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 战二兽

    乖乖,李培诚暗暗拍掌,这两个家伙竟然还心有灵犀啊!却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在这个岛屿上为了这果子对峙了数年,那眼神之间的交流真可以说到了炉火纯青,比情人以目传情还来得厉害!

    “这果子看来没有一两天是熟不了的,他们拿了也没用。我们若在这里打斗肯定会伤到花花草草,不如到海上打斗怎么样?”李培诚就像头老狐狸在谆谆诱导两涉世未深的无知“少男”。

    一蛇一鹤无比留恋地看了七叶紫彤果一眼,然后一个发出一声鹤唳,展开长达十来米的火红翅膀,扇起阵阵热风飞向了大海。另外一个把粗大的身子一扭,站了起来,这时李培诚才看到它的身下还有四只巨爪,爪子锋利无比,踩在地下那是地动山摇,一步一个脚印。

    段威和方雨华本来也想跟过去看,李培诚却有自己的一番打算。摆了摆手让他们留在原地看守那果子,顺便叫他们在附近布置个小阵法,免得那香气引来其他人。

    那两只异兽虽然厉害,但要说能伤害李培诚却还差了些。况且李培诚就算对付不了这两畜牲,要逃跑那还不是容易的事情。两人也就心安理得代替了一蛇一鹤在旁边看守七叶紫彤果。

    蛟龙果然是水中霸王,有些像蛟龙前身的黑色大蛇一入海,那些虾鱼什么的纷纷跳跃出海面。惊恐万分。

    黑大蛇张嘴,蛇信子一伸一卷。一时间有十来条大小鱼和其他杂七杂八地海洋生物进了它的血盘大口。

    李培诚见黑大蛇这样威猛,心里越发喜欢,看黑大蛇那矫健雄壮地身体,两眼发亮,就像那黑大蛇是一丝不挂的绝世美女。

    黑大蛇没来由感到一阵恶寒,又粗又长的尾巴狠狠地拍在大海上,掀起数丈巨浪,然后钻入大海之中,这才感觉舒服点。

    李培诚哈哈一笑。踏着波浪而行。既然说过以一敌二,李培诚还不想赖皮到欺负黑大蛇现在不会飞,先把赤焰丹顶鹤给单独干掉。

    李培诚刚刚踏出数百米,平静的大海突然波涛汹涌,浪起百丈往李培诚席卷而来,浪尖之上一个巨大的黑色脑袋高高昂起,犹如率领百万大军的元帅。林雷威风凛凛。

    李培诚暗赞一声,这家伙倒也知道借助大海之威,不错。

    心里正赞叹中,天空突然变成一片通红,一股热浪铺天盖地而来,一道锐利的破空之力直逼李培诚的脑顶而来。

    这两家伙莫非以前还是战友不成,一上一下,配合得如此完美!李培诚脸上微现惊讶之色。

    李培诚自恃炼过不灭诀,肉身强悍,再加上存心想掂量一下两人的力道。也不祭出银麟枪,怒吼一声。脚尖在海上一点,微微跃起,运真元与手臂之上,手臂立刻根根青筋暴起,手指一并拢则呈鹰喙状竟迎向赤焰丹顶鹤那尖锐无比地利嘴。

    几乎在李培诚迎向赤焰丹顶鹤时,海浪中黑蛇猛然跃起,犹如参天巨树般的蛇身狠狠地朝李培诚拦腰扫来。

    蛇身速度很快,扫过海面那是呼呼作响,带起一阵狂风。狂风刮在李培诚脸上让他都隐隐感觉有些刀割般的疼痛。

    李培诚又惊又喜,惊得是这蛇竟然这般神武,喜得是若是能把这蛇给收服了,那洞府就真的是铜墙铁壁了。

    李培诚猛地提脚,朝蛇身狠狠踢了过去。

    赤焰丹顶鹤见李培诚竟然以手掌变化而成的鹰喙来抵抗它无坚不摧的利嘴。红宝石眼睛明显闪过一丝蔑视。翅膀用力一扇,猛地加速。

    感觉到那恐怖的穿透力。李培诚心里起了丝不妙地感觉,自己似乎太过自信了。这个长矛般的利嘴自己有可能无法硬抗下来。

    青筋根根暴起的手臂立刻如水蛇扭动,鹰喙变得虚幻。

    赤焰丹顶鹤眼睛里流露出的仍然是蔑视,鹤天生就是抓蛇和鱼的强手。

    锵!李培诚手掌变化而成的鹰喙本想避其锋芒,侧击鹤嘴,却没想到鹤嘴却直取他的手臂,而且速度快速无比。那手臂再厉害,以李培诚如今的修为还是无法抵挡得住鹤嘴的一啄啊。李培诚无奈,手腕一转,以鹰喙对鹤嘴,两者相撞竟然发出一声金铁交鸣声。

    不过正如李培诚所预测的,他地鹰喙比不得人家的嘴巴。五指出血,血滴点点,竟然挂彩了。

    当然赤焰丹顶鹤也没占到什么便宜,虽然表面上它让李培诚流血了,但李培诚的真元力是何等强大,那鹰喙的硬度比不得赤焰丹顶鹤的嘴巴,但力道却是强横无比。

    就这一撞击,撞得赤焰丹顶鹤咬牙咧齿,痛得一塌糊涂,巨大的身子也被这一撞给倒飞到了数百米的高空去了。

    刚在赤焰丹顶鹤那里挂了彩,黑蛇威猛十足的蛇尾带着浓烈的腥味已经逼近了。

    李培诚顾不得五指传来的疼痛,脚还是继续踢出。

    砰!

    一声巨响,两大强悍地力量撞击在一起,被压缩在极小空间的空气猛地炸了开来,海水竟然一分为二向两边冲了开来,露出一近十来米宽的水缝。

    李培诚的脚一阵发麻,隐隐作痛。

    蛟龙啊,力量真的不可小视,哪怕它头顶地角还没长出来。

    黑蛇也不好受,李培诚那一脚灌注真力,全力而为,它若不是有堪比仙甲地鳞甲覆身,估计那一脚也够它皮开肉绽了。尽管这种情况没有出现,但也是疼痛不已,一头扎进了海底。

    李培诚暗暗苦笑,差点就要在这两头还没成妖的异兽面前栽了跟头。

    不过这个苦也没白受,至少知道这两头异兽每头相当一金丹中期修真人士是没问题地。最难得是这还是没成妖的前提下,若真开了灵智,天知道会有多厉害。

    天上的赤焰丹顶鹤心有余悸地用红宝石眼珠子盯着李培诚,心里在想着要不要再次俯冲下来。远处又掀起一滔天巨浪,浪尖上,黑蛇竖起它的上半身,大大的脑袋就像梦魇中恶魔瞪着血红的眼睛,它也有些犹豫了。。

    妈的,你这两家伙把老子打得这么疼,以为就这样完事了!老子不把你们打得哭爹喊娘,你会肯服老子吗?

    李培诚见两家伙一上一下盯着自己,又隐隐感到手指和脚掌处传来的疼痛,不禁气恼地骂了起来,然后唤出银麟枪。

    银麟枪一出,寒光闪闪,凶煞的气息顿时弥漫在大海的上空。

    “呜呜!”黑蛇不安地叫了起来,这种叫武器的东西它在段威那里领教过,很是厉害,就算它披着鳞甲仍然对它有一定的杀伤力。那次要不是它凭着强悍的肉身和力量,还有那只赤焰丹顶鹤同仇敌忾,上一次它就要挂了。

    这银麟枪虽然样式跟剑不一样,但动物的直觉告诉黑蛇这玩意更加厉害。

    “唳唳!”赤焰丹顶鹤也在空中发出不安的声音,扇动着翅膀在李培诚的头顶不停盘绕着。

    “叫也没用了,除非你们现在就归顺我!”李培诚就像个强奸犯一样向黑蛇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银麟枪,恶狠狠地说道。

    这是对龙这样高贵的上古异兽尊严的赤裸裸挑衅和践踏,黑蛇暴怒了,喉咙里发出一声低闷的吼叫声,架着巨浪向李培诚冲杀了过去。

    赤焰丹顶鹤倒也讲义气,也知道兔死狐悲,发出一声凄厉的鹤唳声,猛地俯冲了下来,通红的翅膀竟然着起了火,但羽毛却没有被烧掉,反倒越发的鲜艳。

    巨浪席卷而来,黑压压的蛇身像条巨鞭劈了过来,而头顶却下起了火球,团团火球噼里啪啦地往李培诚头上砸。

    天哪,这家伙竟然天生会放火!李培诚一开始还觉得黑蛇更威猛,如今才知道天上那家伙竟然已经踏入了热兵器时代。

    “好好!”李培诚哈哈大笑,头顶冲出四面烈焰旗,随手捏了一个法诀,四面烈焰便呼呼作响悬浮在李培诚头顶之上。

    虽然以李培诚如今的阵法造诣仓忙之中要摆成烈焰大阵有些困难,但烈焰旗是火属性的阵法令旗,简单组合一下,吞噬一下还未成妖的赤焰丹顶鹤放出来的火,这点本事李培诚还是有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