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杀人灭口

    看来自己的动作不够,运气也不是很好,李培诚暗自摇头。整个人却昂然站立,双目远眺。

    好不容易现一个修炼洞府,李培诚是绝不容许任何人打这个洞府的主意的。

    来者乃是一须皆白的老道士,正是天目山洞天姜青的师弟王真真人。

    临安与淳安是邻县,天目山和千岛湖相隔很近。王真真人今日刚好出天目山洞天,到千岛湖边的东尖山一带云游,感觉到千岛湖西南区有灵气冲天而起,便立刻寻找而来。

    李培诚并不认识王真人,他见来者是一须皆白的老道士,只有凝气中期的修为,心中稍安。

    王真人当然也不认识李培诚,他一眼看到那巨大的窟窿,隐约见像似个洞府,心中大喜。

    任远见空中突然有一仙风道骨的老道士御剑而来,惊奇得不得了。

    师父所言果然不虚,天底下真的有神仙般的人物存在。这位老神仙看起来飘逸脱尘,古朴仙风,不知道已经活了多少岁了?师父跟他比起来,不知道谁厉害,任远脑里一阵胡思乱想。

    王真在半空中见岛上只有两个年轻人,而且除了任远有些细微的真气波动,李培诚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王真人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想想这一带似乎除了天目山洞天没有其他什么修真人士,至少没有厉害到让自己感觉不到任何法力波动的人物,遂放心地降落于地。

    王真人一落地,他就感觉到不对,站在窟窿边的年轻人表现得太镇定了。不像那位站在远处的年轻人。一脸惊奇。

    李培诚此时正在做是否要杀王真真人灭口的天人交战。

    从刚冲天而起地灵气,李培诚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这个洞府绝对好过方雨华地四明山洞天。葛门现在在修真界刚刚起步,毫无知名度,可以说谁都不会把葛门放在眼里,如果葛门得到这样一个洞天的消息传出去,难免会引起其他人觊觎。而李培诚又是一位低调谨慎的人,他自然希望葛门能悄无声息地在千岛湖慢慢变得强大。

    王真真人的突然到来,很显然让李培诚心有顾虑,也打乱了他美好的算盘。但要李培诚不分青红皂白。不分善恶,一见面就杀了王真真人,却又有些太过狠毒。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若自己为了不走露消息一见面就杀人,自己岂不成了杀人恶魔?李培诚心里猛然幡醒过来。

    “贫道葛门李培诚。不知道长是何座仙山的修炼之士?”李培诚行了一个道家稽礼,周身隐隐现出法力波动。

    既然这个洞府注定要走露消息,李培诚便倘然以葛门修道之士身份行礼,只是为了告诫王真以及他所属的修真势力好不要打这个洞府的念头,李培诚故意显露了点实力。

    王真见李培诚突然对他微笑行礼,而且身上隐约有法力波动,那波动晦涩隐现,比起自己来。却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王真心里震惊得一个哆嗦,他虽然感觉不出来李培诚到底有多厉害,但他知道就算他姜青师兄恐怕也不一定是眼前这位年轻人的对手。

    幸好,我谨慎没有立刻下手。否则真是怎么死都要不知道,王真人心里暗暗庆幸。

    虽然葛门这个派别在修真人名不经传,但李培诚地实力摆在那里,王真人心里虽然仍有贪念,但这个时候却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回礼道:“贫道乃天目山洞天的王真。见此处有灵气冲天寻觅而来,却不知道此处乃是贵门洞府。冒犯,冒犯!”…。

    王真人话音刚落就见眼前银光一闪,刚还一脸微笑的李培诚手中蓦然多了一银色的长枪。

    王真人吓得魂不守舍,起身就想逃。

    一道刺眼的寒光如闪电般从他地胸膛穿过,王真人的瞳孔带着惊恐和不解慢慢涣散开来。

    他到死也不明白,为什么李培诚突然起意杀他。李培诚心神一动,银麟枪入体,当然也没忘把王真人的飞剑也给收入储物戒。然后沉着脸,手捏灵诀,一团紫焰瞬间把王真人烧成灰烬。

    行礼,杀人,毁尸,一气呵成,只在转眼之间。

    任远虽然也算是青龙帮少帮主,可以说是舔血刀口的汉,但还是看得两腿颤。他怎么也没想到,整天一脸阳光笑容的师父,杀起人来尽然是如此的不眨眼,如此的冷酷,而且杀的还是一位能御剑而飞地神仙般人物!

    “此人是金琳的仇人。”李培诚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任远闻言一个激灵,算是回过神来。看李培诚的目光多了份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我们下去!”李培诚提起任远一个飞身落入洞府之内。

    一入洞府之内,任远深吸一口气,四肢百骸顿时真气充盈,精神百倍,立刻狂喜道:“师父此处灵气太浓郁了。”

    李培诚微笑着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此处灵气确实浓郁,真乃一绝好修炼洞府。”

    说完李培诚四处打量洞府。

    洞府有百亩方圆,是隐藏与山峰之底地洞府。李培诚砸开的地方乃是洞府在山峰半山腰的

    洞府岩壁镶嵌着不少夜明珠,把洞府照得如同白昼。洞府内除了一张修炼用的玉床,空空如也,没有其他建筑物。

    玉床上放着一玉简,李培诚手一扬,把玉简收入手中,然后用神识一扫,脸上立刻露出喜悦的笑容。

    原来此洞府竟然是东汉修真人士也是出色地炼丹师魏伯阳,号云牙地修炼之地。

    玉简中记载魏伯阳在一千一百岁时终于修炼到分神期,带走了洞府内所有的东西,飞升离开了地球去探索宇宙地奥秘,唯独留下这块玉简给有缘人。玉简中记载了他在地球修炼时的炼丹心得。

    幸好此地被千岛湖给淹没了,成为偏远之地的一座岛屿。否则以现今的社会展,此处恐怕早便被人现了,李培诚将玉简收了起来,暗暗庆幸道。

    接着李培诚又仔细感觉了一下四周,现此洞府四周隐隐有五行之力飘逸而处,在洞府内五行交融,孕育阴阳。

    此处灵气浓郁果然与它周围的那五座岛屿有关联,李培诚心里暗自想道。

    李培诚担心又有修真者从附近经过现异常,见洞府除了灵气充裕外目前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稀奇之处,便带着任远飞出了洞府。

    飞出洞府之后,李培诚重在洞府上布置了阵法禁制,把那些石头土壤重填回去。

    一切做完之后,李培诚吩咐道:“在这上面盖一座别墅,要尽,你亲自督工,一点都不可懈怠。”接着李培诚指了指周围的五座岛屿,继续道:“在那五座岛屿上也分别盖上别墅。”

    “是师父!”任远恭敬地回道。

    李培诚飞身回到杭城,立刻赶到葛岭向葛古报告这个好消息。

    葛古听说在千岛湖之下现一个百亩方圆的洞府,心情很是高兴,恨不得立刻赶到现场实地考察一番。

    “既然有此好地方,看来也是时候让你师兄们结束世俗的事情,抽身去洞府,以免误了修炼。”葛古捻着胡须,微笑道。

    “确实如此,我等会就打电话告诉三位师兄。”李培诚回道。

    葛古点头说好,师徒两人又聊了回,李培诚便告辞师父回学校继续未了的实验。在路上,李培诚给三位师兄打了电话,交待他们要尽结束世俗的事情。

    晚上李培诚回吴庄的时候,曹梓峰给李培诚打来电话,告诉他韩荣真正的目的地是华山。

    听到华山两个字,李培诚神情立刻变得有些凝重。虽然还无法确认韩荣的背后靠山是华山派,但可能性却已经很大了。

    李培诚暗暗苦笑,没想到韩荣的背后靠山竟然可能是三十六小洞天屈一指的华山派,自己的运气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好。

    华山南峰海拔21549米,是华山高主峰,也是五岳高峰,古人尊称它是“华山元”。登上南峰绝顶,顿感天近咫尺,星斗可摘。

    峰南侧是千丈绝壁,直立如削,下临一断层深壑,那华山洞天便在此千丈绝壁半腰之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