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 意外

    第两百三十四章  意外

    鹁鸪岩洞内那天然的掩饰墙壁早成了碎石,四明山洞天内的五行大阵此时也已经被摧毁掉了。

    方雨华向李培诚露出一个苦笑,道:“这次若不是老弟你赶到,老哥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李培诚见到四明山洞天内一片狼藉的样子,后背也是冷飕飕,一阵后怕,自己要是迟来一些,就要失去眼前这位好友了,就算杀了石真人也是于事无补啊。

    李培诚本想责骂方雨华几句,想了想大难不死,还是算了,扫视一周,道:“等会我重新布置个阵法。  ”

    方雨华都已经两百多岁了,自然明白李培诚刚才看他的目光有责备的意思。

    方雨华这辈子从来没怕过别人,唯有这个李培诚。  虽然名义上是自己的小弟,但与他有天大恩情,本事又出奇地高,让他是又佩服又敬重,所以见他目光有责备之意,心中既是感动又是羞愧。

    “如此有劳老弟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李培诚见两百多岁。  一向潇洒不羁的方雨华像个认错的小学生,心中哭笑不得。  只好咧嘴一笑,问道:“委羽山还有没有什么厉害的人物?”。

    李培诚可不想留下后患。

    方雨华想了想,摇摇头,道:“委羽山厉害的人都已经丧命,现在委羽山剩下的都是不成才地弟子,兴不起风浪。  ”

    李培诚闻言心里长长舒了口气,他性情中虽然有冷酷无情的一面。  但本性却是善良地好人。  血洗委羽山累及无辜终究不是他想干的,既然委羽山没什么出色的弟子,再加上此事也甚是隐蔽,李培诚也不想把事情扩大化。

    “我先把阵法给重新布置一下,大哥你先疗下伤!”李培诚从储物戒里取出五块上好玉石,然后对方雨华说道。

    刚才与石真人三人拚斗,方雨华受了点轻伤,虽然不严重。  但拖下去会影响修炼进度,故方雨华闻言点了点头,顾自到不远处的*蒲团上静坐疗伤去了。

    李培诚和方雨华消失在高空不久,有一位神光内敛,潇洒飘逸的青衣道士踏剑出现在高空之上。

    咦!刚才明明感觉到这里有强烈的法力波动,似有人在此争斗。  怎么突然间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那青衣道士一脸疑惑。

    青衣道士无意间俯视下方,脸色骤然大变,御剑闪电飞向鹁鸪岩洞。

    鹁鸪洞残破的石壁让青衣道士一阵抓狂,手握飞剑一脸凶相地飞身入四明山洞天。

    “竟然还追到此处了!”李培诚感觉到外面浓烈地杀气,银麟立刻出体,银湛湛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四明山洞天。

    青衣道士心中本就有不祥感觉,刚入四明山洞天又察觉到凌厉的杀气,心神一动,飞剑立刻直取杀气奔袭而来的方向而去。

    方雨华也感觉到了异样的氛围,睁开眼看到那熟悉的剑光。  刚想开口喊停。  李培诚却已经出枪。

    枪快如电,威猛如龙。

    枪尖暴起一团银白色的精芒。  四周的空气如被活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发出刺耳地破空声音。

    青衣道士感到恐怖的威压和无坚不摧的锋利,眼神里流露出极度的震惊和不安。

    锵!

    枪剑相撞,巨大的声浪在四明山洞天里回荡,真元力的撞击产生巨大地冲力,把本是残破的洞天破坏的更残破。

    一股庞大刁钻的真元力通过飞剑侵入青衣道士的体内,让他感觉异常的难受,胸口血气翻涌,身子更是连连后退。

    “是自家兄弟!”

    李培诚刚想一鼓作气把不明来客打得趴下时,方雨华的声音及时响起,才避免了青衣道士被再次攻击的危险。

    一道身影闪了进来,脸色有些白,不过当他看到方雨华安然无恙时,惊喜的目光显示了他此时内心的激动。

    李培诚收起了银麟枪,有些不好意思地搓着手,心想自己现在是不是杀心太重了。

    “我以为方兄出事情了!”青衣道士开心地拍着方雨华地肩膀笑道。。

    方雨华不想提委羽山地事情,笑了笑,道:“有我这位兄弟在,我能出什么事情。  ”

    青衣道士这才将目光投向李培诚,见李培诚其貌不扬,似乎重来没见过。  不过刚才那一击,青衣道士到现在仍然心有余悸,知道在这平凡外表下面是恐怖的实力。

    “刚才冒犯了!”李培诚主动赔罪。

    青衣道士发出朗爽地笑声,道:“是贫道冲动了,以为方兄出了事情!不过道友好本事,贫道到如今体内还血气翻腾!”

    李培诚见对方不仅是方雨华的朋友,而且看其性格也甚是豪爽坦诚,心中对他产生些许好感,谦虚道:“道友过奖了,贫道不过占着法宝厉害而已。  ”

    青衣道士正是素有神州第一小洞天之称的霍林山洞天的段威真人,与方雨华是生死之交,一身境界比方雨华厉害,已是金丹后期,当初方雨华被周正追杀,一开始就是想向段威所在的霍林山洞天逃跑。  五十年前周正与方雨华发生冲突后,委羽山洞天在自知理亏的情况下没有出面对付方雨华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方雨华身后还有位段威。  直到周正实力突飞猛进,方由周正自行解决。

    方雨华可是知道段威的厉害,而且他的法宝虽然不如李培诚的银麟枪,但应该也相差不是很多。  李培诚一招就逼得段威气血不稳,可见李培诚的实力至少已经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了。  所以方雨华闻言,不禁惊喜万分,这才好好打量起李培诚。

    一打量发现,以前只要李培诚不主动显示,根本无法发现他身上的法力波动,方雨华也是通过李培诚打斗时才大致判断他的境界应该在金丹中期左右。  今天却发现他身上隐隐有法力波动,但却很是晦涩,自己看不穿他的境界了。

    “恭喜老弟!”方雨华一时忘了给他们俩互相介绍,先高兴万分地祝贺起李培诚来。

    李培诚知道方雨华恭喜自己什么,向他点点头,笑道:“这下子方大哥终于可以放心了。  ”

    方雨华闻言笑了笑,李培诚与无尘老儿的决斗就像一块巨大的磐石压在他的心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如今心中确实放松了很多。

    方雨华笑过后,这才想起还没替两人互相介绍,急忙给两人做了介绍。

    经介绍,李培诚这才知道对方乃是素有神州第一小洞天之称的霍林山洞天的段威真人,是方雨华的生死之交。

    方雨华自从杭州回来后,就以仙札传信的方式把李培诚约战华山派无尘道长的事情传遍了三十六小洞天,故段威闻言眼前之人就是李培诚,两眼异彩连连,感慨道:“怪不得李兄敢约战无尘老儿,看来无尘老儿这次有麻烦了!”

    方雨华一直很信服段威,况段威还跟李培诚交过手,心中应该有数,闻言心情又放松了不少,大笑道:“连段兄也这么说,我可就真的放心了。  ”

    “不过无尘老儿剑法确实厉害,有神鬼莫测之威力,我曾经与他切磋过,却远不是他的对手。  ”段威收起感慨,表情有些严肃地说道。

    李培诚知道段威在提醒他不要轻敌,感激地向他笑了笑,心里却没把这当一回事。  若是之前听到这话,李培诚估计要紧张一阵,但如今他已经晋级金丹后期,而且又得了张三丰武学心得,心中再无任何担忧。

    段威感觉的出来李培诚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也不点破。  他与李培诚的交情完全是建立在方雨华的关系上,并无深交,如此提醒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段兄你既然与无尘老儿切磋过,不如也跟李老弟切磋一下,也好做下对比!”

    李培诚两次相救,方雨华早把李培诚命看得比他自己重要百倍,听说段威跟无尘老儿切磋过,立刻建议道。

    李培诚闻言两眼立时亮了起来,他最近钻研张三丰的武学颇有心得,正想找个像样的对手验证一下,段威有金丹后期的修为,最合适不过了。

    段威有些疑惑地看了方雨华一眼,他知道方雨华真正的生死之交只有自己一个,如今看来要再添一位,李培诚在方雨华心目中的地位绝不亚于他。

    所谓爱屋及乌,段威见好兄弟这么重视李培诚,只好笑道:“此建议甚好,我也正有意与李兄切磋切磋!”

    李培诚大喜,向段威微微躬身道:“多谢段兄好意!”

    第两百三十四章 意外。

    第两百三十四章 意外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