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叛教之说

    几乎所有鹰爪门弟子的脸色都变了,包括柳芷芸和曹梓峰。

    鹰爪门自明朝成立以来,一直由项、韩、柳三大家族控制。项家世代继承门主之位,韩、柳两家继承左右护法之位,从来没有改变过。现在韩子荣突然坐了门主之位,对于鹰爪门而言无异与改朝换代了。而且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坐门主之位的是韩升亮的儿子不是韩升亮本人,若是韩升亮本人或许鹰爪门弟子反应会稍微平缓一点。

    像鹰爪门这样传承了数百年的门派,如今留下来的都是门派最忠心最优秀的弟子。在这样的场合,三大首领没开口他们是绝不会开口的。但韩子荣坐上门主之位实在太过震撼,所以三大首领还没开口,下面的人已经开始低语议论起来。当然议论的主题,无非是反对韩子荣这样一个公子哥坐上门主之位。

    家族效忠了数百年的门派,谁也不愿意就这样败落。

    韩子荣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冻,取而代之的是森冷,他的目光缓缓扫视一周。

    目光所过之处,声音嘎然而止。被目光所扫的人都惊愕地看着韩子荣,他们无法相信曾经的公子哥竟然拥有如此锐利,充满了威压的目光。

    在这样的目光之下,他们感觉自己的心脏会不争气地跳动起来,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韩子荣很满意自己目光所造成的影响。

    有实力就是爽!曾几何时,我韩子荣竟然也能这样威风,我一定要好好享受几年这样高高在上的生活,享受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然后再去洞府修炼,当然还有这个冰雪美人,韩子荣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柳芷芸那张近乎完美地脸蛋上。

    柳芷芸感觉自己被毒蛇给盯上一样,心中不舒服到了极点,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犹如蒙上了一层冰霜。

    “项门主,这是怎么回事?”柳芷芸问道。在这里只有她有资格用这种口气直接向项雄提问。

    这个问题也正是所有人想知道的,所以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项雄。

    韩子荣嘴角微微上扬,对项雄道:“项护法你来解释一下,免得有人不服。”

    项雄当着鹰爪门上下突然被叫做护法,心里虽然已经有准备,还是很不适应,也有点不满意韩子荣在自己还未正式宣布之前,就流露出这样高高在上的样子。不过项雄已经领教过韩子荣的本事,而且还从他那里得到了一套高深的内家修炼心法。对于家产万贯。年纪却逐渐老迈地项雄而言,延年益寿,长命百岁才是他要紧紧抓牢的东西。无疑,高深地内家修炼心法,不仅能给他带来更敏捷厉害的身手,也能让他延年益寿,拥有更旺盛的生命。当然这套内家修炼心法对他家族今后在美国的发展也具有重大意义。这就是项雄之所以甘心退位的原因。

    项雄向韩子荣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扫视一周,清了清嗓子,道:“老夫如今举家在美国发展。却身居鹰爪门门主之位,不利鹰爪门管理和发展,心中甚是有愧,早便存了要易位的想法。韩贤侄年轻有为,如今一身修为远胜老夫。老夫与右护法商量之后。便决意将门主之位传与韩贤侄。老夫则位居右护法之职。如此一来,鹰爪门拥有一位更强大、年轻的门主。而老夫也可安心在美国发展,两全齐美。”

    老门主既然开了口,而且还说韩子荣修为远胜他,众人心中虽然还是不满,却不敢再继续发牢骚,只是对鹰爪门效忠的心似乎有了一点点动摇。

    众人不敢责问,并不代表柳芷芸不敢。

    韩子荣当门主她是万万不同意的,她也绝不同意自己地弟弟以后要尊这个花花公子为门主。

    “此乃门内大事,为何我这个左护法却没有参与商量,此事我不同意!”柳芷芸冷声道。

    “此乃项伯父器重我,传位于我,又何需同你商量。”韩子荣道。

    “哼,既然如此,我无法可说。从今日开始柳家退出鹰爪门!”柳芷芸满脸寒霜,猛地站了起来。

    对于鹰爪门她从来就没有存过什么好感,也没有所谓效忠鹰爪门的意识。她担任着鹰爪门护法的位置无非是因为柳云龙以及柳家还有10%鹰爪门股份的缘故。韩子荣担任鹰爪门门主,已经到了柳芷芸忍耐的极限。

    柳芷芸话一出,全场哗然,曹梓峰脸色也是巨变,双目内闪烁着痛苦的目光。

    柳芷芸和鹰爪门对于他而言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放肆!”几乎同时,项雄和韩子荣拍桌而起。

    韩子荣那一掌拍下去,竟然在檀木会议桌上留下一个清晰、深深凹陷下去地手掌印。

    鹰爪门弟子看到,心里震惊无比,这回才最终信了项雄说的话。

    柳芷芸芳心微微一颤,但俏丽的脸蛋仍然紧绷着,双目冷静地盯着项雄和韩子荣。

    “柳芷芸,我劝你还是乖乖地坐回原来地位置。”韩子荣寒着脸,道。

    “哼,我要走又如何?”柳芷芸冷声道。

    “那就是叛教。国有国法,帮有帮规。你若能受得起三刀六眼便从这个大门迈出去。”韩子荣挑衅地看着柳芷芸说道。韩子荣喜欢柳芷芸的冰冷,同时他也讨厌柳芷芸在他面前摆出高高在上,不屑一顾的表情,他要让柳芷芸明白,他韩子荣才是真正的强者,这也是他一下山,就立刻夺取鹰爪门门主之位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为了能掌握更大权势,以便搜索奇珍异宝。

    柳芷芸说要脱离鹰爪门,正好给了他一个发难地机会,他要践踏这个高傲女人地尊严。

    曹梓峰闻言紧张地盯着柳芷芸,神情更加痛苦为难。做为一位鹰爪门的金鹰护卫,他要维护鹰爪门神圣不可违抗地威严,要忠于鹰爪门。但另外一方面,他同样需要保护效忠柳芷芸,也反对韩子荣坐这个门主的位置。

    曹梓峰是一位坚毅,讲忠孝仁义之辈,这也正是他可敬也是他可悲之处。。

    柳芷芸从来不曾关心这些帮派门规,她暂时坐上了鹰爪门的左护法位置,更多的也只是一种像征。

    “什么叛教,什么三刀六眼!难道我选择退出的权力都没有吗?”柳芷芸怒道。

    “啧,啧,没想到我们的柳护法竟然无知到这等程度。看来改天我得在柳家中重新任命一位护法才行啊!”韩子荣连连摇头,目中闪烁着欺辱柳芷芸的兴奋光芒。

    曹梓峰脸色微变,在柳芷芸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三刀六眼原来是在胸腹上自捅三刀,前面进去后面出来,就是所谓的六眼,此刑过后,能挨得住的几乎可以说寥寥无几。

    柳芷芸听了脸色变得愈加难看。这一刻她才深深的体会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概念。

    不过那又怎么样,她柳芷芸从来就不是一位怕事的主,她也绝不会屈服在韩子荣这个败类的淫威之下,哪怕她是横着走出去。

    “我想搞不清楚状况的应该是韩公子,我是鹰爪门弟子吗?我只是暂时替我爸爸看守着这个左护法的位置。如今本姑娘不看守这个位置了,难道不行吗?至于柳家的人,他们是不是鹰爪门的弟子我不知道,但我想作为柳氏集团的总裁应该是有权利开除任何参与鹰爪门的职员的。当然家族内的事情,我想我也是有权力作些决定的。”柳芷芸回道。

    数年的总裁生涯,早就磨炼了柳芷芸,她已经不再是一位只知道读书搞科研的女博士了,而是一位叱咤商场的女强人。

    韩子荣这位三年没见柳芷芸的公子哥,小看了柳芷芸,还是嫌得嫩了些。

    韩子荣脸上得意的笑容立刻僵在那里,他用征询的目光看向项雄,项雄此时的脸色也很难看。

    柳芷芸的情况确实特殊。柳云龙意外去世,他的儿子年龄还小,让柳芷芸暂时代了他的位置。而柳芷芸从小不服柳云龙,对鹰爪门反感,只学了点皮毛功夫,既没拜师,也没拜过鹰爪门历代先祖,严格来说确实不算鹰爪门弟子。她暂摄鹰爪门护法时,因为只是过渡性质,项雄等人一时竟然忽略了这个问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