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人情

    方道友别来无恙。”平云真人微笑着向方雨华行了

    方雨华回了一礼,然后笑道:“你收了个好徒弟。”因为有李培诚这个俗人在,他就没再多讲了。

    俞婉馨见师父与方雨华互相行礼,又称他为方道友,心里一惊,想到了一位大人物,脸色顿时也变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江子华也想起了眼前这位年轻洒脱的道士是谁,急忙收敛了傲气,主动见过方道士。

    “这也是你弟子吗?”方雨华微微回了一礼,向平云真人问道。

    平云真人摇了摇头,道:“姜道友的弟子。”

    方雨华闻言哦了声,就不再言语,心中却对收徒的事情更加迫切。

    李培诚此时自然猜到方雨华不是动了色心,而是动了爱才之心,心里暗暗哭笑不得,庆幸刚才自己没有孟浪出手,否则不仅暴露了自己修真人士的身份,还得罪了这位明显有些来头的人物。

    地球修真界这滩水到底有多深还不清楚,至少这位看起来很年轻的方道士就是自己这个等级的人物。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有罪。自己身怀李大哥的所有宝藏,那可是一位渡劫期高手的宝藏,万一被他们知道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起歹心,暂时还是少接触为妙。李培诚这样想着,就想早点离开这些人,至少也得等实力再强一些再做打算。

    “各位道长,还有婉馨仙子。我先告辞了。”既然有心要离开,李培诚便礼貌地跟众人打了声招呼,又特意向俞婉馨打了声招呼。

    俞婉馨还在为刚才对方雨华无礼的事情不安,一时也没多想,只哦了一声,等李培诚转身走了一段路之后,才突然意识过来,这一别却就再也无缘见面了。说起来李培诚算是她这辈子除洞府里地四位老头子外,接触和谈的最多的人了。心地纯洁的她已经把李培诚当成朋友,所以急忙赶上李培诚,叫住了李培诚,道:“李大哥。你且先等等。”然后又急急地往回走。

    李培诚闻言不知道这小道姑还有什么事情,就站在了原地。

    平云真人见状心里有些不安,那江子华眼里则是闪过了一丝嫉妒的目光。

    “师父,能不能给李大哥制作一块护身符?”俞婉馨低声向平云真人求道。

    她自己也会制作护身符。不过她如今是后天之躯,就算制作,一段时间之后也会失效,效果也不好。平云真人却是真正的修真者。他制作的护身符自然胜她百倍。一想起跟李培诚这一别或许再也见不上面了,善良的俞婉馨便想保李培诚一生平安,也不枉两人相识一场。

    俞婉馨的话李培诚当然听得一清二楚。虽然他根本不需要护身符。但能被人这样关心着。总是一件幸福温暖地事情,所以李培诚心里还是暗暗感激这个萍水相逢的美丽道姑。

    看来又要欠她一份人情了。李培诚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笑意。

    江子华见俞婉馨这么来回一跑是为那个俗人讨要护身符,顿时妒火中烧,不屑地冷嘲道:“真人何等身份,岂能为区区一个俗人制作护身符。况且这等宝贝就算给了他,他也不识货,不过是暴殄天物罢了。”

    俞婉馨本来就担心师父不肯制作,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如今这江子华却又横插上一句,她顿时气恼得很,一时竟然忘了身边还有师父和那位方雨华真人在场,俏脸紧绷,瞪了江子华一眼,冷声道:“不关你的事!”

    江子华闻言脸色顿变,目光也变得有些冷了。

    “馨儿不得无礼,还不向子华道歉。”平云真人脸色一沉,沉声斥道。

    俞婉馨生平最敬师父,闻言嘴巴一扁,不敢反驳,只好向江子华微微颔首,表示失礼之歉,只是心中却感有些委屈。

    那平云真人心里本是万分疼爱俞婉馨,见俞婉馨楚楚可怜地样子,要是在往日断不会这般训斥她。只是今日的形势不同,自己师徒远来是客,江子华的话讲得甚是在理,俞婉馨为了区区一个凡人这般不给江子华面子,便让江子华下不了台,也会让身旁的方雨华认为自己地徒弟缺乏管教,落人笑话。

    其实平云真人心里也还隐约有些担心江子华会记恨此事。他看得出来江子华是个心高气昂,心胸狭窄的人,但却偏生又是位天赋出众的人物。他自己若不能步入金丹大道,或许过不了多少年岁,也就不在了,再不能罩着弟子,自然不希望俞婉馨得罪这样一位可以预见的高手,以及他背后实力胜华盖山洞天一筹地天目山洞天。

    这些苦心俞婉馨自然体会不到,她知被江子华这么一搅和,这事黄了。她见李培诚还在那里等着,就一咬牙,从脖子上摘下了一块光泽柔和,入手温润的圆孔形白玉,拽在手中,然后急忙向李培诚走去。

    平云真人见俞婉馨摘下自己为她特意做的护身符,心内暗叹了一声,也没阻止,随她去了。那江子华目中则再次闪过嫉妒地目光。

    “这是我从师父那里求来地护身符,可保你一生平安,你一定要随身携带,切不可当儿戏。”俞婉馨将那块白玉交给李培诚,表情很严肃地说道,只是却撒了个小谎。

    那边发生地事情,李培诚一清二楚,心中暗自感动,闻言,便很郑重地将白玉挂在脖子上,然后笑道:“仙子送的护身符,我自然随身携带。”

    俞婉馨想起这块玉陪伴了自己十多年,如今被李培诚贴身佩戴,又闻李培诚这般说,芳心就有些乱,一抹红晕不知不觉便飞上了她原本白晢清秀地脸蛋。

    祝你一生平平安安!俞婉馨心里幽幽一叹,然后对着李培诚宛然一笑,道:“李大哥就此别过了。”

    李培诚心中却没俞婉馨那么多弯弯道道,知道总有一天自己也会步入修真界,到时两人却是迟早要见面的,故没那么多感伤,指了指前面那个岔道,道:“大树王景区在左边,我往那边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