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章 开炉

    一朵乌云飘来,挡住了月光。

    李培诚在漆黑的夜空下御枪而飞,心情颇有些起伏。

    古语狡兔三窟,以前李培诚不想引起别人注意,但现在看来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李培诚白天去过抱朴道院后,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就是把空置在那里的金灵洞和天目山洞天设为葛门的分洞天。一旦发现有合适的苗子就把他们分别送到这两个洞府中修炼,而千岛湖底的那个洞天却将永远是个秘密,只有葛门最核心的弟子知道,也只有他们能在那里修炼。如此一来,外人便只知葛门在天目山却不知有千岛湖。

    只是金灵洞和天目山洞天自从没人住后,只布了迷惑世俗之人眼目的阵法。李培诚既然想把这两个洞天据为己有,便生怕被人发现这两个洞府已经空置,被人鸠占鹊巢,无端生出许多变故。于是重新回到这两个洞府,布置了一番。一方面是把隐匿的功夫做得更到家一些,一方面还布了混元四相阵防止修真人士闯入。

    金灵洞天本就只有天目山洞天的人知道,如此一来,金灵洞天断不会有人找到。就连天目山洞天,经此一布置,就算有姜青的熟人来寻,见洞门紧锁,阵法防护,以为天目山洞天闭了山门,专心修炼,拒迎外人,却也能暂时封锁了天目山洞天变故的凶煞消息,算起来是一举两得。

    以前李培诚之所以没打天目山洞天和金灵洞天的主意,是因为天目山洞天的事情时间一长,终究是纸包不住火。他不论是占了金灵洞还是天目山洞天。立刻便会被人猜到此事是他所为,坐实了杀人地罪名,在实力还不足的情况下。尤其是还有个华山派的事情搁在那里,李培诚自然不敢再引来更多不必要地麻烦。

    如今李培诚说起来也算是翅膀硬了,金琳和他都是金丹后期的利害人物,还有两只上古异兽,一旦他丹药炼成。进化成妖,便又多了两金丹后期的厉害人物。就算不算上李培诚结交的张三丰,段威和方雨华三人,一个门派有四大金丹后期的人物。在修真界也算是比较牛哄了。量来姜青这样人物结交地朋友中。应该还没有人本事大到敢为天目山洞出头的程度,故这么一衡量,李培诚才敢先把这两个洞天揽入怀中,免得生变故。

    当月光终于摆脱了乌云的遮挡,向大地挥洒银辉时,李培诚也回到了吴庄的家。

    金琳满脸庄重地盘坐在木地板上修炼,肃穆地神情把金琳本是妖艳地俏脸反衬得越发迷人,透着股说不出的蛊惑。

    李培诚看着这张迷人的脸,心情变得很复杂金琳的事情他同样没跟孙晓萱和柳芷芸提起。虽然他知道这件事情终究是要被知道的,但讲述的时候,鬼迷心窍的却把这事给忽略过去了。不知道是怕两人吃醋,惹得她们不高兴,还是因为自己心里有鬼。反正李培诚是没提起这事。

    李培诚暗自摇头苦笑。男女之间的事情还真是微妙。

    当李培诚开始专心致志地观察炼丹情况时,金琳感觉到主人回来。收了功睁开了双眼。

    一点蓝光从目中闪过,说不出的妖惑,似乎一眼就可以把人地灵魂身体都勾了进去。

    小妖精的功力又精进了不少,看来数日的修炼,小妖精终于把七叶紫彤果的灵力吸收得差不多了。李培诚虽然没有回头,但金琳收功一瞬间的法力波动让李培诚清晰地感觉到了金琳地强大。

    金琳乖巧地盘坐在李培诚地身边,然后一声不吭地与李培诚一起观察四个丹炉的变化。

    再过三天就到开炉地时间,但在李培诚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紧张的表情,而是越发的冷静稳重。这是他的长处,越到后面他是越沉得住气,就像他以前考试一样,别人临考的时候往往发挥失常,他却能发挥稳定甚至超常。

    金琳是李培诚最信任也是最得力的亲信,对金琳李培诚从来不会吝啬。他见金琳乖巧地坐在身边,便顺口指点她一些炼菡柏丹的知识。若不是目前还没富有到可以挥霍的程度,李培诚倒不介意让金琳也练练手。

    到差不多要打丹符印的时候,李培诚便停了讲,专心致志地研究丹炉里的变化。

    时间飞速而过,三天转眼到来。

    金琳碧蓝的眸子里跳跃着兴奋的异彩。

    四个丹炉在李培诚面前一字排开,他一动不动地端坐地板上,脸平静得犹如一面镜子,看不到一丝起伏。

    李培诚的神念一丝不苟地观察着丹炉内的变化,因为前期严格地控制条件一致,目前四个丹炉内的情况基本上一致。

    现在,李培诚将对最后一步的条件进行细微的改变,这细微的改变若引起巨大改变,那至少说明李培诚成功了一半,若这种巨大的改变是向提高成丹率的方向发展,那么说明李培诚基本上已经成功了。也就是说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他的前期没有出现重大失误,而是最后一步出现了差错。

    画丹符印就如写字,可以写得张狂,可以写得含蓄,可以轻描淡写,也可以下笔苍劲有力。以前李培诚打最后一道丹符印的时候是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因为玉简里记载的就是那样子,把丹符印的形状,把大致的力道说了下,其它却没有多提,李培诚便依样画葫芦。

    其实作为知识的记载和传承,它本身就是一教课书式的形式存在。就如老师教你写字,永远是教你规规矩矩地写,但你如何变通,如何变得老练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是你自己的本事。老师是不可能一开始就叫你练草书的。这也是同样一个道理,玉简里记载的东西,不论是练功心法、炼器、布阵、炼丹等知识,都是中规中矩,不可能把遇见不同情况的细微变化都记录下来,那是需要你自己去变通,去体会的。。

    李培诚一开始炼丹时的失误也就失误在这里,当然他前期没有经验,第一次炼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是主要原因,以为按着“教科书”来肯定没错,却没去想修真界的“教科书”同样跟现实是有差别的。

    事实上,第一次炼丹成丹率能达百分之十,排除李培诚本身炼丹的天赋外,说明玉简中记载的炼丹知识可操作性已经是非常强了。

    现在李培诚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最后一道丹符印上做变化,当然不是新创一个新的丹符印出来,就算他想,他目前也还没有这个本事。

    李培诚控制真元力的输出,小心翼翼地画了个丹符印,然后打了出去。

    一道带着浩瀚法力的丹符印在空中闪过一个奇怪的字符,然后没入了丹炉。

    丹符印一入丹炉,雾团立刻被打碎了开来,然后在丹炉中形成了三个漩涡,以肉眼难以观察的速度快速地旋转着。

    李培诚稍微观察了下,又画了一道丹符印,然后打了出去。

    金琳目中闪过一丝诧异,因为她发现这道丹符印不论从蕴含的法力,还是法力的劲道甚至性质都跟前面一道有着可以明显察觉到的差别。这在前面九天是从来没发生的事情。

    莫非是主人控制力道出问题了,还是什么原因呢?金琳心里有些疑惑,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却不敢出一点声音。

    丹符印入炉时,雾团同样被打碎了开来,然后形成了三个漩涡,但旋转的速度和轨迹却起了一丝变化。

    四道丹符印打完之后,李培诚仍然一脸平静,双目在四个丹炉间来回扫描,这个时候他的眼眸深处才流露出了一丝紧张和期待。

    丹终于结成了,跟以前一样仍然是圆状,仍然是翠绿色,但四个丹炉内的丹药大小、表面颜色光芒深浅亮度却都有些不一样。

    丹悬浮在丹炉半空中,仍然在转动着。李培诚此时的心同样悬在半空中。

    这可都是宝贝啊,这一次若不成功,意味着他李培诚又损失了一笔不小的天材地宝。虽然这天材地宝对于李轩庭留给他的珍宝只是九牛一毛,但李培诚如今最需要的就是这个级别的天材地宝。当然最让李培诚头疼的是这种情况将意味着他的猜想有可能出现错误,或者虽然没错,但丹符印的力道等各方面没拿捏好。不管是哪种情况都将意味着更多药材的投入,尤其是第一种情况,那根本就是完全否定了李培诚的猜想,意味着一切将从头开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