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炼丹术

    这是李培诚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研究炼丹之术,这一研究,他才知道这炼丹之术深奥无比。就如那奇门遁甲术,隐隐暗合天道,每一步都有讲究。其中最关键的就是炼丹的材料,炼丹时打的丹符印,还有丹炉和炼丹时的温度。甚至有些丹药还需要特殊的火,比如储物戒里现存的所有丹药都需要用三昧真火方能炼制出来。三昧真火是修炼成了元婴后的修真人士才能启动元神释放出来,李培诚如今虽然也能运火诀放火,却不过是凡火而已。

    浩瀚如烟的炼丹知识,让李培诚很快就入迷了,直到孙晓萱叫他,他才猛然惊醒过来,一看却已经到了教学楼关门的时间。

    “哥,你想什么,想这么入迷,一个晚上动都没动一下?”孙晓萱有些不满地问道。

    也是一个大美女坐在身边,一晚上连看都没看一眼,能高兴才怪。

    李培诚见孙晓萱翘着嘴巴,知道自己太入迷,忽略了这个小丫头,就撒了个谎道:“何教授有个课题,让我参加,正在考虑那事呢!”

    孙晓萱闻言果然不再生气,反倒问起了课题的事情,李培诚就将这课题解释了一遍。

    “等读完大一,我申请去系里当科研助手,给哥哥当下手。这样就能天天陪着哥了。”孙晓萱听完后,很认真地说道。

    李培诚闻言,爱怜地摸了下孙晓萱的秀发,道:“好,哥等着你。”

    孙晓萱闻言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两人一路走一路聊,很快就到了女生宿舍楼前,李培诚目送孙晓萱进去后,就打道回吴庄。

    还没到吴庄,就远远看到柳芷芸笑眯眯地看着他。她身边不远处停着一辆奔驰车,曹梓峰站在车旁。

    上个礼拜柳芷芸一直在国外,说起来李培诚有一个星期没见到她了,猛然看到她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心里就感觉一团温暖,急忙使劲蹬了下自行车。

    “你几时回来的?怎么不说一声?”李培诚下了车,问道。

    “刚下飞机不久,想想你应该差不多到家了,就让曹叔叔绕到这里。刚下车就看到你了,看来你还算老实。没在外面鬼混。”柳芷很熟练地挽着李培诚地胳膊,笑着说道。

    李培诚刮了下柳芷芸尖挺的小鼻子。道:“没想到柳大博士如今也落俗了。”

    柳芷芸闻言,不依了,暗地里扭了下李培诚,道:“什么叫落俗?管牢自己的老公也是落俗吗?”

    李培诚听了心里很舒服,不过嘴上却连连认错,柳芷芸这才放了手,得意地看了李培诚一眼,然后道:“跟我回柳氏山庄。”

    李培诚闻言笑道:“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我像似被你给包养的小白脸。”

    柳芷芸闻言俏脸微红,气恼地举起绣拳捶打了李培诚几下。低声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李培诚嘿嘿笑了笑,道:“我去把车子停一下。”

    “你怎么还骑自行车,改天我帮你挑辆车。”柳芷芸道。

    李培诚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道:“这车子有纪念价值。当年载过东方大学第一大美女!”

    柳芷芸这次闻言倒没骂李培诚,反倒挽紧了李培诚,陪他进小区将自行车停好。

    坐着大奔回到柳氏山庄。曹梓峰正准备告辞离去,李培诚却叫住了他,取了十粒白云果,递给曹梓峰,道:“曹叔叔,这个给你,一天吃一颗,吃完后就运功,对你应该有些帮助。”

    曹梓峰因为与柳芷芸关系非同寻常,李培诚曾经教过他内家心法,只是起步太迟,进展有些慢。

    曹梓峰并不知道这白云果连妖怪都要藏着掖着,舍不得吃。凡人吃十粒可起伐毛洗髓之功效,对今后的修炼大有裨益。不过曹梓峰是老江湖,知道李培诚这样的大人物特意给的果子,而且还这么用心地交代,肯定是好东西,所以很郑重地接过白云果,道过谢才离去。

    “刚才那是什么果子?”柳芷芸亲密地挽着李培诚的手,问道。

    “那叫白云果,有伐毛洗髓之功效,曹叔叔吃了后,以

    是真正的武林高手了。”李培诚回道。

    “谢谢你培诚!”柳芷芸闻言,很感动地道。她知道李培诚这样对待曹梓峰主要是因为她的缘故。

    ―

    李培诚闻言,笑道:“你怎么跟我客气起来了。”

    柳芷芸闻言将身子偎依在他身上,没再说话。

    进了柳芷芸温馨地房间,刚关上门,两人就紧紧拥抱在了一起,唇激烈的吻在了一起。

    小别胜新婚,两人很快就疯狂在一起了。

    巫山云雨之后,柳芷芸沉沉地睡着,李培诚则起了床,继续研究炼丹之术。李培诚很清楚一时之间要掌握玉简里记载的所有炼丹之术是件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后面更深奥高级的炼丹之术,他暂时放在了一边,专心研究起一种名为涵柏的丹药。

    这种丹的主材是三百年以上的卷柏,五百年以上的人参和何首乌,还有一些其它辅材。这些材料李培诚的储物戒里都有,而且还不少。

    若有三昧真火相助,此丹半日便可炼成。若无三昧真火却需十日,而且每日地温度各不相同,每日打一道丹符印,丹符印各不相同,就如布阵一样,每种阵法需要刻有不同符的玉石。丹符印和材料是关键,丹符印若打错则丹立刻毁掉。至于材料那自是不用说,材料不行,就算再费劲也是白搭。

    但是炼丹温度火候同样不可忽略,很多时候,细节决定着丹药地好坏品质。故玉简中记载,炼丹之时,炼丹者必须每日控制火势,以求恒定,所以没有修炼至元婴期,要炼一炉丹甚是辛苦。

    李培诚研究了一番,心想那丹符印虽然很复杂,只要自己琢磨一番,倒也不难掌握,倒是每日要守着丹炉却是件麻烦的事情。

    想着想着,李培诚哑然失笑,自己却是钻入牛角尖。如今科技发达,要搞个恒温装置还不简单。自己实验室中就有专门灰化或者高温熔矿的马弗炉,可以控制温度,而且加热均匀。。

    这么一想,李培诚就立马在房间里找了枝笔和张纸,自己画了个大致丹炉和加热装置设计图,至于里面电路,热电藕等需要专业人士去设计。

    解决了这件事,却是又一个晚上过去了。

    柳芷芸穿着睡衣走到李培诚的身边,虽然知道他不是个凡人,仍然有些心疼地从后面抱着他,道:“怎么一晚上没睡吗?累不累?”

    柳芷芸从身后这么一抱,坚挺的乳房紧紧贴在李培诚的后背,李培诚心里就又有了一丝想法,回过头看着柳芷芸几乎半裸的身子,体态撩人,就一把将柳芷芸抱在怀里,手却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摸索着,笑道:“一点都不累,还可一战。”

    柳芷芸被李培诚这么一动,身体也热了起来,但她却记挂着李培诚一晚没睡,怕他累,愣是不准李培诚动她。害得李培诚心里既是感动又是好笑,还没听说过,修真人士做个爱还能给累趴下的。

    不过柳芷芸既然不准,李培诚也就过过干瘾,没再要求。

    “这白云果你记得每日吃一颗,保你青春焕发,精力充沛。”两人洗漱后,李培诚同样拿了十颗白云果给柳芷芸。

    柳芷芸知道这玩意珍贵,小心地收了起来,等放好白云果之后,才猛然想起李培诚刚才那话有问题,不禁气恼的了李培诚一下,红着脸道:“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贫嘴了,人家是关心你!”

    李培诚嘿嘿一笑,道:“知道了,知道了老婆大人。”柳芷芸闻李培诚叫她老婆大人,放开手,啐了一口道:“谁是你老婆!”

    李培诚立刻抱着她,道:“当然就是我们美丽的柳博士啦。”

    两人打闹了一番就下楼了,柳芷芸虽然在外面是万人瞩目地大集团老总,被公认为全中国乃至全亚洲最富有美丽的单身贵族,但在李培诚面前却越来越像个小女人,连下楼的时候,手都是亲热地挽着李培诚。这让柳芷芸自己有时候也不禁暗暗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依赖这个男人,自己明明比身边这个男人岁数大,怎么总感觉他却像位大哥哥,犹如一座高山,让自己依靠。

    下了楼,早餐早已经摆好了,而曹梓峰也早已经在客厅里守候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