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制衣

    自己顿悟是一回事,传授是一回事,而听的人能不能领悟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金琳此时重新盘坐回了实木地板上,只是脸上却写满迷惑。

    字字玄机,却又似乎字字再明白不过,但金琳总是觉得有层迷糊遮住了视线,似乎看明白了,却似乎又什么也没看到。

    猛然间能提高三倍修炼速度的功法,一个违反常规修炼功法的新颖思想,除了李培诚,这位自己顿悟出来的人能明明白白,别人就算他费干了口舌,也是无法一时间便能领会的。金琳天赋极高,同样也没办法立马想明白。若不是因为李培诚是她极为崇拜的主人,从来不会对他产生哪怕一点点的怀疑,她肯定会认为这个修炼功法是个疯子创立的。

    修炼就是要让真元在经脉内流动,让金丹不停转动把经脉内的真元吸收过来。哪里有停止金丹转动的道理,万一真元充塞满了丹田,而金丹却因为前期的停止耽误了吸收,再无法恢复到丹田正常的真元浓度,那该怎么办?整天让丹田塞得满满的,忍受着水生火热的痛苦?这不像不灭诀关与穴道的修炼,那功法虽然玄奥,但却奇妙无比,理解起来容易,是不会生命攸关的。但这次万一无法把真元给狠狠吸入金丹,那么结果将是危险万分。

    当然照李培诚的说法。因为两浓度地不同,渗透力是不同的,会导致金丹后期的吸收速度快速加快,但这谁知道呢?

    当然疑问绝不仅仅只有这些。还有太多太多细节玄机是金琳无法想通的。她需要好好思考,参悟。

    李培诚传了金琳改进后地长生不灭诀就再也不闻不问,他已经尽力了,授道不是现实中教学生加减乘除,不明白没关系,先死记硬背。修炼这玩意,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玩不得半点虚假,否则糊里糊涂地去修炼,等待你的结果只有死亡。

    金琳修炼了两百来年,一路凶险无比地走过来,她比李培诚这个修真界的新嫩更明白这点,根本不需要李培诚再多加提点。

    一叠在灯光下熠熠闪光的黑色鳞甲蓦然间出现在李培诚的手上。自从得了小黑褪下来的黑色鳞甲,李培诚还没仔细研究过。如今终于得空。便想研究一番,看看能不能炼制出合适的仙衣。

    神念一入鳞甲,李培诚感受到了磅礴浩然的气息,那是巨龙地气息,这气息让李培诚这样坚定强大的神念都感觉到窒息的威压,差点就要退了出来。

    李培诚运转真元,硬着头皮缓缓探查。

    那是一个苍莽的空间,充塞着巨龙的气息。李培诚一路探查似乎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正要准备退出。却发现在这苍莽的空间接近尽头地地方有一个不大地空间却与周围不同,空间波动扭曲,一团耀眼的白。

    神念一入那片空间却发现里面另成一片天地,虽然不大却实实在在,与外面苍莽空间那种虚幻的感觉却是全然不同。

    李培诚一喜。双目猛地睁了开来。然后急忙将鳞甲摊了开来,寻找起来。发现黑色的鳞甲有一小处纯白的皮。上面覆了层晶莹剔透细小的鳞片。李培诚大致判断了下,那应该是小黑腹部喉咙的地方。

    李培诚的双目再次流露出当初在冰穴里看小黑的怪异神采。

    真没想到这一纯白地蛇皮还有芥子纳须弥之力,这下可以为师父炼制一个芥子储物袋了。

    锐利的枪尖划过鳞甲,发出撕裂的声音,十来米长,一米多宽的龙鳞露出了一个巴掌大的洞口,而李培诚地手中却多了一块白色晶莹柔软地真皮。

    那一夜,紫色的火断断续续在吴庄公寓里燃烧着……

    清晨,三个女孩惊喜地发现她们地老板在消失了多天之后又出现在阳台上。

    “早上有没有准备早餐,突然有些想吃美玲烧的稀饭了。”

    当三个女孩正展示着她们修长凹凸有致的身姿时,李培诚破天荒地扭过头,笑着说道。

    “啊!呃……”杜美玲有些手足无措,半天反应不过来。

    李培诚突然感觉心里有些发酸,他在问自己是不是太心狠了。若不是这次想要兰小雪帮忙设计一下仙甲,他是不是就这样一直不过问三个女孩的事情,直到他离开世俗的一天。

    “怎么,不欢迎啊?”

    “不,不,哪里会,我这就去准备。”杜美玲一个激灵总算明白过来,老板想要到她们的小窝来吃饭。

    醒悟过来之后,杜美玲这女人立刻给了李培诚一个甜甜的笑容,完全恢复了白领精英高雅的气质,扭着高挑婀娜的身姿去准备早饭了。

    其他两人也咯咯笑着,说要去帮忙准备,跟在她身后离开了阳台。

    李培诚看着三人的背影,笑了笑,笑容中有些无奈。

    太阳像往日一样升起,而李培诚也像往日一样坐在餐桌旁,身边同样像往日一样坐着兰小雪三人。

    只是气氛似乎不对,没有往日的温馨,没有往日的生机。

    李培诚也说不上来为何就不对了,总感觉气氛有些紧张,有些不自然。虽然兰小雪三人脸上的笑容丝毫不比以前少,她们也比以前更殷勤了。

    或许就是她们那更胜从前的殷勤,似乎突然间就拉远了双方的距离,两个世界似乎也隔得越来越远。

    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李培诚苦笑着问自己。

    早餐在一片笑语欢言中结束了。

    早餐后,李培诚拿出鳞甲。

    经过三昧真火淬炼的鳞甲已经跟昨晚大不一样,缩小了两倍有余,而且熠熠闪光,铜钱般大小的鳞片,如今都融化在一起,粘覆在内皮上,形成了很好看的纹路,犹如黑色的波浪,淡淡的莹光在里面如水银般流动,仅仅看光泽和纹路就美到了极点。

    至于手感,那更是没办法形容。手摸上去,柔顺温暖。拿在手上轻如羽毛,薄如蝉翼。

    三个女人都是服装行业的精英,兰小雪更是国内乃至世界第一流的设计师,她们的眼光可是非常挑剔犀利。但当她们看到李培诚手中那张蛟龙皮时,美眸异彩迸射,性感的嘴巴都成o型了。。

    “太美了,太完美了!”

    作为一位第一流的服装设计师,兰小雪是无法抗拒这样完美真皮的,情不自禁伸手拿过蛟龙皮,手轻轻摩挲着,目光迷离,嘴里喃喃着。

    “小雪帮我设计几套服装,全部用这皮来做,哪怕纽扣,针线。”李培诚微笑道。

    蛟龙皮经过三昧真火淬炼,除了把其中的杂质给去得一干二净,就连原来支撑蛟龙皮的能量和组织结构也给破坏了,现在这蛟龙皮虽然还是很强韧,但却也不过比寻常的皮强上一些,只要用锋利些的工具就能加工。当然一旦到了李培诚的手中,一番布置后,那将又是另外一番景况。

    “真的!”兰小雪迷离的目光猛然迸射出惊喜的异彩。

    伯乐追求的是千里马,兰小雪这样出色的服装设计师,无疑追求的是有一天能亲手设计并且制出最完美的服装。

    李培诚笑着点了点头,开玩笑道:“当然是真的,我还怕请不动你这位设计大师呢!”

    兰小雪的心思还在蛟龙皮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立刻啊了一声,红着脸媚了李培诚一眼,道:“老板你这是在取笑人家!”

    “对,对,老板叫我们干活是天经地义的,哪有请得动请不动之说。老板是故意寒碜我们,不行,老板得请客!”杜美玲立刻接话道,目光大胆地直视李培诚。

    李培诚哈哈一笑,他又重新找到了昔日的氛围和感觉,嬉笑打骂,就像一家人。

    “好好,是我说错了。等小兰把衣服给我做好后,我就请客。”李培诚笑道三个白领精英闻言,都发出欢呼声,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脸。

    “老板,这个有什么要求?”

    若兰小雪仅仅是一位出色的服装设计师,最多她只震惊与这皮的完美,但兰小雪说起来可是李培诚亲授功法的女子。捧着蛟龙皮她还是能隐隐感觉到这蛟龙皮的异常,那种感觉很奇妙,她虽然说不清楚,但绝对知道这皮非同寻常。估计对于老板而言,比坎蒂丝公司还要重要上很多,所以她是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