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 失算

    既然法术这么好,自然人人要学法术了。

    只是法术都是秘不外传的,威力有高有低,并不是修真人士想学就学,法术威力低了,还远不如直接御宝决斗来得干脆有杀伤力。故像段威、方雨华这些人都还是选择用飞剑直接战斗,因为他们的命没有七彩仙子那样好,有上好的法术可以修炼,并不是他们不想选择法斗。

    李培诚却是属于那种真正有法术修炼却不懂得去修炼的家伙,不过这也不能怪李培诚,每个人都有先入为主的观点。李培诚崇尚武力,尤其是他修炼了不灭诀,肉身比普通人强悍,对武力的崇尚就更无可厚非了。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李培诚得到储物戒的时间太短了,短得他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学习法术,只好先挑要紧的学习。

    且不探讨法术之事,且说在相同的功力前提下,擅长法术的人一旦让不擅长法术的人脱不开身,那么擅长法术的人一般而言必胜。尤其像七彩仙子懂得深奥法术的人,被她给困住,那就算功力比她高了一筹,恐怕也得脱层皮。所以七彩仙子虽然见李培诚挥洒自如地把她发的雷霆给消弭掉,但仍然不肯放弃。她坚信,李培诚撑不了多久。

    一道道的雷霆当头劈下,确实把李培诚劈得头皮发胀,手臂发麻。但要说先灯油枯竭的是李培诚这个结论却下得太早了。

    因为李培诚是个怪胎,比法力,他的家底比起同等境界的修真人士厚了很多。比肉身他同样比同等境界的修真人士强悍了不少。至于武技,那就更不用说,张三丰的兄弟会差吗?

    密密麻麻。威力十足地雷霆仍然如雨点般持续不断地往下落下,李培诚一枪接一枪的硬抗。

    手臂越来越沉,越来越麻。

    李培诚暗暗叫苦不已,心里把七彩仙子骂得狗血淋头,就差把她给强奸了。不过他心中自有算计。仍然像个愣头青一样埋头苦干。

    李培诚不好受,那七彩仙子更不好受。此时她的酥胸起伏不止,就像她脚底的大海一样波涛汹涌。白皙的脸蛋此时就像喝醉了酒一样菲红,珍珠般地汗滴从光洁细嫩的额头像雨点一样滚落了下来。

    这家伙是个怪胎。天杀的怪胎!七彩仙子咬着牙心里同样在骂李培诚。要不是她坚信先倒下的肯定是李培诚,她早就放弃了。

    枪尖在雷电下面闪动,光芒仍然寒冷,闪动仍然快速。

    每一击都准确无比,毫厘不差。

    只是每一击都让李培诚感觉手臂似乎被高压电给狠狠电了一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人丝毫没有停战地迹象。

    一个是想杀人灭口,不留后患。

    一个是想占蛟龙为己有。想报偷袭之仇。

    紫色的雷霆变得稀疏。变得细小。

    突然李培诚的眼眸中闪过一点寒芒,那寒芒中带着丝奸计得逞的诡异。

    猛然李培诚身上金光大盛,一件金光湛湛的铠甲覆盖了他全身,包括头部。铠甲的前后各有一条飞龙张牙舞爪,似欲腾云驾雾。

    “妖女,受死!”李培诚猛喝一声,竟再不顾头顶已经变得稀疏的紫色雷霆。

    若不是怕七彩仙子落荒而逃,生出变数,李培诚早就祭出金龙甲硬抗几下雷霆。

    他之所以硬碰硬跟雷霆相斗。就是想让七彩仙子法力枯竭,就算想逃也无力逃跑。

    现在时机差不多成熟了,李培诚终于露出他最强悍地一面。

    七彩仙子黯然失色,目中尽是惊恐。她怎么也没想到李培诚竟然还保存了实力,那金光湛湛地金龙甲。七彩仙子根本无用细看就知道凭她的紫色雷霆奈何不了它。最让七彩仙子惊恐的是。李培诚现在攻向他的速度跟他偷袭她的时候相差无几,似乎刚才那场拚斗他根本没消耗多少法力。

    “怎么可能!”七彩仙子脑子里闪过这四个字眼。她又怎会知道。李培诚修的是超浓缩的九转金丹,他体内还有数百个穴道里储存着大量的法力。凭她又怎么可能消耗得尽他的法力。

    刺眼地寒光,一闪即至,根本容不得她去细想。

    “啊!”七彩仙子惊呼一声,手中的红丝带扬手飞出。

    红丝带在空中带着诡异的光芒,将整个天空染成一片红,红得让人心慌。

    无数道细细的红色光芒就像无数只触须探伸出来,向李培诚缠绕而去。

    李培诚脸色微变,他感到那触须中隐藏着强大的制约法力,他若被困住一时间恐难挣脱。

    李培诚无奈将枪一祭,幻化出无数枪影,密密麻麻就像一张

    噗嗤!噗嗤!噗嗤!

    无数道红色光芒触到无数枪影纷纷化为虚无。

    李培诚攻势受此一阻,七彩仙子却已经飘到数里之外。

    七彩仙子眼里跳动着惊恐地目光,她现在当然清楚自己不是李培诚地对手。

    李培诚却不管七彩仙子怎么想他,他必须地把这个女人留在这里,否则后患无穷。

    绿鹰弓蓦然出现在李培诚的手中,绿幽幽地光芒在夜空之下就像勾魂使者手里那根勾魂杖上的幽火。

    虽然远隔李培诚数里之远,七彩仙子却仍然感到根根寒毛竖起。

    若是以前她或许还敢再祭出法宝与那绿色的箭矢比拼一番,好歹她身上也有不少好法宝。但现在却不行,因为她的法力已经到了枯竭的边缘。刚才勉强祭出红火绫几乎榨干了她仅存不多的法力。

    七彩仙子仍然想不通李培诚一边控制着银麟枪跟她的红火绫相斗,怎么可能还有精力再祭出法宝,轻而易举地准备向她攻击,莫非刚才他根本就没消耗掉什么法力?

    他是故意在消耗我的法力,他一开始就想置我与死地!七彩仙子娇躯猛然打了个哆嗦。

    七彩仙子寒毛悚然,她一刻也不想再等了,她必须得逃跑。

    最得意的红火绫也不敢奢望取回了,让它暂时再抵挡瞬间!

    一个梭子状的法宝突然浮现在七彩仙子的脚底。。

    这是她师父特意送给她保命逃跑用的极地梭,这既不是攻击法宝也不是防守法宝,而是专门飞行的法宝,只要输入少量法力就可以。也只有像崂山派这种大门派才浪费得起天才地宝炼制这种只为飞行的法宝,当然能配备这种法宝的也只有七彩仙子这位最得宠的小弟子,女弟子。

    七彩仙子万万没想到,以她的身份,以她的功力,有一天竟然要用到极地梭狼狈地逃跑,就连贴身法宝红火绫都不敢收回。

    李培诚脸色巨变,金丹满负荷运转,真元力渲泄而出,涌入绿鹰弓。

    一声凄厉的鹰唳,箭矢闪电般射向七彩仙子。

    七彩仙子脚踩极地梭如火箭般向北,崂山的方向射出。

    李培诚苦笑不已,他千算万算竟然没算到她竟然还有这等法宝在身,那速度绝不是他可以追上的,倒是绿鹰弓射出的箭矢在成为强弩之末时,终于击中了七彩仙子娇嫩的后背。

    李培诚甚至可以听到七彩仙子凄厉的惨叫声,但那又怎么样,还是让她给逃了。

    逃了她一个,却牵扯出了一个崂山派,李培诚真是欲哭无泪。

    幸好我已经留了一手,没有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说是海外修士云湖真人,李培诚苦中作乐,想法子安慰自己。虽然他知道这事终究有一天会曝光,但那又怎么样,日子照样得过,后悔也没用。况且李培诚也不后悔,事情总有意外发生的,人不能贪心到要求事事如你所意。

    李培诚扬手把红火绫抓到了手中,虽然感觉得到这是一件好法宝,但李培诚此时却没心思打量这法宝,心神一动就把它给收入储物戒。他必须得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万一七彩仙子带人过来,他真的就要欲哭无泪了。小黑这家伙还不知道大祸马上就要临头了,它大大的眼睛前闪着点点星光,看空中的主人,总感觉他脑袋的后面有一个大大的光圈。

    小黑真是佩服死李培诚了,不仅因为李培诚把那个欺负它,勒得它喘不过气来的魔女给打跑了,而且还因为李培诚在打斗中所展现出来那种冷静和睿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