可见这潭水的深度。李培诚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这也注定当他有一天能飞离地球时,就是他去月游星送还那块五彩流离的手帕之时。

    随着李培诚的实力越来越强,这件原本似乎很遥远的事情却越来越近,今天李培诚就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孙晓萱没有发现李培诚心情的变化,她也突然被那句童稚的话给触动了,她似乎从这句话中看到了自己。

    “芷芸姐!”孙晓萱远远叫道,挥动着手臂,人飞快地朝雪地跑去,这一句芷芸姐是实实在在得发自肺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