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 寻脉未果

    吴庄,李培诚并没有因为教训了一下虚游而沾沾自喜,相反这一战给了他很多启发,让他意识到自己在实战武技方面的不足。

    李轩庭留给李培诚的玉简容量很大,记载了很多方面的知识,但很奇怪在实战武技方面却几乎没有涉及,这也让拥有超强能力的李培诚一度轻视了实战武技在修真者对抗中的重要性。今天这一战,虚游精妙的剑法让李培诚猛然惊醒,实战武技对于修真者而言还是比较重要的。

    看来以后还得找金琳练练手,李培诚心里想着,撇了一眼正入定修炼的金琳。

    几天没注意这小妖精,好像又厉害了一些,似乎也更吸引人了。

    不知道跟她双修会怎样?

    李培诚被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用手连连拍了拍自己左右脸颊,目光也不敢再停留在金琳那张可以勾动任何男人心魂的俏脸上。

    保持灵台澄明,李培诚把心神沉入自己体内的经脉,然后以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为中心,让神识缓缓铺散开来。

    以前李培诚一直以为人体的主要能量通道就是这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真元的运转也是一直在这些经脉和丹田内循环。昨日,确切地说应该是前日了,因为现在已经过了子时。李培诚受孙晓萱至阴之气激发,进入天人合一境界。得窥人体先天就隐藏未开发地脉络。只是天人合一境界一消失,那些若隐若现的脉络跟着也消失了。李培诚现在就是想把那些脉络再找出来。

    神识缓缓铺散开来,展开了地毯式地搜索,只是脉络本来就是一个很虚无的东西,再没有开发的情况下,要想把它们找出来实在困难重重。

    又是晴朗的一天,李培诚缓缓睁开双目,暗叹一声,昨晚一夜他一无所获,那些曾经出现过的脉络就像神龙见首不见尾,竟然踪迹全无。

    金琳早已经站在李培诚的身后等待伺候他洗漱。她见李培诚从入定中醒来,移动着轻盈的脚步往浴室走。

    金琳今天上身穿的是软皮棕色夹克,下身穿的是牛仔裤。

    夹克有些硬朗的风格,给本是无比妖冶妩媚地金琳增添了一份英气。裁缝得体的牛仔裤,完美地勾勒了出金琳修长的美腿和性感的臀部。虽然裹得严严实实的,但那诱人的曲线似乎让人拥有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或许因为昨晚那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李培诚看到金琳扭动着妖娆的腰身,浑圆挺翘的臀部一摆一摆时,脑子里多了些不健康地东西,目光中也带了些色彩。

    反正金琳光溜溜的身子我也看过了。她也不介意让我欣赏她娇美的身子,这样做应该不算是犯罪,应该跟那些满脑子龌龊思想的偷窥者有本质区别!李培诚给自己目光中的色彩找了个借口,只是内心心底还是感觉自己有些虚伪。

    金琳感觉主人的今天目光好奇怪,不过她很喜欢主人这样缥缈不定的灼热目光,这种目光让她有种被重视的感觉,也让她感觉臀部有些异样,她喜欢臀部这种异样地感觉。

    李培诚终究不是偷窥狂。心里也终究有道槛,虽然感觉这样子好像很刺激,但他还是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心神,一脸平静地走入浴室,在金琳殷勤的伺候下结束了洗漱。

    “哥,什么时候带我跟芷芸姐去拜见葛老前辈?”华家池边,孙晓萱摇动着李培诚的手,一脸期待地问道。

    孙晓萱自从前天猛然间突破到先天境界。终于体会到那种超人的美妙感觉。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对李培诚师父的仰慕之情可以说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恨不得立刻拜入他的门下,可是李培诚自从她跟柳芷芸见面后。却从来不提去见葛古的事情。所以这小丫头中午休息地时候,忍不住把李培诚拉了出来逼问。

    李培诚笑了笑道:“师父最近在静心修炼。等过段时间我自会带你们去拜见他的。”李培诚这话半真半假,葛古是在静心修炼不错,但却也不差那么点时间。李培诚之所以不想现在带她们去见葛古,是他想等菡柏丹炼出来,给师父服用了后,再带她们见葛古。现在这两个女人都算是武林高手,特别是孙晓萱更是厉害,已经是先天高手,葛古的深浅她们估计能看出一点。葛古是李培诚现在最尊敬的人,李培诚希望他老人家是以高深莫测的高手出现在自己地女人面前,树立高大地形象。虽然这个想法有些幼稚,但也没人规定聪明的人就不能有幼稚地想法。

    今天菡柏丹就能出炉了,不知道师父服用了后能不能突破先天境界而达凝气期,李培诚想道。

    “哦,那你可千万别忘了!”孙晓萱有些失望地道,打断了李培诚的思路。

    李培诚见孙晓萱还带着丝少女稚嫩的俏脸,一脸失望,不禁哑然失笑,轻轻地扭了下她嫩嫩的脸蛋。

    都是一个先天境界的高手了,还像个小孩一样,说出去谁相信。

    “别扭人家的脸,会起皱纹的。”孙晓萱惊声叫道,一手拍开了李培诚放在她脸上的手。

    李培诚无语!

    晚上,还在楼下时,李培诚就已经感觉到家中多了三股熟悉的气息,不知不觉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脚步也在悄悄加快。

    欢快的笑声从门缝里飘了出来,这种久违的感觉竟然是那么让人心动。

    或许我真的更适合当个普通人,李培诚想道。

    李培诚却也不想想他若是个普通人会有今天这样的情景出现吗?外面踩着两条船,家来还同居着三个女白领一个妖精?只能说他喜欢这种更贴近凡人,拥有丰富感情色彩的生活,而不是踏着飞剑一个人在高空飞来飞去,美其名曰,遨游九天,看似自由自在,潇洒无比,事实上却是几乎一成不变,很是单一的生活。或许,对于那些以长生不灭,追求强大力量为最高理想的人而言,这种单一的生活是充满了乐趣,但对李培诚而言却不是。。

    李培诚今天之所以走上了这条路,那是他机缘使然,不知不觉中就迈入了这条千万年来,无数世人向往的修仙之路。也正是因为这样,李培诚的思想中少了份那些从小修真者的偏执,多了份淡然洒脱,同时偏生李培诚又是位出色科研人员,对一些未知的东西有份探研的精神。

    如此一来李培诚对修真这条路既有份超脱淡然的心态,又保持着一探究竟的科研态度,反倒隐隐符合了修道者最佳的心态。

    无为既是有为,有为既是无为,随心而动,不偏不执!这其实也是李培诚短短时间内能走得这么远的一个很重要原因。

    此话却有些扯远了,且说李培诚走到门口,心情有些激动地按响了门铃。

    房间里响起一阵嘈杂争抢的声音。

    “我来开门!”

    “我来……”

    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而且还是大公司的高层却像个小女孩,李培诚好笑地想到,嘴角却高高向两边扬起,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不管是谁,能被人这样欢迎,心中都是很高兴的。

    门打开了,是三张熟悉的脸蛋,没有金琳的妖冶妩媚,没有柳芷芸的秀丽,也没有孙晓萱阳光活泼,但李培诚却怎么看怎么舒服。

    很多时候,真的不是光凭容貌就可以得到一个男人的欣赏的,虽然女人的容貌被人视为是对男人最具威力的杀手锏。

    兰小雪三人刚才还闹着叫着,但当看到李培诚一脸微笑地出现在门口,个个却又都有些拘束起来,因为解除了封印后的李培诚比起以前来又多了种不一样的气质。

    李培诚身上突然多出来的这份气质,无意间却反倒拉远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像她们是灰姑娘,而李培诚是那英俊高高在上的王子,离她们越来越远,却更吸引她们,因为他们不是同个世界的人。

    李培诚见三个女人似乎对他有种敬而生畏,却又渴望跟他亲近的表情,心中已经明白了为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