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善缘

    白筠仙子讲得比苍昊真人好了不少,很显然在丹道上面有过颇为深入的研究。不过比起早已经飞离地球的一代炼丹大师魏伯阳来还是差得有些远。

    因为苍昊真人开讲时,李培诚一不小心被白筠仙子给窥探出了点底细,这次便小心翼翼地收敛起内心的情绪波动,全心全意地听她论丹。

    白筠仙子声音悠扬动听犹如来自那九天之外,就算她讲的全是废话,能听到她说话其实也是一种享受。所以尽管白筠仙子讲的丹道真正对李培诚有用的其实很少,但李培诚还是听得津津有味。

    因为有白筠仙子前面的谦逊,这次主席台上的人,包括开讲的白筠仙子都分出一丝神念观察李培诚。见他眼观鼻,鼻观心,听得似乎很着迷。苍昊真人等人便收回了神念,暗暗笑自己太多心了,这大海茫茫虽然还隐藏着不少能人异士,但高明的炼丹师又哪里这么容易出现,碰一个就是一个。

    莫非自己刚才看走眼了,白筠仙子心里暗自嘀咕。

    白筠仙子开坛论丹道,别人想听还不一定能听得到。在场的恐怕没有人会把注意力放在白筠仙子嘴里吐出来的优美音符,而是实实在在地用心去领悟她嘴里所说出来的每一句真道,生怕稍不留神就错过了精彩丹道,当然李培诚除外。

    白筠仙子论完丹之后,场面沉静了一段时间,估计大家都沉浸在刚才玄奥的丹道之中。

    刚才李培诚虽然是一心欣赏白筠仙子嘴里吐出的美妙音符以求打发时间,但那并不意味他就没把白筠仙子讲的道听进去。相反李培诚听得比任何人都明白,都清楚。因为他的层次比白筠仙子高。也正因为如此,李培诚才能从白筠仙子充满了玄奥晦涩地丹道里,拨开重重迷雾,直指迷雾后的真面目。但问题是下面那些人,还有主席台上的众人都没有李培诚这般造诣,他们又如何能懂呢。所以此时场下至少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眼中的目光是充满迷惑的,似乎一点都找不到头绪。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也兀自在心里琢磨,琢磨不明白的。先死记硬背下来。

    李培诚暗自感叹,他搞不明白刚才苍昊真人论丹论得神神秘秘,晦涩难懂。现在白筠仙子同样如此。究竟是他们不懂得授道,还是故意如此。

    为人师表,授人与道,解其迷惑。李培诚从事家教这么多年,总是由易而难,尽量把枯燥晦涩地知识讲得生动易懂,一目了然。他们倒好。一出口就是玄奥晦涩。然后又是一通深奥晦涩解释,最后嘎然而止,大家自行领悟去。白筠仙子并不是一位爱慕虚荣的美女,但看到众人沉浸在自己的丹道之中,心中还是有丝得意。她目波流转,却是一愣。因为李培诚仍然是一副闲逸淡然地表情,双目清澈如潭,不见一丝疑惑。

    白筠仙子有些迷糊了,她现在发现身边这位男子根本就是一团迷雾。不知道他是真懂丹道。还是故作深沉。

    一阵沉静之后,估计是白筠仙子的丹道太过精辟,主席台上的人都有些推托,生怕落了面子。还是灵虬道长豪迈,哈哈一笑。先开了口。

    灵虬道长讲完之后。众人便随意了。

    李培诚感觉有些无聊,不仅内容无聊。声音也刺耳。

    海天真人声音跟他的人一样阴寒中带着冰冷,龙骧真人声音细小尖锐,那位瘦高个的桓缘真人嗓子却像是鸭子。

    李培诚仍然眼观鼻,鼻观心,暗自里却分出一丝神念控制着真元缓缓地温润着新开发出来的三条脉络。

    这种事情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他没少干。当然那时他不是在温润脉络,而是偷偷看自己认为有用地书籍。

    鸭子般地声音终于落下,苍昊真人浑厚沧桑的声音响起。

    “丹道深奥无比,丹道造诣高低不是问题,今日大家聚拢来乃是互相学习,互相借鉴,取长补短,说不定无意中便有了收获。如今我等六人也都谈了一番,也请云湖真人谈一谈,万万不要推脱。”

    李培诚淡然一笑,他心中早有算计,便点了点头,道:“如此贫道便献丑了。”

    于是李培诚便开始了授道。

    众人对李培诚都有些好奇,故个个竖起耳朵倾听。

    只是李培诚一开口,主席台上的人不禁有些失望,就连下面的人有些也流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因为李培诚讲得太简单了。

    李培诚毫不动容,仍然不急不缓地道来。

    随着李培诚讲道的深入,众人的表情开始起了微妙的变化。就连主席台上的人也开始收起不以为然地表情,重新流露出倾听的专注神情。

    同样的讲道,苍昊等人是一上来撒了层迷雾,众人还未看穿这层迷雾时,他们又加了层迷雾,等听到的人终于揭开了第一层迷雾,后面早已经布满层层迷雾。明明知道青山绿水都在那迷雾之后,他们却就是看不到。

    李培诚却是不同,他是不急不慢地揭开一层层迷雾,迷雾后的青山绿水逐渐现出了庐山真面目,美轮美奂,让人留连忘返。

    不知不觉中,李培诚已经停止了讲道。

    众人地眼中虽然还带着丝迷惑,但那层迷惑过不了多久他们自己就懂得揭开。

    除了那少许地迷惑,众人的目光中几乎全是感激和崇敬之意。

    白筠仙子美眸中异彩涟漪。她现在更看不透李培诚这个人,但却已经不影响她对他地评价。

    高明的炼丹师,胸襟宽广的炼丹师!

    不是一位高明的炼丹师,他是无法把丹道讲得如此透彻和深入,不是一位胸襟宽广的炼丹师,他是不会把丹道讲得如此透彻和深入。

    李培诚将众人的反应一一收入眼中,他对众人的反应还是很满意的,也为自己今天这番作为感到满意。

    对于李培诚而言,他讲的东西不过是魏伯阳丹道理论的一小部分,只要这些人努力不懈,到了一定时候,他们总会明白,今日他无非借花献佛,帮了大家一把。当然这些理论看似对李培诚并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但对下面听道的人而言却是珍贵至极。否则这些人看李培诚的目光就不会是充满感激和崇敬了。。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今日众人得了好处,也算是欠了李培诚一份人情,结了一份善缘,若说得更严肃点,李培诚也算是他们没有名分的老师了。

    李培诚在修真界中无根无基,虽然也结交了三位哥们,但毕竟人单力薄,今日才算借着这次论丹的机会,跟海外修士结了份缘。有了这份良缘在这里,以后李培诚在海外便是一位吃得开的人了,至少在这些人面前是吃得开的,说起来还真是找到了归属。

    话虽说物以类聚,人与群分。事实上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人都希望自己结交的朋友都是雷锋式的好人,谁也不愿意自己的朋友是个坏蛋。

    姑且不论这主席台上的人是好是坏,反正他们现在看到李培诚本事高,胸襟宽广,立刻起了结交的心思。跟这样的人结交绝不是坏事,相反是大大的好事,他们都是如此想的。

    “真未想到云湖真人才是真正的炼丹高手,今日我等真是幸运能得听云湖真人的丹道。”苍昊真人的小眼睛盯着李培诚,感叹道。那目光怎么看,怎么都透着真诚。

    其他之人也纷纷符合,白筠仙子更是口吐仙音,道:“我的仙府就隔此处不远,不知此处散了后,真人能否到府上一叙,小女子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二。”

    主席台上的人闻言都流露出艳羡的神情。白筠仙子素来端庄高雅,从未单独邀请异性修士到她府上一叙,今日却未想到当着众人的面提出了邀请。

    李培诚此次出来有些时日了,甚是惦记着家里。若不是这次灵虬道长相邀,李培诚有心想跟海外修真界的修士结交一番,他哪里会在苍翠岛逗留。又兼他不知白筠仙子这是第一次开口相邀异性修士,所以闻言,歉意地一笑,道:“贫道这次出来还有些要紧之事要办,改日定当登门拜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