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野外的激情

    培诚见状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到了西湖边,就拉着坐下。

    孙晓萱靠在李培诚的肩膀上,看着西湖水波荡漾,突然变得有些多愁善感起来。李培诚见了这样的孙晓萱,有些心疼,就想腾出手揽着她的肩。李培诚一动,孙晓萱眉毛微微皱了下。

    “怎么了?”李培诚问道。

    “刚被那保镖给抓疼了。”孙晓萱回道。

    李培诚闻言,急忙卷起孙晓萱的袖,现她细腻洁白的玉臂一圈乌青,很是刺眼。

    李培诚见了,心疼得不得了,急忙小心翼翼地揉了揉她受伤处,道:“怎么不早跟哥说?还疼吗?”

    孙晓萱见李培诚这样关心自己,刚的不担忧就都消失不见了,摇了摇头,道:“哥,这么一揉就不疼了。”

    说完话她就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臂,完好无暇,洁白如玉。

    “啊,哥被你这么一揉,怎么乌青不见了!”孙晓萱瞪大了眼睛,低声惊呼道。

    李培诚笑了笑,小心翼翼卷起她另外一袖,又故伎重演,帮她弄好了另外一只手臂。

    孙晓萱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又看着李培诚,道:“哥,这太神奇了,你教我武功,我想学。”

    说着就抓着李培诚的胳膊一个劲的摇,哀求的声音跟蔡雯嘉一样腻人,不过李培诚听着却很享受。

    看来也是时候教她一点,免得像今天一样吃亏,李培诚心里想着。嘴上却没有立刻答应下来,只是微笑不语。

    孙晓萱见状,黏得厉害了,李培诚就刮了下她的鼻,点了点头,道:“好了,答应你了,你再摇,哥的手臂都要被你给摇断了。”

    孙晓萱见李培诚答应了,满心欢喜地亲了李培诚一口。

    李培诚看着孙晓萱脸上重露出灿烂地笑脸。心情就莫名地好了起来。

    爱一个人真的好怪,她心情好,我也心情好!李培诚看着孙晓萱那张灿烂的笑脸。有些入神了。

    孙晓萱被李培诚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白了李培诚一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

    李培诚笑道:“见过,就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

    孙晓萱闻言打了李培诚一下,道:“哥也变得油嘴滑舌了。”。脸却红了。

    李培诚哈哈笑了起来,指着在湖面上漂荡的游船。道:“我们也去租艘小船划划。”

    此时正值秋高气爽的季节,阳光温馨恬静,秋风和煦轻柔,正是摇着船桨在西湖中荡漾的好时光,李培诚一说。孙晓萱立刻就兴奋地拉着李培诚去租船。

    西湖边的船有大游船,有船夫帮忙摇的小船,也有自划小船。李培诚就租了艘自划船。然后两人慢慢划着小船,在西湖上漂着。

    秋风拂面,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两人肩并肩靠在一起,享受着难得地二人世界。

    怪不得古语言,只羡鸳鸯不羡仙,若人生少了世间情爱,就算长生不老又有何趣!李培诚嗅着孙晓萱秀间好闻的气味,看着微波荡漾,金光闪闪的湖面,暗自想道。心中越珍惜,两人浓浓地真情。

    夕阳西下的时候,两人将船还掉,然后去西湖边北山路的麦香田吃了顿晚餐。吃完饭后,李培诚惦记着家里的那只金猫妖,就想先送孙晓萱回学校。不过在北山路经过宝石山下的时候,孙晓萱却缠着李培诚要故地重游。

    李培诚见到宝石山也不禁想起跟孙晓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想就让那只金猫妖在阵法里多呆一会儿,让她知道自己地厉害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两人手牵着手上了山,见昔日两人曾经坐过的石头没人,孙晓萱就很开心地拉着李培诚地手,爬上了岩石。只是这岩石有些高,要爬下去需小心翼翼。

    李培诚就揽着孙晓萱的细腰,轻飘飘地跳了下去,然后将孙晓萱放了下来。

    孙晓萱看着李培诚,心里充满了自豪,同时学武的心就切了。

    两人挨着坐了下来,孙晓萱面朝着西湖,背和脑袋靠在李培诚的身上,而李培诚则靠在身后的大岩石。

    “哥,什么时候教我武功?”孙晓萱问道。

    孙晓萱从来没炼过武,李培诚就想给她来个伐毛洗髓,先把基础打结实,只是伐毛洗髓会比较疼痛,而且伐毛洗髓之后身体会很脏,需要马上清洗,所以李培诚没有马上应下来,道:“学武需要时间,等你放寒假了,我再教你。”

    孙晓萱想想也是,就安心靠在李培诚地身上,看着山下来来往

    辆人流,看着西湖边的灯光一盏接着一盏亮了起来。

    夜幕渐渐降临,云彩遮住了月亮,杭城地灯光就显得越璀璨。

    秋天的风,在夜晚已经开始带点寒意。

    一阵秋风吹来,孙晓萱不禁缩了下脖,身往李培诚的怀里缩。李培诚见状双臂从后面紧紧搂着孙晓萱的腰,想给她温暖。

    两个年轻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在夜幕之下,不禁都开始变得有些燥热,年轻的心开始有些浮躁。

    本来放在孙晓萱腹部的双掌,开始爬到了孙晓萱的胸部,隔着秋装和胸罩轻轻抚摸揉捏着。

    孙晓萱的胸部很敏感,李培诚这么一动,她的身就变得滚烫,脸上涌上了红潮。

    “哥,伸到里面去。”孙晓萱低声道,她仍然是那么大胆和奔放。

    李培诚闻言就将手从腰部探入她的衣服里面,然后在她深深乳沟处来回抚摸着。

    孙晓萱两眼迷离地看着李培诚,自己伸手到后背解开了胸罩的扣。

    胸罩就滑落到腰间,两个**完全**在衣服里面。

    孙晓萱的**很丰满很有弹性,李培诚的手掌不算小,却一手抓不满她丰满的**。

    “你好像又大了些。”李培诚附在孙晓萱的耳朵边低声说道。下身却已经结结实实地顶在了孙晓萱柔软的臀部。

    两人已经有段时间没这么亲热过,突然间感觉到了屁股下面**的东西,孙晓萱不禁意乱情迷,腹下似乎有火一样在烧着,出了一声低哼声。

    “哥喜欢吗声问道。

    孙晓萱与柳芷芸相比,李培诚痴迷孙晓萱性感中带着野性的身。柳芷是个典型的江南女,身材苗条精致,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充满了古典美,让人迷醉。而孙晓萱则像北方的女,长腰丰臀,又有野性,但她身上却还有股江南女的韵味,肌肤是光滑如绸缎,绝不是北方女可以相比的。就是因为这样,孙晓萱的相貌虽然不如柳芷芸,但她的身却总让李培诚性趣高涨。

    “喜欢!”李培诚没有任何迟疑地回答道,手轻轻地在她的**上拨动着。

    孙晓萱被李培诚这么一弄,身轻轻地颤抖了起来,全身酥麻。嘴里无意识地出很低的呻吟声,手却伸向了李培诚的裤裆,拉开了拉链。

    李培诚没想到孙晓萱这么大胆,既感觉很刺激,又感觉有些不妥。只是还未等他回过神来,孙晓萱温软的玉手已经伸到了他的裤里去,轻轻套弄着。

    两人都在享受着爱抚所带来的**感,欲罢不能,李培诚的手也已经偷偷伸到了孙晓萱的内裤里,轻轻抚摸着她已经有些湿润的私密处。…。

    夜幕,身后的大石头,两边的树木都成了他们好的掩护物,李培诚放出的一丝神识成了他们偷欢的好警报器。

    “哦,嗯,啊……”秋风送来了隔他们不远处的丛林中刻意压抑的让人心旌摇曳的呻吟声。

    李培诚和孙晓萱顿时愣住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虽然黑夜中,但都看到了对方眼眸里的**。

    感觉到握手出的东西越来越烫越来越硬,孙晓萱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咬着李培诚的耳朵,道:“哥,想出来不?”

    李培诚先是点了点头,然后不解地看着孙晓萱站了起来,然后跪了下去。

    手捧着李培诚那话儿,两眼凝视着它,似乎那是一件宝贝。李培诚知道孙晓萱要做什么了,他刚想阻止,她的小嘴已经含住了。

    一股热血往李培诚脑门上冲,他看着孙晓萱纤细而洁白的脖颈,心中充满了疼爱。

    “我一定会永远爱着你,不离不弃。”李培诚心里暗暗誓。

    温润的吮吸,极度的刺激让李培诚很就一阵颤抖。

    孙晓萱将嘴里的精华吐在纸巾上包了起来,放在地上,李培诚立刻万分疼爱地抱紧这个对自己好到了极点的女孩。

    孙晓萱被李培诚这么紧紧抱着,她感觉自己做什么都值得。

    金琳再次无力地摊坐在地上,看着似乎一成不变,但自己一动却又千变万化的天地,心中对昨天晚上将自己抱回来的年轻人充满了畏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