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妖

    培诚往左道走,平云真人四人往右道走。又回到了子,俞婉馨感觉自己的人生原来是那么的单调,天空的色彩除了白色就是蓝色,一时间心情有些低落,一路无语。

    长生不老真的很重要吗?像师父这样活上数百岁,然后静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真的就是我要的人生吗?俞婉馨脑子里乱糟糟的,一会儿想东,一会儿想西。想起那个陌生世界的阴暗和肮脏,又想起那个世界的丰富多彩,想起男人丑陋的嘴脸,想起李培诚的阳光正气。

    平云真人见俞婉馨闷声不响,知道她从小深居山中,初涉世俗,一时间又回到自己身边,难免会有些不适应,却也丝毫不奇怪。他本就有意让她看看世界的花花绿绿,因为这一关终究要过的。

    江子华见俞婉馨闷声不吭,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向来自负的他心中难免有些失落。尤其想起俞婉馨将贴身白玉送给李培诚后,心中很不舒服。

    李培诚离了俞婉馨他们之后,就朝大树王景区走去。走了段路,发现了株株水杉拔地而起,郁郁葱葱,不少水杉的直径都超过一米,甚至有些超过两米。在此间走动的游人也多了起来。李培诚知道自己到了大树王景区。

    大树王景区有个五世同堂的景点,在开山老殿下方悬崖上,是一棵最古老的银杏树,在其基部世世代代已萌发出22枝小植枝,|堂。李培诚便直奔那里。果然看到了一株古老的银杏树。

    在那里李培诚还看到了些红屁股地猕猴,那些猕猴很有灵性,让李培诚心中暗暗惊奇。

    李培诚暗中取了些叶子,然后转身离开了五世同堂。

    因为天目山有修真人士走动,李培诚就不再想在天目山立洞府,故取了叶子之后,李培诚准备游览一番风景后便回杭州,因为心中对那四面峰甚是好奇,禁不住内心的好奇。就先往四面峰走去。

    站在峰顶远眺,李培诚发现脚下山峦起伏,林海苍茫,深谷幽壑。云蒸雾绕,色彩绚丽,似乎没什么异样。正疑惑间,就见天空隐隐有法力波动。却不见有人。李培诚暗中开了法眼,就见到一道士御剑飞入了深谷,深谷云雾翻滚,法力波动厉害。突然间有道光闪过,似乎天空开了道口子似的。

    那过程极其短暂,只是霎那之间。世人根本无法发现。就算发现。也只以为自然景光,或者自己眼花。不会去深究。

    但李培诚何等人物,他的目光立刻尾随入了那道口子,看到数百米下,悬崖突出的平台,不少人站在平台上迎接那御剑飞行的道士,他们的身后是一个洞府。

    原来是在那里,李培诚暗中记住了天盖涤玄洞天。虽然那御剑飞行的人境界肯定低于李培诚,李培诚却仍然谨慎地不再逗留,转身离开了四面峰,往西而去,准备去西峰仙人顶一观。

    天目山洞天之内,浙江九小洞天的真人济济一堂,除了四明山洞天地方雨华真人,其余都带了弟子前来。九小洞天的真人除了方雨华、姜青真人已经臻至金丹期,其余之人基本上介于凝气中后期境界。

    江子华越看俞婉馨越是好看,嘴儿小巧,眉儿弯弯如柳叶,眼眸明亮灵动,更难得的是那一身飘逸的灵气,让人很想亲近。

    此生必要此女为同修道侣,江子华心里暗下了决心。

    一有这个决心,俞婉馨贴身佩戴地白玉如今被李培诚贴身佩戴,就如根刺一般梗在喉咙,让江子华很不舒服。而且是越想越不舒服,就因为那块玉石,似乎洁白无瑕的俞婉馨沾上一点污渍,煞是刺眼。

    江子华正耿耿于怀之时,姜青真人对江子华道:“你去仙人顶的金灵洞要些猴儿酒和白云果过来。”

    灵山有有道高人,自然也有吸天地灵气而成精成妖的飞禽走兽。天目山自古以来便是飞禽走兽地天地,只是随着人类的不断破坏,那些飞禽走兽才逐渐减少。姜青真人嘴里的金灵洞便是一猕猴怪和一金猫妖的修行洞府。

    那猕猴怪和金猫妖虽然也已经成精成妖,对天目山洞地人却一直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怠慢。那姜青真人见状便也就让它们在天目山修炼,没有找它们麻烦。

    今日有友来相聚,想起金灵洞的猴儿酒和白云果,便让江子华去一趟。

    江子华正有意离开洞府,闻言便立刻起身离了洞府。上了四面峰,他便直奔

    景区,却未看到李培诚,心中不禁有些失望,无奈只洞。

    金灵洞在仙人顶下方天池边的一处悬崖边,一松柏茂密枝叶中躲着一只背红棕色地金猫,那金猫见江子华过来,如宝石般地金黄色眼睛中地黑幽瞳孔射出一道锐光,然后静悄悄地消失在云雾翻滚的峭崖之下。

    金灵洞很简单,一个大大地洞里有两个小洞,四周是凹凸不平的岩石,岩石缝里探出四五棵翠绿苍苍的蜿蜒小树,那小树的一些枝条上开着白花,白花上有云雾缭绕,一些枝条上却挂着开心果般大的白色果子,那石缝中隐隐飘逸出些灵气。地面铺着云豹的皮毛,还有几张石凳。两个小洞内各有张石床,简陋些的石洞内的石床上盘腿坐着一尖嘴猴腮的小个子老人,另外一个石洞则布置得稍微温馨些,有些鲜花,还有些皮毛铺垫,石床上盘坐着一妖冶到了极点的女子。

    那老头子便是猕猴怪侯石,那妖冶女子便是金猫妖金琳。

    洞口蹲着一只金猫和一只红屁股猕猴,虽然是两只小动物,但眼睛却充满了灵性,让人很难跟兽类联系在一起。

    那只躲在松柏暗处的金猫猛然从空中蹿了下来,然后跟洞口那只金猫交头接耳一番,那只金猫就进洞内了。

    盘坐在石床上的金猫妖金琳,见到金猫进来,缓缓睁开双目,两道妖惑的锐光从她眼里射了出来,那金猫立刻瑟瑟发抖,然后猫咪地叫了几声。。

    金琳闻言,目中射出厌恶的目光,下了床,转眼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女人。

    这时侯石也下了床,出了洞,对正从洞里出来的金琳,道:“那江子华肯定又是来索要猴儿酒和白云果的。”

    “他要就给他,你我少喝点酒,少吃点白云果便是。”金琳道。

    侯石闻言,气恼地道:“这猴儿酒,白云果平时你我也舍不得享用,如今却要给他们,真是让人心疼。你如今已经结成妖丹,我也快结妖丹了,我们又何必再让天目山洞那些人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呢,大不了鱼死网破。”

    金琳闻言,摇了摇头,道:“若让他们知道我修成了妖丹,也就是我命休之时。所以除非你我炼成妖婴,否则就万万不能有异动。”

    侯石也是一时气话,如今野生动物都成了珍稀保护动物,那妖怪自然就稀少到了极点。兽禽要成妖,首先必需要有灵智。生灵中有灵智的除了人类,可以说就非常稀少了。侯石和金琳算是猕猴和金猫中的异类,天生灵智,懂得吸日月精华,天地灵气,久而久之便修成了妖。

    同是妖类,同是弱者,两妖相逢,便结伴修炼。偶得一前辈金猫妖留下的金灵洞,便占洞府修炼。

    洞府内有前辈金猫妖留下的一些修炼心得,与金琳正合适,故金琳早一步侯石结成妖丹。

    但妖丹乃大补之物,凝气期的修真人士食之,便能结金丹,故金琳虽已结金丹,却从来不敢暴露真正实力。江子华要来,她便变回苍老之态。

    “除非去昆仑仙山修炼,否则妖婴只是痴心妄想。我看等我也结了妖丹,你我便躲到人间逍遥去,省得在这里提心吊胆,还要装孙子。”侯石道。

    金琳闻言,想了想,道:“如此也好,我现在也甚是不安。”

    话说完,她便出了洞府,就见江子华飞跃而下。

    江子华虽然还未至凝气期,但看到金琳和侯石却连一点惧色都无,脸上写满了高高在上的傲气。

    他今天心情不好,又加上洞府里来了不少人,看到两张丑陋苍老的脸,就很不耐烦地道:“快将今年成熟的白果和酿好的猴儿酒都给本道爷取来。”

    侯石闻言,刚想发作,金琳立刻给了他一个眼色,然后笑着对江子华道:“江真人却也得给我们留点,让我们解解馋。”

    金琳虽然换了一副脸孔,但声音却如少女的声音,温娇婉转,让人听了浑身毛孔舒张开来,骨头发酥。

    这妖怪就是奇怪,这么个老太婆声音却那么好听,江子华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毫不客气地道:“不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