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以下犯上

    不是鹰爪门弟子自然不算叛教,韩子荣虽然修为很高,但少了借口,也不好大庭广众之下把堂堂柳氏集团的老总给扣押。本来得意洋洋想着看柳芷芸吃鳖的样子,如今却反倒是自己吃鳖,韩子荣心里很是窝火。

    项雄倒没有存心要给柳芷芸难看的意思。鹰爪门说到底是先人们辛辛苦苦打拚下来,作为老掌门,尤其是项家一直以来是鹰爪门的绝对领导,对鹰爪门他有着浓厚的感情。项雄刚才不反对韩子荣以叛教之名阻喝柳芷芸,是想用三刀六眼的酷刑吓住柳芷芸,让她收回之前说的话,以免鹰爪门出现四分五裂状况。如今形势逆转直下,从柳芷芸的口气不能听出,她已经极其愤怒,要采取强硬手段将柳家彻底从鹰爪门名下分裂出去。如此一来,就反倒变成弄巧成拙了。

    “呵呵,都是同门中人,何必弄得如此僵呢!韩贤侄武功盖世,又是哈佛高材生,由他掌管鹰爪门,鹰爪门的未来情景将更辉煌,柳护法又何必因此耿耿于怀呢?”项雄打着圆场道。

    “项叔叔,如果你继续担任门主之位,我就继续坐在这里,若不然,抱歉。”柳芷芸一点都不肯妥协。

    项雄以前因为葛门的缘故忌惮柳芷芸,如今他见识过韩子荣的本事,再加上韩子荣向他微微透露了山外还有仙人的消息,他对葛门就不像以前那样忌惮,但项雄毕竟是个老江湖,做事还是留了些余地。柳芷芸的话虽然让他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他还是强忍住内心的愤怒,将目光投向了韩子荣。

    这事是韩子荣引起的,项雄自然不会傻到在前面冲锋陷阵,做冤大头。

    韩子荣心里骂了句老狐狸。然后重新将目光锁定在柳芷芸身上。若不是考虑到自己还想在世俗混,他早就把柳芷芸给拿下了。至于葛门他是考虑都没去考虑。一个武林门派,一个修真门派,在韩子荣看来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

    柳芷芸再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迈开脚步向门外走去。

    曹梓峰眼里充满了痛苦。心一狠也抬起了脚步。

    他终于想通了,这样的鹰爪门不效忠也罢,况且他现在所拥有地修为大部份是拜李培诚所赐而不是鹰爪门。

    曹梓峰一动,韩子荣脸上浮起了阴险得意的笑容。他暗骂自己在山上呆了三年呆傻了。竟然忘了曹梓峰与柳芷芸地关系。

    “大胆,曹梓峰,莫非你想叛教不成!”韩子荣冷喝一声。

    柳芷芸和曹梓峰猛然停步,柳芷芸横眉冷对韩子荣,心里却是暗暗叫苦不已,曹梓峰是地地道道的鹰爪门嫡传弟子。

    曹梓峰一脸刚毅,刚想开口,柳芷芸却扯了下他的胳膊,低声道:“曹叔叔你先留在这里。”

    三刀六眼,柳芷芸是绝对不会允许曹梓峰受这样的酷刑地。

    韩子荣心里暗暗冷笑。这个冷美人果然对曹梓峰关爱有加啊。

    曹梓峰自己也没把握是否能扛得过三刀六眼,心想缓缓也好,改日找下李先生。说不定他有法子。于是刚毅的脸便缓和下来,道:“如此小姐先回。”

    柳芷芸点了点头,转头准备离去。

    “曹梓峰,在门内以下犯上该受何刑罚?”韩子荣寒着脸问道,目光中尽是得意。

    柳芷芸再次停住脚步。曹梓峰则脸色接连变化。他想起了刚才进门时发生的事情。他作为一位金鹰护卫以那种口气与韩子荣说话,确实算是犯了以下犯上。

    “断五指。去鹰爪!”曹梓峰硬着头皮道。

    断五指既把右手五根手指根根切去,又名去鹰爪,有五指尽去便也就没了鹰爪的意思。

    “执法弟子何在,还不行刑!”韩子荣嘿嘿一笑,大声喝道。

    项雄脸色微变,他知道因为柳芷芸不是鹰爪门弟子地缘故,无法牵制柳芷芸,鹰爪门已经到了四分五裂的边缘地段,本来此时应该息事宁人,双方坐下好好谈一谈,没想到韩子荣却是火上加油。这曹梓峰若是被断了五指,鹰爪门四分五裂必成定局。

    “门主,不知者不罪,我看还是……”

    项雄的话还未说完,韩子荣的目光就冷冷地射入了他的目中。项雄叱咤江湖数十年被韩子荣目光一扫,竟然把要说出口的话给活生生憋了回去。

    韩子荣的目光让他想起了凶猛阴险的恶兽,让他想起了韩子荣曾经在他面前表演过的几近神奇的法术。

    曾经高高在上地门主都被韩子荣一个目光给顶了回去,执法弟子又哪里还敢迟疑。立刻两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迈着矫健有力的步伐向曹梓峰走去,目中微微露出一丝不忍和惭愧。

    本是同根生,如今却要白刀红刃。

    曹梓峰昂然站立,他是个汉子,在没有正式脱离鹰爪门之前,他是信守曾经地誓言,虽然这里有不公平,有黑暗。但犯了就是犯了,那就让刑法来!

    曹梓峰凛然的表情,让所有鹰爪门的弟子心中暗暗有些英雄气短,伤悲凄凉。曾几何时,鹰爪门竟然沦落到这等地步。顶梁柱之一左护法公然背教,铁铮铮的金鹰护卫要受酷刑。

    若说这里有人了解曹梓峰,非柳芷芸莫数。她一见曹梓峰那份表情,心儿立刻一紧,一个闪身站在曹梓峰面前,怒喝道:“谁敢动!”

    “小姐!”曹梓峰低声叫道。

    柳芷芸却理都不理,冰冷的目光充满愤怒地注视着正抱着手看好戏地韩子荣。

    两位执法弟子见柳芷芸挡路,只好停了下来,将目光投向韩子荣,希望这位新任地门主能够改变主意。不过很显然,韩子荣是不可能放过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地。

    两位执法弟子无奈,只好手一摆,向柳芷芸低声道:“左护法还请借过。”

    柳芷芸道:“还请两位不要助纣为虐。”

    两位执法弟子见无法劝动柳芷芸,门主又在虎视眈眈,只好说了声得罪,手起鹰爪,一人攻上,一人攻下盘,雷厉风行,速度很快。。

    “小姐!”曹梓峰再叫一声,心里很是着急。

    柳芷芸却娇喝一声,两修长美腿如闪电而出。

    嘭!嘭!腿爪相击,气劲鼓动,发出两声闷雷声。接着两位执法弟子噔噔,连退数步,方才站稳了脚步,手臂发麻。

    场中唯有曹梓峰和韩子荣一脸释然,其余之人皆惊,没想到看起来娇滴滴的左护法竟然厉害如斯。

    震惊过后,心中越发难过,如此厉害之辈,却被逼得脱离鹰爪门,真不知道老门主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

    啪!啪!韩子荣拍着手掌,笑道:“柳小姐武功了得,我是甚感佩服啊!”

    话讲到这里,韩子荣脸色陡然一变,话锋急转,杀气凛然地道:“你若以为就凭这么点本事就敢破我鹰爪门门规,未免也太不量力了。”

    说着,韩子荣飞身而起,人还在半空,双臂却接连挥出,所取之处竟然是柳芷芸的双峰。

    两拳所过之处,带起拳风,骤然卷起一股凛冽。

    柳芷芸见韩子荣下手下流,怒极,两拳也挥了出去。

    嘭,嘭两声,韩子荣潇洒落地,柳芷芸却连连后退,娇喘嘘嘘,两手臂微微颤抖,粉拳乌青,却是硬碰硬,受伤了。

    若说刚才韩子荣拍案而起,让鹰爪门上下对他实力已经开始另眼相看。现在他一招让刚才威风飒爽的柳芷芸败北,则彻底让鹰爪门上下对这位新门主产生信服。知道韩子荣武功已经登峰造极,实乃鹰爪门成立以来第一人。

    曹梓峰见小姐受挫,再无法保持冷静,身子一闪,卓立在柳芷芸面前,两眼坚定地盯着正一步步逼近的韩子荣。

    “本门主现在开香堂,柳小姐若肯宣誓入我鹰爪门,本门主可以对曹梓峰以下犯上既往不咎,否则,决不轻饶!”韩子荣凶光毕露,威胁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只要柳芷芸入了鹰爪门,他这个门主就能名正言顺地挟制柳芷芸。

    一向冷傲的柳芷芸犹豫了,她不能看着曹梓峰受酷刑。

    只是留给柳芷芸考虑的时间太少了,或者说她才刚开始犹豫,就听到了咔咔的刺耳声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