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九章 求丹

    “两位道友也坐呀!”张三丰浑身不自在地站起来招呼道,好像他变成了主人。

    葛古毕竟不是普通人,见状急忙招呼着张三丰重新入坐,然后自己也落了坐,李培诚挨着坐在葛古身边,看得张三丰又是好一阵好奇。莫非这个白胡子的小子比那位地位还高不成?

    活了七百岁,这种事情他倒是第一次遇到。

    葛古人老成精,倒也看出了张三丰的疑惑,笑道:“张真人不必奇怪,李培诚是晚辈的弟子,不过却早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张三丰闻言狠狠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以为自己已经算是得天独厚,天纵奇才,两百岁达元婴期,七百岁达出窍中期,只要再跨两步就能达分神期,可飞离地球,四处遨游了。没想到李培诚如今还不到百岁已经让他隐约察觉到一丝元婴期的气息,如此算来他今后的成就岂不是还要超过自己。

    张三丰平生从来没佩服过人,就连昆仑派掌门青羽真人的师父玄桓子虽然已经达出窍后期,张三丰却也不认为有什么了不起。若让他在昆仑仙境修炼,他早便超越了他。但李培诚年纪轻轻,没有其内在独特的天资,就算有奇缘也是绝不可能达如今这等境界的。所以张三丰心中对眼前这位年轻人起了丝钦佩之情,看李培诚的目光颇有英雄惜英雄的味道。

    此子绝非池中物!张三丰暗自感叹!

    “冒昧问下小兄弟今年贵庚了?”张三丰因为心境的变化,再加上他本事潇洒不羁的人,竟然跟李培诚平辈相称。

    李培诚被张三丰这样客气的问话吓了一跳,还真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急忙起身回道:“晚辈今年二十七岁了!”

    张三丰这种不世出的奇人,听到二十七这三个字也立刻石化了。

    他若不是个心胸宽广地人肯定要仰天长叹。既生瑜何生亮!

    “小兄弟真是奇人啊!”张三丰半响后,赞叹道。

    葛古听张三丰这等奇人都对自己的弟子赞不绝口,比自己被人称赞都高兴,本是拘谨的他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李培诚却是一阵汗颜,他总觉得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主要还是李轩庭的缘故,却不想想,若不是他天赋过人。年纪轻轻突破先天境界,又独创不灭诀。李轩庭就算再厉害也无法把他一举从先天境界提拔到金丹中期。更不用说他自己悟通九转金丹这等绝世神功了。

    “张真人过奖了,晚辈只是机缘好而已!”李培诚谦虚道。

    “呵呵,机缘也不是什么人都承受得起的,小兄弟不必妄自菲薄!”张三丰摆手否定道。

    李培诚听了此话颇有些触动,笑了笑,算是接受这位传说中人物地盛赞。

    “对了,小兄弟究竟会不会炼制赤火丹?”张三丰心系赤火丹。话题一转又回到了赤火丹上。

    赤火丹李培诚也只是在玉简中瞄到过,因没上心,故只知其名,具体的功用炼制方法却都完全不知。

    在不识张三丰之前,李培诚自然不会在意这个什么赤火丹,如今既然知道眼前这人是中国偶像级传奇人物,自然多了几分关

    虽说张三丰这个人物在所有中国人地心里几乎都是正面人物的,在李培诚的心里也同样如此,但访人之心不可无,尤其像他这样厉害到李培诚根本无法抵抗的人物。这必要的防备之心还是需要的。所以李培诚不敢动神念查探储物戒里的玉简,生怕被张三丰发现储物戒,这个储物戒里地东西对于地球修真界而言实在太高档了。于是李培诚直接问道:“这赤火丹是何种丹药?”

    张三丰闻言心中不禁一阵失望,不过想了想若是随意碰到个炼丹师,就会炼制赤火丹,他也不用东奔西跑了。

    这么一想张三丰也就释然了,因为颇为赏识李培诚,张三丰也不隐瞒。解释道:“赤火丹乃是增补火元力的丹药,说起来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丹药,只是此丹的炼制方法却似乎失传了。贫道拜访了擅长炼丹的丹鼎宗、天师教还有不少懂炼丹术的人都不得知。”

    李培诚虽然还没看过赤火丹的炼制方法,但玉简中对丹药知识的介绍,开篇就是丹药分类的介绍。听张三丰这样说。便道:“如此说来,张真人本命属金。而且还是特别强。”

    “小兄弟果然奇人,不少炼丹师都不明贫道为何求此丹!”张三丰闻言微现惊讶之色,然后继续道:“实不相瞒,贫道是在进入出窍期,得悟阴阳太极之道后方才知道自己不仅本命属金,而且还是先天一点金庚之气。起初这点先天一点金庚之气让贫道如虎添翼,但随着境界提升,却是过犹不及,成了五行不平,阻碍了修炼,贫道多方求索,才知有赤火丹可独增火元力,以求克金生土,更进一层。”张三丰道。

    张三丰其实还有一点没解释,他百年前得悟阴阳太极两仪之道,正是因为五行不平害得他无法修炼此功,否则他此时早便飞离地球了,当然这些他没必要一一解释,他解释那么多其实已经把李培诚当成值得深交的人了。

    张三丰竟然已经达出窍期了!李培诚暗暗震惊,接着又想起五行中金主杀,传说中张三丰乃武学奇才,如今他说自己身具先天一点金庚之气,张三丰乃武学奇才这个传闻看来不假,心中不禁对这位传奇人物充满了好奇和钦佩。

    “若贫道没看错地话,小兄弟身上应该带着一点先天至阳之气。”张三丰微笑着说道。自悟通阴阳太极两仪之道后,他对阴阳之气可以说极为敏感,刚才因为李培诚身上法力波动晦涩,他很难察觉,后来相处久了,李培诚也放松了警惕,张三丰便察觉到一点异常。

    “哦!”李培诚应了声,脑子猛然闪过跟孙晓萱双修的事情,立刻想通为何有那事情发生,看来萱萱恐怕带了点先天至阴之气。。

    “既然小兄弟不知赤火丹之事,贫道这便告辞。他日小兄弟若到武当山云游,可到天柱峰寻我!”张三丰站了起来,向李培诚打了声招呼,然后又向葛古颔首示意,准备离去。

    看着张三丰雄伟的背影消失在星空之下,李培诚突然产生了一股冲动。

    “张真人请留步!”

    空中传来张三丰的声音:“小兄弟是否想向贫道探求阴阳太极之事?明年开春可到天柱峰寻我。”

    张三丰有此想法并不奇怪,李培诚身具一点先天至阳之气,若是能窥得一丝阴阳太极奥秘将受益无穷。

    李培诚叫住张三丰的本意并不是想学什么阴阳太极两仪,那是人家的绝学,他岂好意思向人家讨要。况且他如今有自己的一套修炼方法,又跟孙晓萱双修过,倒也已经窥得了一丝阴阳奥秘,如今又得张三丰提醒他乃先天一点至阳之气,心中更是豁然开朗,再加上有孙晓萱这个身具一点天生至阴之气的女人在身边,假以时日应该能更深入了解阴阳二气地奥秘。

    李培诚叫住张三丰的目的是想跟他商量赤火丹的事情,本来还认为自己这样做有些冲动,如今听张三丰这样说,李培诚心中再无它虑,甚至隐隐有些惭愧,觉得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张真人误会了,晚辈想跟真人探讨赤火丹之事!”李培诚对空传音。

    “真的!”张三丰猛然折回,激动地盯着李培诚。

    李培诚点了点头,道:“晚辈刚才突然想起有种叫凝烟丹地功效也是增补火元力地。”

    李培诚刚才既然反问张三丰赤火丹之事,自然不好再说自己有炼制赤火丹的方法。好在玉简中记载地增补火元力的丹药不止一种,李培诚刚才在张三丰离开时,用神识匆匆扫视一番,发现跟赤火丹归类在一起的还有两种丹药,这凝烟丹便是其中一种。在三种丹药中列在最后面,效果是最好的。所需要的药材,储物戒里大部分都有,故李培诚选了凝烟丹。一方面圆了自己的一个谎言,另外一方面也算是弥补自己小人之心的过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