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四章 龙入千岛湖

    李培诚却越发好奇,不是大事那你还特意赶上来,扭扭捏捏干什么?

    “但说无妨。”李培诚道。

    于是灵虬道长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这一讲二讲,李培诚算是彻底明白了。那白筠仙子是从不约人上门,那改日再谈在修真界里却不是改日的意思,而是改年或者数十年甚至更久,到后来估计也就是不了了之了。

    如此说来白筠仙子是特看得起咱一个无名小卒了,自己一开始那番话却有些不识抬举了,李培诚心里暗暗苦笑,这修真界还真是跟世俗迥然不同,连这个改日都能弄出歧义来。

    心里这么乱七八糟想着,表面上李培诚却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道:“贫道那改日上门拜访可是肺腑之言,没有半分客套之意哦。”

    灵虬道长闻言却是愣了一愣,这倒也是,谁也没规定这改日上门就非有那么多玄机。

    本来灵虬道长最想不明白的是李培诚这家伙为什么一开始婉言拒绝了,后来又厚着脸皮缠着白筠仙子,现在李培诚这么一说,再一回想他论丹大会上将炼丹大道都讲得这样透彻深入,确实是一位耿直,没有那么多虚套的大丈夫,心里哑然失笑,这倒也符合自己这位刚结识的云湖真人的性格,说一是一。估计他向白筠仙子要传信仙符也是因为没意识到那么多微妙的关系,所以才坦荡荡地向她要仙符,只是却没想到白筠仙符却对他确实另眼相看了。

    这么一想。灵虬道长哈哈笑道:“我多心了,多心了,这便告辞,道兄改日可一定要到我那里坐坐。”

    李培诚心里嘿嘿笑了,虽说咱一开始不懂修真界风俗习惯,不过男女之间那些弯弯道道可比你们这些老男人知道得海里去了。

    “哈哈,道兄却是有趣之人,有趣之人。”李培诚也笑道。

    灵虬道长这么豪爽。自来熟的大汉,此时也是被李培诚这话给说得脸儿发烫,连连咳嗽两声,抱了下拳就驾鹤匆忙离去。

    真没想到这修真界竟然也有八卦地男人,而且还是这样一位粗犷大汉,李培诚见灵虬道长慌乱而逃。本想哈哈大笑几声,突然想起自己还没弄清楚那白筠仙子的真身呢?这事要是向别人打听有些不好,但灵虬道长与他都已经称兄道弟了,再加上他很显然是一位既豪爽又八卦的男人,这话问他却是最适合不过。

    “灵虬兄,可知那白筠仙子的真身?”

    仙鹤才飞数百米,李培诚的声音落入了灵虬道长的耳朵。

    “美人鱼!”

    饶是李培诚已经慢慢习惯了修真界光怪陆离的事情。这美人鱼三个字落入他的耳朵还是让他半天回不过神来。

    美人鱼。真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有美人鱼。怪不得她端庄美丽,与金琳地妖娆艳丽截然不同,李培诚许久才摇了摇头,自语道。

    自语间,灵虬道长却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淳安县地处浙西,山区之地,寒冬在这里比浙江别处多了分猖狂。呼啸的北风从千岛湖的上空呼呼刮过,似乎欲把千岛湖给吹冻了。这个季节是很少有人来千岛湖游玩的,就连沿千岛湖建设的豪华酒店。度假村此时***也是稀稀拉拉,少了往日***阑珊。但在千岛湖一个偏僻的地方,五座小小地岛屿围着一座山峰装的岛屿,此时却是***通明,热火朝天。

    山峰岛峰巅。苍柏翠松之中点缀着一座白玉凉亭。任远正盘坐在白玉凉亭上。抱着琥梦石修炼。

    以任远的身份,本来这些事情交给下人。他完全可以安安当当地躲在总统套房里过着他以前奢靡的生活,但这是李培诚所看重的地方,一再交待的地方。任远却是一点都不敢懈怠,对这位师父他是敬若神明,就怕哪里做得不到位让他老人家失望。

    修炼中的任远突然感觉到一股充满威严地力量从天空压迫而下,他惊讶地睁开了眼睛。

    月光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一朵浓云给遮住了,天上没有星星,天地间是完全暗了下来,只有下面地***仍然通明。

    任远疑惑地仰头望着天上乌云,就是那朵乌云让他感觉到了威压,似乎那不是乌云,而是巍巍高山压顶。

    一个巨大的龙头从乌云中探了出来,向任远露出友好的笑脸。

    不过在任远的眼里,那哪是笑脸,根本就是恐怖到了极点的血盘大口。

    饶是任远如今修为突飞猛进,妖怪也见过了,也差点被吓得跌坐在地。

    李培诚敲了下小黑的脑袋,笑道:“那可是我的小徒弟,吓坏了小心我抽你的龙筋。”

    小黑浑身打了个冷战,扭头有些委屈地看着正盘坐在脖子上的主子。他也是刚听李培诚说那是他地小少主,想礼节性地打个招呼,却哪里想到他跟自己的主子比起来却是天差地别,还是凡人一个。

    任远的听力很好,隐约听到云层里传来自己的师父声音,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抬头一看,却看到一颗硕大地脑袋正向白玉亭探过来,那脖子上盘坐地不是他师父又是谁。

    看到师父竟然骑着龙,任远扑通扑通跳着的心儿总算回落一点,但脚还是有些忍不住地颤抖着。

    龙啊,那可不是阿猫,阿狗!

    李培诚笑着向任远招招手,道:“上来。”

    这时小黑也早已乖巧地快把他地脑袋给伸到凉亭内。

    龙息带着热量驱走了凉亭内的寒冬,却让任远的心却更加战栗。他深吸一口正准备一闭眼飞跃而上,却感到一股力量轻轻把他给托了起来,下一刻已经站在两米来宽,犹如乡间小马路的龙身上。

    “坐下!”

    听到师父平缓温和的声音,任远内心的恐惧顿时消失一空,只是心中对这位师父却越发感到高深莫测,也越发想学得跟他师父一样的本事。

    “他叫小黑,以后他就生活在这湖底,也算是帮葛门镇守洞府。他虽是为师的坐骑也是为师定的葛门护派神兽。等洞府布好之后,便会让他拜过老祖宗。你虽然是为师的弟子,却不可在他面前耍威风,以平辈相交。”李培诚交待道。。

    开玩笑,给我个天胆也不敢在龙面前耍威风啊,任远心里想着,面上急忙恭敬地领了命。

    李培诚却不这么想,别看任远现在本事差,但他是李培诚的弟子,天赋也不差。以后在授道方面李培诚对小黑,小赤可能会有所保留,但弟子是传衣钵的人,却是不会有什么保留,指不定哪天修为就超越了小黑,小赤。李培诚今天是落下话,定个基调,却是没把任远当普通人看待,只是任远看问题还没站到那个高度而已。

    同时这话也是说给小黑听的。果然小黑听了,因为情绪波动,导致身上的法力波动隐隐有些不稳定。

    李培诚接着又询问了些事情,包括孙信品的事情,知道一切都很好,遂放下心来。

    “我走了,你们两一个尽快把洞府外面的一些建设好,一个把洞府看管好,千万别让凡人看到你……”李培诚交待一番,扔了块碧霞石给小黑后,飞身离开了千岛湖。

    回到杭城,李培诚没有回吴庄公寓,也没回柳氏山庄而是先去了葛岭。

    葛古永远是李培诚在这个世界上最尊敬的老人,有些事情,他这位太上掌门是必须第一个知道,尤其是像小黑这样厉害的上古异兽平安抵达千岛湖洞府的事情。

    往常不管李培诚什么时候来,葛古总是闭目修炼。但今日他却看一会儿玉简,一会儿低头沉思。

    不过数日不见,葛古身上明显起了一丝变化。那股子本来就飘然出尘的气息越发的浓郁了,身上的法力波动也变得越发平稳晦涩起来。

    赤焰丹顶鹤没有像往常一样站在他身后,而是嘴里含着碧霞石,立在院子里的一棵翠柏下修炼。现在的他既然也懂得了修炼,自然要抓紧时间修炼。

    “你来了。”葛古微笑着收起玉简,双目抬起之际,精光一闪而逝。

    李培诚心里暗暗吃惊,师父他老人家这样的进度未免也太神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