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第三块圣牌

    柳芷芸正在焦虑不安中,蓦然间发现李培诚就在自己的身边。

    美眸眨了一眨,没错,确实是李培诚。

    “培诚!”柳芷芸悲伤地叫了声,整个人投入了李培诚的怀抱,双臂紧紧环抱住李培诚的腰。

    所有的焦虑,所有的不安,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李培诚见一向坚强的柳芷芸一副悲伤软弱的样子,心里一阵心疼,温柔地问道。

    “上车,我们回去再说!”柳芷芸双手松开李培诚的腰,一脸冷静地去拉车门。

    柳芷芸毕竟已经非昔下之博士生,李培诚一问,她终于完全清醒过来。昔日的女强人彻底回来了,商场如战场,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点柳芷芸很清楚。

    韩子荣的实力究竟高深到何等程度,闪电般的一次交手,以柳芷芸的修为还是判断不出来的,只知道深不可测。至于李培诚的修为,她同样不知道,也只知道应该是深不可测。所以她需要尽快离开这里,然后与李培诚详细分析。

    冷静下来的她,思路越发清晰,韩子荣明明知道自己跟葛门有非同寻常的关系,仍然敢出手,肯定有必胜的信心。

    这么一想,柳芷芸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猛地拉开了车门。手臂因为拉动车门而带来的隐痛,不禁让柳芷芸微皱了下眉头。

    曾经纤纤软玉削春葱般的手,如今一片乌青,肿得如同吸饱了血的水蛭,握着车门把,在阳光下特别的刺眼。

    李培诚脸色陡然大变,手闪电般地伸向柳芷芸的手臂。在接触的一刹那变得极其地温柔,轻轻地扣住如今有些粗肿的手腕。

    李培诚另外一只手心疼地轻轻抚摸着柳芷芸地手背。柔声问道:“疼吗?”

    李培诚的温柔让清醒的柳芷芸脑子出现短暂的混乱,注视着李培诚,心里觉得手掌就算再疼上百倍也值了。

    柳芷芸微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接着就彻底回过神来,道:“培诚,我们还是先上车,离开这里再说。”

    心爱的女人受了伤,李培诚就算再能忍。也不可能做缩头乌龟。心中的怒火早就熊熊燃烧了起来,只是因为关心柳芷芸而强压着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是谁干的?”李培诚拉住了柳芷芸的手,阻止她上车,问道。

    看着李培诚似欲喷出火的双目。柳芷芸心里既是感动又是焦急。

    “回去再告诉你!”柳芷芸坚持道。

    李培诚手一揽,抱住了柳芷芸地细腰,让她的身子紧贴着自己的身子,冷静而坚定地道:“告诉我是谁欺负了我的芷芸,哪怕是天王老子,我今日也要去会一会。”

    柳芷芸闭上了双目,两滴晶莹地泪滴滑落她嫩白的脸蛋。虽然危机就在身边,但柳芷芸心里只感觉到幸福。

    “韩子荣。”柳芷芸终于睁开双眼,痛苦地回道。

    男人的自尊心是不容践踏的,尤其是李培诚这样的男人。这点柳芷芸比任何人都清楚,哪怕今天她强行逼着李培诚离开这里,留给李培诚的恐怕只是永远的耻辱。

    韩子荣!李培诚双目杀机一闪。心里却不禁好奇这个公子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起来。要知道柳芷芸服了白云果之后,实力至少已经到了葛门中所说的第二重。

    “他现在变得很厉害,只用了一招就把我逼退了。”柳芷芸说道。

    李培诚冷冷一笑,道:“他就算能飞天遁地,今天我照样要把他给打趴下!”

    李培诚表现出来的强大自信。让柳芷芸心中的担忧突然间就消失了。

    她相信这个男人。在学校搞科研地时候,她相信他的科研能力强过自己这个博士生。现在她同样相信。这个男人的武功也达到了恐怖地程度,因为他从来不吹牛。

    “你忍着点痛!”李培诚轻轻拿起柳芷芸的手,柔声道。

    柳芷芸有些疑惑地看着李培诚,李培诚对着她一笑,另外一只手在她手臂上轻轻揉了几下。

    柳芷芸先是感觉像火烧一样,接着马上就感到一股清流在手臂上流动,当李培诚的手离开之时,她的手又恢复到了白嫩光洁的样子。。

    柳芷芸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地手,李培诚却笑了笑,再次拿起她另外一只手,如法炮制一番。

    “培诚太神奇了!”

    虽然知道李培诚师从神医葛古,但转眼间几下轻揉就解决了淤血问题,柳芷芸还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好了芷芸,有很多事情我还没跟你提起过。但有一点你要相信,在这个地球上,能真正威胁到我生命地人并不多,至少韩子荣这个混蛋是不可能的。”李培诚轻轻抚摸着柳芷芸地秀发,说道。

    柳芷芸再一次觉得在年龄比自己还小好几岁的李培诚面前,自己却成了一个小女孩。她点了点头,因为李培诚,信心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

    “曹叔叔还在那里。”柳芷芸指了指远处小和山山脚下的一座庄园,道。

    “我们过去。”李培诚道。

    于是柳芷芸上车调转车头,重新往山庄开去。

    柳芷芸讲话很有条理性,短短的数分钟,李培诚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听说韩子荣逼柳芷芸三刀六眼未果,竟卑鄙地逼曹梓峰自断五指,李培诚目中杀机闪烁。

    会议室里,韩子荣很得意地主持着鹰爪门的会议,而曹梓峰则坚强地站在一边。五指上传来的剧痛,他愣是没有哼一声。

    很快就有韩家的金鹰护卫到韩子荣身边,低声通报柳芷芸又调转车头往回开的消息。

    韩子荣先是一阵惊奇,接着开心地笑了起来。

    柳芷芸啊,柳芷芸,你终究是个女人,还是得乖乖地向本公子屈服!韩子荣心里得意地想到。

    “此处乃鹰爪门总坛,嫌杂人……”

    门外护卫的声音半途而止,接着门就被打开了。

    韩子荣缓缓转过身子,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冻住,两眼眯了起来,两道锐光直逼李培诚而去。

    这次下山,李培诚绝对是他要凌辱的对象之一,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送上门来了。

    曹梓峰见李培诚赶来,坚强的他身子终于晃动了一下。十指连心啊,那种活生生忍受断指之痛,绝不是常人可以忍受得住的。

    其他人见突然有个陌生年轻人闯了进来,而且还是跟柳芷芸一起进来的,心里都是震惊无比。

    虽然知道这年轻人应该有些来头,但为了维护鹰爪门的威严。两位鹰爪门护卫立刻逼了上来。他们刚准备开口,李培诚却将手抬了起来,他的手掌中有块雕刻着苍鹰的铁牌,正是鹰爪门圣牌。

    葛门有三块圣牌,一块在清朝的时候用掉了,另外一块是被柳芷芸用掉了,这是最后一块圣牌。李培诚自从有了储物戒后,就把抱朴洞府内自认为用得着的东西拿了一部分放在储物戒里,因为柳家跟鹰爪门有关联,所以李培诚把圣牌也收了起来。(关于圣牌的数量,在前文中有提过,怕大家忘了,特嗦一下)

    两位鹰爪门护卫很显然认得圣牌,愣了一下,立刻鞠躬退下。

    “没想到培诚兄竟然是葛门中人,这样也好,省得还要我亲自找上葛门。”韩子荣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虽然有三年左右不在世俗,但韩升亮是老奸巨滑之辈,儿子坐门主位置,他自然会将有些事情一一交待了一番,尤其是柳芷芸与葛门有关联这么大的事情,他更是不会错过,故韩子荣一看到圣牌,就联想到了葛门,以及李培诚的身份。

    李培诚冷冷一笑,把圣牌往桌上一扔,道:“用此牌换所有柳氏家族的鹰爪门弟子和金鹰护卫脱离鹰爪门。”

    武林有武林的规矩,葛门本是武林门派,李培诚还不想用暴力坏了规矩。

    韩子荣手呈五指龙爪,一弯,一股吸力从他手中传了出去。圣牌凭空飞到他的手中。

    隔空取物!所有鹰爪门弟子吸了口冷气,唯有李培诚面不改色。

    不要说隔空取物,就算隔空取人,李培诚照样能挥手间完成。

    韩子荣很满意众人的反应,不过当他看到李培诚那轻蔑的目光时,心里极是愤怒。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