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四章 午夜北高峰

    北高峰虽然海拔高度不过300多米,可它也算是杭州最高的山峰。上山一路攀登,树木葱郁,曲折盘升,登高望远,三面云山环绕,西湖盛景,甚至钱江雄姿,都可以尽收眼底,让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

    午夜,一轮圆月高挂,北高峰一片寂静。

    李培诚和方雨华迎风卓立与北高峰一突出的裸露巨石之上,双手负于背后,面朝西湖,说不出的潇洒飘逸。

    李培诚并没有带金琳来北高峰,区区一两个华山派弟子,还用不着李培诚紧张到连金琳都要带上。

    圆月之下出现三个黑点,正是赴约而来的竹灵、竹溪还有被他们两人一人一手拉着的韩子荣。

    “看来无尘道长还算看得起我,派了两位弟子前来。”李培诚微笑道。

    “那是无尘三弟子虚游道长门下的弟子,那位看似中年的叫竹灵,我曾见过一面,另外一位我却是不识。华山派目前只有虚字辈以上的弟子有收徒资格,如此看来韩子荣应该与虚游有些关联。”方雨华道。

    半空中,竹灵脸色微微一变,现出一丝凝重,因为他发现方雨华竟然也来了。

    华山派自然不惧方雨华,但这并不意味着华山派就可以无视方雨华,毕竟人家也是金丹中期的修真人士,一个小洞天的洞主。

    莫非那名为李培诚的竟是方雨华的弟子不成?灵竹不禁猜测道。

    “竹灵道长,十年未见,却未想到道长已入金丹大道,恭喜!”方雨华朝落地的竹灵道长行了个道家稽礼,道。

    “十年未见。却未想到在此处得遇方真人,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方雨华在小洞天中还是颇有些名声的,又是一洞之主,散修之辈,就算见到无尘老儿也是平辈相见,故竹灵倒也不敢失了礼数,急忙回了一礼。

    韩子荣见李培诚带来地人竟然跟大师兄认识,不禁一惊,心想看来这李培诚也跟自己一样与修真人士有关系,怪不得修为这么强。只是不知道这位被称为方真人的是何来头。本事又如何?

    “还未请教竹灵道长此两位是?”方雨华微笑着问道。

    此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不过,故方雨华笑脸相迎,希望此事就此揭过。

    “这两位都是贫道师弟,这位竹溪师弟,这位是竹石师弟。两位师弟,这位是四明山洞天的方雨华方真人。”竹灵道长相互介绍道。(竹石是韩子荣在华山派中的道号)

    竹溪道长听说此人就是四明山小洞天的方雨华真人,心中也是微微一惊,知道此事不仅仅是世俗门派的问题。若是方雨华真要横插上一脚,至少得请动师父下山方才行。

    韩子荣在华山洞府呆了三年倒也听过四明山洞天之名,虽知此事变得复杂,但也略微放下心来,毕竟四明山洞天的实力跟华山派还是无法相比的。想必方雨华还不至于笨到为了一位世俗之辈非要往死里得罪华山派,不过方雨华的面子也得卖,看来想往死里整李培诚是不可能了。

    竹溪和韩子荣都向方雨华行了一礼,方雨华回了一礼。

    三人都和方雨华行过礼后,竹灵将目光投向了一脸淡然。一直没开口的李培诚。

    “想必这位就是打伤我竹石师弟地李培诚?不知方真人与此人是何关系?”竹灵终于开始锋芒微露,略显华山派强者姿态。

    “李真人乃贫道生死之交。”方雨华回道。

    方雨华此话一出,竹灵三人地脸色都变得很是难看,尤其是韩子荣目中闪过不甘的恨意。

    三人都没想到李培诚竟然会是方雨华的生死之交,如此一来事情再明显不过了。此事方雨华必然横插一腿。而且李培诚能跟方雨华成为生死之交,恐怕实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原来李道长也是同道中人。贫道倒是看走眼了,不知道长在哪座仙山修炼?”竹灵道。

    “呵呵,算是勉强悟了点天地之道。至于贫道修炼之地不过凡俗之山,入不了各位道长法眼,不提也罢。”李培诚微笑道。

    竹灵见问不出什么名堂,微微犹豫了一下,道:“此次贫道乃奉掌门祖师之命下山,追问李道长伤我师弟之事。如今李道长既然是方真人之友,贫道也不好太过深究,只需李道长向我师弟赔礼道歉,此事便算揭过。”

    韩子荣闻言双目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本以为这次有两位神仙般的师兄下山,李培诚不死也要脱层皮,没想到却只是不痛不痒地赔礼道歉。不过这种场合轮不到他韩子荣说话,再说韩子荣现在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知道人家命好,跟方雨华攀上生死之交,能争取到赔礼道歉算是不错了。

    李培诚闻言,脸色微变,道:“此次之事是贵派弟子侮辱、出手伤我朋友在先,为何反倒是我向他道歉?”

    竹灵本以为自己做出这么大的让步,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李培诚应该懂得见好就收,没想到却倒打一把,心中顿时有了怒意,脸色一寒,冷声道:“如此说来,李道长废我华山派弟子功力,伤他神庭穴,就想一走了之了?”

    李培诚见竹灵态度强硬起来,只一口咬牢自己伤人之事,却完全不理自己的说辞,心中暗自冷笑,方大哥说得不假,华山派的人果然强势!

    “我说过了,此事贵派弟子出手在先,要怪只能怪贵派弟子欺人太甚,要我道歉却只是天方夜谭。还有不知道道长把我的人怎么样了?希望他地命还在,否则我只好拿韩家父子的命来偿还了。”李培诚猛地挺直,双目精光暴涨,浑身上下散发出浩瀚的气势,冷声说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培诚没必要再缩头缩脑了,要战便战,要他向韩子荣这个公子哥赔礼道歉却是做梦。

    竹灵虽然境界已至金丹期,但在李培诚的气势威压之下,仍觉胸口沉闷,有股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更不用说竹溪和韩子荣了。。

    竹灵暗自震惊,这才知道李培诚的实力在他之上,至少已是金丹中期了,不禁心中叫苦,此事看来越来越复杂。两大金丹中期的人联手,恐怕只有师叔祖或者掌门祖师出马才能稳胜。

    “既然如此,告辞了!”竹灵倒也聪明,知道自己三人中除了自己还可勉强一战,其他两人根本不够人家看,再说下去也只是自取羞辱,只有请动师父师伯们下山方才行,所以抱拳转身,准备离去。

    “道长好像忘了回答我一件事,我的人现在究竟如何了?”李培诚紧逼道。

    竹灵没想到李培诚明明知道自己是华山弟子,还敢如此咄咄逼人,心中怒极,只是此地不是华山,虽然他认为李培诚和方雨华还不至于敢杀他们两人,但还是忍住了心中熊熊燃烧地怒火。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万一这个家伙丧心病狂真的拿自己开刀,自己也只能徒丢一条性命。

    竹灵将目光投向韩子荣,那种凡俗之辈,他这样的高人自然不屑于亲自处理,善后的事情是韩子荣的人干地。

    韩子荣不是傻子,现在自然知道一直以为很是厉害的两位师兄,也不是眼前两人对手,所以只能灰溜溜地滚蛋。韩子荣见竹灵将目光投向他,想起李培诚说过如果那人性命不在,将拿韩家父子开口,心中猛地一个哆嗦,暗暗叫苦不已,因为那人的性命已经不在了。

    李培诚目光何等犀利,韩子荣神情一变,他已经隐约猜到了结果。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李培诚悲愤不已,一条活生生、无辜的性命就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而没了。

    “你,该死!”李培诚凶光毕露,手起龙爪,隔空向韩子荣一抓。

    凭地起狂风,飞沙走石,树木狂舞。

    一股巨大地吸力猛地将韩子荣一扯,竹灵和竹溪还未来得及反应,韩子荣已经到了李培诚地手中。

    李培诚的手像拎小鸡一样,拎着韩子荣地脖子。

    如水的月光下,韩子荣的脸撑得通红,双眼珠如金鱼眼一样爆出,手脚徒劳地乱舞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