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劝迁

    下三个女人已经忙活开了,见到李培诚拿了瓶酒下来一样围上来,非要看看老板拿了什么酒下来。

    不过这酒没牌子,她们看不出名堂,就又笑着去准备下酒菜了。

    张部长特别讨厌下雨天,当兵给他留下的后遗症,总在雨天准时找上他。

    在省府忙活了一天,七点钟回到家,一静下来,张部长就感觉劳累了一天的腿关节开始隐隐作痛,一直健壮的身子也因为这该死的关节炎似乎也变得有些虚弱,身子有些发冷。

    “怎么老毛病又犯了?”吕语真见张部长脸色有些不对就关心地问道。

    张部长点了点头,笑道:“下雨天,这个老伙计就来找我。”

    “我给你拿虎骨地黄酒,喝点活络下血脉。”吕语真站起来道。

    那虎骨地黄酒是小钱秘书特意买来给张部长的,听说有袪风散寒除湿,且能活血通络,张部长刚开始喝,还有那么点感觉,但喝了两次感觉就没了。

    张部长见吕语真去酒柜拿酒,目光就投向酒柜,刚好看到那瓶李培诚送的猴儿酒,心里一动,就道:“把老首长师弟送的那瓶酒给我拿来。”

    吕语真道:“你以前不是说虎骨地黄酒有用吗?喝这连酒名都不知道的酒有啥用?”

    “叫你拿,你就拿,哪有这么多话!”张部长道。

    他是军人。脾气就这样,吕语真也习惯了,就随他意把猴儿酒给拿过来,又给他拿了个玻璃酒杯。

    张部长把猴儿酒地瓶子打开来,那醇香的气味顿时散发了出来,飘散在整个客厅。张部长嗅了一下,立刻感觉浑身的毛孔都舒张了开来。

    “好酒!”张部长立刻赞叹道。

    “咦!”吕语真也发出了一声惊叹,她不善喝酒,对酒的气味一直有些排斥,但这酒的气味竟然让她感觉有喝上一口的冲动。

    张部长对酒还是比较喜欢的。闻了这么好闻的酒香,就立刻往杯里倒酒。那玻璃杯可以倒二两,按往常他都是倒满的。只是今天倒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李培诚提醒过最好每次喝半两,不要过量饮用。他犹豫了一下,最终只倒了半两左右。

    “既然是好酒,怎么不满上?”吕语真奇怪地问道。

    “老首长地师弟曾经提醒过每次最好喝半两,不要过量饮用!”张部长笑道。

    “老首长的师弟倒真是有意思,送个酒还要嘱咐不能多喝,就算高度酒。你不是也能喝个半斤吗?难道这酒是纯酒精啊!”吕语真半开玩笑道。

    张部长虽然知道吕语真讲的话有道理,但还是没有往酒杯里加酒,潜意识里。他对李培诚这个年轻人还是存有一份敬畏的,毕竟连老首长这样的人物都要尊敬他。

    酒入喉,张部长就觉有股清流流遍全身,口齿留香,说不出的享受。张部长忍不住拍了下桌子,赞道:“好酒!”刚想再喝一口,就感觉浑身暖洋洋的。整个人就如泡在了温泉中。隐隐作痛的关节处,有团火一样在那里烧着,既感觉舒服又感觉很痛,就如被盲人按摩一样,又痛又舒服。

    这回张部长隐约已经知道这酒不是普通之物了,小心翼翼地把剩下的猴儿酒也喝了下去。这酒一入腹,他感觉全身的毛孔全都舒张了开来,皮肤表面竟然渗出了些汗液。

    “永松,你没事。怎么喝点酒就流汗了!”吕语真见状,急忙拿纸巾帮张部长擦汗。

    “哈哈。没事。我很好,非常地好!”张部长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站起来,竟然发现关节处的疼痛少了很多。

    “这酒是好东西,好东西,我的关节似乎不大痛了。怪不得,怪不得培诚老弟要我不可过量饮用!”张部长激动地道。

    吕语真闻言心里也很是开心,先是好奇地看了几眼,然后道:“那我把它藏好,说不定喝几次你地毛病就全好了!”

    “你也喝点,这酒真的很好喝,喝进去人感觉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张部长道。

    吕语真听了也很想喝上一点,但她惦记着张部长的关节毛病,就道:“我不喜欢喝酒,这酒还是留着你来喝。”

    张部长闻言也没多想,就让吕语真把酒放好。

    三个女人一起动手,很快就捣腾出了一桌不错的菜肴。

    李培诚见菜肴准备好了,就开了瓶盖

    姑娘们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杜美玲道:“怪不得老板要把这酒给藏到楼上,原来是美酒啊!今天我们算是托小雪地福了,能喝到老板珍藏的美酒。”

    “我可告诉你们,这可不仅仅是美酒那么简单,还可以养颜美容,延年益寿,就算中央领导人也喝不到。”李培诚开心地道。跟这三个女人在一起,李培诚没有一点心里负担,想什么就说什么,很随意。

    李培诚这话要是对别人说,别人肯定会认为李培诚吹牛,但这三个女人对李培诚如今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信任,他说能养颜美容,延年益寿,那就有。所以三人闻言,就立刻道:“那我要多喝点!”

    她们三人练过内功,有了些功底,李培诚就笑着给每人倒了一两多点,反倒是自己不到一两。这样一来,三个女人不干了,纷纷将自己杯中的酒倒回李培诚的酒杯中,直到四人的杯中酒持平方才罢休。

    兰小雪三人是练家子,这酒一入喉,她们就完全相信李培诚刚才说的话,因为她们运气化劲,竟然感觉经脉内的真气变得悠长平稳,全身毛孔舒张。

    “老板,谢谢你!”三个女人举起杯子,一同敬李培诚。她们很清楚,这种酒千金难买。

    李培诚笑道:“呵呵,你们帮我赚钱,应该感谢你们的是我。”

    兰小雪三人闻言,感激地看了李培诚一眼,也不再说客气地话,只是每人给李培诚夹了点菜,道:“老板这是我的手艺,尝尝看!”

    李培诚就微笑着一个个点评过去,当然都是称赞之言,赞得三个女人光滑白嫩地脸颊都抹上了红晕,在灯光下特别地动人。。

    李培诚在灯光下,看着三个气质出众,身材姣美的女人,暗暗感叹,这人地变化真是无止尽。明明是同样的三个人,比起第一次见面时,却有着天壤之别。这么一感叹,李培诚脑子里又闪过让她们搬出去的念头。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我们相识已经三年多了。这三年多,坎蒂丝也多亏有你们和王大哥,我才不用操心,坐享其成。当年我曾经说过,坎蒂丝发展好了,你们都是大功臣,会给你们股份。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坎蒂丝正式股东,每人占有百分之五的股份。明天我就跟你们去趟公司,把这事情给办了。”说说笑笑间,李培诚突然冒出这些话。

    兰小雪三人做梦也没想到李培诚会在今天谈这事,而且会大方到把值一千多万元的股份无偿送给她们!

    虽然她们已经是绝对的白领了,但拥有一家大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成为千万富翁还是让她们感觉头晕眼花,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对了,我还想买套公寓给你们,算是答谢你们这三年来的辛勤工作,你们看比较喜欢哪里?改天一起去看。”李培诚继续说道。

    李培诚这话就像晴天霹雳把这三个女孩本是粉嫩的脸霹得煞白,什么百分之五的股份,什么千万富翁全都无影无踪。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老板要赶我们走了!

    一直以来她们三人就把吴庄当成了自己的家,而李培诚是这个家唯一的男主人,虽然好像很荒诞,但事实上她们就有这种感觉。她们其实很清楚,终有一天她们三人要离开这个家,然后寻找自己的家,但这么多年来,她们都在回避这个问题,而且看到的那些上流社会男人的嘴脸越多,她们对未来的家就越悲观,就越留恋这个家。

    李培诚见三个女孩这副表情,心里就感觉有些怪异,这种怪异的感觉让他的心堵得慌。

    “怎么你们不满意吗?”李培诚故作潇洒地问道。

    “老板要结婚了吗?”兰小雪却答非所问。

    李培诚愣了一下,道:“谁说我要结婚了?”

    “那你这么急着要我们搬出去干什么?”兰小雪几乎有些哽咽地问道。

    “你们都已经是大姑娘了,跟我一个大男人呆在一起,总不是个办法!”李培诚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