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五岳联盟

    李培诚闻言脸色一沉,心想事情果然没这么简单,立刻道:“此话怎讲?莫非除了华山派,还有其他门派要横插一脚不成?”

    方雨华点了点头,道:“正是。你或许只知天下三十六小洞天唯五岳得天独厚,开宗立派,实力凌驾其他小洞天之上,却不知道五岳自古联盟,一家有难,其他四家必鼎力相助。故除了五大门派,就算有些实力的门派也不会轻易招惹五岳小洞天中任何一家。”

    李培诚闻言,猛吸了口冷气,这才知道事情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棘手,也总算明白为何以方雨华的性格为何也要示弱了。

    李培诚站了起来,在客厅内缓缓走动,整个人陷入沉思。他听方雨华说过,华山派并没有元婴期的高手,所以他本以为华山派就算再厉害,无非也就是他们的掌门或长老可堪与自己一战,真要惹毛自己,逼得自己使出全力,也能拚得两败俱伤。如今看来,自己只算到了华山派,漏算了其他四派。

    以前都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受得屈中屈方为人上人,如今才知道要受一口气是何等难啊,李培诚暗暗摇头,他发现真的很难让自己就这样低头。尤其是因为韩子荣这个渣碎,这将是毕生无法洗刷的耻辱!

    方雨华见李培诚难以抉择,心中暗赞李培诚是条汉子,面对五岳联盟竟然还如此沉得住气,只是对上华山派,毕竟凶险难测。方雨华暗叹一声,脸色一沉,满脸刚毅,猛地站了起来,道:“老哥我这条命是老弟赐的,老弟若受不得这种气,为兄我就算拚了老命也要陪你与华山派斗上一斗。不是为兄狂妄。以为兄如今的修为再加上虹雁剑就算无尘老儿亲临。也能勉强一战。”

    李培诚心中暗中感激,知道自己当初没有看走眼,方雨华果然是值得深交地朋友。

    朋友兄弟之交,贵在为朋友两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绝不是酒桌上的觥筹交错。

    李培诚并没有拒绝方雨华的好意,兄弟之间没有推托的必要。

    “五岳小洞天各居一方。各为一派,想来断不是铁板一块,就算支援恐怕也不会倾巢而出。主人一派之尊,身份尊贵岂能屈服。”金琳上前向李培诚微微躬身进言道。

    李培诚赞许地看了金琳一眼,心想这小妖精的脑袋瓜转得还真快。自己正是因为五岳各为一派,虽为联盟却终究不是同一门派,才会有些举棋不定。若只华山一派,自己绝不会屈服。同样若华山派有五岳联盟之实力,他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暂避其锋头,改日再报屈辱之仇。

    “事情还没到这等严重程度,等明日午夜见过华山派的人再决定也不迟。”李培诚道。

    “老弟说的是,不就是一世俗小子。事情应该没有这么严重,想得太多也无非徒增烦恼。”方雨华长袖一挥道,心里暗暗笑自己太过紧张。

    李培诚又坐回沙发,想了想,道:“大哥你还没说华山派具体地实力呢。”

    “据为兄所知。华山派金丹后期地高手有两人。金丹初中期大概有七八人,其他境界的弟子估摸有二三十人。具体华山派是否还有隐藏的实力。为兄便不知道了。”方雨华回忆了下,言道。

    李培诚闻言,暗暗松了口气。心想原来华山派的人也不多,自己身上法宝多,又结成奇怪的紫色金丹,自己一人战两位金丹后期的人物应该不成大问题,再有金琳和大哥相助,三人联合应该能战华山一派。其他四派若要出手相助,最多自己采取伟大领袖老毛同志的战争策略,跟他们玩游击战,只要不遇见元婴期高手,他们应该还是不能奈何自己的。

    方雨华见自己道出华山派地具体实力,李培诚却反倒似乎松了口气,心里暗暗吃惊,莫非老弟的实力不止金丹中期?

    “老弟你千万别小看了华山派。华山派独占五岳之一的华山,得天独厚,不乏天才地宝,而且还有一些先人遗留下来的厉害法宝,少数法宝并不逊色于你送给为兄的虹雁剑。无尘道长更是在百年前就步入金丹后期,虽还未炼成元婴,但应该已经窥得一丝奥秘,最不可小视。”方雨华怕李培诚占着自己有好法宝就轻敌,一脸严肃地补充道。

    自进入修真界以来,李培诚轻松杀三位金丹中期的修真人士,除了烈焰旗,他们的法宝不过是普通货色,心中难免有些轻视,听方雨华这样一说,心中暗暗惭愧,赶紧收敛起自己的轻敌之心,道:“大哥说得是。”

    金琳心中却不以然,她见过李培诚放出过三昧真火,那是元婴期高手才能放出地玩意啊,无尘老儿就算得窥一丝元婴奥秘,他能放出三昧真火吗?

    韩家,韩升亮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儿子还有他嘴里的两位“神仙”。

    两位“神仙”一位中年模样,一位发须皆白。

    两人都是一脸淡然闲雅,身上的道袍一尘不染,发髻高高束起,走路行云流水,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他们的脚其实并未完全着地。

    韩升亮虽然修为跟眼前两位“神仙”有天壤之别,但历经尘世诡诈,眼光却是非同寻常地毒辣。他一见到这两人,两眼顿时一亮,心中那股不安立刻不翼而飞,急忙恭敬迎接,口呼:“世俗之人韩升亮拜见两位神仙!”

    来者两人都是虚游的弟子,中年人号竹灵,乃虚游的大弟子,修为已臻金丹初期,老道士号竹溪,乃虚游的三弟子,有凝气后期的修为。

    韩升亮在两人眼里虽然渺小如蝼蚁,但因他乃同门师弟韩子荣地父亲,两人都微微回了一礼,道:“韩老礼重了。”

    韩升亮见两位“神仙”对自己这么客气,有种受宠若惊地感觉,急忙迎两人入府。

    很快韩升亮就惊奇地发现,那中年道士竟然是大师兄,那发须皆白,看起来更像神仙的老道士反倒是师弟,对中年道士很是尊敬。。

    神仙之事果然奇妙,若不是亲眼所见,又如何肯信这中年道士竟然比那老道士还要年长呢,韩升亮心里暗暗感叹,不禁有些羡慕起这些世外之人。

    长生不死,又有哪个人不向往,无非无法求得而已!

    韩升亮恭请竹灵两位道长上座后,很快有轻灵地女子奉茶上来。

    竹灵两位道长拈起茶盏,轻轻品了一口,满颊生香,一股清流流过喉咙,散发到全身。

    “甘香如兰,幽而不洌,啜之淡然,看似无味,而饮后感太和之气弥漫齿额之间,此无味之味,乃至味也,真未想到世俗间还有此等好茶!”竹灵双目微微一亮,赞叹道。

    韩升亮知庸俗之物难入这些世外高人之眼目,故特意准备了产自狮峰山的最好龙井茶,并采虎跑泉水泡茶。

    龙井茶名闻中外,根据产地分狮、龙、云、虎、梅,即狮峰、龙井、云栖、虎跑、梅家坞五地,其中狮峰山上的龙井为龙井茶中之上品。传说中的十八棵御茶就是在狮峰山下的胡公庙前。

    韩升亮见仙长称赞,心中暗喜,急忙道:“若是仙长喜欢此茶,我让人准备一些,等仙长回仙府时带回去,也好闲时品饮。”

    修道之人清心寡欲,其实并不像世俗中所言就连喝的水都是琼浆玉液。韩升亮所备的狮峰山龙井茶,每一片茶叶都是只采茶树中一个嫩芽,由炒茶王用抖、带、挤、挺、扣、抓、压、磨等十大手法精心炒制出来,非常之讲究。竹灵在华山洞天确实很难喝到,故闻言,微笑着颔首接受了韩升亮的好意。

    韩升亮见灵竹两人受了自己的好意,心中很是高兴,对两人的神秘感不知不觉中也慢慢消失,讲话行事便渐渐恢复了自信和风度。

    神仙也是人,更何况竹灵两人还只是修真人士还算不上神仙。他们也有贪欲,也有虚荣心,也喜欢被人当祖宗一样供着。无非他们平时远离尘嚣,修身养性,一心追求长生之道,这些劣根性就被隐藏了起来,甚至逐渐消磨。但正如学校老师经常说的,社会是个大染缸,人一入其中,难免花红柳绿。如今尘世何等复杂,他们两人刚入尘世就遇到了在世俗中也算得上精英中精英的韩升亮。韩升亮这个老狐狸,自然懂得润物细无声之理,送礼拍马尽都不凿痕迹,让竹灵两人心身舒服,不禁对韩家和韩升亮充满了好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