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官场

    荡一空之后,李培诚心中有些疑惑,就问道:“金琳有这么多好药材?”

    金琳听主人夸奖,心里很欢喜,道:“以前天目山可不是像现在这样,那时人迹罕至,飞禽走兽很多,深山老林长了很多主人说的药材。我和侯石在此林中长大,后开了灵窍,这一带的大小金猫、猕猴就都听我们的,那时金猫和猕猴还很多,它们到处走动。天目山哪个角落有好东西,我们一清二楚。”

    李培诚闻言恍若大悟,暗骂自己脑子笨。天目山到如今都还峰恋叠翠,古木葱茏,可想数百年前这里简直就是植物和动物的海洋。金琳和侯石是这山中土生土长的妖怪,有好东西自然逃不过他们的手。

    出了密室,李培诚和金琳站在洞头,一同回头看了洞府一眼。

    金琳是有些舍不得自己的窝,李培诚是可惜这么个洞府自己目前愣是不敢占用。

    不过好在有了储物戒里的药材,只要炼出丹药,目前没有洞府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从一个门派的长远发展来看,这立根之地还是必需有的。

    “走,金琳!”李培诚道。

    金琳闻言,发出一声凄厉的猫咪声,然后如箭般向山下飞跃而去。

    李培诚紧跟了上去,只是经过罗盘岭的时候,朝四面峰也就是天目山洞天方向望了一眼,目光中带着丝杀气。

    下了山,李培诚仍然御枪飞行,回到吴庄时,天还未亮。

    虽然很信任金猫妖。但为了谨慎起见,回到吴庄后,李培城从储物戒里挑了块最小的碧霞石,大约有鸡蛋般大小,递给金琳,道:“有了它,你结成金丹应该没什么问题。”

    金琳的眼珠子几乎不会转动了,碧霞石的名字她是不知道的,但它知道在妖界传说中有种叫灵石地石头,金灵洞的前任洞主在留下来的玉简中有提起过。

    碧蓝色的光芒。柔和而动人,看起来是那么的舒服。

    金琳颤抖着猫爪接过碧霞石,碧霞石内隐隐流动的能量,让金琳激动的几乎要痉挛了。她很清楚有了这块石头,她很快能重新结成妖丹,而且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在短期内晋级金丹中期。

    “主人,这,这是灵石吗?”金琳声音有些结巴、发颤。

    李培诚想了下,点头道:“算是其中一种。”

    金琳闻言。大大的猫眼里噙满了泪水,连连向李培诚磕头道:“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李培诚见自己给了块小小的碧霞石就让金琳感激成这样子,心中暗暗感叹,这渡劫高手的东西就是高级。

    “好了,修炼。只有修为高了,才能替你地朋友报仇。”李培诚摸了下金琳的小脑袋,道。

    “是主人!”金琳用猫爪把眼泪擦干,抱着碧霞石坐到地板的一个角落去修炼了。

    李培诚今天祭炼了银麟枪,又跑了趟天目山,也有些疲乏,便也取了块碧霞石。吸取里面的能量。

    到了天亮的时候,李培诚就完全恢复了过来。连续两次祭炼法宝,迫使李培诚经脉内的能量两次耗尽,穴道里储存的能量被激发出来。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锤炼。似乎使得李培诚体内的经脉隐约变得宽大和强韧了些,穴道似乎也变得越发深邃。经脉和穴道的变化,使得李培诚吸收能量地速度隐约又提高了一些。

    看来修炼也不是单一的吸收能量这么简单。还需要不停地锤炼。就如人除了吃饭摄入能量,还需要经常跑步、锻炼,这样才能让吸收地能量真正转化为生命的动力,否则就算吸收了能量,也只是变成赘肉。

    站在露台上,望着吴山上晨练的人,李培诚若有所思地想到。

    一直以来养成的科研习惯,让李培诚对每个细小的变化都观察入微,都会去深思一番。从修炼开始的那一刻,李培诚就很自然地将修炼之事当科研一样来对待。所以体内只要有一点点的变化,都会让他去思考一番。也正是因为李培诚有这种科研的态度,使得他在修真这条路比别人走得更远更快。

    李培诚因为祭炼而产生的想法,看似很简单,但不少修炼之士就往往忽略了这个问题。他们日日打坐修炼,吸天地之精华,以为吸收越多便是越好,

    苦吸收的能量舍不得用掉,以求尽快突破境界。却情都有正反两面,矛盾永远是对立统一地。

    修真之道,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十年二十年,而是极其漫长的岁月,一步领先的明悟,可能就相当于数十数百年的时光差距,不可小视。

    李培诚这个看似简单地明悟,却已经给他提供了更科学合理的修炼方法。

    李培诚在露台上站了一会儿,见金琳还在修炼,也不打搅她,自顾下楼吃饭了。

    —

    吃完饭后,李培诚就去实验室。

    虽然当一名科学家对于李培诚而言如今有些荒唐,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他坚持的信念,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动摇。

    做一名科学家就是李培诚地信念,而且李培诚一直隐约觉得科研工作能给他的修炼带来意想不到的启发,所以到如今他仍然没有想过放弃科研工作。

    周一早上,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张永松一上班就让秘书小钱把孙信品的资料给送到他的办公室。

    秘书小钱闻张部长要区区一个西湖区园林局局长的资料,心里自然是惊讶万分,不过还是立刻去办了。

    孙信品是老首长亲自交代的人,就算孙信品是个平庸之辈,张永松也得卖个面子,给孙信品提上去。如今看了档案后,发现孙信品是个既实干又有才的人,这火就忍不住蹿了上来。

    本来官场混了这么久,位置也这么高,这情绪早就被磨练的波澜不惊,对这种事情也是见怪不怪。无非见了后,下个指令便是了。也知道杭州市委不提孙信品也不是冲着他张永松。

    但张部长看了资料后心想,这孙信品明显跟老首关系很亲,而且他的处境肯定让老首长看不下去,老首长才会打电话给自己。说好听点是托自己办事,说难听点就是怪自己工作做得不好。自己在部队可是老首长一手提拔上来的,他的人在自己的地盘受委屈,这说得过去吗?幸好以前自己不知道孙信品跟老首长有关系,否则这个脸还往哪搁。这么一想,张部长能不火吗?。

    “给杭州市王部长打电话,让他马上到我这里来。”张部长对秘书小钱道。

    秘书小钱很少见张部长发火,不知道他为什么看了孙信品的资料后脸色这么难看,就急忙给王部长打了个电话。

    王部长已经五十岁的人了,有些胖,肚子已经明显凸了出来。作为市委组织部长,市委常委,在杭城也算是一位大人物,平时身上官威凛凛,但到了省府,他就完全收敛了起来,一副谦虚。

    到张部长办公室前,他先去了趟秘书小钱的办公室。为官之道,要善于揣摩上司的意思。在见张部长前,他先里必须有个底,否则容易犯错误。

    “钱秘书,这次张部长突然叫我来有什么事情?”王部长问道。

    小钱作为张部长的秘书,王部长早就跟他混得很熟,平时没少在一起吃饭,所以说话很是随意。

    “这事透着点邪门,孙信品这人是不是有来头?”小钱问道。

    王部长闻小钱突然问起孙信品,心中就纳闷万分了。

    园林局是市政府下属部门,局长是处级干部。一般情况下科级干部的任命,是他们局里讨论决定的。但副局长的任命还是需要他们局班子成员讨论后,再提交组织部,组织部审核通过后才能上任。

    这次园林局副局长的位置,王部长作为市组织部部长还是关注的,也为此他翻了些园林局主要科级干部的人员资料,对孙信品印象还是有点深的,心里也认为孙信品比较合适。

    不过园林局党委推荐上来的人选是江干区园林局书记韩子魏,是韩氏家族的人。他有位堂叔韩升孟在金华市当副市长,很有可能会在明年平调到杭州。王部长和韩升孟是老熟人,韩升孟早就来杭城,请他吃过饭了。虽然王部长觉得让韩子魏当副局长有些过了,不过他当然不会为了这点区区小事而得罪韩升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