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三章 再炼丹

    其实又何尝只有她们,金琳也不例外。

    李培诚在金琳眼里一直深不可测,高不可攀,不仅仅是因为他杀敌时表现出来的实力,也不仅仅是他层出不穷的宝贝、绝技。最主要的是李培诚在不经意间,他所表现出来那种在兰小雪三人眼里所谓的迷人东西,在金琳眼里却是一种得道高人该拥有的东西。

    这种东西很缥缈,金琳其实也不清楚,但作为修真人士,她感觉得到这种东西或者说这种与天地间形成微妙和谐的关系,她金琳这辈子可能都无法拥有,至少她目前是别想拥有。

    太阳终于完全显露了它庞大的金身,通红的火焰照彻了大地,红光又逐渐化为了纯白的光线,白天正式开始。

    李培诚收回了他的目光。

    兰小雪三人眼里闪过一丝落寞不舍的光华,是到了结束柔体操的时候了。

    李培诚的目光看似平淡地扫过三人娇美的身子,但内心却犹如被三只温柔滑嫩的手给撩动了。

    这是三个越看越有味道的女人。三个带着白领的高雅气质,骨子里又散发出农村女孩的乡野气息,那么的原始,那么的纯朴。

    就像一个混血儿,总是透着格外的魅力,尤其是她们流露出对李培诚的情义让她们身上更带上了一抹不一样的风韵。“今天金琳有没有准备早饭?没有的话老板和她等会到我们这里来吃早饭!”杜美玲微笑着邀请道。

    自从杜美玲她们搬出去后,李培诚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吃早饭了。金琳虽然也提过要准备早餐,但李培诚却拒绝了。

    她本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妖精,却要特意为同样到了不食人间烟火境界的李培诚准备早餐,已经失去了那份自然,反倒像似两人过家家,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当然若是人间美味自然又另当别论。那是为了满足那份口欲。

    一个人要改变习惯其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没有三人在家的日子,李培诚其实还真不习惯。

    听到杜美玲邀请他吃早饭,李培诚似乎闻到了那熟悉的淡淡粥香。

    “不了,金琳已经准备。”李培诚微笑着撒了个谎言。

    烟戒了再抽,烟瘾只会更大,李培诚不会抽烟,但明白这个道理。

    今天一顿早餐,或许就天天一顿早餐了。

    本就知道像金琳这样乖巧地女孩子。肯定不会让李培诚饿肚子,杜美玲也无非抱着侥幸的心理问一下而已。只是见李培诚果然这么回答,还是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她们三却怎么也不会想到金琳虽然乖巧,但在这件事上却永远不能取代她们的位置。

    “主人,都是金琳不好。”金琳虽然有些不明白主人为什么撒这个谎,但她觉得仍然是自己没用才让主人这样尊贵的人沦落到撒谎的境地,所以一脸羞愧地低声说道。

    李培诚向她笑了笑,道:“你本不是世俗中的人,有些事情你是很难理解的,等时间长了或许你会慢慢明白过来。”

    说着李培诚信步迈入浴室。

    金琳若有所思地伺候着李培诚洗漱。等李培诚去学校后,她去了趟新华书店,买了一大堆的烹饪书籍回来。

    虽然对这个繁华地世界还有些陌生,但一些日常的购物聪明的她早就掌握了。

    今天李培诚只在实验室里呆了半天,下午他起身去千岛湖,他想去看看任远把葛门真正的洞府布置得怎么样。

    当李培诚远远看到忙碌的场面,一座座精致古朴的别墅亭台座座拔地而起。能工巧匠正在全神贯注地进行精雕细作,园艺家正在精心地进行园林布置时,他不禁大大感叹有钱就是好办事。

    任远早已经接到李培诚要来的通知,此时正独自一人屹立山峰岛高峰上恭候着。

    这六座岛屿都是无名岛,李培诚心中尊敬葛古,想留给葛古来取名,所以到目前这六座岛屿仍然无名,暂时只能用山峰岛来称呼那座被围在中间,被淹没了一大截山体而形成的岛屿。

    “师父您来了。”

    任远虽然早已经知道李培诚神奇的能力,但每次看到他如鬼神般出现。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阵惊奇。

    “嗯,干得不错,这些日子辛苦你了。”李培诚眺望着眼皮底下的山山水水,还有那上面地亭台楼阁,赞许道。

    “师父过奖了,这是弟子应该做的。”任远恭谦地回道。

    “还需要多长时间可以完工?”李培诚问道。

    “目前主体工程已经接近扫尾了,接下来主要是装修等问题,再过两个月能完全竣工。”任远回道。

    其实本来工程还可以更快的,不过这些岛屿将来连师祖都要过来居住的,所以任远处处讲究。每个细节都不肯大意,那些本来在其他地方都可以插着手指挥徒子徒孙干活的能工巧匠,在这里都是亲自下工地干活,每一个细节都尽量要做到尽善尽美。

    李培诚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药厂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李培诚提起药厂的事情。任远脸上露出开心地笑容。道:“前期实验很理想,服用效果非常的好。过了年就可以正式投产了。我的智囊团一致认为这种保健药一旦投入市场,必然席卷全球,重新激起世人对保健品的热情,当然是对我们的保健品。”

    金钱对与李培诚现在真的开始变成了只是数字,所以他听后笑了笑,没有再问下去。

    不过任远却仍然意犹未尽,问道:“师父这保健品还没取名字呢?请您老人家赐个名。”

    “我老吗?”李培诚听到任远竟然称他为老人家,笑骂道。

    任远讪讪地挠了挠头,急忙道:“不老,不老,弟子一时口误。”

    心里却在嘀咕,那还不是因为你本事太高,像个老怪物一样。

    “世人皆羡慕青春,幻想青春永存。此保健药有养颜美容,延年益寿的效果,正是世人所要,就取名慕青。”李培诚微笑道。。

    “好名字!”任远拍马屁道。

    “此处之事你继续关注,有任何一点异动都要提前通知我。”李培诚不理任远的拍马,吩咐道。

    他的神情虽然还是一脸淡然,但任远的心却一紧,急忙躬身应了声是。等他抬头时,李培诚却已经消失了。

    吴庄公寓,李培诚开始了新一轮地炼丹。

    这次他摆出了三个丹炉。一个丹炉是继续炼菡柏丹用的,另外两个是炼制馨莲丹用的。继续炼制菡柏丹,一方面是因为菡柏丹这种丹药需求量大,另外一方面是李培诚想继续印证自己前面得出的结论是否正确,毕竟一次的成功并不能排除偶然的因素。

    而馨莲丹则纯粹是给小黑和小赤炼制的,它们俩都是上古异兽,肉身庞大强悍,区区一粒菡柏丹想激发它们进化为妖估计难度很大。

    丹药既然被称为药,自然带有药的属性。是药三分毒,而且人体还会自动产生抗药性,所以同一种丹药磕得越多效果越差,而且对人体的破坏程度理论上讲也是越大,无非这种破坏程度相对丹药带来的功效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没人会去注意丹药地毒性,只会去关注它的药效。当然越级服用那是另外一回事,这时丹药就成了要人命的剧毒。

    丹药在效力的退减上达到了骇人的程度。第一次服用基本上能发挥百分百药效,第二次服用最多只能发挥一半,到第三次基本上算是吃保健品了。丹药是何等珍贵地宝贝,所以很少有人会连续两次服用同一种丹药地。

    李培诚目前好歹也算是一位炼丹师了,这点常识自然知道,所以他不会傻乎乎地拿一把菡柏丹给小黑小赤磕,只好再继续炼制比菡柏丹厉害一级的丹药,这种丹药就是李培诚现在要炼制地馨莲丹。因为馨莲丹相对于菡柏丹更珍贵,李培诚怕一锅端,所以分两炉炼。

    药材入炉,一切安排妥当。

    李培诚飞离吴庄,往东海而去。

    海风朔朔,海浪滔滔。

    一巨大的黑影,犹如地狱恶魔,昂着高高的巨头,乘风破浪向一座荒岛上前进。

    保龄球般大的眼睛在黑夜中闪烁着红光,犹如两盏幽灯在大海上空飘荡而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