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杀人不眨眼

    了金灵洞府,江子华一只手提着一个口袋,另外一只十来斤的酒坛。想着侯石和金琳两妖无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江子华心情似乎舒畅了一些。

    那口袋里装的是白云果,酒坛里自然是猴儿酒,只是储物类法宝在修真界属于很高级的法宝,并不是他这等人物可以拥有的,就算他师父也没有,所以只能拿在手上。

    江子华这么走着,下罗盘岭时,看到一熟悉的背影,眼皮不禁跳动了一下,心里大喜,就尾随着李培诚。

    那罗盘岭,岭高谷深,本就来往人不多,现又正值中午时分,路上更是难得见到几个游人。

    李培诚一区区凡人,在江子华眼里不过如蝼蚁一般,他见左右无人,便恶向胆边生,心生杀机,将袋子也转到那抱酒缸的手中,然后跃身而起,手如利爪,向李培诚脖子抓去。

    李培诚早已知江子华在身后尾随,正暗自奇怪这家伙跟着自己干什么,却未想到他竟然向自己下杀手。

    这人都杀上门来了,李培诚自然不会再有所隐瞒。猛地转身,目光寒冷如冰地看着向自己直攻而来的爪子,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

    江子华见到李培诚那不屑的冷笑,目光之中看不到一丝惊慌,立刻知道不妙。想收手逃生,但李培诚既然已经暴露身手,自然不会再放过他。

    出手如电,瞬间便抓了江子华的爪子。一道浩瀚无比地真力,立刻顺着江子华的手臂传到了他身上的每个角落。

    江子华两眼都是骇然的眼神,因为他全身已经失去了动弹的能力,就连嘴巴也开不了口。

    江子华手中的袋子和酒缸无声下落,李培诚随手一扫,却无影无踪。

    江子华见状,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心中懊悔得连肠子都青了,这个人物肯定比他师父还要厉害。因为他身上似乎还带着传说中的储物法宝。

    只是懊悔很显然已经迟了,李培诚收了袋子酒缸,急急向江子华打了道隐身符,然后又给自己下了道符。接着飞身落向深谷。

    那天目山苍苍莽莽,算是浙江难得一见,保留了些原始森林的山地,李培诚落入深谷之下。那里连个人烟都没有,枯枝满地,阴森寒冷,有水从峭壁的石头缝里潺潺流出。然后在地上冲出一条清澈地小水溪,流向远处。

    江子华此时就像个被绑架的娘们,浑身发抖地看着李培诚。好像立刻要被强奸似的。

    江子华已是先天之躯。区区摄魂术却有些难撬开他的嘴巴了。玉简之中倒是记载了一种名为搜魂术地拷问法术。不过却需要元婴期以上方能施展。李培诚无奈只能开口问,解了江子华的禁制。

    江子华一被解了禁立刻跪地叩拜道:“天目山洞姜青真人弟子江子华拜见前辈。请前辈饶恕小的冒犯之过。”

    江子华确实也算是位聪明之人,一句话中,既有恭卑求饶,又抬出了师门,希望能引起李培诚恻隐之心和忌惮。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李培诚压根就不熟悉修真界,是个地地道道的在校研究生,而且他目前也不想卷入修真界,故江子华地师门就算再厉害对李培诚却连个屁都不是。

    李培诚见江子华又是磕头,又是前辈的,心里暗暗好笑,脸色稍微缓和一些,道:“你起来,我有些事情问你,你若有半点打马虎眼,我就立刻杀了你。”

    说到后面李培诚脸色又是一寒,声音也变得冰冷彻骨。

    江子华打了个冷战,知道眼前这人不忌惮自己的师门,心里发虚得很,李培诚问什么他就回什么。

    江子华虽然天赋很高,却也不过是个没见过什么修真世面的家伙,李培诚问了一会,也只大致了解了点浙江一带修真界情况,具体地东西,或者别的省份修真情况江子华基本上不知道。

    自己的实力目前看来能与浙江地九小洞天抗衡一二,就是不知道浙江三大洞天地实力如何?其他地地方又是如何?李培诚心里暗道。

    江子华见李培诚兀自不语,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怯生生地道:“前辈还有什么要问的没有?”

    李培诚瞥了他一眼,道:“将你地修炼心诀说出来。”

    江子华犹豫了一下,立刻就

    啦地说了出来,李培诚一听,比长生诀差了些,就不摆手。

    看来葛洪老祖还有葛门前辈们无缘金丹大道,主要原因是少了洞天福地,并不是修炼心法和天赋问题。洞天之中灵气浓郁,可一整天二十四小时修炼,而葛门的先人们一天中可以修炼的时间却不过是他们的三分之一,而且还灵气稀薄。真正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李培诚心里一阵感叹。

    李培诚感叹了一番,见问得差不多了,生怕夜长梦多,被天目山洞天的人发现异变,瞥了一眼江子华,道:“问完了,你也可以走了。”

    江子华闻言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李培诚一指点在了他的脑门上,立刻魂飞魄散,成为一具尸体,横在枯枝败叶之中。

    李培诚看了江子华一眼,心中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如今也到了杀人不眨眼的程度。怪不得江子华可以为了这么点小事就杀自己,人一旦拥有了不受世俗约束的超能力,那么这个能力就开始暴露出它的残忍,就变得随心所欲,真正能约束他的行径只能是他内心的准则。

    李培诚虽然心中颇有感触,却也不会为杀了江子华而自责,脚一蹬,便重新回到了罗盘岭,然后慢悠悠地下山去了。

    只是下山的时候,心中想了很多的事情。以前在世俗不知世外之事,总感觉有国家法律保护着人身财产安全,如今方才知道国家法律只对普通人有用,在这些人眼里不过是白纸一张。真正能保护自己的,却终归还是自己。

    到了山下,李培诚回头看了眼峰峦叠嶂,翠绿秀丽的天目山,想起山上果真有“仙人”,心情不禁有些沉重起来。。

    到了山下,有不少吆喝着包车的长安小面包,还有破旧的桑塔纳,也有来往临安与天目山之间的中巴车。

    李培诚如今少了份慢悠悠的心情,反正他有钱,就包了辆看起来还算新点的小车,也不问师父需要多少钱,只说到杭州。

    到了杭州,他便直接去葛岭,有些事情,他必须得跟尊敬的师父商量一下。老人处事的沉着,睿智,绝不是表面的本事可以衡量的。

    还未到葛岭半山脚的房子,李培诚就感觉到了异样。葛古的呼吸声细微而匀长,李培诚不用心去听,几乎无法在秋风中分辨出来。

    洞天福地果然重要,自己不过给师父布了个聚灵阵,师父便能在短短时间内水到渠成,突破到了先天境界。葛门若能拥有像江子华口里所说的小洞天,估计三位师兄在里面修炼一段时间也能突破到先天境界,李培诚推门而入的时候,心里暗自想道。

    葛古此时正坐在后院的石凳之上,望天遥想些莫明其妙的事情。自从昨日步入先天境界,他就一直这样静静地坐着,脑子里似乎莫名多了很多感悟,也对那老祖宗苦苦追寻的长生不死开始变得笃信不疑

    李培诚的推门声将他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中,他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小徒弟来了,心情就变得格外的喜悦。自己能有今天,可以说他的功劳最大。聚灵阵给了他充足不间断的灵气,长生诀和不灭诀的联用,让他吸收灵气的速度提高了一个档次。

    “恭喜师父!”李培诚一看到葛古就笑着道贺道。

    “呵呵,你来了。”葛古笑着向李培诚招招手,示意他坐在自己的旁边。

    见葛古心情这么好,李培诚心里也由衷地开心,顺着葛古的意思坐到了他的旁边。

    “进入了先天之境,方才知道以前自己是坐井观天。”葛古感慨道。

    李培诚微笑不语,静静地听着。

    葛古继续道:“以前为师心想今生若有缘先天,心便足矣。如今方知先天不过才是个开始,后面的世界方才是先辈们苦苦追寻的。”

    说着葛古摇了摇头,有些自嘲地对李培诚说道:“古人言,人心不足蛇吞象,果是不假。为师不过刚入先天之境,却又多了很多想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