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重新炼丹

    想给自己一点压力,给喜欢本书的读者一点动力,搞个小活动,若是本书今天推荐票能进仙侠榜周榜前三,明天三更。嘿嘿,老断算过了,按目前24小时订阅量,如果每位当天订阅的同志们记得投票,前三肯定没问题,就算第一也不是难题。骂我卑鄙,谁让各位兄弟也学老断偷懒无所谓。昨天晚上更新得太早了,没留到十一二点最佳冲第二周周榜的时间段上传,早上起来一看,竟然出了仙侠类周推荐榜单了。

    李培诚笑着点了点头,道:“莫非我的话你都不信?”

    “不,不,金琳不是这个意思,金琳只是太高兴了。”金琳以为李培诚误会了,急忙摇头。

    李培诚当然知道金琳对自己的话深信不疑,只是故意逗她一逗,却没想到把她急成这样子,感觉真是有趣,哈哈笑了起来。

    金琳终于发现主人在逗她。

    “主人您取笑人家!”金琳不依地翘起性感嘴唇,娇声嗔怪道,妖媚的碧蓝眼睛媚了李培诚一眼。

    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妖媚有让所有男人色授魂与的威力,李培诚暗呼厉害,不敢再跟这小妖精逗笑。

    吃过早饭,李培诚回到学校。

    稻瘟病菌的课题有了点小突破,李培诚不敢过于放松。在这个课题上,李培诚的目标跟何教授是不一样的。

    何教授的目标基本上跟他写的项目申请书里的立项目的是一致的,试图把稻瘟病菌的致病原理弄清楚一些。而李培诚则不然,随着他地能力越来越强大,他心中的那份责任心也越来越强大。水稻的问题涉及到千千万万人温饱的问题,李培诚希望自己能在这方面为人类做出一点贡献,到时他就算真的离开世俗,甚至地球。也没有什么遗憾,所以李培诚的目标是不仅要弄清稻瘟病的致病原因,还想找到根治问题。

    这是个世界性难题,就像人类的艾滋病一样没人敢夸口我一定能行,但拥有超能力的李培诚却拥有一定的信心,无非没说出口而已。

    将当天地试验处理妥当,做好笔记后,李培诚直奔图书馆。

    在图书馆里,李培诚把有关表面问题的书籍找出来,准备重新温习一遍。

    孙晓萱不叫自来。看到李培诚坐在角落里,前面堆着一堆厚厚的书籍,嘴角下意识露出幸福的微笑。

    哥哥真是个怪胎,人怎么可以把这些枯燥地知识当小说看呢?孙晓萱心里暗自嘀咕。脚步却轻快地向李培诚走去。

    如今的孙晓萱虽然被李培诚下了符印,掩饰了她那对清澈深邃的灵动眸子,但整个人仍然出落得更加水灵。

    轻轻走过图书馆的走廊,不知道带走了多少男生地目光。

    闻到一丝熟悉地幽香。李培诚抬起头给了孙晓萱一个笑容。兀自又低头看书。

    “看起书来就把老婆给忘了!”孙晓萱不满地翘起嘴巴,轻声嘀咕了一下。

    这丫头自从跟李培诚双修合体后,私底下开始喜欢上了用老婆称呼自己。

    李培诚暗暗摇头,伸手抓过孙晓萱柔若无骨的手,轻轻捏了下,低声道:“我的萱萱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公众场合也敢自称老婆。”

    孙晓萱不在乎地撇了下嘴,顺势坐到李培诚的身边,道:“有什么不敢的。本来就是嘛!”

    李培诚嘿嘿一笑,低声道:“真的,那我就大声点叫你老婆了。”

    孙晓萱脸一红,玉指在桌底下掐了李培诚一下,秀眼圆瞪。

    李培诚给了孙晓萱一个得意的笑脸。继续低头看书。心里却在想,这小丫头如今被芷芸给带坏了。动不动就掐人。

    看书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很快就到了关馆的时间。好在李培诚现在看书地速度更快,一个晚上下来,总算是把表面相关知识温习了一遍。

    孙晓萱现在也算是先天级高手,一点风寒已经奈何不了她。出图书馆的时候,孙晓萱抱怨李培诚好几天没见人影,所以强烈要求李培诚陪她在华家池逛一逛。

    李培诚不忍心拂了这小丫头的兴致,便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是寒风所吓不倒地。

    寒冬地深夜里,华家池边黑暗的树木丛中不时可以看到情人拥抱在一起,既方便说悄悄话,又能御寒。

    这点寒风孙晓萱如今并不害怕,但她仍然双手绕着李培诚地腰,紧紧抱着,脸枕在李培诚的肩膀上。

    孙晓萱的体格更像北方人,矫健高挑,翘臀高乳,是那种抱起来特别有感觉的女人。

    高耸滚圆的一对乳房紧压在李培诚的胸口,让李培诚欲火在寒冬中一点一点被点燃。更讨厌的是,这小丫头还用舌头去挑动李培诚的耳珠。

    滑润温暖,吐气如兰。

    李培诚的手忍不住就落在她结实浑圆翘起来的屁股上,在黑夜中不停来回摩挲……

    半空中一轮明月挤出云层,银辉遍洒大地。

    吴庄公寓里,李培诚把四个炼丹炉全部拿了出来。

    在每个丹炉里他放了可以炼制三颗菡柏丹份量的药材。

    李培诚虽然已经认识到问题的关键所在,但认识归认识,仍然需要实践去得出最好的结论。

    对比实验是科研中经常要用到的一种手段,有些时候这种对比在科研中会涉及到数十种甚至上百种都有可能。李培诚心里倒很想做个百来组实验对比,如此一来就能把每个细节问题都考虑到,但架不住药材珍贵,而且事实上李培诚也没那么多炼制菡柏丹的药材,这四组实验已经消耗了他一半炼制菡柏丹的药材,若不成功,他最多也只能再做一次对比实验。这也是为什么李培诚之前迟迟不敢重新开始炼菡柏丹的原因,因为他消耗不起啊。其实这又何尝不是炼丹师稀少,丹药珍贵的原因呢。

    四个炼丹炉的温度一致,仍旧是第一次时的温度。李培诚现在是认准最后一步出问题,所以前面的条件都不敢更改,若一更改,最终结果出现不同时,李培诚就很难弄清到底是哪一环节出问题了。。

    药材不多,李培诚只能拿最有可能出问题的地方下手。

    依旧打了道丹符印,但打得更仔细小心。只是就如哲学上说的,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一样,四次打的丹符印总是有细微的差别,李培诚充分发扬科研人员谨慎小心的精神,把这些细微差别都记录了下来,然后也把丹符印打入之后,丹炉的变化也都记录下来。

    许久之后,李培诚认为再没必要观察下去,才将目光从丹炉上收了回来。

    李培诚炼丹的时候,金琳一直仔细地在旁边观摩。

    炼丹师的每一道丹符印,每一个细节动作都是无数前辈包括他自己花费了大量药材和精力才形成的确实可行的一条技术,都是秘不外露的绝技,就算是自己的弟子,也按三六九等来区分,并不是每一种炼丹术都能观摩的。

    金琳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李培诚允许她观摩,她哪里肯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李培诚见金琳还盯着炼丹炉发呆,笑了笑道:“别看了,我这里有样好东西你现在就服用了,我帮你护法。”

    金琳好奇地将目光转向李培诚。

    一颗红得发紫的圆溜溜的果子在李培诚的手掌中心散发着诱人的清香,那清香片刻间就弥漫了整个房间。

    “主人这是什么仙果?”金琳惊声问道,美丽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这叫七叶紫彤果,这颗果子可抵你百年功力,你服了之后,我想应该能突破到金丹后期了。”李培诚笑咪咪地说道。

    金琳没有惊喜若狂地伸手拿过七叶紫彤果,只是美丽的眼睛变得雾蒙蒙。迷离的目光透过那层湿雾痴痴地停留在李培诚那张不能算是英俊的脸上。

    做为常年在天目山洞天姜青真人眼皮底下偷偷摸摸修炼,隐藏实力的金琳,她比任何修真人士都知道修真的艰辛,同样她也比任何人都珍惜每一份修真财富。

    从救命之恩,到碧霞石,紫云剑,金丹,修炼功法…….还有到如今的七叶紫彤果。金琳虽然对修真界不是很了解,但也猜得到哪怕就算是五大门派最得宠的弟子也不可能受到如此待遇。而她只不过是一介发誓效忠李培诚的奴婢。

    “主人,这果子还有吗?”金琳声音有些颤抖。

    “你以为这是苹果啊,想要就要,若不是机缘好,就这一颗都得不到。”李培诚没好气地道。

    “那金琳不要,主人您自己享用。”金琳坚定地摇着头。

    百年的功力,金丹后期,多么大的诱惑,这小妖精竟然能抵挡得住诱惑,时刻想着自己,李培诚心情很是舒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