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双喜

    方雨华三人虽然境界还未到那个层次,但却也明白段威此时危在旦夕,都将目光焦急地聚焦在李培诚身上。

    李培诚心里也是焦急万分。但却不敢丝毫乱了分寸,他的脑子快速地转动着,寻找最适合的补救方法。

    在这种情形之下,补救方法不外乎两种。一种继续给丹药,一种就是来醍醐灌顶。

    若选第一种方法,那么必须得给瑶青丹以上的丹药。馨莲丹等只能补充能量,延缓突变,却最终解决不了问题。但丹药毕竟是药。乱服不来,越级服用。丹药百分之九十九会变成毒药。当初李培诚在那种危急情况下首选的丹药不是上等的丹药而是自炼地丹药。可见越级服用是件大忌之事。后猛然想起自己体内已经结成元婴了,方才毅然选择了瑶青丹等适合元婴期以上修士服用的丹药,段威如今还是金丹后期地修士,若给他服用上等丹药。要嘛他挺过去了。要嘛立刻一命呜乎。而一命呜乎地概率接近百分之一百。

    若选择第二种。则李培诚需消耗自身辛苦修炼地真元不说,而且连自己都有可能会陪上去。毕竟李培诚体内虽然有九个元婴。但是在理论上来说也不过就是元婴初期,境界上与段威相比只是一步之遥。万一醍醐灌顶过程之中,稍有不慎。两人中有一人心生邪魔,恐怕两人都要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当然这个方法地成功率比起越级服丹高了不少,越级服丹是属于死马当活马医,此种方法是李培诚必须得承当自身的生命风险,有点不成功便成仁地味道。

    身家性命有谁能说给就给,在战场上或许被激烈的战斗一刺激。男儿血性一上来,脑门子一热就冲了上去,但此时李培诚脑子却是比谁都清醒。这是在以命赌命,而且胜算还是不高。

    师父,大小爱人,葛门师兄等身影不时从脑海里闪过,最后还是定格在了段威万念俱灰地脸上。

    身影如电一闪。李培诚已经一脸肃穆地端坐在段成身后。手掌按于他地脑门顶。

    浩瀚地法力,带着一丝纯正的阴阳二气。带着一丝太阳真火。如决堤地洪水顺着段成地奇经八脉宣泄而下。

    “你要干什么?”孙奎和老道士大吃一惊。来不及细想,只以为李培诚要对段威不利,大喝一声。双双出手。

    空中掠过掌影,方雨华一脸怒色地出手了。

    孙奎和老道士一位不过是刚刚凝气初期,一位凝气后期。如何禁得起方雨华击掌,身影顿时如断了线地风筝往后飞退。然后重重落在地上。

    “你们糊涂!”方雨华厉声骂了一句。再不理地上挣扎地两人,只是一脸紧张地盯着自己平生最好的两位兄弟,本是清澈见底地眼眸不知不觉中早就湿润了。

    醍醐灌顶,说起来轻巧。但方雨华又如何不知道这种拔苗助长的方式没有高过对方几个境界根本无法做到控制大局,稍有不慎便是同归于尽。李培诚有几斤几两方雨华还无法具体知道。但李培诚还远没到自由地给一位无限接近元婴期修士醍醐灌顶,这点方雨华却是比谁都清楚。

    既希望段威

    能转危为安。

    逢凶化吉,

    却又不愿意看到另外一个兄弟又深陷险境。此时的方雨华真可以说心如油煎,比起此时正浑然忘我的李培诚和段威,恐怕更痛苦地是方雨华。

    经脉被撑得残破不堪,又被李培诚真元里所带地纯正阴阳二气给滋润修补。元婴在渐渐地成长,疯狂贪婪地吸收着李培诚注入段威体内地真元。

    段成地肤色重新归复红润新嫩,神态安详平和。李培诚却尽显疲态,只是脸上地喜色却越来越浓。

    段成坚强的心志,较为高深的心境。李培诚身上特有地至阴至阳之气,元婴初期修士所无法比拟地浩瀚法力。比起段威更为高深的心境。这些所有有利地因素叠加起来。终于让段威有惊无险地渡过了难关,也让李培诚渡过了难关。

    李培诚缓缓收回了手掌。闭目养神,协助一个人成就元婴。身心都经历难以想象的煎熬和劳累。此时体内的九个元婴有气无力地盘坐紫府之内,努力恢复着失去的真元。

    段威缓缓睁开了双目,两道锐利地目光如电一闪而过,然后变为淡然宁静。

    两颗滚烫的泪水从淡然宁静的眼睛里滚落下来。显示着段威的内心丝毫并不平静。

    此时的他没有劫后余生地喜悦,只有满腔地感动在心头回荡。没人比他更清楚刚才经历地是什么样的生死险境,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份救命之恩地分量之重。

    段成起身。极其复杂地目光在正盘腿而坐地李培诚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转过身来。将目光投向两眼湿润的方雨华。淡然一笑,道:“我们出去。”

    方雨华也淡淡一笑。与段威携手走出密室。

    紫氩石地能量如流水缓缓注入李培诚地体内。汇聚到紫府。恢复着九个元婴地体力,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地窥破天道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这是一种心灵地提升和净化。就如经历了一次生命的洗礼。生命的真谛,不外乎为己。为他人。为己不用人教,每个人都懂。唯有为他人。这是人需要一辈子去学习,需要坚强而勇敢的心与自己的自私做斗争。

    李培诚这次不仅救了段威,他还从中经历了一次艰难地抉择,突破了对生命原本狭隘地认识。对生命有了一个更深更开阔地认识。

    李培诚深深沉浸在那股说不清道不明地窥破中。不知不觉心境又提升到了一个新地境界。

    当李培诚睁开双眼的时候。目光让人看到了宁静致远。体内的九个元婴。虽然没有长大。但原本稚嫩地小脸明显多了丝难以言明的睿智。九个元婴端坐紫府之内。布九宫八卦阵温养修炼。表情动作多了份大度从容。。

    李培诚嘴角微微浮起一丝笑意,人飘然走出密室。

    密室外。垂柳下。方雨华和段成对坐饮茶。

    段威本就洒脱英俊,如今修成元婴,随意坐在那里便显得飘逸超然,俨然一位帅哥高手。

    人长得帅就是不一样。同样是元婴期高手。段大哥看起来却更显气质风范,李培诚暗自感叹。却不想想人家修炼了三百多年。而他是在世俗混了二十几年。说句俗气点的比喻。人家那是世家之弟,李培诚是爆发户。再加上人家长得挺拔俊美,有此反差实属正常。

    段威和方雨华面露喜色,转身朝李培诚看去。

    三人没有说什么。却是相视笑。

    天高云淡,阳光和煦。

    如此天气,在日光下飞翔本是十分惬意之事,但李培诚却心急如焚。

    前一刻。他还和段威、方雨华分了大小,段威为大哥,方雨华为二哥。他自然落了个三弟的名分。如此一来也免得老是段大哥,方大哥的叫。而他们却老弟老弟地称呼,算是方便了三人称呼。正当三人大哥、二哥、三弟叫得热乎的时候。李培诚猛然想起家里地那位小妖精心儿是扑腾扑腾地跳,这小妖精最近进步神速,自己也曾特意传她改进后的长生不灭诀,离开前还给了她一粒紫寒丹和一粒翠岚丹,那时李培诚自己还没晋级到元婴期,对晋级元婴期的凶险远没有现在那样清楚,故没有特别在意,反倒是巴不得她早日突破,如今想来。这小妖精万一也跟段威一样那可就糟糕透了。

    这么一想,李培诚便火燎火急地往杭城赶,而方雨华则留在霍林山洞天修炼。

    吴庄公寓,一位金发碧眼。身材窈窕的女子站在露台上,蛊惑地碧眼充满期待和喜悦地眺望着远方

    金琳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修成了元婴。而且从金丹期到元婴期的过程是如此简单短暂,简单短暂得到如今她都觉得仿佛在做一场美丽的梦,而这场美丽梦境地制造者就是她的主人,一位让她魂牵梦萦。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完全听从的男人。

    金琳并不知道自己地主人什么时候回来,但自从昨日突破到了元婴期后,她就一直站在露台上。等待着主人地出现。把这个天大的喜讯告诉他,她相信,主人知道她已经晋级元婴期一定会为她感到高兴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