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忘年交

    今天打开网页一看月票竟然已经追平分类第七名了,心中感动万分,谢谢各位书友这么支持和厚爱!同时也恳求各位继续支持,因为第五名跟第八名间月票咬得很久,希望能笑到最后。

    张三丰闻言双目一亮,喜极道:“小兄弟可会炼制凝烟丹?”

    李培诚点了点头,道:“晚辈可以试一试,但成与不成却难说。”

    万事给自己留点后路总是没错,同时万一不成也不会让张三丰从高空云端跌落泥潭,故李培诚虽然把握性比较大,但因为经历过菡柏丹的意外,说话便留了些余地。

    张三丰曾闭关静心修炼,一步不离天柱峰近两百年,为求参悟五行平衡之法,但两百年艰辛修炼带来的却只是金庚之力越发壮大,无奈出关求外物相助,而外物便是增补火元力的丹药。这赤火丹也是他四处打听而来,可惜云游数十年却找不到一个懂得炼此丹之人。如今猛然听到李培诚又爆出一种丹药,而且还会炼制,虽然李培诚语气不肯定,但张三丰听起来却已如同天籁之音,真可以说久旱逢甘霖啊!

    真是天助我也!张三丰恨不得仰天一声长啸。“小兄弟知炼制方法便成,炼丹一道本是结果难料,就算被称为丹王的天乙真人也只敢说自己炼丹有三成把握。更何况像凝烟丹这种只知方法却还未动手炼制过的丹药,恐怕连他一成把握都没有!”张三丰急忙道。好不容易找到一位懂得炼制增补火元力丹药的炼丹师,张三丰唯一怕的是李培诚不肯炼,哪里还会去考虑成不成。

    李培诚闻言这才明白原来其他炼丹师炼丹成功率也是很低的,自己第一次炼丹能成功出炉一粒看来算是很不错了。

    “张真人既然如此信任晚辈。晚辈便试上一试。”李培诚道。

    “多谢小兄弟帮忙!”张三丰一躬到底,吓得李培诚急忙回礼。这个中国历史中国粹级的人物大礼。李培诚还是担当不起啊。

    “请问炼制凝烟丹需要哪些药材?贫道也好去采集。”张三丰一副请教地神情。弄得李培诚一阵汗颜。

    “百年翠云草,五百年以上辛夷木花蕾。”李培诚想了想回道。

    “就这些?”张三丰两眼一瞪,惊讶问道。

    一般一种丹需要的主材辅材加起来怎么说都要七八种,张三丰早就做好李培诚爆出十多种药材,准备数十年寻找药材地准备,没想到李培诚却只轻描淡写地吐出这么两种药材,怎不让他惊讶万分。

    “呵呵,其他药材晚辈都有就无需张真人寻觅了。”李培诚笑道。

    张三丰这人虽然潇洒不羁,但向来恩怨分明,重情重义。闻言心中感动不已。萍水相逢,李培诚不仅肯为他炼丹,而且材料也无私帮他出了。本来张三丰还在考虑不知道请李培诚炼凝烟丹需要什么工钱,如今却完全掉了个,人家是准备既出人力、技术还出材料。

    “这如何使得?哪有让小兄弟帮贫道炼丹,又要让你出药材之理?”张三丰连连摆手道。

    李培诚其实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刚才张三丰提起让他明年开春去武当山,有意传他一些阴阳两仪之道。人家这样真诚对他,他自然也要真诚以对。况且若能结交张三丰这等绝世高手,对与李培诚而言无疑是买了一护身符。何乐而不为?

    “张真人客气了,晚辈生平最佩服您了,如今能为您出点力,可以说是晚辈地荣幸啊!”李培诚一脸真诚地道。

    千穿百穿马匹不穿,张三丰这等高人也是经不起被他认为是奇才人物的李培诚的赤裸裸拍马,而且葛古在旁边的连连点头,更好地衬托出李培诚这个马屁是发自内心的,当然事实上确实是发自内心的。

    中国人对张三丰那种崇拜之情。张三丰确实很难理解,就像歌星无法明白歌迷对他的狂热痴迷。

    “哈哈,小兄弟这样奇才如此推崇贫道,实在让贫道汗颜。”张三丰哈哈笑道。

    李培诚心里嘿嘿一笑,我倒没看出来您老人家哪里有什么汗颜。倒是很享受啊!这话李培诚自然不会说出口。而是继续道:“晚辈这些都是发自肺腑之言!”

    “哈哈!小兄弟这样的朋友贫道交定了。你也别晚辈晚辈的自称,也别叫贫道张真人。要是真看得起贫道。你就自称小弟,至于贫道吗,你称老哥也行,叫张疯子也行!”张三丰心情大好,拍着李培诚的肩膀,哈哈大笑道。

    张三丰那大手掌拍得李培诚几乎一屁股坐在地上,两眼瞪得跟灯笼似地。跟张三丰称兄道弟,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张疯子,张疯子!传说中张三丰是个神经质的传奇人物,果然不假啊!

    “张真人,小徒如何能跟您称兄道弟,使不得,使不得?”葛古急忙起身反对道,额头的汗滴是一颗颗往地下滴。

    自己的徒弟跟张三丰称兄道弟,那自己呢?那自己的好朋友,武当派的掌教清平道长呢?乱套了,乱套了!

    “葛小子,这是我跟小兄弟的事情,你别瞎掺和!”张三丰双目狠狠地瞪了葛古一眼。

    葛古立刻感觉到一股压力铺天盖地而来,他的小腿打了个哆嗦差点就要瘫坐在地上,到了嘴边的话也只好缩了回来。

    “好了这事就这样定了,小兄弟你现在告诉老哥炼这个凝烟丹究竟还需要哪些药材?”张三丰拍着李培诚的肩膀亲热地问道,似乎突然间两人还真地成兄弟了。

    一股酸腐味从张三丰带着污渍的破道袍上钻入了李培诚的鼻子,不过说来也奇怪,就因为这股酸腐气味突然拉近了李培诚与这位传说中人物的距离,让他觉得张三丰其实并不那么神秘,还真如小说故事里讲的疯癫潇洒。

    “千年短萼黄连,三百年以上华中五味子,百年抱石莲,千年蝙蝠葛……”李培诚一口气报出了十二种药材,至少有三种药材是张三丰听也没听说过的。那三种正是李轩庭留给李培诚的,其余的药材倒都是从天目山金灵洞得到地。。

    乖乖,这些药材要是都找齐还真的得花个数十年!张三丰挠了挠头道:“这些药材老哥我要是找你起来,至少得花个数十年,我也就不客气了!”

    “老哥若跟我客气,那不是看不起小弟我吗?”李培诚壮着胆子跟张三丰平辈相称,至于张疯子,他是万万不敢叫出口的,虽然他知道就算叫了估计张三丰也不会不高兴。

    “对,对!两兄弟客气啥!”张三丰闻言连连点头称是,觉得李培诚这小子还真对他的胃口。唯一让张三丰感觉不爽的是葛古苦着张脸,好像自己把他地徒弟给拐走了似地,而且还一个劲地给他徒弟使眼色。

    没办法,葛古虽然也算是个敢做敢为,顶天立地的汉子,但毕竟受传统思想毒害太深,没办法像张三丰一样疯癫,也没办法像自己地小徒弟一样拥有新潮思想,所以一时间这个弯还真难转过来。

    “葛小子你别转眼珠子了,我们各交各的,两不相干!”张三丰不满地道。

    葛古闻言心里一阵苦笑,自己的徒弟一口一个老哥地叫,自己却一口一个晚辈的自称,这个世界还真是荒唐。

    李培诚向葛古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然后对张三丰道:“小弟也会打听那两种药材的,若是找到就立刻开始炼制。”

    张三丰点了点头,道:“那好,老哥我走了,一寻到药材就来找你!”

    说完张三丰也不嗦,一个飞身消失在庭院中。

    还真是说走就走,李培诚摇了摇头。

    正摇头间,空中飘来一块玉简。

    “小兄弟有空看看,说不定对你有些好处。”空中传来张三丰的声音。

    李培诚手握玉简,神念一扫,发现这玉简里竟然记载着张三丰对武学的一些心得,还有少许有关阴阳两仪的窥探心得。

    李培诚收回神念,满脸肃穆地朝张三丰离去的方向深深鞠躬,虽然张三丰早已经不知所踪。

    本想让张三丰欠自己一个人情,如今却反倒自己欠他人情了。

    “张真人还真是个奇人,你这次能与他结为兄弟对你今后的发展裨益无穷啊!”葛古一脸喜色地感叹道。

    “是啊,能跟他这样的奇人结识实在是弟子的福缘!”李培诚也感叹了一声,收回目光,这才想起自己手中还拿着菡柏丹,急忙道:“师父您还是快把这丹药服用了,弟子给您护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