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变化

    孙晓萱终于苦尽甘来,她很清晰地感觉到体内有股气流在缓缓流动,气流流过的地方暖洋洋的,整个人似乎要飞了起来,很是舒服。

    “集中精神,现在开始记住那股气的流动规律,然后你自己来控制它。”李培诚的声音在孙晓萱的耳边响起,然后一步步教她长生不灭诀初步的修炼之法。

    幸好孙晓萱功力很低,李培诚只需分出一点点真元力双修就可。否则两人双修之际,李培诚还如此分心,还不立刻走火入魔才怪。

    阴阳双修之际,两人不仅肉体,甚至精神都是高度联系在一起的,说句夸张的话,便是二合一了。所以基本上李培诚一点,孙晓萱就能很快领会。

    不知不觉中,时间到了午夜。

    “你自己修炼!”李培诚缓缓睁开双目,亲了孙晓萱的额头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撤离了孙晓萱的身子,并留下一小部分真元力在孙晓萱体内。

    虽然只是小小一部分真元力,却让孙晓萱真正拥有了先天境界高手的实力。

    孙晓萱光着身子,闭目在床上修炼,丰满雪白的乳房傲然挺立,修长浑圆的美腿盘在一起。

    刚才李培诚在双修时,心思都在那奇妙的双修奥秘和传授孙晓萱修炼之中,如今下了床,看到孙晓萱雪白的玉体,想起自己刚才与她赤裸相抱在一起,不禁有股欲火在小腹底升腾了上来。李培诚急忙把目光从孙晓萱让人欲火焚身的性感身子上挪开,到浴室冲了个澡。

    冲澡的时候,李培诚才静下心来回忆刚才进入天人合一时看到的景象。

    原来人体之内还有这么多经脉未开发。若是能把那些经脉也修炼起来,修炼的速度,肉身的强度岂不是要发生翻天覆地地变化?李培诚暗暗想道。

    接着李培诚又想起他神念看到的奇特空间,只是这个空间的变化却是他无法了解的,只隐约似乎明白了某些东西。但事实上却又像什么都不明白。

    李培诚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境界是无法明白那种似乎涉及到天地很深奥秘地事情,就把这现象记在脑海里,不再去想它,开始一门心思去琢磨那若隐若现,错综复杂的经络。

    因为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中也就洗完了澡。当李培诚迈出浴室时,猛然想起家里还在炼丹,现在差不多到了打丹符印的时候。

    因为孙晓萱还在闭目修炼中,李培诚没打搅她。直接飞身赶回吴庄,处理了丹炉的事情后,再飞回黄龙雅苑。

    李培诚回到黄龙雅苑时。孙晓萱终于从入定中醒来。因为刚才她全身心沉浸在修炼的奇妙世界中,李培诚身手又这么高,他这一进一出,孙晓萱却全然不知道。

    孙晓萱缓缓睁开那双大眼睛,李培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那双眼睛竟然是那么的清澈深邃,灵动无比,让人看了一眼,就情不自禁深陷入其中。

    “哥!”孙晓萱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声,光着身子投入李培诚的怀抱。

    将孙晓萱抱入怀中,李培诚这才发现。这小丫头地肌肤比起以前来更加白皙,光泽也更加动人,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无比心动的气息。

    真是神奇,实在太神奇了!没想到萱萱的潜质竟然是如此地好,我到今天方才知道。李培诚轻轻抚摸着萱萱光洁滑嫩的后背,万分的开心。

    柳芷芸和孙晓萱两人一直是李培诚的一块心病,柳芷芸还好,天赋不错,虽然比起他在天目山遇到的俞婉馨差上一些。但只要李培诚努力栽培。修真是不成问题,无非能到达何等境界却很难说。但孙晓萱给李培诚的感觉却一直有些平庸。李培诚以前一直担心这个问题,不知两人的缘份能走到哪一步。没想到,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孙晓萱竟然是块璞玉,叫他如何不欣喜万分。

    “哥,武功原来这么容易,我感觉自己身轻如燕,可以飞起来了!”孙晓萱抬起头,惊喜地说道。

    李培诚哈哈一笑,刮了下孙晓萱的鼻子,道:“傻丫头,你以为人人有你这样好的运气?你现在的修为都比我那些师兄们还要厉害了。”

    孙晓萱闻言惊讶地伸了下小舌头,不信地道:“这怎么可能,那不是说我比哥哥还要厉害了?”

    李培诚闻言,立刻愣在那里,暗暗骂了声自己糊涂,怎么好拿自己地师兄们来做比较呢,虽然那是事实。不过孙晓萱现在问这个问题,李培诚也不好再回避,道:“我们的门派叫葛门,我因为某些原因,修为比同门的师兄们高了很多,而且现在还是葛门的掌门人,所以你比我师兄们厉害,但比起来我来还差得远了。”

    孙晓萱闻言哦了一声,然后立刻又问道:“哥,那我为什么比你师兄们厉害呢?”

    孙晓萱话刚问完,突然似乎意会到某些东西,顿时红着脸,低声道:“是不是因为我们那样的缘故?”

    李培诚见孙晓萱害羞地样子,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们的萱萱果然聪明。”

    孙晓萱见自己果然猜中,一时间心里既感觉很是窘迫,又感觉特别的好奇,犹豫了下,继续道:“哥,那,那芷芸姐是不是也很厉害了?以后只要跟你那个的女人,是不是都变得很厉害?”

    李培诚闻言哭笑不得,若照孙晓萱的说话,那天下地女人找自己睡一觉不就立马成先天人物了。估计真要是这样,自己恐怕要被天下地女人供起来当祖宗伺候着了。只是孙晓萱和自己为何能产生如此奇妙的反应,这点李培诚也不是很清楚,但有一点他却是知道地,孙晓萱的身子里肯定藏着什么玄机。

    “芷芸没有你这么好的运气!”李培诚回道。

    孙晓萱闻言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问得有些问题,隐约猜到自己能有这么大的变化应该跟自己有关系,还有跟李培诚留在自己体内的那股气有关系。。

    孙晓萱哦了一声,低头看到自己的下身隐约有些血迹,想起自己刚才在床上的疯狂,体内又有些燥热,急忙道:“我去冲个澡。”

    说着从李培诚的怀中溜了出来,脚轻轻一点,整个人竟然如箭一样往前冲,吓得孙晓萱急忙刹住脚步,暗暗吐了下舌头,兴奋不已。

    李培诚见孙晓萱光溜溜往浴室走,雪白的屁股在眼前晃动,立刻一腔热血往脑门上冲,也跟了进去。

    星期天又是晴朗的一天,李培诚和孙晓萱两人一直在床上磨蹭,直到太阳照在屁股上,两人才起了床。

    孙晓萱经昨晚阴阳调和,先天至阴之体的魅力终于完全展露出来。虽然容貌依旧,但浑身上下却透露着让人心动的气质,尤其是那对深邃灵动的眸子,似一汪深潭,让人一看就无法挪开。

    李培诚怕孙晓萱这样子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最怕的是招来像方雨华那样收徒狂人,便让孙晓萱在平时收敛气息,他还刻意给孙晓萱下了道符,使得她那对眸子看起来不再那样显目。

    女人爱美之心是天生的,孙晓萱见自己那么漂亮的美眸又变回原来的样子,自然不乐意。好在李培诚现在跟女人混多了,哄女人的本事越来越高。说这样漂亮的眼睛,要霸占着自己看,不给别人看。

    昨晚两人后来除了又做了一两次爱之外,其他时间都是李培诚在给孙晓萱讲一些武林,甚至隐约透露了一些修真界的事情,所以孙晓萱心中其实也明白李培诚的用意,无非有些不乐意而已,见李陪诚这样说,明知是假,但心里还是像喝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女人刚把第一次献给男人后,总是会表现出特别的依赖不舍,孙晓萱也不例外。今天她班级里有活动,吃了早饭后,她非要拉着李培诚的手让他送她回学校。

    李培诚自然不会拒绝这个小丫头的要求,就跟她一起打车回学校。

    把孙晓萱送回学校后,李培诚反倒清闲了下来。他本想回吴庄公寓去琢磨那些经络的问题,只是最后却还是拿出手机给柳芷芸拨了过去。

    今天是周日,柳芷芸在柳氏山庄的草坪上晒太阳。草地上,她的弟弟柳启明正跟保姆一起玩耍。

    看着弟弟一天天的长大,又想起李培诚,柳芷芸突然发现老天其实对她一点也不薄。

    正想得入神之时,曹梓峰笑咪咪地拿着手机向柳芷芸走来,然后把手机递给她,低声道:“李先生打来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