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肥皂泡的奥秘

    “咳咳,估计是我们相处久了,突然不在家你有些不适应,不是什么大事情。”李培诚有些不自然地咳嗽两声,轻描淡写地用似是而非的理由把这事给搪塞过去。

    “哦,金琳想也是这样子,整天想着主人早点回家,现在主人回来了,那种感觉就没了。”金琳露出迷人的微笑,眼里的迷惑消失,剩下的只有开心和妩媚。

    李培诚暗自苦笑,这小妖精再这样诱惑下去,自己真难保有一天不会兽心大发。

    “金琳你要记住,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主人我都不会抛下你一个人的!”李培诚犹豫了一下,温柔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做为奴婢,金琳最大的愿望是服侍李培诚一辈子。哪怕她现在情窦初开了,她心中也从来没想过要跟主人平起平坐,仍然忠于她奴婢的地位。只是因为多了这一丝情愫让金琳服侍李培诚的时候心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开心,也正因为如此,李培诚没打声招呼离开数日让她感觉到特别的寂寞和空虚,也产生了一种害怕,害怕有一天主人从她身边不声不响地离开。毕竟她金琳不过只是一位奴婢,有一天主人把她抛弃了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事也不是没发生过,李培诚曾经就要求她到别处修炼,是她苦苦哀求才得以留下来的,这事在如今的金琳看来仍然是主人不想要她的一丝征兆。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不管是人还是妖在某些事情上都有他们智力上的盲点。

    李培诚这句从未有过的温柔话语让金琳激动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顷刻间那颗芳心被李培诚这句话给填得满满,金琳从来没觉得自己那么幸福,那么踏实过!

    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有人从来不曾对李培诚的话产生过怀疑,对李培诚永远是顺服的,就像金庸先生笔下的无双。那人不是柳芷芸,不是孙晓萱。也不是兰小雪三人,而是眼前这个小妖精。

    晶莹闪亮的泪珠滑落金琳嫩白地脸蛋,就像钻石一样刺眼。

    “谢谢主人,金琳誓死跟随主人!”坚定的誓言,坚毅的表情,在钻石般泪珠的陪衬下,瞬间让李培诚迷失了。

    手不知不觉伸过去轻轻擦拭那让人心醉的泪珠。

    触手处光滑细腻,就像剥了壳的鸡蛋。若不是泪珠的一丝冰凉提醒李培诚,李培诚估计已经把这个小妖精拦入怀中。

    “你这个小妖精。没事流眼泪干什么?”李培诚故作镇定,潇洒自如地收手回来,笑道。

    “人家是有感主人的大恩嘛!”金琳不好意思地擦了下眼角余留的泪水。娇声道。三天地奔波和海岛上的生活,还有跟小黑小赤的战斗让李培诚浑身不舒畅。

    “去把水放起来,我想洗个澡!”李培诚吩咐道。不知不觉中,他越来越习惯有金琳服侍地生活。

    “是主人。”金琳开心地应了声。摇曳着诱人的腰身。走着猫步去给李培诚放水去了。

    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放水声,李培诚的思绪终于回到了炼丹这件事上。

    小黑在东海生活,李培诚心里终究有些不放心。丹药是让小黑妖化地最好最快途径。张三丰地凝烟丹也是李培诚一块心病。

    李培诚必须尽快找出提高炼丹成功率的方法,然后开始新一轮的炼丹。

    李培诚也不知道自己多少次回忆整个炼丹过程了,但收获甚小。

    “主人水放好了,您可以洗澡了。”金琳动听的声音打断了李培诚的思绪。

    李培诚站起来向金琳露出一个微笑,往浴室走去。s

    “主人需要金琳服侍吗?”金琳充满期待地问道。

    虽然每次李培诚的回答总是否定的,但金琳仍然每次都要问一下,她固执地认为这是她的职责所在。

    李培诚摇了摇头。道:“你把我的衣服找出来。”

    金琳美眸中闪过一丝失望。

    整个人浸泡在豪华超大地浴缸中,李培诚把头仰靠在浴枕上,享受着冲浪按摩,思绪不知不觉中又回到炼丹的事情上面。

    一些泡泡飘逸出浴缸,在浴室的上空飘浮着。在灯光下反射着七彩的光芒。

    李培诚的目光无意识地仰视着在半空中飘浮地泡泡。脑袋里塞满地仍然是炼丹的事情。

    噗!噗!

    泡泡发出轻轻地声音,破裂开来化为虚无。就像当初菡柏丹出炉时一样,本来是那么光彩夺目,却突然化为虚无。

    李培诚整个人猛地跳了起来,手在头发上一阵乱抓,一个答案呼之欲出,但却就是卡在那里。

    “金琳,金琳!”李培诚叫道。

    金琳已经收拾好李培诚要换的衣服,正在听着浴室里发出的哗啦啦冲水声,脑海里还在不停回味李培诚刚才讲的那句话:“金琳你要记住,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主人我都不会抛下你一个人的!”

    猛然听到李培诚叫她的名字,她想也不想就冲进了浴室。

    一丝不挂的主人,每一寸肌肉都充满了力量和阳刚的气息。隆起的胸肌,矫健的大腿,还有那生长在丛林中的“第三条腿”是那么的让人惊心动魄。这幅猛男出浴图,让第一次看到主人光身子样子的金琳心儿几乎停止了跳动,美丽的眼睛几乎要滴下水来。

    春心萌动,浑身燥热。

    “主人是不是要金琳帮你搓澡!”金琳微微夹紧修长的双腿,手心都渗出了汗水,咬着唇低声问道。

    以前天天说要服侍主人洗澡,真要临到了,她才发现这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金琳深深吸了口气,她觉得自己太差劲了,完全不是一个合格的奴婢,这样子如何能服侍得好主人。

    必须得控制住心态,保持心境平和。金琳警告自己,脚步轻轻迈向李培诚。

    “停!你怎么进来了?”脑子里乱糟糟的李培诚被金琳的征询问话和脚步声给惊醒,猛然发现金琳竟然跑到浴室里来,而自己却是光溜溜地屹立在浴缸上。。

    屹立在那里更近地观察泡泡!

    李培诚一屁股坐回浴缸中,似乎想让那清澈度很高的自来水帮他遮掩身子。

    “不是主人叫我的吗?”金琳有些委屈地问道。

    李培诚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乱套了。

    “是,是我叫你,你现在立刻去楼下问小雪她们有没有泡泡浴液,有地话给我拿来。”李培诚此时也顾不得自己赤身裸体。只好大方地吩咐道。

    “是。”金琳美眸中闪过一丝失望,转身出了浴室。

    李培诚长长舒了口气,急忙起身拿了条浴巾把自己裹了起来。

    很快金琳就抱了三四瓶泡泡浴液上来。李培诚此时的心思都在泡泡上面,并没有察觉到金琳看他的目光中多了丝不一样的东西,那是一种欲望。

    李培诚把泡泡浴液倒入浴缸中,搅拌一下。很快整个浴缸浴室都是泡泡。

    美丽的泡泡不停地破裂化为虚无。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呼之欲出的答案终于呼了出来。

    表面张力、表面吉布斯能、歪曲液面下的附加压力…….

    李培诚脑子里不停浮现曾经学习过的表面现象方面的物化知识。

    在自然界中纯物质总是自发地往减少表面积方向发展。就如两滴水珠碰在一起立刻会自发合并成一颗较大地水珠。因为两颗水珠的表面积比合成一颗水珠的表面积大,而水珠之所以成圆形不成方形,其实也是为了达到最小表面积地缘故。这种现象就像苹果成熟了,在重力作用下往下掉一样,是一个很自发很常见的现象。物理学家把这种自动迫使纯物质减少表面积的力量,称为表面张力。

    一个肥皂泡在空中飘浮,肥皂泡内包裹的空气其实跟肥皂泡外界,也就是大自然中地空气是一样地,所以内外压力照理而言是一致。但因为表面张力的存在。使得肥皂泡内外受到的压力不一样,所以到了肥皂泡能承受的压力差极限,它就破裂了。

    菡柏丹是比肥皂泡更复杂的存在,它里面包裹的是丹药的药力。如何保持丹药内药力往外扩散的压力,以及外界大气压。还有丹药外壳能承受的力量等等都是需要认真考虑地一个因素。当然丹药的外壳不可能像肥皂泡那样脆弱。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算李培诚再努力也无法保证丹药不化为虚无。只要内外压力相差不大,丹药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会化为虚有的。就如你用一个气球装载空气,里外压力只要不是相差太大,气球是不可能爆炸的。

    只是丹药比起气球来却又复杂了很多,绝不是气少吹点就能保证它不炸。

    好在李培诚已经抓住了最本质地东西,丹药最后一步不管如何有什么变化,万变总不离其中。李培诚现在剩下要做是如何遵循和利用这个自然规律,尽量提高成丹率。

    找到了关键原因之后,李培诚心花怒放。这才想起刚才自己地身子给金琳看了个精光。

    李培诚苦笑着摇了摇头,自我安慰道,她总算看回去了,两不相欠!男孩变成男人,需要一个女人。

    女孩变成女人,同样需要一个男人。

    金琳虽然说起来也活了两百来年,但相对于人类而言她仍然只能算是拥有成年人智慧的女孩。刚才那惊心动魄地一幕,虽然没有把她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但已经让她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金琳见到主人从浴室里出来,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那幅猛男出浴图,脸红心跳。若不是职责所在,她此时肯定不敢面对李培诚。

    这个世界很奇怪,男人看到女人的身子那叫占了天大便宜,男人的身子被女人看走了,似乎仍然是男人占了天大便宜。

    此时李培诚就这样认为。所以面对金琳一脸娇羞的样子,他竟然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主人您的衣服!”金琳压制住内心地骚动,恭敬地把衣服递给李培诚。

    李培诚的掩饰功夫很好,似乎刚才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笑着接过衣服,然后转身重回浴室。

    已经开了点窍的金琳心里隐隐有些失落的感觉,直觉告诉她,主人应该稍微表现出一点不一样。至少这是他第一次赤身裸体地面对她。

    不过李培诚是主人,对她有天大的恩情。金琳虽然有失落感,但决不会因此对主人产生幽怨。这就是金琳与其他女人不一样的地方,因为在她心里李培诚永远是至高无上的。

    见李培诚换好衣服出来。金琳急忙进浴室把李培诚换洗的衣服拿到露台的洗衣槽,准备清洗。

    整个地球,能奢侈到动用金丹中期,艳丽无比地金猫妖为他洗衣服的。恐怕只有我一人!李培诚看着金琳乖巧地抱着他的脏衣服到阳台上清洗。突然有了这个奇怪地想法,心中感觉很是幸福自得。

    对了,从石老道身上剥下来的八卦紫衣得清洗一下。

    李培诚想起石老道的八卦紫衣是件好法宝,上次把无头石老道的尸体给火化后,他还没把这法宝清洗过。飞剑什么地倒还好,这种死人穿过地衣服,不管是不是仙家宝贝,在李培诚看来没清洗过总有些怪怪的。尤其他还要拿这件法宝孝敬自己的师父,那就更得清洗一下。

    “金琳把这件衣服也清洗一下。”李培诚取出八卦紫衣递给金琳道。

    “好仙衣!”金琳一接过八卦紫衣立刻发现异常。两眼发亮地赞叹道,纤纤玉手轻轻摩挲着八卦紫衣上的八卦图案。

    “主人这仙衣干嘛要清洗?”金琳一边把八卦紫衣泡在肥皂水里,一边好奇地问道。

    既然是仙衣,自然难沾尘壤,八卦紫衣看起来古朴清新。故金琳有此一问并不奇怪。

    “哦。这是抢来的,别人穿过。”李培诚道。

    “哦。原来是这样。”女人都有些许洁癖,金琳也不例外,闻言立刻会意。

    李培诚因为想通了菡柏丹功亏一篑的原因,心情很好,一时间很难平静下来。干脆就站在露台上看金琳洗衣服。。

    朝阳从东边升起,金黄色的秀发如瀑布披散在优雅的后背。一缕阳光洒下,反射出一片金色的海洋。

    李培诚不禁有些看呆了,这一刻他感觉金琳除了妖娆性感,多了一份贤惠地韵味。这种韵味让李培诚看了内心有种莫名的触动,很想伸手把被轻风吹乱的几根金色头发绺到金琳小巧精致的耳朵根后面。

    八卦紫衣不是凡俗之衣,金琳洗刷一遍后,把它轻轻一甩便干了,滴水不沾。

    “主人这衣服洗好了。”

    金琳动人的声音惊醒了正在发呆地李培诚。

    李培诚接过八卦紫衣时,发现金琳地美眸里闪过一丝不舍。

    对于修真者而言美固然是要讲究,但强大的防身仙衣对于修真者远远超过了美地重要性,因为它可以让修真者多一份生命的保障。

    李培诚知道金琳缺少一件防身的仙衣,看到八卦紫衣动心是再正常不过。不过这件仙衣他是准备送给葛古的,而且李培诚潜意识里不喜欢金琳穿这种男性的仙衣,他喜欢她穿着七彩仙衣或一尘不染的洁白仙衣,就像飘飘逸飞的仙子一般。

    “你这么美丽动人,这八卦紫衣不适合你穿,改日等我有能力了,亲自给你炼制一件漂亮的仙衣。”李培诚柔声道。

    金琳听得心花怒放,整个人都醉了。

    一直以来李培诚从来没正眼看过她赤裸的身子,似乎她的身子不堪入目,这让金琳心中始终存着一个疙瘩,以为自己的容貌身材入不了李培诚的法眼。今日方才知道自己在主人的眼里是美丽动人的。

    “真的吗!”金琳惊喜道,美眸中异彩闪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