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邋遢道士

    对方飞过葛岭上空,李培诚却没察觉到,直到他动手取丹才心生警惕,可见对方的实力应该远胜李培诚,至少应该是元婴期以上。

    这是李培诚第一次遇到元婴期以上的高手,心中怒极,但却不敢贸然出手。

    邋遢道士哈哈一笑飘然落入庭院,手指捏着菡柏丹。很难想象一个穿得拉里邋遢的道士,他的手指却晶莹流光,甚至连脸蛋的皮肤也是细腻光泽。

    邋遢道士将目光从菡柏丹上转移开来射向李培诚。李培诚顿感压力倍增,丹田内的九转金丹立刻反抗,自动加速旋转,散发出耀眼的紫光。

    邋遢道士没想到自己扫射出的神念一靠近这年轻人便被一股奇怪的力量给切断了,年轻人身上有一股幽广,深远,浩大却又难以言明的晦涩气势。

    咦!邋遢道士发出一惊讶之声,虽然他若强行突破,以李培诚如今的修为是绝对无法阻挡得了他的神念扫视,但他还是一触即收,两眼好奇地打量着李培诚。

    李培诚暗暗松了口气,心中也是震惊不已,不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邋遢道士究竟是何方神圣,就那么简单的一扫视,竟然激发自己的金丹自动反抗。

    “哈哈,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像道友这等高手,实在意外,意外!莫非这颗丹是道友所炼制的不成?”邋遢道士声音如洪钟,大得吓人,幸好葛古没有隔壁邻居,否则非要半夜被惊醒不可。

    邋遢道士目光紧盯着李培诚,似乎有丝紧张。

    李培诚并不知道炼丹术在如今地球修真界的珍贵和缺稀,一时也没深究。认为会炼制区区菡柏丹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特别是对于像邋遢道士明显已经是元婴期以上的高手,就更没什么了不起了。

    “在道友面前当不起高手的称呼,这丹确实是我炼制,道友要是喜欢尽管拿去便是。”李培诚抱拳道。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邋遢道士明显是个绝世高手,李培诚可不想为了一颗菡柏丹得罪他这样的高手。菡柏丹没了可以再炼制,人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邋遢道士自然看不上一颗菡柏丹。但这菡柏丹表面荧光流动,里面阴阳二气如龙凤交融,一片吉祥,很显然炼制此丹之人手法高明。

    邋遢道士近年云游四海,走访各门各派,不为别的,正是为寻一能炼制赤火丹地炼丹师。只是一直未果。他听此丹果是李培诚所炼制,顿时大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蓬乱的发髻,然后手指一弹,菡柏丹落入李培诚的手中。

    菡柏丹失而复得,李培诚心中反倒越发没有底,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邋遢道士究竟想要干什么。

    “这个,这个道友啊,刚才突然见此质色兼优的丹药一时心急,得罪之处多多包涵!”邋遢道士像孩子般娇嫩的脸蛋微微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向李培诚行了一个道家稽礼。

    李培诚见状心里虽然很是疑惑,不过也隐隐已经猜出点端倪。

    看来这道士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求与我,只是他能有什么事情求我呢?莫非跟这丹有关不成?李培诚脑子里快速地转悠着,一边急忙回道:“无妨,无妨!”

    “这位道友啊,不知道你会不会炼制赤火丹?”邋遢道士紧张地问道。

    此人果然有求与我,李培诚暗道。

    赤火丹玉简中倒也有记载,此丹并不是什么增进功力之丹。乃是专补五行中的火元力。五行相生相克,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赤火丹能补火元力自然是起了克金生土之功能。此丹对普通修真者自然没什么作用,但对那些天生属金地人却有莫大益处,天生属金之人,金元力旺盛无比,五行不平衡。火元力一增,便能克火生土,反过来土又能生金,如此一来可以说不仅平衡了五行,而且还增进了五行之力,使之循环不息,滋生壮大。这便如李培诚体内的一点先天至阳之气,得至阴之气相助,不仅不会失了阳刚之猛,反倒变得刚柔并济,相得益彰。

    炼丹师炼丹主要是为了给自己进补,以求走一条修炼捷径。只是个人所能收集到的药材有限,这才帮别人炼制丹药,赚药材给自己炼丹进补。这赤火丹既然没什么进补效果,而且消耗的药材也很是珍贵,自然就没什么炼丹师去钻研,久而久之这种丹药的炼制方法便失传了。

    关于赤火丹,李培诚也只是翻阅玉简中记载的炼丹部分时瞄到过,具体的炼制方法他倒也不知。李培诚现在是已经明白炼丹之难,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地想法,他刚想摇头说不会,却听到葛古有些吞吞吐吐,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了口。

    “请问这位道友是否来自武当山?”

    邋遢道士此时的心思都在李培诚身上,闻言随意点了点头。

    “那,那请问您是否就是张三丰张真人?”以葛古这样的人物,问这句话的时候也感觉到口干舌燥,心跳加速。实在是因为张三丰的来头太大了,葛古很难想象自己竟然会跟武当掌教清平道长也是他好友的老祖宗面对面。若不是眼前此人跟他在武当山看到的张三丰伺像太过相似,再加上如今他知道了修真界存在,他决不会问出这等荒唐的问题。

    “嗯”邋遢道士仍然不置可否地点了下头,这年头修真界认识自己的人不一定很多,但世俗中认识自己地人倒不见得会少,谁让他的徒子徒孙把武当发展成为如今世俗第一大道教,把他的伺像立在道观之内,以供后人敬仰。

    哐当!尽管李培诚如今也是能飞天遁地,神仙般的人物,但听到眼前这位邋遢道士就是所有中国人熟悉且崇拜的张三丰时,还是震惊得差点昏厥过去。

    中国人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张三丰的,也没几个人不敬仰张三丰的,李培诚也不例外,虽然没去过武当山,但武当山却一直是他想去的一个地方。。

    相对于李培诚,葛古这位土生土长地武林人士对张三丰的景仰更是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今日得见他老人家,哪里敢失了礼数。

    “葛门葛古拜见张真人!”葛古恭恭敬敬地躬身拜见张真人。

    李培诚见师父老人家都恭敬拜见张三丰,他自然也不好巍然不动,而且拜见张三丰这位偶像,他也心甘情愿,所以也急忙躬身道:“葛门李培诚拜见张真人!”

    修真者的年龄是最难确定的,张三丰修为虽然高得吓人,但实际年龄在修真界中却不算高,不过七百来岁。

    葛古师徒俩以晚辈之礼拜见他,葛古修为不过先天境界,张三丰一眼便能看破他的境界和大概年龄,故葛古这个礼他倒还是受得起。但是李培诚地深浅、年龄他却一时难猜测,而且他还有求与李培诚,故李培诚这个礼,以张三丰潇洒不羁,不修边幅地性格,也感觉有些受不起,毕竟他的年龄也不算大啊,急忙回礼道:“道友客气!”

    真没想到有一天咱能跟这位传奇人物相见还互相行礼,李培诚真是感慨万千啊。

    “张真人快快请坐!”葛古激动地招呼道。这样地大人物到,真的是蓬荜生辉啊,改天要是跟清平道长讲起自己曾见过他的老祖宗,估计他下巴都要掉在地下了。

    在张三丰看来,两人同时葛门中人,修为差得这么远,自然是李培诚为尊,葛古为卑,故见李培诚没开口,葛古却开口请他上座,心中颇为奇怪。

    好在张三丰不重视这些,闻言也就坐下。

    葛古见张三丰坐下,自己却不敢跟他老人家平起平坐,就站在那里。李培诚见葛古没坐,他自然不好坐下,只好陪葛古站着。

    葛古师徒俩有些过分的拘谨和尊敬让张三丰这样不羁的人也感觉浑身不自在,心想自己是不是曾经有恩与葛门的人啊?怎么这两人对自己的态度跟武当山那些兔崽子那么像。张三丰就算想破了脑袋也不可能知道,那位在他眼里都显得有些高深莫测的年轻人不过才二十多岁,对他敬仰已久,一时间还无法把他从神坛上搬下来,才显得有些拘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