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一报还一报

    紫云剑的光芒越来越盛,咄咄逼人。

    青光剑的剑芒却渐渐黯淡下去,每一次相击,剑身便留下一缺口。姜青脸色越来越阴沉,他知自己境界虽然胜过金琳,但法宝等级实在相差大了些,今日自己是断无可能取胜。

    金琳越战反倒越稳重,本是充满仇恨的双眸变得越发的冷静,实乃天生的战斗者。

    青紫闪电在空中噼里啪啦地撞击着,引起周围气劲动荡,剑光一闪过,便有桃柳劈倒,道观被毁坏。

    姜青此时也来不及心疼自己的老窝,他知道再斗下去,恐怕自己要丧命。

    只见姜青长啸一声,长发根根竖立,两眼圆瞪,原本英俊的脸充满了血色,如同凶神恶煞。

    噗的一声,姜青手捏法诀,喷出一口本命精血。

    青光剑得姜青精血相助,光芒暴涨,整个洞府都被青光照亮。

    锵!锵!锵!

    青光剑划出犹如水桶般粗的青色闪电,狠狠地击向紫云剑,发出巨大响声。

    金琳没想到姜青这么快就开始拚命,自损功力,一时没防备,顿时感觉到心神俱震,紫云剑连连被逼退回她的身前。

    金琳刚想运功,拚全力而战,姜青这只老狐狸,却大喝一声,人随剑走,竟头也不回向洞外冲去。金琳见姜青落荒而逃,目中寒光一闪,沉着脸,手捏法诀朝姜青背后一指,紫云剑立刻向姜青背后追去,如影随形。

    姜青感到背后寒气逼人。心里一惊,不敢被剑给击实,心神一动。头顶竟猛地又冲出一把飞剑。正是被他给杀掉的师弟的飞剑。

    那飞剑一出,立刻朝紫云剑迎了上去。

    锵!一声巨响,姜青一心御二宝,终于受不了金琳全力一击。那飞剑立刻滴溜溜地跌落与地,而立于飞剑之上的姜青心神如猛地被巨锤敲打,一个趔趄,差点跌落飞剑。

    紫云剑受此一阻,终于力竭。再追不上姜青。

    姜青虽然已经受伤,但见金琳错过了最佳追击时机,终于松了口气。

    浙江有九小洞天,三大洞天,姜青皆熟,只要逃出天目山,他就能找到援手。人妖有别,那些熟识的修真人士断不会看着他被一个妖给击杀。

    只是姜青的脸立刻僵硬在那里。一道银光印入他地眼帘,在他的瞳孔中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大。

    姜青吓得魂飞魄散。

    如果说金琳的紫云剑是毒蛇,那么银麟枪所化地银光就是翻腾四海地蛟龙。

    威风凛凛,杀机腾腾!

    姜青的瞳孔不停变大。他心里哀嚎一声。他想调头,但很显然那是愚蠢的做法,因为银麟枪蓄意而发,速度快到了极点,他还未调头恐怕头要掉了。冲杀上去。但他现在赤手空拳。怎么可能挡得住银麟枪的攻击呢。

    姜青再也来不及考虑了,因为银麟枪没有给他考虑的时间。

    银光如电穿过他的身子。在他的心口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枪眼,血如泉水涌出。

    姜青双目尽是不甘心,一生艰辛,好不容易得碧霞石,夺妖丹,上昆仑仙境,一身境界飚飞,几乎有望金丹后期甚至元婴期,但却转眼间一切都化为虚无。

    世事如幻影,姜青还未来得及感叹上一声,一只手如鹰爪般抓向他地丹田。

    轰!姜青终于血肉纷飞,再不复存在。

    金琳吃惊地看着主人一脸寒意地托着一颗金灿灿的金丹,那是姜青的金丹,一位金丹中期修真人士的金丹。

    金丹一闪消失在空中,似乎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仔细搜索一遍,把值钱的东西都拿走。”李培诚脸色重新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看不到一丝杀机。

    “遵命!”金琳立刻应道,然后把天目山洞天搜索了一遍。

    找到了一些药材,一些太乙精金等炼制法宝的材料,还有天目山洞天的修炼法典,李培诚都一一把它们收入储物戒,然后带着金琳飞身离开了天目山洞天。

    天目山洞天重新恢复静寂,但却是一片死寂。曾经在浙江小有名气地天目山洞天就如此灭亡了,只有孤立在洞府内的残缺道观向风述说着这里曾经有过的辉煌。

    回到吴庄公寓,李培诚把金丹从储物戒中拿出来,递给金琳道:“一报还一报,姜青当年夺你妖丹,今日我夺他金丹,你这便吸收了它,只是夺丹之事下次不可为。”

    金琳万万没想到李培诚夺丹竟是为她,心中感动万分,立刻跪地道:“主人放心,没有您的命令,金琳今后断不会杀人夺丹。”

    李培诚心里暗叹一声,虽说此事有一报还一报之说,但若不是华山派威胁在即,李培诚也不会杀人夺丹,急于让金琳提升功力。

    李培诚点了点头,道:“你现在就服丹吸收,我帮你护法。”

    金琳闻言便乖乖地盘腿静坐,那金丹悬浮在半空之中。金琳小嘴一张,金丹化为一道金光没入她的嘴巴。

    金丹缓缓融化,化为渊源流长地金液流向金琳的全身经脉。

    金液是纯净的真元所化,滋润着全身经脉,然后流经经脉汇聚丹田。

    一开始金琳还未有任何不适感觉,只感觉全身暖洋洋说不出的舒服。但随着金丹不停地融化,金液越来越多,她的经脉就开始贲张,妖丹不停变大,发出诡异地幽光,照亮了整个丹田。

    金琳光洁地肌肤浮现出粉色,脸蛋像喝醉了酒一样桃红。

    很快金琳黛眉微皱,现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金琳充其量也不过就是接近金丹中期地金猫妖,而姜青却是有望突破金丹后期的厉害人物,他的金丹自然厉害无比,金琳要想吸收哪有那么简单,弄不好就要爆体而亡。

    李培诚微现紧张关心神色,双目紧张地盯着金琳,随时准备出手相助。

    金琳所经受的痛苦绝不是她表现出来的那样简单。经脉似乎欲寸寸断裂,撕心裂肺。妖丹表面不时有裂纹出现,然后变大,再恢复光润圆滑的样子。丹田被金液充满,似乎妖丹吸收慢一点,丹田就要爆炸一般。。

    豆大的汗滴,从金琳的额头如雨而下,她无比妩媚的脸蛋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

    李培诚见到这样痛苦的金琳,心中没来由得很是心疼,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这样急功近利,若她万一有个闪失自己恐怕一辈子也难心安。

    金琳体内真元爆满终于表现在肉体上,金琳娇嫩的身子逐渐膨胀,像充了气的球一般。

    李培诚一脸紧张,手心隐隐有汗液渗出。

    轰!房间内发出一声低沉的声音。金琳身上的衣服化为碎片,如同五彩缤纷的彩蝶在空中飞舞,然后片片飘落地板之上。

    李培诚心里一紧,顾不得避嫌,立刻双手贴在金琳的后背,浩瀚的真元力宣泄而出,涌入金琳的体内,在融化了近半的金丹周围形成一个包围圈,迫使金丹无法再外流。

    金琳感觉到本来奔涌入丹田的金液突然停止了下来,心中一喜,全力运转妖丹。

    妖丹幽光荧荧,滴溜溜地旋转着,把丹田内充斥的金液快速地吸入妖丹之内。

    妖丹光芒越来越盛,突然妖丹发出轻微的破裂声,似欲化为碎片。

    金琳心神一阵紧张。

    “收敛心神,破而后立,此乃是妖丹要进化。”李培诚的声音在金琳耳边响起。

    李培诚声音一响起,金琳似乎黑夜中突然看到了光明,心中无比的踏实。

    无嗔无念,灵台空明,竟再无一丝不安。

    金琳心神一定,妖丹终于破而后立,外面一层竟如蛋壳片片脱落,现出越发眩眼的光芒。

    妖丹一晋级便如长鲸吸水般将周围的金液完全吸入妖丹之内。

    李培诚见状松了一口气,现在金琳已经是妖丹中期的修真人士了,无论是外在的肉身还是内在的经脉穴道丹田,甚至神念都比以前强大上不少,那剩下的半粒金丹吸收起来再不是问题。

    心神一放松下来,李培诚这才注意到自己触手处是那样的光滑细腻,那肌肤似乎带着神奇的吸力,让李培诚产生轻轻抚摸的冲动。

    李培诚强制压住内心的冲动,不舍地收回了双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