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拔刀相助

    有追兵,前有飞剑,而方雨华如今却毫无反抗之力,牙,飞剑一转,往北偏西方向而飞。醉露书院

    那个方向有江苏的茅山,茅山是茅山教立派之地,茅山派是一个厉害的修真门派,不是来头特牛的人是不敢在它的地盘舞刀动枪的,而且方雨华跟一位茅山弟子有些交情。如今方雨华几乎没有什么选择,哪里可以避难先往哪里逃了。

    胖道士见方雨华调转方向,又冷哼一声,法印一动,食指往方雨华的背部一指,那剑咻地直追而去。

    方雨华感觉到背后一阵冷嗖嗖,寒气逼人,却不敢回身抵挡,只好运转真元与背部。

    哧!飞剑划破方雨华背部的护体罡气,发出尖锐的摩擦声,然后在方雨华的后背留下了一道剑伤,好在胖道士是远程操控,力道终究有限。方雨华受这一剑,虽然吃痛却还只是小伤,反倒借力猛地加速了一段,把随后赶到的周正又拉开了一点距离。

    胖道士法力毕竟有限,见方雨华远远逃窜,再无法远程控剑攻击,便上了飞剑,同周正一同追赶方雨华。

    李培诚与金琳正在房内修炼,猛然间两人一前一后睁开了双目,精光在目内一闪而逝,他们都感觉到了南方高空传来阵阵法力波动。

    “咦!”李培诚心里有些诧异,不知道这般深夜里怎么会有三个修真人士来杭城呢?

    李培诚收起碧霞石,起身出了房间,金琳也紧随其后。

    李培诚抬头望天,脸色微变,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那位让他心存好感却有些烦不胜烦的方真人。

    虽然隔得很远。李培诚还是看清了他惨白的脸色,染满了鲜血的道袍。

    方雨华的身后是两位凶光毕露,早已没了修道者脱尘飘逸地风度,他们脸上露出得意、凶残的冷笑,很显然他们认为方雨华再也无法逃脱他们的追杀了。醉露书院

    方雨华确实再也飞不动了,一路上他又被攻击了好几次,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真元几乎点滴不剩,若不是旺盛的求生意识,无比强大的毅力支撑着。他早就一头扎下飞剑,不省人事了。

    李培诚想起方雨华在火车上对陌生老人的关心之情,犹豫了一下,就立刻脸色一沉。对金琳道:“好生监视着后面那两人,我若出击,你就截住他们退路!”

    金琳此时一改往日在李培诚面前温顺的迷人样子,那张俏脸妖艳的脸变得冷静沉着,身上隐隐散发出肃杀之势。

    李培诚在自己身上打了道隐身符,竭力控制着法力的外泄,悄无声息地上了高空,而金琳见状也朝自己身上打了道隐身符,朝李培诚相反地方向潜伏而去。

    “哈哈,方雨华,你就认栽了!”周正猛一加速终于拦截在了方雨华的前面,与胖道士一前一后形成包夹形势。

    方雨华见终于无路可逃,心中反倒再无杂念,猛然停住。他的表情平静淡然。他的目光毫无惧意地平视着周正。迎风卓立,风吹动着他地长发和染满了鲜血的道袍,显得特别的壮烈凄凉。

    潜伏在黑夜中的李培诚油然起敬,这世界上能如此面对生死的人绝对是值得钦佩的英雄,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

    周正见方雨华死到临头竟然还威风凛然。弄得要被宰杀的对象是自己似的。心中就特别的恼火。

    “你若开口求本道爷一声,本道爷便放你一马!”周正阴险地说道。他就不信一位经历了千辛万苦方修得如今一身本事地修真者可以如此漠然的面对生命。

    “哼,周正小儿你真是无耻可笑,是否需要本道爷再献上金丹啊?”方雨华不齿地道。醉露书院

    方雨华这话一出,周正和胖道士两人脸色顿变,有些心虚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然后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贪婪之色,但这句话谁也不敢应下来。

    在修真界中,同道中人互相厮杀是允许的,只要你有那个本事,但若杀人夺丹那便算是犯了大忌,若传出去立刻就要被整个修真界追杀。当然人妖殊途,杀妖夺丹之事就不算犯大忌了,不过仍然有一些修真人士反对这种卑劣之事,但却不会引起公愤和追杀。

    若是在四明山洞天之内,本道爷便立刻夺了你的金丹,周正心里暗呼可惜,不过他是精明谨慎之辈,两人一颗金丹是无法分配的,而且现在是暴露在夜空之下,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冒出一位修真者出来。而且再过去就是天目山了,指不定就有天目山洞

    从这里经过。

    胖道士显然也想到了分配地难度和某些可能,他目中的贪婪之色很快就消失了。

    —

    “哈哈,你们不敢了,真是虚伪!”方雨华昂然而立,毫无畏惧的冷笑道。

    “哼!你就狂,本道爷非要你开口求饶不可!”周正扭曲着脸,狰狞地说道。

    “周师弟快动手,免得夜长梦多!”胖道士催道。如今方雨华是刀板上的鱼肉,此时这杀人之事自然留给与他有仇的周正,但胖道士心中也有些许顾虑,毕竟方雨华在修真界也有些朋友,真要传出去,虽然不见得有人会为此杀上委羽山,但却总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周正闻言,嘿嘿一笑,祭起飞剑,飞剑寒光闪烁,缓缓向方雨华逼近。

    方雨华此时真是英雄气短,若是以前哪里轮得到周正如此羞辱戏弄。

    躲在暗中地李培诚终于决定出手相助了,虽然这样子似乎很是冒险,但要他见死不见却也办不到,更何况这方雨华乃难得地英雄好人!

    绿光一闪,李培诚手中多了一把纯绿色的小弓。

    李培诚运转真元,左手握弓,输真元与弓身,右手拉玄,同样输入真元。

    只见那弓绿光大盛,一光芒四射地箭矢蓦然出现在弓身之内。

    这是李培诚第一次使用绿鹰弓,那箭矢一现,李培诚就感觉自己体内的真元奔泻而出,一阵头晕,心里骇然之极,心想这弓自己拉个两次估计就要真元耗尽了。。

    绿光一现时,胖道士和周正便感觉到强大的法力波动,顿时脸色大变,那周正被绿鹰弓锁定更是毛孔悚然,急忙将飞剑招回,准备回身低挡。

    可惜迟了,只闻夜空中发出一声鹰唳之声,一道绿光划过空中,绿光的尖头犹如鹰喙,狞厉尖锐。

    绿光的速度快到了极点,周正的飞剑还未回返,那绿光已经没入了周正的胸口。

    轰得一声,周正几乎连发出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就化为血肉散满了夜空。

    飞剑和他身上的四面烈焰旗便滴溜溜地往下落。

    李培诚虽然知道绿弓威力强大,却没想到竟然强大到如此,一时间竟然愣在那里,既没立刻追杀胖道士也没有去捡法宝。

    方雨华、胖道士还有躲在暗中的金琳同样惊得目瞪口呆。

    “灵器!”方雨华和胖道士有些见识,脑子里闪过两个字。

    胖道士人虽胖,但反应并不迟钝,特别是在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反应就更是灵敏了。在震惊过后,他立刻调转飞剑准备往委羽山逃窜。

    一击毙杀啊!胖子连看一眼出手之人的勇气都没有,他胖子还想多活几年啊。

    李培诚见胖道士转身逃跑,也立刻清醒过来。

    该狠时李培诚从来不会手软,从他逼柳云威父子自杀,杀江子华就可窥见一斑。这胖子既然是跟周正一道的,李培诚就断不能让他走脱,留下后患。只是此时用绿鹰弓已经来不及了,而且再拉一次,若射不中,李培诚就连追赶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培诚很明智地唤出银麟枪,银麟枪一出,它的周围便是一片冷煞,方雨华刚才如此冷静英勇此时也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

    当方雨华看清那握枪之人,也就是他的救命恩人时,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那不正是自己苦煞心思想收为徒弟的年轻人吗?

    方雨华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傻乎乎的站在飞剑上,差点就要一头扎了下去。

    李培诚手握银麟枪,身子如风一般从方雨华眼前飞过,向胖道士追去。只是一个是御飞剑,一个御气,李培诚功力虽然稍胜一些,但速度仍然相差一些。

    方雨华心里暗呼可惜,认为以李培诚的功力再加上这等厉害法宝,胖道士又如何逃得掉呢,可惜李培诚空有法宝却不懂得利用,坐失良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