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启发(下)

    葛古讲完之后,李培诚便告知了葛古一些海外之事,包括换购市集的计划。

    人都有兴趣特长,从一开始葛古对炼丹流露出浓厚的兴趣,到如今短时间内便在前人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便可见葛古实乃炼丹奇才。葛古在得到印证之后,心中也是豪情万丈,对炼丹那是兴趣猛增,似乎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意义。

    李培诚一说换购市集的计划,葛古抚着白须连声称好道:“好,好!这样做不仅可以积累财富,而且还能借别人的药材来验证并提高自己的炼丹术,可谓一举数得,今后为师修炼之际,便在洞府炼炼丹药,闲时还可驾鹤云游,倒也悠哉游哉,哈哈!”

    李培诚见他老人家雄心壮志,大揽特揽,心中自也是十分的高兴,陪着他一同开怀大笑。

    “对了,为师刚才见你成丹率高的离奇,可有什么诀窍?”葛古兴致勃勃地问道。如今他老人家算是迷进去了,话题一绕回丹药,葛古立马想起刚才李培诚高得离奇的成丹率。

    “哦,此事弟子正想跟师父探讨一二呢!”李培诚急忙道。

    葛古点了点头,催道:“说来听听。”

    李培诚便将物化知识在炼丹术上的运用讲了一通,听得葛古眼睛是闪闪发光。等李培诚讲完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向李培诚挥挥手。起身往抱朴洞府而去。

    李培诚本还想跟葛古讲已经找齐了云翠草、辛夷木花蕾,还有自己在海外的南北两极都有洞府之事,只是见他老人家那样猴急的样子,便会心一笑,留待以后再言了。

    迈出葛府前,李培诚随手把刚刚炼制的紫寒丹拿了一粒给赤焰丹顶鹤,这家伙也是时候可以再次进补一番了。

    ]出了葛府。李培诚抬头一看,却发现天已破晓。

    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跟师父促膝长谈了一宿,李培诚暗自摇头。

    半山腰,抱朴道院升起缕缕香炉烟火,李培诚信步向抱朴道院走去。

    葛仙殿里负责的道士仍然是上次李培诚遇到地那位,是张启明的二弟子,名庄蒙少。道号清竹。他远远见到李培诚迎面而来,顿时吓了一跳,急忙上前迎接。这庄蒙少比起上次李培诚见到时,功力显然涨了不少,俨然有了点武林高手的风范,走起路来,悄无声息。

    “小子清竹见过前辈。”庄蒙少是张启明三个弟子中最为机灵圆滑的弟子,所以被派来负责葛仙殿,他虽然还不清楚李培诚的身份,但上次张启明对他毕恭毕敬。以晚辈之礼拜见。便也恭敬地以前辈相称,心想如此称呼断不会有错。

    因见庄蒙少修炼有成,李培诚心中已确定他是在天目山修炼的人选,算是葛门在修真界的外围弟子,又见他机灵,心中便甚是欢喜,和颜道:“带我去见启明。”

    虽是和颜悦色。但说话间李培诚却再没掩饰上位者地威严。讲得单刀直入,不容人反对。

    在这威严之前。庄蒙少情不自禁便产生了顶礼膜拜之意,心中甚是震惊,暗道怪不得连师父老人家对他都要恭敬有加,此人果然高深莫测,来头不小。

    因已知李培诚乃张启明尊重之人,庄蒙少不敢怠慢,一边让人去通报,一边亲自引着李培诚往后殿走。

    走到半路,张启明便急匆匆地迎了上来,见到李培诚准备纳头就拜。李培诚却把手一摆,阻止了他,言道:“把那十人都唤来,我想见上一见。”

    张启明心中一紧,知道掌门师叔此次来,恐怕是考究他们功力来了,便急忙让庄蒙少去唤其他九人过来。

    很快十人便汇聚在练武场,其中有三人是张启明亲传弟子,有七人是他的徒孙。这十人修炼的都是天目山洞天的紫灵心法入门法诀,唯有张启明,当初李培诚是将改进过的《长生诀》传了部分给他。

    李培诚一眼扫去,便将练武场的众人成就看得一清二楚,心中有数后,李培诚看了张启明一眼,道:“让他们都散了,你随我到房间去,我有话与你讲。”

    十人莫明其妙地来,又莫明其妙地被解散。等张启明和李培诚离开之后,众人都围着庄蒙少询问李培诚的来头。庄蒙少倒也聪明,守口如瓶,只字未露。

    正抬脚跨入房间地李培诚嘴角浮起一丝微笑,道:“那位唤作清竹地不错。”

    张启明不知道李培诚虽身在此处,但练武场的一举一动却丝毫逃不过他的耳朵。见掌门师叔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也不知道他此意何为,一时倒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李培诚淡淡笑了一下,飘然坐到上位,指了指下方的椅子,示意张启明坐下。

    上次见面时,李培诚传了张启明改进后的部分长生诀,又赐他白云果,琥梦石,这数月来,他的功力是突飞猛进。所以张启明对这位看似年轻得有点不像话的掌门师叔是又敬又感激。五十来岁的人了,李培诚叫他坐下,他也只敢半个屁股沾到椅子,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你可知我今次来寻你所为何事?”李培诚问道。

    “弟子不知,还请掌门师叔明示。”张启明恭声道。

    李培诚暗暗皱了下眉头,这张启明好是好,数月不见,进展比自己想象中快了不少,就是这态度似乎太过小心谨慎。

    不过身为掌门,要想驭下,有时既要给门下弟子亲切的感觉,有时又得让他们畏惧。张启明如此敬畏他,说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无非李培诚有些不习惯而已。

    李培诚心中也是明白这点,故也没特意指出,只是随意地捏了个法诀,便有一团凡火凭空在空中燃烧,房间里地温度急剧上升,看得张启明目瞪口呆。

    李培诚心神一动,那火就像它悄无声息地出现一样,又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神仙之术,这是神仙之术!”张启明嘴里喃喃道,身子却已经有些不由自主地向掌门师叔下拜。。

    李培诚呵呵一笑,手一扬,张启明整个人就飘浮了起来,再也跪不下去。

    “这便是我今次来寻你地目的……”李培诚把来意说了一遍,张启明嘴巴张在那里半天合不拢,似乎在听天书一般,只是事实摆在面前却又由不得他不信。

    “今晚子时,你带庄蒙少等五人在此等候。”

    李培诚解释之后,与张启明商谈一番,确定了人选之后,最后扔下这么一句话,飘然离去。

    这五人中,有张启明的二弟子、三弟子,还有三位他的徒孙,反倒是张启明的大徒弟落了选。不过如此一来倒也正好,这抱朴道院刚好可以让那位大弟子来坐镇打理,张启明只需偶尔来此过问一番便成。

    出了抱朴道院,天却下起了杭城今冬第一场大雪。

    雪花飞舞,李培诚独自缓缓走下葛岭,心里想着师父关于丹道的另一番理论,总觉得自己似乎也受到了什么启发,却又想不出来,浑然不觉衣服上已经落上了不少雪花,就连眉梢上也沾染了雪花。

    雪花融化,一滴冰凉的水珠从眉梢上滑落。李培诚如被电击中,整个人呆立在风雪中。猛然间手一动,漫天手掌,一个雪球凝聚在李培诚地手掌之中。一股热气从李培诚地手掌中升腾了上来,雪球缓缓化为清水,顺着五指缝潺潺流下。

    雪便是水,而水呢,便是无数的水分子构成。水中含有一定量地有益微量元素,当某种有益微量矿物质达到一定标准时,人们称之为矿泉水。

    魏伯阳前辈研究的是药物中蕴含的阴阳五行之力,从而合理搭配药材,师父老人家更进一步,把药性也作为一个重要因素考虑了进去,使得药材的搭配更加合理。自己为何就不能从研究药材里的各种物质含量,尝试着从最具体可见的成分方面寻找其中的联系,寻找更合理的搭配。就如这水,不管是以雪的形式存在,还是以冰的形式存在,万变却离不开由水分子构成的本质,无非分子间的组成形式有些不同而已。还有同为水,有些水被称为纯净水,有些被称为天然水,有些被称为矿泉水,还有些被称为矿物质水,而它们的功效都有些不同,其本质并不是水分子改变了,而是因为溶解在其中的东西变了。

    药材自然比水复杂多了,但其变化却绝对与其成分有紧密的联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