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二章 善解人意

    曹梓峰竟以左手硬生生掰下自己右手五指,五指齐断,一层皮包着手指,似乎风一吹就能随风摆动。

    十指连心,曹梓峰额头的冷汗像豆子般颗颗滴在地上,脸苍白无色。

    但曹梓峰的目光却是坚定无比,回头对柳芷芸道:“小姐,此是梓峰之过,你无需为我所累。”

    铁铮铮的汉子自古以来都是受人敬仰,曹梓峰的行为虽然很迂腐,但却赢得了所有鹰爪门弟子的尊敬,当然韩子荣除外,他只有愤怒!

    坚强的柳芷芸落泪了,身子一转,向门外快步迈出,冰冷的声音留在了她窈窕的背影之后。

    “韩子荣,我不会放过你的!”

    韩子荣冷冷一笑,没有阻止柳芷芸。他也没将柳芷芸的警告放在心上,相反他期待着柳芷芸的报复。

    葛门!李培诚!韩子荣嘴角微微上扬,心里默默念叨着。这些在见过了御剑而飞的修真人士后,一点也算不得厉害了。

    柳芷芸走出山庄,发了狠话的她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无能懦弱。曹梓峰无力下垂的五指在她的眼前不停地晃动,而她却能做什么呢?

    这一刻,她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人生的无奈,人生的苦短!

    这一刻,她只想躲到李培诚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只有这个男人才是她全部的依靠,而她只是位弱女子。

    和煦的阳光铺洒在碧绿的华家池水面,轻风袭来,微波粼粼。

    孙晓萱满脸幸福地将自己的小手放在李培诚宽厚的手掌里。今天早上孙晓萱只有两节课,下了课,正在考虑是回寝室跟同学们聊天。还是去图书馆学习时,李培诚却给她来了电话。

    两人虽然同在一个学校读书。但因为李培诚一直忙于科研实验,一般都是在晚上两人才见面,吃饭然后学习,很少在大白天约孙晓萱的。

    孙晓萱特别高兴李培诚能在大白天约她。所以此时地心情很好,看着华家池的景色觉得特别地美丽。

    李培诚握着孙晓萱的小手,看着她满脸幸福的样子,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提两个女人见面的事情。

    “哥。你看前面黄灿灿地银杏叶子满天飞舞,多么漂亮!”孙晓萱指着前面华家池边几棵高大的银杏树兴奋地说道,似乎发现了新大陆。

    李培诚抬眼一看,却是不知不觉中已经绕了大半个华家池,到了临近华家池的留学生宿舍楼一带了。

    那银杏叶子随风飞舞还真是漂亮,地上也散满了黄色的叶子,一眼看去都是黄色,在阳光下特别地漂亮。

    就像这落叶一样,到了时候,不管它多么留念枝干。该落地的还是要随风落下。孙晓萱和柳芷芸两人的问题,自己终究是要面对的,李培诚看着落叶。突然间就开口了。

    “萱萱,哥有件事要征求你一下意见。”

    “嘻嘻,哥你说话怎么这么客气起来了!”孙晓萱拉着李培诚的手,前后摆动着,笑嘻嘻地说道。

    李培诚握紧了一下孙晓萱的小手。道:“这事说起来是哥不对。所以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孙晓萱闻言,身子就靠了过去。贴在李培诚的身上,低声道:“我喜欢哥,哥做任何事情都是对的,我不准你说自己不对。”

    李培诚微微一笑,心里倍感温暖。这世界要说对自己最宽容的恐怕就是这小丫头了。

    “我想让你跟芷芸见上一面,希望你们能成为好姐妹。”李培诚终于说出了心中难言之语。

    李培诚清晰地感觉到孙晓萱娇躯明显地颤抖了一下,心中不禁有些紧张。虽然说一直来孙晓萱对自己是百依百顺,也曾说过愿意二女共事一夫,但真要这么快面对自己的情敌,谁又能保证她就能立刻倘然接受呢。若是连孙晓萱地工作都难做通,那么李培诚要让两女见面的计划估计要提前夭折。孙晓萱沉默了,没有一个女人面对这个问题能欣然接受的。孙晓萱虽然曾经下过决心牵就李培诚,但万万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要来临。

    此时地她心中有茫然,有幽怨,也有紧张……

    李培诚不想逼孙晓萱,两人就这样默默地踏过金黄色的银杏叶子,发出沙沙的声音。

    “哥,我听你的!”孙晓萱抬起了头,两眼深情地凝视着李培诚。

    李培诚松了一口气,这小丫头还真是让自己无法挑剔。

    李培诚手绕过孙晓萱的细腰,搂得紧紧地,在她地耳边低声道:“谢谢你萱萱。”

    孙晓萱见李培诚突然表现出这么深情,心里的所有不良情绪也就慢慢消失。犹豫了一下,问道:“哥,这事是你地主意还是芷芸……姐的主意?”

    “我的主意。”李培诚回道。

    “那你跟她提过了没有?”孙晓萱又问道。

    李培诚摇了摇头,也不打算瞒萱萱,道:“我师父说想收你跟芷芸为记名徒弟,所以我想让你们先见上一面,免得到时见面气氛尴尬,惹师父老人家不高

    孙晓萱一听,原来李培诚急着让自己和柳芷芸见面竟然是因为他师父要收自己和柳芷芸为记名徒弟,一时间又恢复到刚才的好心情。心想,肯定是哥在他师父面前念叨我,他师父才想到要收我为记名徒弟。又想起这事李培诚先来征求她的意见,而不是柳芷芸,脸上就逐渐绽放出灿烂青春的笑容,在李培诚的脸上香了一个,喜滋滋地道:“哥,谢谢你!”

    李培诚不明白孙晓萱谢他什么,不过他很聪明地没去追问,反正现在这事在孙晓萱这里算是得到圆满的答案了,接下来就是柳芷芸那边。

    刚想起柳芷芸,没想到柳芷芸就来电话了。李培诚暗暗摇头,真怀疑柳芷芸跟自己有心灵感应,昨晚如此,今天也是如此。

    李培诚歉意地看了孙晓萱一眼,女人的直觉让孙晓萱立刻就明白过来这是另外一个女人的电话。

    此时的孙晓萱很大度,笑道:“哥你快接,要不要我回避一下?”。

    李培诚边接起电话,边摆摆手,示意不用。

    电话一接起来,李培诚就感觉到电话另外一头异样的气氛,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应。

    “发生什么事情了?”李培诚立刻问道。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柳芷芸心里的悲伤立刻奔涌而出,这一刻,她多么希望这个男人就在自己的眼前。

    眼泪永远是女人悲伤时的产物,不管是坚强的女人还是柔弱的女人。

    柳芷芸的眼泪在眼眶里打滚,声音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李培诚的心里越发的不安了,他了解柳芷芸,她是个不一样的女人,她很少有这样莫明其妙的表现。

    “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来找你。”李培诚也不问柳芷芸发生什么事情了,直接问她所在地址。

    柳芷芸终于缓过劲来,稳了稳情绪,道:“我在小和山与省道015岔口这里。”

    “你别走开,我马上到。”李培诚交待了一句,就挂掉了电话。

    “快去!”孙晓萱看得出来肯定发生什么事情,立刻道。

    李培诚向孙晓萱点了点头,道:“那你自己回去,我先走了。”

    说完李培诚就匆匆走了。

    看着李培诚匆忙离去的背影,孙晓萱可以感觉得到李培诚对柳芷芸浓浓的爱意,心中说不出来自己到底有何滋味。

    李培诚快步走到一个没人注意的地方,突然就人间蒸发。

    柳芷芸挂了电话之后,冷静下来的她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她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韩子荣今非昔比,自己一直坚信的男人是不是韩子荣的对手?而且此是鹰爪门门内之事,李培诚是否能强势到可以干预。一想起这些,她心里变得有些焦急,急忙给李培诚打电话。她不能就这样让自己的男人毫不知情地冲到这里来。这里是鹰爪门视眼所笼罩的范围,李培诚与自己的见面很快就会传到韩子荣的耳中。而他们曾经有过恩怨,难保不立刻发生激战。

    柳芷芸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都联系不上,却不知道李培诚给自己下了隐逸符,屏蔽了信号。

    远远地李培诚看到柳芷芸站在一辆黑色的大奔旁边,虽然没看到曹梓峰,李培诚还是不禁松了口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