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未雨绸缪

    “你撤回你所有的人,此事现在开始由我来处理。”李培诚说道。

    “李先生…….”曹梓峰闻李培诚如此说,心中颇不是滋味,觉得自己连盯个哨都帮不上忙。

    “曹叔叔已经帮了我一个大忙,只是对方太厉害,不是普通人能跟踪得了的。”李培诚不等曹梓峰说完,急忙打断了他的话。

    曹梓峰虽知李培诚讲的是大实话,但还是有些愧疚地挂掉了电话,然后把所有的暗哨都给撤了回来。

    希望华山派的人聪明点,不要杀了曹梓峰的人!李培诚挂掉电话后,目中寒光一闪而过。

    李培诚惊讶地发现,随着自己实力的增强,内心的凶狠也在逐日的增加。

    世间真的没有一成不变,不管是人还是物,李培诚心里感叹一声,但却没有丝毫觉得不妥。

    修真界,或者说世人所谓的桃源仙境在世人看来是充满了诗情画意,淡泊闲然,但在李培诚看来却是远远缺少了约束力的暴力世界,那里没有健全的法律,没有所谓的国家暴力机构…….有的或许只是道德的约束,还有类似行规的约束,这样一个世界,仁慈、懦弱带来的恐怕只会是挨打。

    李培诚熟读历史,历代历史学家已经总结了太多血淋淋的教训,李培诚是聪明人,他很好地将这些教训引申到修真界。

    正华集团总部大厦,韩升亮有些烦躁不安地在宽敞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最终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眺望着繁华地杭城。

    虽然昨晚,韩子荣已经打电话过来告诉他,今日他就会带着两位师兄到杭州,并且还告诉他这两位师兄都是飞天遁地神仙般的人物,但事到临头,韩升亮心中却有些不安。

    或许将要面对的人太过神秘,神秘到是另外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让以前一直运筹帷幄。万事尽在掌握中的韩升亮第一次产生自己成了局外人,一切都超出了他掌控之外。

    人生难得几回搏,我韩升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此事若成,我韩家将立刻飞黄腾达,再不惧任何世俗势力,韩升亮瘦削的脸在阳光之下变得越发的分明,高高地鹰钩鼻透露着说不出地阴冷。

    刚毅然决意的韩升亮突然感觉背后升起一股寒意。猛地回头,却看到一个妖艳到了极点的金发女郎正悠哉地坐在象征着他总裁位置的真皮转椅上,碧蓝的眼睛轻蔑地看着他,似乎他只是小小的蝼蚁。

    对,就是蝼蚁!韩升亮心中猛地一惊,后背竟然不知不觉中渗出了冷汗,这对于韩升亮而言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韩升亮强压住内心地惊慌,沉声问道。

    “告诉你儿子还有跟你儿子一起来杭城的人明日午夜在北高峰相见。”

    金琳的声音很动听。就像她的人一样会勾魂,但韩升亮却只感觉到了寒意。作为韩家家主,经历多少勾心斗角,战场沉浮,韩升亮绝对是老奸巨滑之辈。金琳话语一出。他立刻知道金琳是哪一方的人,同时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因为一个传统的武林门派,竟然出现神出鬼没的金发碧眼女子,这本身就透露着诡异,这让韩升亮越发觉得葛门高深莫测。与之前所知道地葛门截然不同。

    “哦。差点忘了,告诉你的儿子千万不要对他抓到的人下狠手。否则我很难保证你们父子的安危了。”金琳走到门口时,突然又转身说道。

    韩升亮呆滞地看着金琳摇摆着她性感的屁股,走出办公大门,没有开口阻止,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许久,他才拿起电话立刻给韩子荣拨打了过去,却无法联系上。

    金琳离开大厦之后,没有立刻回吴庄公寓,而是向四明山洞天方向飞去。

    今晚李培诚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学校逗留,而是早早离开学校回吴庄公寓,因为他派金琳邀请来了方雨华。

    以李培诚如今地身手,再加上功力猛涨的金琳,虽然不见得怕华山派,但正所谓小心使得万年船,李培诚还是派金琳去四明山邀请方雨华来杭。一来更详细地了解华山派的实力,二来方雨华在大小洞天之中,也算是小有名气,若能借他的面子解了这场冲突最好,当然借方雨华的面子,并不是意味着李培诚想求饶,只是不想与强势力量起无谓地纷争而已。

    方雨华修炼本到了一个瓶颈,前段时间经历一场生死之战和好友生离死别之事,心境经此磨炼有了突破。后得李培诚聚灵阵相助,再加祭炼李培诚所赠地虹雁剑心有所悟,竟一举突破瓶颈,修为上了一个台阶。一段时日不见,方雨华比起以前来显得更为洒脱,身上的法力波动却反倒越发晦涩,隐隐有突破金丹中期地迹象。

    “哈哈,恭喜大哥更上一层楼!”李培诚笑哈哈地以拥抱的方式热情迎接方雨华的到来。

    在学校里,同学间这样热情的迎接方式并不少见。不过方雨华虽然潇洒不羁,但终究是方外之人,一时间表情僵硬了一下,竟然有些窘态。好在他感觉到李培诚浓浓的兄弟之情,这才放松下来,学着李培诚的举动,同样拍了拍李培诚的后背,心中却是暗暗惊讶李培诚犀利的目光,却不知道李培诚如今看似境界还停留在金丹中期,但因练成九转金丹缘故,在某些方面却已经提前达到了元婴期,故他一眼就看出了方雨华与以前的差异。

    “我能有现在的突破,说起来还是老弟你的功劳啊!”两人分开后,方雨华笑呵呵地说道。

    李培诚笑道:“大哥过谦了。”

    金琳见两人谈笑风生,很乖巧地给两人倒来两杯龙井茶。

    “方真人请喝茶。”金琳给方雨华端来茶水。

    金琳说起来也算是方雨华的恩人,而且一身修为如今已经不逊与他,方雨华虽然潇洒不羁,却也感觉有些担当不起,急忙起身接过茶杯,连连说不敢当。。

    金琳对着方雨华妩媚一笑,然后转身束手站到李培诚的身后。

    方雨华心里暗暗感叹,自己这位兄弟真是神奇,竟然让这样一位无比妖艳的妖族高手甘心尊他为主。

    李培诚请方雨华喝了口茶,然后问道:“大哥,华山派的实力究竟如何,你能不能给我详细讲一下。”

    方雨华好奇地看了李培诚一眼,若有所思地问道:“莫非你跟华山派有了过节?不对,华山派远在陕西,很少有弟子下凡间的。”

    李培诚苦笑着点了点头,道:“确实产生了点过节。”

    方雨华闻言,脸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问道:“什么过节?”

    李培诚把事情大致讲了下,方雨华听后,脸上的凝重之色并没有褪去,沉思了一会儿道:“不知道那韩子荣跟华山派是什么关系,若是华山派的弟子则有些麻烦。”

    李培诚闻言,脸色一寒,道:“此事是韩子荣惹我在先,莫非华山派还能不讲理不成,再说若大哥出面,这事华山派理亏在先,难道他还能不卖你面子吗?”

    方雨华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若是见过华山派掌门无尘道长便知道了,他在修真界中护短是出了名的。你若只废了韩子荣的功力,帮他恢复下功力,以我的面子,华山派应该能见好就收,但你在韩子荣的神庭穴做了手脚,恐怕此事需惊动无尘道长亲自疗伤,如此一来,以无尘道长的脾性,恐难善罢甘休。当然此事是建立在韩子荣是华山嫡传弟子的前提上,他若不是华山派嫡传弟子,我想我这个面子还是有点用的。”

    李培诚见方雨华对华山派甚是忌惮,心中不禁暗暗吃惊,莫非华山派真的很厉害不成?

    站在李培诚身后的金琳身上已经散发出一股杀气。在金琳看来,按方雨华的说法,自己的主人不仅要帮韩子荣恢复功力,还要方雨华出面说情,这样一来,岂不是等于自己的主人向华山派屈服求饶。金琳对主人又爱又敬,岂肯他受此羞辱,那比要了她的命还让她难受。

    方雨华见两人的表情就知自己的示弱惹得两人不高兴,微微苦笑,道:“老弟,若只有华山一派,以你我还有金琳仙子三人的实力,就算无法与华山派抗衡,但也不是华山派想欺负就能欺负的,无尘道长就算再护短也得掂量掂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