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融洽

    然李培诚说今天中午由他掌勺,但烧了几盘菜后,就着推出厨房,去跟孙信品下棋聊天去了,而厨房则由夏菡自己和孙晓萱控制。

    两人一起下棋聊天,孙信品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慢慢的心中隔阂就消散开来,颇有种他还是他,就算穿了龙袍还是他孙信品以前认识的李培诚的味道。

    “培诚啊,叔叔这次多亏了你,否则这个官也就当到头了!”孙信品感叹道。

    “以前我也不知道官场有这么多弯弯道道,经过这事,才知道官场比起搞科研还复杂。”李培诚也感叹道。

    “是啊”孙信品无奈地笑了笑道:“要想做好官,又要当大官,难啊!”

    李培诚闻言放下手中的棋子,很认真地问道:“叔叔的愿望是不是既想当个好官,又想当个大官?”

    孙信品闻言道:“当不当大官姑且不论,但做官叔叔不求一定要当个两袖清风的官,但一定要做到问心无愧,对得起自己这个位置和收入。我最看不起那些腰包赚得鼓鼓,耀武扬威,但实事却没干一件的官!”

    李培诚听了就知道孙信品的志向是想当个有为的官,在政界有番作为。心想,他是自己未来的丈人,有些事情终究不好瞒他太多,同时自己也应该圆他这个心愿,于是就很坦诚地道:“叔叔要在政界有所作为,实不相瞒这点我是可以帮忙一二的。”

    孙信品闻言,也放下手中的棋子,道:“张部长倒确实是位掌实权地大人物。不过他已经破格提我一把了,虽然我目前是县委副书记,但书记基本上是我了,他这个忙已经帮得够大。接下来主要靠我自己,看在淳安能不能干出一番政绩,若能干出一番政绩,到时再凭你跟张部长的关系,或许还有机会再往上挪一挪。如今却是不好再麻烦你和张部长了。”

    李培诚笑道:“说什么麻烦,叔叔又见外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孙信品听了心里暗自很感动,就道:“那以后不说便是,不过这事我看你就别再麻烦张部长了,免得人家说我们得寸进尺,况且我也确实想到地方上锻炼,看自己到底是不是适合做一方父母官。”

    从孙信品这话中不难听出。他已经完全把李培诚当自家人看了。李培诚听了很高兴,就道:“这事目前不去麻烦他。

    我有位在美国发展的师兄想到中国投资办药厂,上次我建议他去淳安。他已经答应等你上任后到淳安考察了!”

    孙信品一听两眼顿时亮了起来,为官多年。他当然知道自己一个小小正科级干部突然空降到地方上,要坐第一把手,必然触及到下面各方权力利益。而且也必然引起他们的抵触心理。

    俗话说阎王易见,小鬼难缠,这地头蛇就更难缠了,孙信品一个外来小和尚若不能尽快干出一两件镇住他们的大事,必然让他们轻看,以后的工作恐怕也难开展。

    “哦,你师兄是美国哪家公司?”孙信品立刻问道。

    “他是奥斯集团的老总。”李培诚回道。

    奥斯集团与柳氏集团合作的西子湾项目涉及资金数百亿,如今城西郊外娱乐、休闲、商业、住宅一体化地卫星镇就是他们的杰作。西湖区就在城西,孙信品作为西湖区的园林局长自然知道柳氏集团的合作伙伴奥斯集团,也知道奥斯集团的老总是一位叫任逆天的华人。所以孙信品一听立刻就惊呼道:“奥斯集团!”然后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培诚,他现在开始有些意识到,自己还远远低估了李培诚,或者说他所谓地师门。

    对于孙信品知道奥斯集团,李培诚并不感到奇怪,在杭州只要见识稍微广点,或者对身边之事多些关注地人,恐怕没有不知道奥斯集团的。

    “若能牵线让奥斯集团这样跨国集团到淳安投资,不仅可以让叔叔我立马在淳安站稳脚步,也是为淳安人民做了贡献。培诚,什么时候你找机会跟你师兄先提下,需要什么优惠政策,只要不违反原则,我这边基本上不会有问题。”孙信品这次没有跟李培诚客气,惊讶过后,就立马开口道。

    这不仅是他孙信品一个人地事,

    福淳安县人民的事!

    奥斯集团在淳安投资地事情,其实是李培诚说了算,什么优惠政策不优惠政策的,只要李培诚想在淳安投资,就没有人会有反对意见。不过这事情李培诚目前是不好说出来地,否则孙信品还不把他当怪物来看才对,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一步步挑明比较好,接受起来也不会显得太突兀。

    “这没问题,我师兄一般很听我的建议的。”李培诚还是稍微透露了点底。

    孙信品不知道李培诚在葛门如今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听了还是叮嘱一番,毕竟李培诚太过年轻,他也不了解如今武林人士对同门情谊地看重程度。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说动奥斯集团的老总来跟他孙信品谈判,就算不成功,也足够长孙信品的面子,让人不敢小看他。

    以前孙信品总是习惯把李培诚看成是一位还未走向社会的在校学生,虽然把他看成自己人,但有些话却不会跟他谈,也不会跟他商量。如今孙信品自然不会再把李培诚当学生来看待,而是看成一位可以跟自己谈论事情的大人。

    本来孙信品还是有些担心淳安之行的难度,如今因为横空出现了一个奥斯集团担忧之心就去了不少,谈兴很浓,就把李培诚当成自己朋友一样,谈了很多自己的想法和抱负,甚至还谈起了祖辈上的一些往事。

    李培诚听了这才知道孙信品母亲这一边祖上曾经出过不少当官的,他的外公曾是国民党时候的一位副市长。

    怪不得孙晓萱说她的奶奶很传统,很严格,她特别怕她奶奶,原来她是官家大小姐,李培诚心里暗自想道。。

    李培诚是个很好的听众,再加上他如今的接触面很广,接触人的档次也很高,见识和见解就比以前高了很多,所以偶尔符合孙信品几句,让孙信品颇有知音的感觉,看李培诚真是越看越喜欢,也就越谈感觉越投机,实际上大部分是他在讲。

    夏菡和孙晓萱两人不时从厨房中进进出出,见李培诚和孙信品像两父子一样谈得很是开心,都会驻足看着他们俩,发下呆。

    夏菡想着,如果李培诚真的做了自己的女婿该多好,人实在有本事,还跟信品这样合得来。

    孙晓萱想着,如果没有柳芷芸,或者爸妈不介意有柳芷芸的存在该多好!

    很快饭菜准备好了,夏菡就笑着道:“你们俩讲什么讲得这么投入?可以吃饭了!”

    孙信品就笑道:“这是男人之间事情,跟你讲也不明白。”

    夏菡就白了孙信品一眼,对李培诚道:“你叔叔最大男人主义了,你以后可不许学他这点。”

    李培诚听了讪讪地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这时孙晓萱就敲起了碗,嚷道:“吃饭,吃饭!”

    气氛很热闹很温馨,李培诚却感觉鼻子有些发酸。

    “培诚你提来的这是什么酒,还装在这么古雅的瓶子里?”孙信品拿起李培诚送来的酒端详起来。他俗人一个,没有张部长妻子那样的眼光。

    李培诚这才把莫名涌起的伤感收起来,笑道:“这是我们师门的好宝贝,数量极其有限,喝了可以延年益寿,对了,阿姨,你喝了后,保你年轻十岁,到时保证叔叔去了淳安后,每天想着赶回家里来。”

    夏菡听了咯咯地笑起来,道:“一直以为你是个老实的孩子,没想到也跟你叔叔一样没个正经。

    ”

    孙信品无辜地撇撇嘴,颇有怎么又说我的意思。李培诚则继续笑道:“我说的可是大实话!”

    夏菡就道:“那今天阿姨也要喝上一杯,如果真是年轻了十岁啊,那得好好谢谢你!”

    孙晓萱则急忙又去取了两个杯子过来,道:“我也要喝点,不会变成小孩子!”

    笑声顿时在餐厅里响起,飘出了窗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