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湖底洞府

    有钱有势办事情就是快,任远当天选定群岛,开发群岛的各类人材第二天立刻就齐到现场实地考察。

    今天施工队已经开始了中间那座山峰岛的土地平整、挖掘作业。

    因为这群岛是任远准备改造起来献给父亲还有师伯们作为隐修之地用的,所以在这方面他很上心。今天开工之日,他亲自跑到现场。

    站在中间那座岛的山峰之巅,任远眺目远望。

    周围碧波万顷,水雾袅袅,真是美轮美奂,犹如仙境一般。任远见到如此美景,嘴角不禁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得意之色。心想师父他们看到这等好地方,一定会喜欢上的。

    正得意之间,任远脸色巨变,人立刻如山间的羚鹿一般,浮光掠影,飞快穿梭过丛林,往山下急速奔跑而下。

    任远的两位贴身金发女保镖见状,也急忙跟着跑下去。不过她们的速度跟任远比起来却差得远了,而且回避山石树枝的本事也差得太多,火爆的身子因为林间树枝的挑割泄露不少春光。

    任远下到山脚下,立刻叫来负责群岛建设的手下,道:“吩咐下去,全面停工。”

    负责人乃任远心腹手下,知道任远的性格,一向不拘小节,潇洒不羁,很是放任手下,但一旦发话,却是绝不容许人忤逆,闻言,立刻恭敬领命。

    等任远把命令下过之后。他地两位女保镖才气喘喘吁吁地跑到他的身边,衣衫凌乱,豪乳半露,很是诱人,看得远处正准备离开岛屿的工人纷纷回头,狠狠地盯了几眼,吞了下口水,心里骂咧着老外奶子就是大,带着满脑子对任远与他两位女保镖之间的遐想离开了岛屿。

    任远此时也来不及欣赏自己两位保镖的涟漪春光,目光如电地在山峰上扫射。脚步随着目光缓缓在移动。

    任远在山脚下整整绕了一圈,脸上渐渐露出一丝失望和疑惑。

    刚才他站在山峰之巅,很清晰地感觉到山脚下升腾上来浓厚的灵郁之气,只是现在却又感觉不到了。

    任远又绕着山脚下走了一圈。神念缓缓地散发开来,用心去感受。可惜任远的神念毕竟太过弱小,刚才那股灵郁之气消散之后,他再也感觉不到异常了。

    昨晚李培诚无意中发现自己竟然能使用三昧真火,兴奋了一段时间后就老老实实继续修炼。

    第二天他仍然按老规矩到实验室里搞科研工作。早上十来点钟的时候。李培诚接到曹梓峰的报告,韩子荣离开杭城了,目的地是陕西西安。

    李培诚听到韩子荣离开杭城直奔西安,立刻想到韩家并没有死心,而是去求背后地靠山了。李培诚本想让韩家知难而退,却未想到他们却不知道好歹,心中便起了杀机。

    西安!不知道西安有什么厉害人物或门派?李培诚心里琢磨了一会儿,因为所闻有限。也想不出明堂,只好让曹梓峰安排人继续跟踪下去。

    李培诚刚挂掉电话,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任远打来的。

    李培诚听完电话。立刻决定亲自去一趟。

    李培诚真元运转在空中御枪而飞,九转金丹在丹田内缓缓转动,散发着绚丽的紫色光芒,丝丝真元被注入银麟枪。

    李培诚继昨日发现可以放出三昧真火后,又发现了九转金丹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他现在控制银麟枪比起以前来轻松不少。而且御枪飞行消耗地真元也比以前减少了很多。

    李培诚兴奋得几乎要仰天长啸。现在他算是真正明白自己的实力因为金丹突变的缘故是不减反增。看似金丹变小,实际上威力却是大大的增加。

    千岛湖距杭城一百多公里。李培诚御枪而飞的速度极快,不过十来分钟便到了千岛湖上空。

    李培诚按任远说地方向而飞,很快就看到了那六座岛屿组成的群岛。

    李培诚乍看那群岛没有什么特别感觉,但在空中再仔细一府视隐隐又感觉有些玄机在里面。那五座馒头状的岛屿正隐合五行聚灵之意,而那座山峰岛便是五行聚灵之中心。

    众星拱月,如今却是五行拱峰。

    山脚下,任远仍然在观察着山峰岛,只是仍旧一无所获。两位身材火爆的金发女郎紧跟其后,一脸不解。

    “让那两个女人先回去。”任远正观察之间,耳边响起李培诚的声音。

    任远猛然听到李培诚的声音,吓了一跳,心里暗道,师父未免也太变态了,自己刚打了电话,他这么一会儿功夫竟然就到了。

    于是任远不顾两位女保镖的劝阻,坚持独自一人留在岛上,把一脸诧异的她们打发了回去。

    李培诚见两位女保镖乘快艇离去,这才现了身。

    “师父!”任远现在是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位师父神秘莫测,虽然人看起来仍然是一脸阳光,但任远看到李培诚,心里无法克制涌起敬畏。

    李培诚点了点头,微笑道:“看不出来,你倒还真会找地方啊。”

    俗话说一物降一物还真是有道理,别看任远在他那些手下面前是说一不二,威风凛凛,但被李培诚这么一夸奖,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弟子也只是见千岛湖风光秀丽,突发奇想,想给师父师伯们准备个修炼度假之地而已。”

    李培诚闻言拍着任远地肩膀,开心地笑了起来,害得任远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师父,您看这岛屿到底有没有什么玄奥在里面,弟子刚才确确实实感觉到有股灵气猛地冲上了天空,只是弟子刚才心思外游,没有注意那股灵气是哪里冲上来的,等弟子发觉,已经再难觅踪影了。”任远问道。

    “嗯。”李培诚点了点头,道:“我已经知道了,你且在旁候着,等我好好探查一番。”

    说着李培诚就盘腿而坐,神念如同触须一样缓缓向四周探出,笼罩住这座由小山峰形成的岛屿。

    很快李培诚发现北方隐隐有极其微弱地灵气波动,立刻一喜,身子如同鬼魅般一闪,瞬间便到了北方。。

    岛屿北方已经被平整出一两亩平地,山坡也被挖掘出一条梯形山路。

    李培诚从储物戒里拿出数块玉石,快速地刻画一番,然后对任远道:“你且让开。”

    任远心里虽然很想凑近看个究竟,但见李培诚脸色凝重,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退到一边,远远看着。

    李培诚将玉石摆放成一个倒勺状的北斗七星防御阵,然后祭出银麟枪。

    银麟枪在阳光下,银光闪闪,枪头的光芒越来越盛,地面无风,却飞砂走石,大有山雨欲来的威势。

    任远见师父银麟枪一出,枪未动,却已经有地动山摇之势,暗暗瞠目结舌,心里感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能有这般厉害。

    李培诚心神一动,枪头光芒暴涨,猛地击向地面。

    轰得一声巨响,地面被击出一近十米方圆的窟窿。

    一股灵气如喷泉冲天而起。

    几乎在同时李培诚感觉到自己心神一震,一股强大反弹力从银麟枪上传到了身上,一股血腥从喉咙里涌了上来。

    丹田内地九转金丹立刻一亮,丝丝真元力随之涌出,流向全身经脉,抚平了反弹力所带来地冲击,也让李培诚压下了喉咙那口几乎喷出来的鲜血。

    李培诚此时根本顾不得去体会体内变化,手捏灵诀,嘴里暴喝一声:“七星封印!”

    七块玉石猛地一亮,悬浮空中,闪闪发光如天边地北斗七星。

    北斗七星一现,巨大窟窿的上空如同被一层无形的网给笼罩住,窟窿内的灵气便被挡了回去,封印在窟窿之内,七块玉石也缓缓落回地面,深深陷入了地底。

    任远何时看过这等神乎其神的事情,看得目瞪口呆,傻傻地站在原地,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

    李培诚心情兴奋到了极点,因为那巨大的窟窿之下竟是一个洞府,洞府在山体被淹入湖水的那一部分当中。刚才银麟枪强悍的一击触发了洞府的防御禁制,导致强大的反弹力,同时也破坏了洞府的防御禁制。

    李培诚正想飞身入洞府一探究竟,远处传来阵阵法力波动,如迅雷有远及近。

    李培诚脸色微微一变,知道肯定是刚才这里的动静和冲天而起的灵气引来了正在附近的修真人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